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68节

“魍魉好像还是疫神。”班顾想了下。

“这个应该是神话传说,《山海诡踪》里魍魉就是一个部落首领的儿子,我的戏份不过在安葬颛顼时打个酱油。”沈思年没少做功课,说,“你的尸鬼算是电影里不多几个往灵异方向靠的情节。”

班顾的角色在书里更灵异,剧本里直接归结为女主的梦,陈大导这是要打擦边球。

“班顾,你的戏份要去邙山那边拍吗?”沈思年又问。

“不去那边。”班顾摇头,“我待的古墓是搭的内景。”他万分期待剧组搭的古墓是什么样的,姜回还跟他说陈利莘嫌道具组搭的景不好,给推翻了。

沈思年有点遗憾,他们俩虽然进了同一个剧组,不但没有什么对手戏,甚至可能都碰不到面。

“班顾,男主齐述以前是十方的吧?还好你俩没什么对手戏。”

“谁?”班顾呆了一下。

“齐述啊。”沈思年也惊了,“你不知道男主是齐述?”

“我……不知道。”班顾摇头。

“你的经纪人没跟你说?”沈思年有些不解,想了想,他们这种在剧组里只有几个镜头的小配角,和男女主又没对手戏,不知道好像也没什么打紧。

班顾想起齐述的那一身恶臭,脸都青了,赚钱太难了。

沈思年虽然是个半只脚踏进圈的,八卦新闻还是知道得不少。比如齐述和乐年事,比如齐述和十方解约改签沐氏的事,再比如乐年和班顾的那个夭折的直播节目。

“其实没关系,我们应该碰不上男女主。”沈思年安抚说。

班顾烦死齐述了,一只恶魇就臭得能把他熏晕过去,齐述身上不知藏了多少个。要是把他摆在剧组里,源源不断地释放着恶臭,把整个剧组熏得臭烘烘的。班顾想象了一下一个臭不可闻的剧组,恨不得现在就翻个白眼晕过去,连沈思年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回到楼上挂了个视讯给姜回,

姜回正躺在按摩浴缸里放松心身,脸上敷了厚厚一层面膜,视频一接通时班顾惊得心脏都停了几秒,还好,他的停十分钟他也死不了。

“你……你……”

姜回嘴巴小心地开合着:“你什么你,要趁着年轻时保养,还有你,小班顾,等你过了二十周岁,抗衰老精华给我用起来。到了,你有没有用防晒,早晚洗脸后水乳有没有在用?唉,真是操了蛋了,你情况特殊,助理都不好找,你的陆爸爸要求又多,哼,慈父多败儿。”

班顾把手机拿远一点,连忙说正事:“齐述是电影的主演?”

“是啊,齐述抱上了金大腿,沐氏扛着他的黑历史也要力捧他。沐氏老总沐康霖亲自打电话到十方,希望乐年配合,给齐述洗白白。你师兄乐年就是个没头脑,颠颠就同意了。唉哟!不能提这事,一提我就心脏疼。小班顾,你以为少跟乐年玩游戏,省得被他传染得降智。”姜回对这件极为不满,抱怨连连,“气死了,气得我送了一堆好玩的给原野,真是欠社会的毒打。”

班顾一来嫌齐述太臭,二来记着陆城的叮嘱:“陆城要我齐述远点。”

“陆总说得对,离得越远越好。”姜回拍手,“陆总英明,陆总威武。”

“……”

姜回抹抹脸上的面膜:“哦,你陆爸爸知道这事,对了,我还给你陆爸爸找了个活。”

“什么活?”

“就尸鬼那个墓室,陈利莘快把道具组逼疯了,草图打回了十几稿,好不容易点头通过了一稿,道具组吭吧吭吧做了口棺材出来,陈利莘看了之后,又不满意。道具组被逼得差点把自己装棺材里就地刨个坑埋了。”姜回得意,“于是,我就给推荐了你家陆爸爸,再说,陈导也认识你陆爸爸的,求之不得。”

“陈导认识陆城?”

“陈利莘可迷信了,你家陆爸爸在风水这一行是后起之秀,他当然认识了。”姜回不顾生皱纹,翻翻眼皮,“我甚至觉得我被利用了,说不定陈利莘自己就想请,不过,你家陆爸爸忙成狗,居然还肯接下这事,我看八成是因为你的关系。啧啧,你陆爸爸一本正经的,居然是个内骚……”

班顾伸指戳掉通话,心里阵雀跃,飞奔上楼,在游泳池边找到陆城,猛地扑上去:“陆城,你接了《山海诡踪》的工作?”

陆城差点被他扑进泳池里,稳了稳身形:“我接了剧组的工作,你这么高兴?”

“嗯。”班顾点头,“很开心。”至于为什么开心,管他的,反正高兴就对了。

陆城看着他的笑容,跟着轻笑,然后说:“这是工作。”

“姜回说,你是因为我。”班顾骄傲地抬头。

陆城有些冷淡疏离的眼神因为他的这个表情,褪去一点挣扎,染上一了点绚烂的色彩,说:“是,大半是因为你。”

班顾更加得意了,在陆城肩上吸了口香气,傻笑几声。

陆城的尾戒有红色的暗光翻涌流动,他抬起手,轻抚了一下班顾的长发。

班顾闹腾了一会,微微抬起头,眸色转深,收起笑意,凑近陆城的耳边:“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秘密,但,我要你的生年和死年。”

陆城一愣,将俩人的距离拉开一点。

班顾稍嫌冰凉的手,轻抚着陆城的脸,目光落在他猩红的薄唇上,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我有执念。”他把陆城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歪了下头,“你看,我有心脏。”

陆城感受着掌心传来的悸动,许久之后才把手收回来。

“班顾,永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长出心脏,成为不死之骨,不一定是好事。

.

沈思年在回家的路上拐进一家宠物店,给小白买了一个小球,等走到僻静的路段放松下来,将球往前面一扔,小白一支箭似得追了过去,可惜,等它追到时,怎么也叼不起来。

“我试试能不能烧给你?”沈思年摸摸小白的头骨。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或者,脸皮厚一点,去问班顾讨个方法来。

小白在他脚边转了一圈,忽然全身的骨头蓄劲,冲着后面无声地狂吠起来,通红的眼睛全是凶光。

沈思年吓了一跳,连忙往身后看去,却是什么也没有。

小白却仍然不依不饶地冲着后面叫。

沈思年不由害怕起来,抱起小白,紧紧护在怀里,两步并做一步往家赶。

隐约中,似乎有人在他身后“呵”得一声轻笑,温柔,却又带着高高在上。

第41章

沈思年找了个角落,把给小白买的球烧了,小骷髅狗蹲在火盆前,狗头左歪右倒,完全不明白自己的主人想干什么。

小球燃烧后发出了刺鼻的味道,冒出阵阵黑烟,沈思年被呛得直咳嗽 ,令他遗憾的是,小球烧化成一小点,烛骷髅狗也没收到球,他甚至还特地多等了半个多小时。

首节上一节68/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