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49节

陆城眼看班顾要说话:“叛逆期,喜欢胡闹。”

“哦。”外卖小哥恍然大悟,顺嘴说,“这地方挺冷清的,虽然说现在治安好,还是要注意一下。”

陆城撸了下班顾的脑袋,教训:“听到了没有?”

“对不起。”班顾把一枚旧金币塞到小哥手里,“你是一个好人。”

外卖小哥捏着金币,小费?现在国内也流行给小费了?这给的什么币?

“谢谢……哈。”

陆城看他不以为然的样子,叮嘱一句:“好好保管。”

大概是陆城身上的气势有点唬人,一副领导的架式,外卖小哥条件反射似得连忙答应:“ 一定一定。”

陆城等外卖小哥走后,朝捧着冰阔乐的班顾一伸手:“给我一枚。”

“你也喜欢?”班顾吃惊,蹙了蹙眉,懊恼万分,早知陆城喜欢古金币,就多带一些出来,把身上剩下二三十枚旧金币一股脑放陆城手心,“你可以去我地宫自己拿。”

陆城走到路灯下,仔细看旧金币的纹路。比起班顾古墓里的那堆陪葬品,这枚金币的工艺,相对粗糙,上面有些奇怪的线刻,不像币值,应该是铸来祭祀用的:“还记得它们的用处吗?”

“不知道,我有好多。”班顾说。

陆城拿走了一枚,将其它的还给班顾。

班顾满脸的受伤。

“……”陆城只好说,“我要用时再问你。”

班顾这才高兴起来,他心情好,也不抗拒去特物处了。大晚上的,特物处一灯火通明,祝宵等人全在乱糟糟的办公室开会,临时拉了个书写板,上面贴满了这段时间发生的异常案件。

祝宵看到他们,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天老爷,终于又有苦力上门了:“老陆,小白骨,来来来,快进来。原伽,原伽,快,给他们倒杯。”

班顾被陆城摁在椅子上,竭力降低存在感,他直觉祝宵似乎心情不好,身上那种令他不安的气息更浓重了。

“来来来,小白骨,说说你遇到的事?怎么样?没事了吧?看你活蹦乱跳的,小脸蛋粉白红润的,比活人气色还好,九成应该没事。”

班顾头上冒出一缕鬼气,话都让祝宵一人说完了,他还说什么。

“乐年的那个公关,有你们的手笔?” 陆城问。

“是啊。 ”祝宵点头,“勉强遮掩一下。”

原伽倒了两杯水过来,看着班顾手里的大杯阔乐:“你不会骨质疏松吗?”

受到惊吓的班顾一口气喝了小半杯肥宅水,溜了一眼书写板,咦了一声,飘过去取下其中一张照片:“K记的小男孩。”他们一起开心地看了骨头舞。

“原来那枚旧金币是你给的?”祝宵恍然,“小家伙运气真不错啊,遇到你捡回了一条命,他差一点就被钢管砸死了。”

陆城看着书写板上贴得密密麻麻的照片:“情况这么严重?”

“十分严重,这还只是冰山一角。陈亚男的事,小白骨打过电话给我,迟了一步。”祝宵自责。几乎是一夜之间,各种异常的案件翻了一倍,还不能把特物处在外出差的人给叫回来,各地开花。他拉出一张地图,指指上面钉着的图钉,敲了敲,“就是这么糟。非常时期,你俩就算临时工,也得干活。”

陆城点了下头,又说:“班顾不行。”

祝宵不干了:“欸,没这道理,小白骨是主力军。”

“如果班顾成了‘恶’会怎么样?”陆城问。

原伽看向班顾:“你长出了心脏?”

班顾往陆城身后藏了藏,叼着吸管,探出一双眼睛看着原伽。脆薄如纸的原伽严肃得有点可怕啊。

“不死之骨?”

第30章

“化骨复生,便是‘不死之骨。’班顾生前,肯定遭受过非人的苦难,天道对他怀有亏欠,既然他没有在无字墓里魂飞魄散,反倒白骨化玉,还长出了心脏了,捱过了所有的折磨和意外,现在天道要补偿他。”

原伽着着班顾,说出的话就像被放在厚厚的书本里夹成了标本,十年八年后再从书页上撕下来,透着古旧的不怀好意。

班顾有点茫然,他知道原伽在说他,就是说的话有些惊悚,让他觉得和自己毫无关系。

“亡者归来,天道许他,可以大开杀戒。”所以,班顾要是想杀人,在天道法则之中,是天经地义的事,他可以为所欲为。哪天就算他为“恶”,把杀人当成吃饭喝水,天道照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在事后跟他算总账。

毕竟,这是复仇。

原伽审视着班顾:“你的死,肯定极为惨烈。”惨到复仇时可以无差别地屠戮。

班顾更加茫然了,他……失忆了啊,他连自己的名字都差点忘了,生前的事更是忘得精光。

好半天,祝宵咳嗽一声,对有些呆滞的班顾说:“小白骨,天道法则这种东西吧,其实跟厕纸差不离,你看,现在好多地方都用智能马桶,冲洗烘干一条龙,都用不上它。”

“别说胡说八道。”原伽皱眉。

“怎么就胡说八道了?”祝宵不服气道,“本来就是,天道法则玄之又玄,不靠谱的很,别有事没事往上靠,不然,早晚会被坑死的。”

“天道法则是什么?”班顾懵懵地问。他连自己死了多久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天道法则?

“你就当它是个屁好了。”祝宵摊手,“根本不用理会。你看现在神妖鬼怪式微,说是天道的关系,破坏平衡了嘛,我看尽扯蛋,明明神妖鬼怪不思进取,人类勤劳致富发展高科技的关系。是吧,一群天生靠变异的老思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苟且在那自欺欺人,被淘汰那是理所当然。跟天道没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

原伽奇怪地看了眼祝宵:“那你……”

祝宵叼着烟,撇着眉眼:“老子是因为法则的关系吗?老子那是因为生而善良,做错了事,心里过意不去。”

班顾听得一头雾水,这么说来天道法则什么的,好像和他半点关系都没有?反正他把自己的事给忘光了,生活充满了朴实无华的快乐,有肥宅水,还有香薰陆城,根本就没想过杀人。

原伽看班顾懵圈的模样,说:“班顾,你不要听祝宵的胡扯,世间还是有法则的。就跟人界有法律法规一样,整个世界也有自己的法则,以此来维系秩序制约。我也不知道天道到底是什么,但是,比起诸神时期,至少现在更加和平、适合生存……”

“你跟小白骨讲这些有什么用?一来,他不懂;二来他是法则之外。”祝宵将腿架到桌子上,有些暴躁晃了晃,然后将脸一脸,凶巴巴地威胁,“小白骨,记住了,不许干坏事,不然,我一把火把你烧成骨灰。”

“……”班顾躲在陆城身后,忍了忍,没忍住,鬼气四溢,吼道,“我什么都没干,你凭什么烧我?”

“我这不是提前通知吗?免得你说我这人说翻脸就翻脸。你不干坏事,大家还是好同事,我还给你发工资,你要是干坏事,别怪我不讲情面。到时大家就是你死我活的陌生人。”

班顾气糊涂了,拿出一枚金币对准祝宵的脑门就扔了过去。

首节上一节49/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