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48节

班顾犹豫一秒,飘到陆城肩上,往他身上一挂,勉强又矜持:“好吧。”心里实则乐开了花……不行,不能提心,一提心他就难受。

“你就不能自己走,或者自己飘?”陆城忍耐,刚才不是飘得挺开心的。

班顾完美模拟骨架状态,全身的关节就跟断掉似,人形风铃似得晃来晃去:“我受伤了。”顺便再吸几口陆城身上的香气,不知道能不能顺便把他脏兮兮的心脏也熏香一点。

陆城自问自己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撞上班顾,他的原则跟多米诺骨牌似倒成一长排。除了自我安慰“不能跟一个埋在地底千年的非人类计较”好像也没别的什么办法。

他们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了,天上一弯眉月,跟刀锋似得,月不明星还稀,444号洋楼笼在一片黑暗中,也就靠近铁门处因为有路灯,还比较亮堂。

陆城的车,因为胡乱停放,已经被拖走了,驾照的分八成也没了,这他妈的都叫什么事。

班顾乐哈哈地从人骨风铃状恢复正常,身为一个垃圾食品的忠实拥趸者,第一时间摸出手机叫了就近的K记,他要为乐年冲销。

“啊……我的节目还只录到一半呢。”班顾想起正事。他事业的小船好像还没升起帆就沉到海底去了。

这么糟心的事,估计十方娱乐的公关部门要睡不着觉了。陆城让班顾搜索一下,看有什么后续。

班顾活动活动指关节,鼓鼓气点进围脖,很好,热搜第一,都不用查,然后他就看到活跟绑架了似的乐年在一个短视频睁眼说瞎话。

视频里乐年笑呵呵接受采访:“谢谢大家的关心,班顾受了点伤,对,在医院,是为救我受伤的。怎么救的?他从小在寺庙中长大,学武术的。不不不,不到飞檐走壁那种地步,你们想象力真丰富,总之就很厉害,以后班顾要是拍武打的戏,都不需要武指。在寺庙为什么不是光头?不是,咱们讲道理,班顾是俗家弟子,不是从小就当了和尚,而且现在出家是要佛学院毕业吧?留长发是不是因为看多了光头的关系?……这不能够吧!我也没问过,回头我问问? ”

在寺庙长大会武术的节俗家弟子班顾惊得眼睛都瞪圆了:“我不会武术。”

“这是对公关的说法。”

班顾忧心忡忡:“那……看到的人相信吗?”他怎么觉得乐年说得很扯啊,一听就是生编出来的,就跟喝醉了不负责任口嗨一样。

“不要紧,重要的是态度状态。”陆城说,“真实有时没有逻辑,再荒唐不可思议的事都有,反倒是当事人的状态更重要。”凭良心说,视频里的乐年演技爆棚,要是演戏时能这么彪,拿个视帝什么都不带心虚的。

有点懵圈的班顾忧心:“我不会武术,我演技好像也不大行。”他不会拖后腿吧?。

“是吗?”陆城冷笑,“我看你演技挺好的。”装晕、状死装得浑然天成。

趴陆城肩上班顾目光游移,虚弱地说:“这是我自带技能,我本来就不是活的。”都不需要演。

“这么说,你还得觉得你挺了不起的?”陆城没好气。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想带你去我的地宫。”班顾垂下头,声音飘忽。

陆城注意到他的语序:“带我去你的地宫?”

“你死后总要葬我那的,提前适应一下。”班顾善解人意,“你要是有什么地方不喜欢的,还可以改一下。”

陆城努力想了想,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答应死了要埋在班顾的地宫里。

“我觉得你应该把扫地机器人带下去。”班顾提议,“你觉得怎么样?”

“你的地宫纤尘不染,用得上扫地机器人?”

班顾满含幽怨转过头来:“你死后之后就不能陪我说话了,我无聊时可以和小机器人玩。”

陆城想象了一下:自己的尸体在班顾的石棺中腐烂,石棺外长发白袍的班顾绕着扫地机器人打转……这是何等诡异的画面。

“现在都是火化,还倡导海葬。”拉去烧成灰,骨灰也撒江海里,干净卫生环保。

班顾语气充满了跃跃欲试:“你快死时我就把你放到地宫里,不用烧成灰。”又有些期待地说,“再过千把年,你也会变成白骨精,到时我们再出来。”

陆城笑:“班顾,古往今来死了这么多人,大都是土葬,很多王侯贵族的墓穴都选在风水上佳的地方,最后都是腐烂化泥。像海昏侯,棺椁塌陷,骨头都压成碎沫,只找回几颗牙齿。像你这样的,这么多年,我也只见过你一个。 ”

班顾是独一无二的存在,跳出轮回,不灭世间,他可以与这个世界同朽。

“那……”班顾觉得自己胸腔里这颗已经脏兮兮的心脏很难受,陆城有一天也会变成沫沫,连骨头都不留给他?

陆城回过头,班顾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黑发将他的脸挡得严严实实的,活脱脱一个男版的贞子。放恐怖片,他应该就是那个做了什么亏心事的渣男,班顾就是来索命纠缠的怨鬼,死死地跟缠着他。

只是,现在这只“怨鬼”有点哀伤、孤独。

“班顾……”

班顾偏了偏头:“啊!”

“……”

“我叫的外卖快到了。”班顾捏着手机,点开软件,看着屏幕上快移动到门口的卡通外卖小哥,“ 我去接他。”

“……”陆城看着班顾兴奋地从自己肩上下来,连走带飘地过去趴在铁门上。自己的那点感慨掉地上,碎成几十片,捡都捡不回来,顾不上心疼自己,赶紧跟上,他怕班顾活活把外卖小哥吓死。

.

送外卖的小哥不是本地的,也不咋关心都市灵异传说,接单时压根不知道444号洋楼传闻中的鬼宅。

倒是K记打单的小姑娘手直抖,这……鬼宅订单?鬼点餐?镇定一下,自我安慰:应该是旁边单位点的餐,是444洋楼附近。

小姑娘心肠挺好,看外卖小哥一无所觉,把餐给他时:“你带现金吗?我听说晚上走夜路,带张百元大钞有驱邪保平安的作用。”

外卖小哥想着:这应该说的是普通话,每个字他都听懂了,咋合一块那么费解。

等外卖小哥将车开进扶棺巷时,还是没觉得哪里不对,除了有点冷清,,这条街上没有商业店铺,大晚上的冷清也正常。

不过,这名牌号好像有点不对劲,进来时是九十多号,越往后数字越小,他别是走错方向了?但扶棺巷好像就是这么一条短街?

在扶官巷打了个来回,还是没找到444号洋楼,外卖小哥只好停下来,想打电话给顾客问问清楚。也是巧,他就停在444号洋楼大门前附近,班顾飘出来“啪”地贴在铁门上,把他惊得差点把手机扔到百米开外去。

“我点的。”班顾直勾勾地盯着外卖箱。

“嗯……是……”外卖小哥声音都抖了。白衣,长发,好像还没脚……这还能不是鬼?

班顾见他半天没动,歪了下头。

啊~~~~鬼的头掉了。外卖小哥直接僵在原地,泥化了一般,用手指一戳,说不定就变成土块疙瘩。

陆城赶忙把班顾从铁门上拎下来:“别站上面。”万分同情地看了眼都没人色的外卖小哥,把铁门推开,“不好意思,这地址不好找。”

这个……看着像活人。外卖小哥长长松了口气,再看眼班顾,有腿,原来刚才是站在铁门的格子上,难怪看着像悬空的,差点没把他给吓死;再再看了眼路灯下的人影,数了数,一、二、三,齐全的。

“哥们,你这大晚上的玩COSPLAY,有点吓人啊。”外卖小哥将外卖箱放下,将餐点递给班顾,忍不住抱怨。这地方看着不大像能住人,乌漆抹黑的,隐约好像有幢老宅。

首节上一节48/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