异世界设定师 第176节


他从来不是那种敢于拼命的人。曾经还是赎金猎手的时候,总是懂得回避强者,打击弱者,在适当的时机出现,在适当的时候收手。

正是因此,他才能够在自由城邦联盟的土地上逍遥法外,屡次逃脱追缉。正是因此,他才能够在走私者这份工作上做得游刃有余。

在这群强者之间,唯有那个使骑士剑的老头实力不济。倒不是说他的剑术有多差,只是和另外两人相比实在是不行。

如果真的让维克多和那老头一对一单挑,不出半分钟他就能捅穿对方的心脏。问题在于,一旦自己真正威胁到那个老头的性命了,其他两人就不会再袖手旁观了。

如果真的这样,那个双匕男恐怕就不会在意下手的轻重问题了。

最终,维克多在权衡了抗争和投降的利弊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你们知道自己的下场么?”双匕男穷追不舍地问道,就好像连投降也要走一段冗长的手续一样。

——废话!我当然知道!

维克多在内心里暗骂到,说出口的却是:

“我们……听您的处置。”

“哼,原本以为你们会死拼到底。”双匕男捡起地上的匕首,咔叱一声收入腰间,“没骨气的人。”

维克多敢怒不敢言,指甲深深地陷入泥土中,好似要用这种方式将怨气全部倾泻。

——你们就给我等着吧,这份屈辱我会让你们用血债来偿还,只要头儿……

一想到自己的头儿,那个被称之为“日冕之剑”的男人,维克多就觉得脊背发凉。

——如果让头儿知道我又失败了……不!不会的!头儿会再给我一次机会,他会把我救出来,我可是黑靴最好的走私者,头儿的左右手……

维克多如此安慰着自己,却难抑心中那种强烈的不安感。

唰唰唰——

一阵快速接近的脚步声进一步激化了维克多的心跳。他看向声音的方向,却发现一群灰青色的狼出现在山野林间,数量之多堪称他平生所见过的最大狼群。

群狼奔来,将他和他的弟兄们团团包围。那些狼颇有默契地停留在原地,没有威胁的嘶吼,也没有亢奋的踏足,只是用那一双双骇人的琥珀色眼瞳盯着他们,默不作声之态反倒让人更加害怕。

接着,一匹个头更大的、毛色昏黄的狼从其中现身。只见一个身穿破烂皮革的男人从狼背上踏下身来,快步走到男孩面前,有些担忧地问道:

“祭司大人,您没事吧?我的族人们嗅到了陌生人的气息,就赶紧追上来看看了。”

“啊,没事。已经解决了。谢谢你,埃辛。”男孩摸了摸脸颊,以一种有些青涩的口吻回应道,全然没有领导者的气场。

——祭司大人?

维克多哑口无言,愣愣地看着那个不起眼的男孩。

——这小鬼究竟是什么来头?







吴雍看着就地伏法的走私者们,苦恼起究竟要如何处置他们。

本着节能主义的思想方针,他是不想淌这趟浑水的,可谁知这群家伙居然自己撞了上来!本来可以相安无事的各走各路,现在倒好,凭空多了一份负担。

“对了,蒙多拉尔,你最开始说过……他们的命能换钱?”吴雍这才想起不杀他们的原因,朝着蒙多拉尔问道。

蒙多拉尔一点头,走向走私者们的货车,“在安特利维奇,走私是一项大罪。任凭谁抓到了走私者,或者能够提供关于走私者的信息,都可以向各个城镇的卫队领取一笔可观的报酬。”

“讽刺的是,我们国家却拥有着全世界最庞大的走私势力。”亚瑟在一旁补充道,斜眼瞄了一眼依旧跪在地上的小个子男人,“黑靴。”

对于这个词语,吴雍并不陌生。在他的设定集中,“黑靴”也占有一席之地。这一名称来源于走私者们爱穿的黑色探险家靴——一种足以应付绝大多数地形,十分适合走私的万能鞋子。据说,最早的黑靴只是一小部分走私者之间建立的关系网,慢慢地却演变成了一个等级分明的、庞大的组织。

蒙多拉尔用匕首撬开封装好的木箱,扒拉开箱子中的干稻草,从里面摸索出一个看起来颇为精致的水晶酒瓶。

“莫宁安酒庄,杜松子酒。”蒙多拉尔辨认起酒瓶表面的字迹,晃荡其瓶中的液体,“这就是你们走私的东西?”

小个子男人连连点头。

蒙多拉尔露出一副怀疑的神情,拔开瓶口的软木塞,闻了闻瓶中的气味。

“这是温润之春,一种禁售的致幻药剂。”蒙多拉尔将瓶子扔回到木箱中,“看来这次我们能领到不少的赏金了。”

“看来是的。”亚瑟发出了一声愉悦的赞同,“出了这片森林,再往西南方向走一段,我们就会到安特利维奇边陲最大的城镇——奈尔维茨了。我们可以把这些走私犯交给当地的卫兵。”

“是个好主意,可是……”吴雍道,“没问题吗?直接带着拉格纳族裔们进入一座大型市镇?怕是会被当地的领主拒之门外,搞不好还会出兵呢。”

“我想是没问题的。”亚瑟含笑道,“实际上,你所说的‘领主’正是我的一位亲人。”

第176章 卫镇,奈尔维茨

安特利维奇的冬天并没有摩根那样严寒。即使是暴雪倾覆的日子,当厚重的白雪洒满北方平原的每一寸草地,气温也远不及摩根极西的那些冻土。

越是往南,冬天的特征就越是模糊,至于东南方的奥兹海因城,那里的居民们一整个冬天都鲜少能见到几次降雪,更别说是那种极端的恶劣天气了。

摩根人总是喜欢嘲笑安特利维奇人,说他们不懂得真正的冬天,但安特利维奇人却总是反过来讽刺摩根人,说自己根本就不需要懂得冬天。

安特利维奇的气候对吴雍来说倒是一件好事。在摩根的时候,即使穿着最厚重的羊毛大衣,将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武装的严严实实的,寒风也总是有办法钻空子,用凌冽而干燥的舌头舔舐皮肤,让人打起一个个止不住的寒战。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的缘故,自从跨过安特拉加岭,淌过那条曾发生过惨烈战役的河川后,吴雍明显感觉到了气温的回升。虽然那份寒冷依旧属于冬天,但即使身穿最基础的防寒冬装也足以应对了。

众人似乎也有同样的感受。艾纳尔脱去了一层棉衣,于洛颖将斗篷换成了更加轻便的样式,芬恩则索性解开了斗篷的纽扣,敞露出一身锁子甲。

吴雍看着芬恩的锁子甲,说实话,那身甲胄对于身型瘦弱的芬恩来说略显笨重。结合当时芬恩在战斗中的实际表现来看,真的很难让人相信他是一个白石骑士。

吴雍将马躯向芬恩的身边,斟酌着用词道:“芬恩,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你个问题。”

“当然,大人。”芬恩温和一笑,就像是一个温而有礼的老学士一样。

“你说你是骑士团的一员,那是指白石骑士吗?”吴雍道。

“是的,我的确是一名白石骑士,您知道的,白石骑士是终身任命制的,只要未触犯法律,那么至死都是骑士。”芬恩回答道。
首节上一节176/349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