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27节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堂本本 6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8章

齐述的案子到底还是定性为故意伤害未遂,不予起诉。关昔红第一时间去看守所接人,结果接了个寂寞,齐述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班顾知道这事还是乐年在飞信里告诉他的,他的飞信联系人就仨,一个陆城,一个乐年,还有一个姜回。就算只有仨,班顾也是阵阵激动,千里传音于无形之中啊,不管什么狗屁倒灶的事他都要一式三份分别戳给仅有三个联系人,乐此不疲。

陆城开始时还拿出老父亲的心态,回他几句,后来实在扛不住,干脆只看不回。

姜回就捧场多了,对于摇钱树,姜回有一百万的耐性,也不知他哪来的精力时间,能在工作以及跟网友吵架的同时,还能给班顾发朋友圈的一盆连根拔起的多肉,送上一个赞。

乐年起初是没时间回,他被他对象折腾得死去活来,趴在床上调养时这才用鸭子一样的嗓音跟班顾说齐述的事。

班顾回想了一下,觉得齐述身边虽然很臭,身上好像还正常,陆城又赶去看守所看过,也说没问题,既然没有恶魇,他和齐述又不熟,愉快地将这事扔在了脑后。

他现在正兴奋着呢,面前一堆的快递包裹,吃一根辣条,再喝一大口冰镇过切了柠檬片的快乐肥宅水,打个满足的小汽嗝,搓搓手,打算开始神圣的拆包裹行动。

周末,陆城在家,面对这一场景,死板木然着脸,刀锋一样的眉眼别说锋刃了,钝得都快生了锈。

班顾一脸虔诚地用暴长的指甲划开包裹,从里面抖出一件硕大的白色T恤衫。这T恤身高没过一米九,体重没过一百八,压根没法穿,可怜班顾这个千年老古董,以为是新世界的新时尚,拿在身上比了比,还挺满意的。

将T恤衫放到一边,再划开一个小纸盒,捞出一个骷髅头的挤牙膏器,献宝似得托在掌中跟陆城解释:“会从鼻子这里挤出牙膏,嘿嘿。”解释完了,从小纸盒里又捞出一个,讨好地放在陆城手上,“送你一个。”

陆城面无表情地按了一下挤牙膏器,再沉默地放到一边,除非他死,不然,这玩意绝对不会出现在他洗手间。

班顾十分遗憾,陆城居然不喜欢这么神奇的小骷髅头,继续回去包裹堆里,拆出一袋发圈,再过一会拆出一支铅笔,再再一会拆出一个发箍……

陆城看着地毯上那一堆疑似从百货批发市场搬回来的各种鸡零狗碎的东西,且,越拆到后面越是神奇,他探身过去,长臂一伸,拎出一双小宝宝穿的小袜子。

班顾歪了歪头,表情很认真:“一块钱能买两双。”扒了扒杂货堆,翻出另一双,“你看,两对。”

“那买它目的是?”陆城真心实意地求教。

“因为一块钱能买两双。”班顾给出一个强大而不允许反驳的理由。

“那这个呢?”陆城忍着吐血的冲动指着几大包宠物风干鸡胸肉。

班顾睁大眼,抱着风干肉片,不解又震惊:“我……我不能吃?”

“……可以倒也是可以的,但这是给猫狗吃的,又干又硬……”陆城顿一下,看班顾朝他龇了龇牙。别说,班顾牙好,区区风干肉根本不在话,“总之,不许吃。”

“哦……好吧。”班顾丧丧地垂下头。

“……”陆城,“以后买人吃的肉干。”

班顾两眼一亮,重又高兴起来,继续投入拆包裹大业,陆城也松了一口气,貌似现在拆出来的东西大都是衣服,虽然看上去既不合身又廉价,好歹还属正常范畴,只是……等班顾又抽出一件,拎起来仔细端详。

“……”陆城眼疾手快一把抢过来,丢进垃圾桶,揉着眉心:“这是女孩子穿的。”

班顾张着嘴恍然大悟,还往垃圾桶里瞄了一眼。

陆城:“你要是喜欢女装,也可以捡回来。”

班顾默默摇头,他只是有点好奇而已,这可是他买的衣服里最精致的一件。

“要不你试试买来的衣服。”陆城无力地提议。

班顾忙哈皮地抱着了一堆衣服离开客厅去更换,其实,他是不介意在这换的,但,陆公子似乎很在意的模样,他还是不要触霉头的好。

等班顾再出来时,陆城惊得在沙发上半天没反应。

保守又豪放且没内裤概念的千年骨制品班顾穿着那件肥大的的T恤,露着半拉肩膀和玉白的两条腿,开开心心地晃了出来,行动间风吹草低现牛羊。

“你……”陆城喉中干涩。

班顾一无所觉,他喜欢这件衣服,很凉快,不累赘,扯扯下摆,又撩起一角,比了比长度:“好像太短了一点。”他老人家以为这是一整身的。

陆城起身一个箭步过去,将他衣服的下摆往下按,黑着脸:“裤子呢?”

班顾的眼珠从这边轻轻转到这边,再往上漂浮,看到陆城坚毅的下巴和紧抿的薄唇,再往上飘,对上陆城的双眼,毫无羞耻心的班顾不明所以,还是乖乖回答:“没穿。”

“为什么不穿?”陆城眼见班顾要张口,怕听到什么荒诞离奇的回答,“算了,不用回答。”

班顾抬头又低头,唉!虽有些失礼,还是觉得陆公子反复无常。

陆城看着班顾漆黑的瞳孔,像初生的兽,里面所有情绪都显得原始而质朴,估计在地底埋久了,活人的规则对他就有些陌生遥远。再说,按班顾的墓葬规模,生前非王即侯,洗澡更衣能有一屋子的人伺侯,八成活着时就习惯泰然而露。

在陆城想着如何既不尴尬,又简洁明了的措词时,手机发出一声蜂鸣声。这让陆城有种得救的错觉,连往常觉得烦人的蜂鸣声都透着清脆悦耳。松开班顾的衣服下摆,取过手机,看了一下,佯装镇定自若对班顾说:“换身衣服,祝宵回来了,我们去趟特物处,先给你办身份证。”顺便把班顾扔给祝宵。

.

特物处那是班顾正宗的邻居,邻居家大门口的俩石狮子还挺威风的,班顾绕着转了一圈,还是俩公狮子。从广亮大门进去,一个很宽敞的四合院,院子中间一棵蔫耷耷,看上去快要挂了的树,连叶子都是黄不啦叽的,细瘦的枝条上还挂着人工钉的,啥鸟都不肯住的鸟窝。

班顾好奇心不比**岁大的熊孩子少多少,鸟窝的洞口小,他把手上的皮肉一隐,伸着骨爪子就探进了鸟窝里面,摸出一个蛋。

“居然……真的有鸟蛋。”班顾吃惊,就是看着和鸡蛋差不离,别就是鸡蛋吧?举起来对着太阳照了照,里面没有小黑点,这根本孵不出来鸟或者鸡来。

陆城也挺吃惊的,身为特物处的编外顾问,他居然不知道这个滑稽的鸟笼里有一枚蛋。

祝宵横衔着烟出来,怪叫一声:“啊~~你们干什么?”他飞快地跑过来,一把抢回蛋,塞回人工鸟窝中,用眼神将班顾和陆城一块责备了一番,“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毕方的蛋。 ”

班顾将嘴

一撇:“可它孵不出小鸟。”就算是毕方的蛋也不能孵出小毕方。

陆城帮腔:“这个似乎不是受精卵。”

“是吗?”祝宵拿起鸟笼的屋顶,取出蛋,对着阳光照了半天,好像还真不是受精卵,挠了挠下巴,“看来是搞错了。”他拿着蛋往旁边轻轻嗑了一下,??很干脆地将蛋敲进了自己的嘴里,吃掉了。

陆城:“毕方的蛋?”

祝宵摆手:“都没受精,根据生物规则,就算是凤凰蛋,孵不出来也没啥鸟用。”

班顾往陆城身后避了避,他的邻居,身上气息古怪,不讲究卫生,甚至有点凶残,还相当不靠谱子。

首节上一节27/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