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70节

“他是齐述吗?”

“不一定。”陆城摇头。

“把他交给特物处?” 班顾琢磨着这是祝宵他们的摊子,交给祝宵操心才是王道。

陆城正要说话,注意到了在沈思年怀里的小骷髅狗又开始冲着齐述吠叫,当机立断带着班顾往旁边避开。

本来直挺挺躺着的齐述暴起来,手里一把黑雾凝成的匕首,刺了个空后,笑呵呵地摊了摊手:“失手了。”

陆城知道今晚怕是再也对付不了齐述,很干脆地停手。

齐述同样也不敢多纠缠,摆摆手,不远处一辆跑车飞驰过来,停在了路边。齐述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室,打开顶棚,主驾上的人正是沐康霖。

陆城看了他一眼:“沐总,奉劝一句:永远不要跟魔鬼交易。”

沐康霖侧了下脸,没有说话。

齐述半探过身,笑:“陆总对我和沐总的关系有些误解。”

陆城扬眉。

齐述半拥过沐康霖,一手放在他颈部一手托着他的下巴,俩人交换了一个极尽缠绵的湿吻。

沐康霖似乎整个沉浸在这个充满占有欲的亲吻,献祭般仰着脖子,心甘情愿地迷醉在□□之中。

齐述松开一点力道,看着眉稍眼角染着艳色的沐康霖,夸道:“好乖。”

沐康霖的唇角露出一点笑意,流转目光,扫了陆城和班顾一眼,又重新收回,安静地倚在齐述的怀里。

“你看,我和沐总之间并不存在交易。” 齐述笑了笑,又说道,“还是那句话,我们可以和平共处,井水不犯河水。”

陆城冷声:“你试图恶魇化刀刺向班顾的心脏,现在来说井水不犯河水?”

齐述交叠着双手,反问:“他会死吗?”

陆城的神色更冷了。

齐述恶劣地一笑,看向班顾:“小白骨,你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啊……对了,你猜陆总是什么人?”

班顾狐疑地看向陆城。

齐述冲他一眨眼:“哪天你想知道了,记得来找我。”他拍了拍沐康霖。

沐康霖顺从地启动车子,性能优越的跑车带出一道流光,很快就消失在拐弯处。

“他……们?”班顾把齐述的话,筛选了一大半,择择拣拣,将没用的通通丢掉,留下能用的,然后咔咔拧过头,盯了陆城的嘴唇。

陆城被他盯得略有些不自在,默默别开脸。

.

一边的沈思年早已经呆傻掉,紧紧抱着小骷髅狗,这种时候也只有一把骨头的小白才能给他一点安全感。模糊地想:《山海诡踪》这部电影能接吗?男主角齐述好像不是人……演尸鬼的班顾能通灵?自己,有变成了骷髅的小白。

这是……鬼剧组?

陆城跟班顾要一枚古金币:“收好。”

沈思年也不多问,也不矫情,接过后感激地道谢。

“你的狗死后,埋在什么地方?”陆城问。

沈思年有点怔忡,还是老实答道:“我小学的后山,山上有一株百年老树。”

“怎么想的,把狗埋在那?”

沈思年道:“那棵老树上有很多鸟,很热闹,小白生前最喜欢追着鸟跑,我就把它埋在那,想着有这么多的鸟陪它,不会寂寞。”

陆城得到答案 ,和班顾一起将沈思年送到小区门口。沈思年很有眼色,岁数不大,却懂得要少看少说少问,不像班顾,一大把年纪了,还是个好奇宝宝。

.

祝宵抬头看看明晃晃的大太阳,横着烟,将原帅拴好,撸了一把狗毛,说:“委屈你了,没办法,小白骨全身都是骨头,怕你对他流口水,不待见了你。唉,我这爱狗人士一定会对他进行强烈的谴责。”

丑出天际的原帅倒着狗眼,钻进了狗屋,将肥大的狗屁股对着祝宵。

祝宵哼了数声,这损狗,妈的,当初怎么一时脑热掏了五千买它。摇摇头,回到办公室,屋子里的几个人正在看视频。

“这什么呀?”

原伽答:“齐述的洗白视频”。

“啊?”祝宵吃惊,“这还能洗白?”

“能。”原伽点头。

.

视频里齐述和乐年坐一块,俩个人看上去毫无隔阂,问及伤人事件,齐述低下头,露出一个惭愧、无奈、苦涩的表情,说:“这里面……都是我的错。”

坐他旁边的乐年说:“这里面有误会,齐哥是被陷害的。”

女记者问:“所以你们之间已经和好如初了?”

齐述对着镜头强颜欢笑:“ 我希望我和乐年能回到当年。但不管有没有误会,错了就错了,该受的我还是得受着。”

乐年全程冷静而真诚为齐述开脱:“齐哥也是受害者。”

女记者温声问:“我能问一下这个误会究竟是什么?不觉得应该给粉丝一个交待。”

乐年为难,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齐述拦了一下,然后说:“不方便说,总之都是我的错。”

女记者笑了一下,意有所指:“齐老师有没有想过,回到聚光灯下,会面临什么局面?”

齐述点头:“知道。”

首节上一节70/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