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26节

皮卡司机过来后,问:“货呢?”

“我们就是。”祝宵在司机震动的瞳孔中把原伽扶上车斗,再把畏惧不肯上车的丑狗给拉上去。

皮卡司机头一次见有人叫货拉拉过来拉自己的,果然只要活得够久,什么事都能撞见。他怕这俩人脑子有点不正常,等到了目的地后,一脚油门飞快地把车开走了,甩了两人一狗一脸车尾气。

特物处待遇不错,提供住处,住处所在的小区离扶棺巷不近不远,小区绿化到位,环境清幽,备套设施更是十分齐全,周边学校、医院、超市……对面还有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公园。因为地理环境优越,小公园承受了不能承受之重,早起晨练的到晚间跳广场舞的,篮球场那边打球、健身的,草坪上还有遛小孩子、遛狗的。

原伽的精神似乎又好了点,吐出一口气,慢慢地往小区里走。

祝宵开玩笑:“原伽,你看你这身体素质,以后没事干,天天来这遛狗。”

原伽生得极为文弱秀气,皮扶白晳,整个人又瘦削又单薄,看上去脆弱得如同一张薄脆的白纸。他走了两步路,蓦地停了下来,几近透明的皮肤下似有什么影子一样的东西飞快爬过。

“祝处,快,那里出事了。”原伽刚刚有所缓解的状态,迅速萎靡下去,痛苦不堪地扶着头。

祝宵神色一凛,抛下一句:“你等着。”话音刚落,人已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几乎是他冲出去的同一时间,小公园深处传来女人的尖叫和孩子哭声,还夹着几声狗叫,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杀人了。”

已经来不及了?

祝宵赶得还是不够快,他看到草坪上一个中年男人高高抡起了手中的钢管,对着一个小男孩恶狠狠地挥了下去,那小男孩拖着一条玩具狗,吓得放声大哭,却不知道要逃跑,不远处孩子的妈妈目眦欲裂地冲了过来,周围遛狗的几个青年也跟着冲向中年男人。

然而,事发突然,压根来不及了。

祝宵目光一紧,正要使用非常手段,就见小男孩子身上飘出一线金光,将钢管挡了一挡,这一挡似是用力极大,中年男人甚至往后踉跄了一下。

这变故发现在呼吸之间,旁边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直等祝宵摁倒了中年男人,所有人这才回过神来:得救了。

年轻的妈妈飞扑过来,紧张之下抱着儿子嚎啕大哭,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遛狗的一个中年大妈,急道:“啊呀,妹子,你别只哭,快,看看孩子身上有没有事?”

围过来的人也七嘴八舌说道:“要去医院看看的,检查检查。”

“吓到也不是好的,老话说魂吓掉了,魂吓掉,可不是闹着玩。”

“啊呀,我心脏病都快吓出来,老吓人,晚上要做恶梦。”

“就是,好好的冲出来打人。”“这哪里打人,这是要杀人,这要报警的。”

“多亏那小青年动作快,我看那钢管都挥下去了。”

又有人问小男孩妈妈:“你们是不是跟人结仇了?”

刚开口的大妈摇头:“我看这人像是有病。”

几个青年怕祝宵一个人控着中年人吃力,过来帮忙压着人,一个女孩子取出电话报了警。小男孩的妈妈这时才稍微冷静一点,哽咽地向众人道谢,又说:“我们根本不认识这人。”

中年男人被几个大小伙压制着,动弹不得,他四十多的年纪,寻常、普通,走在街上,擦肩而过后立马忘记遇见过这样的一张脸,平凡得不能再平凡。被几个摁在地上,眼泪鼻涕流了一脸,表情有些扭曲,既愤怒又哀怨。

小男孩的妈妈对着祝宵千恩万谢。

祝宵呼出一口气,摇了摇头:“不是我救的人,你儿子……”他示意那几个大小伙把中年男人控牢,起身冲着小男孩一笑,再用下巴点一下他握紧的手,“小帅哥,给怪叔叔看看你的手中拿什么。”

小男孩泪汪汪的,抱着妈妈的脖子,轻轻摇了摇头。他妈妈一怔,想起什么,轻柔地诱哄儿子摊开手。小男孩的掌心赫然是一枚已经扭曲得快要对折过来的古旧金片。

“这?”年轻的妈妈惊得瞪大了双眼,后怕又心存感激,不由捂住嘴哭了出来。

“哪来的?”祝宵询问。

年轻的妈妈已经意识到这枚古旧金币的特殊,送给儿子金币的那个

美少年无疑是他们的恩人,万一她透露了他的信息给他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怎么办,当下摇摇头,不肯细说:“有人送的。”

祝宵也不勉强:“好好留着,应该还能再用两次。”

小男孩的妈妈连连点头:“谢谢,谢谢。”

小男孩这时忽然开口:“漂亮哥……”没说完就被妈妈半掩住了嘴。

小公园发生了袭击事件,球场打球跑过来看究竟,其中一个小伙子的女朋友看了眼中年男人,惊呼一声:“我认识他,他是我们小区的。”

顿时旁边围观一群纷纷出声询问,问什么的都有,问这人是不是有病的?是不是本来就是凶犯?是不是有杀人冲动的。

女孩子迷茫,说:“我……我也不是很清楚,一个小区住着,但也不熟。我只知道去年他儿子生病没了,挺可怜的。”

中年男人听到女孩的话,忽然凶恶起来,边流泪边捶着地:“我没儿子了,我儿子没了……你们也不许有。”

小男孩的妈妈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儿子去世了,就想别的孩子死?围观的人更是愤怒不已,这太反社会了。

祝宵听到远处警车过来的声音,在中年男人背上一拍,揪出一团黑灰的烟雾。

所有人都以为他因为义愤打了中年男人一下,事实上他们也想打,只有握着古旧金币的小男孩定定地看向祝宵的手,再用力眨了眨。

祝宵冲着他抛了一个wink,趁着众人没注意,离开了小公园。走到公园门口,离原伽十几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你这段时间不能再接近这些鬼玩意,我得离你远点。你一个人能回住处吧?”

原伽苍白着脸,点了下头。

“回去好好休息,我去办事处,晚上在那边将就了。”祝宵又冲丑狗一喝,“过来。”

丑狗智障的狗脸愣了愣,拖着狗绳嗒嗒地往祝宵走去,祝宵拉好狗绳,这才对原伽一扬手:“拜~~”

.

班顾懒洋洋地趴在地毯上,记性不好怕什么,他悟性好,从拿到手机到现在,他已经精通手机上的各种APP软件,操纵得溜起。围脖、贴吧、外卖、 某宝处处留下足迹,点餐、淘货各种下单,花的还不是自己的钱。

就是不会打字,只能用手写,手机反应跟不上手速,手速跟不上脑速,给班顾的美好体验带来了些些微的的不便。

这才是手机这个法宝真正发挥的功效啊,班顾在地毯上打了个滚,由衷地感慨。他在地宫玩的那是手机吗?那只是一个会哼,拥有相册的板砖,他那时居然如获至宝,实在是太浅薄了。

陆城给他这个黑户申请的账号全都是绑得自己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班顾那边一下单,他这边跳出一连串的扣款提示信息,五六块的,十几块的,三四十块的,百来块的……也不知他买了什么零碎的乐西。

“班顾,你认为齐述那还有一只恶魇?”

班顾盯着外卖上在屏幕移动的卡通骑手:“……很臭,比一只臭多了。”

陆城皱紧眉,他特意赶去了看守所一趟,他见到的齐述跟常人无异,身上没有任何不对的地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01 17:46:39~2020-07-03 07:45:4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首节上一节26/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