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79节

陆城:“我的意思,犯不上跟狗比。”

班顾黑色的眼睛盛满了透明的愤怒:“我连和狗比的资格都没有。”

陆城哭笑不得,摸了摸他的头发:“你在这里陪沈思年,我去看看沐康霖。”

“沐康霖也住院了?”

“他本来就半死不活的,齐述用秘法让他维持健康的状态,齐述一关,秘法开始反噬,现在比他原先的情况还要糟糕。”

班顾歪着头:“他快死了?”

“嗯,快死了。”陆城看向窗外的浓夜,“普通的生命是很脆弱的。”

“那你呢?”班顾问。

“我?”陆城回过头,放柔目光,“礼拜一我们去找原司的时候告诉你。”

阴沉沉了一天的班顾脸上一喜,算了下时间,两三天而已,可以接受:“那我在这等沈思年,你去看沐康霖。”

陆城笑了一下,临走前要走了多出的那块血玉。

.

沐康霖从地下监狱出来后,身体立马开始变坏,脸颊迅速凹陷,整个人飞速消散,头发光泽退去,坐在轮椅上连坐直都有点困难。他的保镖吓得第一时间就把他送进了医院。

陆城过来看他,他正半倚在病床上,半阖着眼睛,看到他,转过头笑了一下。

“后悔吗?”陆城在他床边坐下,“你快死了。”

沐康霖叫身边的人出去,瘦得脱相得脸上一点傲慢:“比起死,我更讨厌有人对我指手划脚。”

陆城摊开手,掌中一枚殷红的血玉:“沐总,要试试吗?”

<

br>

“血玉?”沐康霖皱了下眉,“齐述也说过血玉能帮我续命。”

“他是恶魇,恶魇的话是不可信的,就算能续命,说不定还有其它不可估量的副作用。”陆城实话实说。

“比如?”

“没有比如,无法想象。”陆城用指腹感受了一下血玉的润滑,“我连这个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对死物有奇效。活人?X。 ”

沐康霖偏了偏头,看着玻璃窗中自己的倒影,像一具骷髅包着一张皮,事实上他现在连说话都费劲。

“你打算拿我试验品?”

“对。”

沐康霖似笑非笑:“齐述要是这样跟我说话,我肯定会和他有完美的合作关系,可惜……”他的目光落在血玉上,因为消瘦显得过大的眼睛里闪过亡命之徒的疯狂,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陆城,我要这里的清醒。”

“可以,你要是没有自我意识,我就杀了你。”陆城点头。

沐康霖满意了:“我的赌运一向不错,这回赌命,看看,我是赚是赔。可以开始了。”

他话音刚落,陆城连神色都没怎么变,他的尾戒上红光微闪,沐康霖胸口闪过一抹凉意,低下头,那里多了一道细细的伤口,割伤他的东西太快太锋利,连血都还没开始渗出,陆城已经手上一动,迅雷不及掩耳地将血塞进他的伤口中,用手一抹,沐康霖的胸口光洁无瑕,像是从来没有受伤一样。

沐康霖微愣,他不觉得痛,但胸口有明显的不适感和异物感,很快,连异物感都消失了,那块血玉像是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陆城站在那,谨慎地观察着沐康霖的反应,沐康霖安静地躺在那,瞳孔凝聚出一抹血色,慢慢备色氤开,和瞳色和在一块:“沐总?”

沐康霖眨了下眼睛,伸出手,他的手还是骨瘦干枯,但他觉得手上重新有了力气,举起来时,不会让他觉得是一种负担,他的大脑也同样很清醒,没疯,也没傻。

“我感觉很好。”

血玉究竟是什么?陆城更加困惑了:“我不知道它的作用有多久,可能一天,一个礼拜,一个月,或者一年,或者十年,或者百年……再或者更长。人活太久了不是什么好事,百年后我会让班顾收回。”

沐康霖同意:“不管多久,都是赚。”

陆城又说:“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尽早跟我说。”

沐康霖慢慢坐起身,然后说:“陆城,人心贪婪又险恶,你不怕我百年后不还吗?”

陆城站起身:“所以,我让班顾来取。”

第48章

礼拜一,陆城一大早就赶到医院把班顾接去特物处。

醒后又养了两三天的沈思年看上去又憔悴又可怜,脸色比床单还要难看几分,一个劲眼巴巴地看着班顾。

班顾被他他看得手足无措,到底不忍拒绝,接过了小白的骨架,希望那个什么原司能做个人。

陆城的车一开进特物处停车场,班顾就感到了里面奇怪的气息,用鼻子嗅了嗅,确定是自己不大喜欢的味道。

祝宵又躺在院子里那株蔫巴树下晒太阳,看到他们有气无力地抬了抬手,算是打招呼,用小指指里面:“原司在里面,我和他合不来,你们自己进去吧。”

班顾看祝宵都顺眼不少,他也不喜欢里面的人,不过,为了小白,忍了。

特物处的办公室万年都是乱糟糟的模样,入口处还是那个出勤表,班顾瞄了几眼,想看看所谓的原司长什么模样,瞄了半天,出勤人里只有原伽和祝宵。他正奇怪,就感到一股寒意从旁边的办公室里透出来,这种阴寒就像从地狱里冒出来,带着恶意和不甘。班顾如果有毛的话,现在估计全身的毛发都炸了起来,挡在陆城身前,死死地盯着办公室的门。

陆城将手放在班顾的背上:“别紧张。”

“有恶灵。”班顾压根放松不下来,他看着那扇门从里被拉开,露出门后的人时,怔忡,“原……原伽?”不对,不是原伽,这个人虽然和原伽长得一模一样,但皮肤微黑,整个人似乎是阴气凝聚而成的。

“他是原司。”陆城一边安抚,一边介绍。

班顾却没放松下来:“他不是人。”

“他是原伽的双生哥哥。”陆城拉过班顾。

“可他不是人。”班顾坚持。

“他的□□还没出生就已经死了,灵识寄居在原伽体内。”陆城说。

首节上一节79/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