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52节

陆城死死攥住他:“坐好。”

班顾目光游移,纠结了半天,这才用手比划了一下,??陆城的客厅出现了一个幽深的墓道洞口:“我的地宫可以跟我移动,现在……就在大楼地底。”走到哪,他都是有房族。

“所以那个时候我压根不用把你送到444号洋楼?”陆城问。

班顾随手一捞从貌似深渊的入口处捞了一盏阴灯,讨好地递给陆城:“送给你。 ”

陆城深觉班顾有做渣男的潜质,一心虚就进行物质补偿:“你的墓穴一开始就在这里?”还是从别的地方游弋过来的?

班顾为难:“我也不知道,小墓喜欢旅游。”

“小……墓?”

班顾得意,兴奋地手舞足蹈:“小墓是我这两天给我的地宫取的名字,网上说:万物可以拟人化。我的墓穴也要拥有名姓。”

身心俱疲的路城捂脸:神他妈拟人化,神他妈喜欢旅游。他早晚会被班顾折腾出神经衰弱。

.

班顾看陆城没兴趣再找自己翻账本,愉快地洗了澡,换了身肥大的T恤,捧着平板,往壁炉前的地毯上一躺,顺便打了个滚,开始刷新闻。不知道网友有没有被乐年忽悠住。

别说,大部分人居然真的信了乐年的说法,乐年的小年糕更是哭哭啼啼地对班顾感恩戴德,要不是班顾,自家的云养崽就要摔楼下砸成肉饼了。

为班顾没有围脖账号,为他祈平安的人全一蜂拥跑到乐年那点蜡烛,乐年微博底下已经红通通一片。

有相信的自然有不相信,不少黑子跳着脚骂这是极限炒作,吃人血馒头,呼吁封杀乐年。

再有不少人深信撞到了灵异事件,班顾无意摸到一个灵异论坛,那里盖起了好几幢高楼。

网上现在已经搜不到当时的视频,观众存云端的下载也不翼而飞,截图却保存了不少。不过,灵异论坛的焦点没有放在班顾这个最大的灵异体身上,而是盯着乐年脖子上的手。众网友从下坠的速度、角度、距离全方位分析一个跳楼的人有没有可能,因为生死垂扎把窗边的人给拉下去。

高楼扯着扯着就歪了,又歪到了齐述身上了。乐年身上已经发生第二件灵异事件了,齐述捅的那一刀就很令人费解,这回更诡异,差点就让跳楼的人拉下去。

怀疑乐年灵异体质的,怀疑乐年养小鬼遭到反噬的。中间几楼还有声称自己龙虎山传人,兜售起符纸、平安符,跟留暗号似得留下某宝账号,

卖符纸的来了,算命看相的也蹿了出来,在贴子里言之凿凿。说乐年极阴之相,正常人看乐年是男的,鬼怪看乐年其实是女的,搁修仙时代,就是当炉鼎的绝佳选择。倒是乐年的朋友班顾元阳鼎盛,鬼邪不侵。

在古墓里埋了千年,连头发丝都阴气冲天的班顾一个激动,差点就抖着手指要揭穿骗子的真面目。

陆城洗好澡从楼上下来,看着趴在地毯上戳平板的班顾,过来不动声色地将他往上跑的衣服下摆拉了拉,遮住露在外面的一截腰。

班顾赶紧将平板送到陆城眼皮底,让他看自己搜出来的内容。

“这件事暂时平息不了。”陆城看了看。现在网上还不知道跳楼的俩个人是陈舆和陈亚男,等身份曝光,网上肯定要引起轩然大波,班顾和乐年又要被推到风口浪尖身上,“明天联系一下十方,这事要怎么办。”

班顾很歉疚,姜回想让他当摇钱树的,结果摇了一堆的麻烦下来:“我要不要赔点金银给姜回?”他的地宫真的有一株金树,就是有点小,只能摆在桌子上。

“……”陆城扫了眼赖在地毯上打滚的班顾,“你可真有钱。”身为艺人还打算贴补贴补经纪人。

班.霸道总裁.顾表示不能直接流通的金银财宝通通都是身外之物,完全不值得在意。

.

姜回和乐年隔天就杀到陆城的公寓,不愧是历经大风大浪的经纪人,也不知和祝宵那边是怎么沟通的,他已经完全接受了班顾在寺庙长大会武术的设定,毫无心理负担的加进了班顾的未来发展之中。

乐年一把抱住班顾,恩人啊,要不是班顾,只能从地上铲他的尸体了。

“等陈舆和陈亚男的事情曝光,你们一公司打算怎么公关?”陆城好奇问,“班顾和乐年是不是最好都暂时离开娱乐圈一段时间。”

姜回露出古怪的神色,反问:“陆总知道沐氏影业吗?”

“知道,十方娱乐、沐氏影业、 光影工坊是你们业内三大巨头。”影娱这块大蛋糕,几乎被这三家占去四分之三的业务,余下的四分之一则被各个小公司争夺。

“这两年沐氏其实已经走了下坡道,老牌公司,派系复杂,什么都排资论坛辈的。沐氏影业的继承人沐康霖身体又不好,据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天在医院,这还管什么公司?沐氏没有掌舵人,乱成一团半点也不奇怪。”

陆城听得云里雾里。

姜回点开相册:“我有一个朋友是记者,他无意拍到了一张照片。”

陆城接过,照片是晚上拍的,清晰度一般,但还是能很轻易地认出照片上的人是齐述,推了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男人,这人显然身体不好,大热天地穿着长袖、膝上盖着薄毯。

“这个人就是沐氏继承人沐康霖。”

“他身体状况似乎没有你说得这么糟。”

姜回摇头:“我有内部消息,沐康霖实际的身体状况只有比我说得还要糟糕,严重的时候坐都坐不起来。但,这张照片上,他看着很好,好得像随时能从轮椅上站起来。”

陆城让姜回把照片传给自己:“你的打算?”

姜回架起腿:“这水一混,糊里糊涂就过去了,陈舆和陈亚男的事,祝警官那边不是说事有蹊跷,说会帮着将影响力减少到最小,我们十方娱乐再控控评,十天半月或者个把来月的,基本上就过去了。”

陆城盯着照片:“齐述想进娱乐圈?”

姜回翻翻白眼:“陆总这话就外行了,你别看很多艺人抱怨做艺人不容易啊、辛苦啊、没自由、没**。真让他们不干吧,十个里九个是不带挪脚的。名利场进来了,就不愿意出去,宁愿烂在里面。”

乐年和班顾齐齐看过来。

姜回换上一个又假又灿烂的笑:“你们例外。”

姜回的话很有道理,但这个齐述并不是真正的齐述,一门心思往娱乐圈里面钻,肯定另有目的:“我有个要求。”

姜回对小摇钱树的家长,那是尽力做到满足任何条件:“陆总请说。”

“班顾和齐述不能见面。”齐述身上的鬼玩意十分棘手的。特物处那边商议了半天也没想出办法,他就跟一个瘟疫罐子一样,囫囵个还好一点,打破了,数之不尽的恶魇就会扑向人群,到时,人间跟炼狱也没什么差别。

第32章

徐所摸摸自己脑门上的秀发,操心啊,拢共几根,一天哪怕掉一根,那也是不经掉啊。他枸杞啊,黑芝麻啊,何首乌啊,也没少吃,却不能阻止秀发凋零离他而去。

都是太操心的缘故啊,比如眼前这人,就能让他大把大把掉头发。

“啊呀,我说娄队啊,你手上就没案件查?你缠着我没用啊。”徐所心绞病都快犯了,给娄竞倒了杯水,习惯性地扔些枸杞在里面,,“你看你,也到养生的年纪了吧,过几年都退休了可以抱孙子,少折腾行不行?”

娄竞接过水:“我儿子才高中,我就退休抱孙子了?”

首节上一节52/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