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72节

又有人失望:“都说沐氏内部早烂成一团,以前没感觉,现在看来岂止是烂了,简直是烂得发指。”

沐氏影业却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还放出齐述的无罪判定,坚定地表示齐述是无辜的。

网友心肝脾肺都气疼了,连乐年都脱一部分的粉。

一片骂声中,也有一些理中客,有认为齐述确实是无辜的,乐年这个当事都说齐述是被人陷害的,网友知道个屁啊。

再有一些阴谋客,觉得沐氏影业的操纵令人智熄。真想捧齐述,先让事情淡下来不好吗?低调一点,让作品先出来,网友鱼一样的记忆,过后再翻出来,还会说:做错不怕,改正了不就好。这才是齐述洗白的正确路线,现在这种反向操作,实在令人看不懂。

乐年自欺欺人地捂住眼,把手机塞给班顾:“班大师,快,看看网上风向。”

班顾翻了翻,说:“十个里有三个觉得你是脑残,五个觉得你是被人逼的,一个觉得你很善良,再一个觉得你是非不分,恶心人。”

乐年闭了闭眼睛,抱过一个抱枕挡住脸,许久才问:“班大师,齐哥还会回来吗?”

“不能。”班顾摇头,“他已经臭掉了,你帮不了他的。”

乐年脸上阴晴不定,欲言又是止,闷坐了半天,重新点开游戏,去竞技场里求虐去了。

班顾歪着头,看着他:“你有点奇怪。”

乐年一个操作失误,扑街,尴尬地摸摸鼻子:“陆……陆总呢?”

班顾撇开心里的疑惑,用与有荣焉的语气说:“陆城给剧组设计很漂亮的棺材,一看就想让人躺进去?”

“……”乐年小声,“班大师,你觉不觉你这说法怪怪的。”棺材再漂亮那也是棺材,见鬼的才会让一看就想躺进去。

班顾睇他一个尔等凡人不懂的小眼神,琢磨着拍了电影后,能不能把那口棺材带回家。

.

《山海诡踪》的道具组站成一排,紧张地看着陆城,中间一口纹样繁复的红漆棺材,这是他们连着两天两样加班加点的杰作。

“陆老师,你觉得怎么样?”道具组负责人搓着手问,他也不知怎的,觉得导演请来的这位美术顾问气场强大,自己一把年纪了,跟小学生被老师抽查作业一般,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跟你给的设计稿一模一样,你看连花纹的弧度都一样一样的。陆老师您放心,我跟着陈导也是老合作,别的不敢说,自己手的活,绝对敢保证。”

“是很不错。”陆城绕着棺材一圈,挑剔,“颜色有些不正。”

“啊。”道具组负责人有种对上甲方的无力感,“陆老师,咱们拍电影,后期可以调色,再加上打了灯光后,原本的色,它也呈现不出来。”

“不行。”陆城说,“这是我的作品,我的作品里没有一件是敷衍的。”

道具组负责人抠了抠腮帮,对着陆城的脸,不敢呛声:“行,我们改。”

陆城挽了挽衣袖,冷淡地说:“我来调色,你们把棺纹重新上一遍就好。”

道具组负责人自责,人陆顾问不是没事找事,人是真的负责,自己这帮子马马虎虎的,该反省。

“这……怎么好意思。”

“小事。”陆城坐在工具台边,让他们拿来彩漆,亲自动手调了一罐颜色。

道具组几个工作人员凑在他身后,时不时拍拍马屁。他们一组人在业内也算排得上号,不然也不会跟陈利莘合作,调色也算基本功,一组人都会。等组长接过彩漆时,有片刻怔忡,这颜色怎么里面有暗色流动一般,揉了揉眼,又好像是看错,就是一罐看起来像血一样的颜色,暗中透红,红中带暗,就像放了几天的血和新鲜的血混杂一处,呈现出一生活上渗人的质感。

一位工作人员漆在木头上试了试色,效果奇佳,看了之后一种“这种颜色只适合出现在棺材上”的错觉。

“你们导演 呢?”陆城看一个工具人迫不及待地跑去给棺材添色,笑了一下,问。

道具负责人长叹一口气:“陈导想趁着没官宣,换掉男主,但沐总死活不同意。”

陆城说:“用齐述不是你们导演一开始就同意的?”

道具负责人摇了摇头:“是啊,一开始沐氏提议用齐述时,陈导还特意去查了一下他的事,确实没有定罪,但网上一口咬定他是杀人凶手,他父母还意外去世。别看陈导人挑剔,心里爱才,又看齐述的演技确实不错,有心就拉拔一把。一切凭作品说话,咱这电影从拍成到后期制作,上映得有一年的时间。这么长时间,慢慢正名不就好了。没想到沐氏不知道怎么想的,重拳出击,搞得现在全网抵制。陈导想着自己这体格,别说拉人一把,别把自已搭进去。”

陆城皱了下眉。

道具负责人知道一点陆城的事,知道他会风水,压低声:“陆老师,您说,沐氏老板是不是中邪了?为了齐述,真是不惜血本砸钱,太操蛋了。现在卡得陈导上不上,下不下,难受得要命,也就居老师心大,还有心情打麻将。”

“两面不和,会影响这电影吗?”陆城问。

“那绝对不能啊。”道具负责人一拍胸口保证,“我对我家陈导绝对有信心。”

陆城不置可否,说:“墓室里的壁画我大致有个想法,过两天再来跟你们沟通。”

“行行行。”道具负责人客气说,“陆老师辛苦了,这两天我们先把陪葬的器皿做出来,咱们再沟通。”

“可以。”

“我送送你。”道具负责人

有心交好,热情如火地送陆城离开工作室,正想多废话几句拉拉关系,以后也好找陆城指点指点风水啥的,就看不远处停着一辆跑车,当下脸都僵了。

可不就齐述和沐康霖?

道具组负责人无声碎嘴:他就说沐康霖像中了邪,还真中了邪,这俩别是不清不楚的,又纳闷嘀咕:“他俩来这干嘛?”

“应该是来堵我的。”陆城说。

“啊?”道具组负责人呆怔。

齐述趴车窗上朝陆城一笑,然后说:“陆总晚上有活动,白天还有空来剧组监工?”

陆城没理他,慢慢步下台阶,看一眼开车的沐康霖:“还是想劝沐总一句,三思。”

沐康霖抬了下双眸,还是没说话。

齐述的眼里满是戏谑,摇头:“没用,沐总拒绝不了我,呵,人心,总是如此贪婪。”

陆城冷笑:“我看你披着人皮披得挺开心的。”

齐述拉开车门下来,与陆城擦身而过:“我会彻底成为齐述,接取他的人生,就像班顾长出心脏一样,拥有全新的生命。像你,永远不会懂得我们的渴望。”

陆城神色微动。

沐康霖顺从地跟在齐述的后面,开口:“《山海》的男主一定会是齐述,我们来看看准备的道具。

道具组负责人听得满眼圈蚊香圈,疑惑:这都什么中二台词,齐述是怎么说得这么真情实感的。吐槽归吐槽,面上还是要应付:“沐总还齐先生要不要戴个口罩?里面味道不是很好闻。”看看陆城,又看看沐康霖,试探,“陆总,要不?……”

首节上一节72/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