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25节

徐所长抓抓秃头上的几根秀发:“不好。刚才所里接到消息后,跟他谈了谈,特许他留在谈话室里冷静冷静。”

“我看看去。”娄队要求。

看守所的谈话室中间一张桌,顶上惨白的白炽灯,齐述独自一人垂着头坐在那,泥塑一般,半天都没见动弹一下。

娄队干刑侦多年,练就一双鹰眼还有一种奇玄的直觉。他看着齐述,心底隐隐有些发毛,这个人好像在短短的时间内换了一个人,危险而可怕,不像一个误入歧途的初犯,更像一个冷血的连环杀/手,对这个世界满满的恶意。

齐述像是察觉玻璃窗外有人,慢慢地抬起头,然后冲着外面轻笑了一下,这是一个充满恶意的笑。

娄队只觉得嘴唇发干、喉咙发紧,他怕自己看错,不由又靠近了一点,他专注观察时会将头偏一点,这是瞄准留下的习惯性动作。

齐述在里面也跟着将头往同一个角度偏了偏,他本来温润不显张扬的五官,现在却给人一种浓墨重彩之感,甚至有一种俯瞰的气势。

“徐所,你觉不觉得齐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娄队长问道。

徐所长嗔怪:“你这人,他不

对劲是正常的,一夕之间家逢巨变,对劲才是不正常。”

娄队长摇头:“不对,不是这意思。”

徐所长拍拍他的肩:“哀莫大于心死,人伤心过头就不知道伤心是什么了。”

娄队长抹了把脸,再看齐述,见他又垂下了头,不言不语,心如死灰的模样。刚才的一切好像是他的错觉,抽出一根烟的叼在嘴里:“徐所,改天陪你吃饭,我再去看看齐述行凶的视频。”

徐所长点头:“……啊,这样啊,行。慢点开车啊。”

娄队长扬了下手,匆匆出了看守所。

徐所长直等得娄队身影彻底消失不见,这才悠悠然走到冷僻的角落里,摸出了一个按键机,眯着眼看清数字,拨出去一个电话:“祝处,你们特物处怎么回事?怎么你那的人堂而皇之在外头露出痕迹的?我这差点都遮掩不过去,让小玖造了假。”也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徐所长摁着肚子,“还有啊,那个鬼气森森的少年说齐述的案子有点不对劲,你们赶紧回来,过来看一下。不是我唠叨,你们这些人做事咋这么没个章法,全跑了,连狗都不留一只下来,记得要留人下来值勤。”

“留了?胡说,小玖那是看守所的同志,他在我这上班,和你们特物处有什么关系?能算你们那的人?再说小玖的特长也不是这个,他也看不出啥来。”

“什么不对劲?我哪能知道哪里不对劲?就听那个孩子说臭,可我们也闻不到什么臭味,都没来得及思考,那少年就追着什么出去了,然后没了影。当时娄竞这个属老鳖的也在场,你可做好心里准备,他没空也就算了,但凡有点空闲,他非得去查个清楚不可。”

“还有啊,那少年登记了没有?有身份没?我咋搜不到他?”

.

“你没身份证?”姜回瞪着班顾,“不是,你怎么会没身份证?”强大的祖国阿中哥,居然还有黑户?

“丢了。还没补办。”陆城一脸的平淡冷静。

“那号码记得吗?”姜回问,“明天你先跟我去签约,身份证复印件改天你再补上?”

“他记性不好,记不住自己的身份证号。”陆城又说。

班顾觉得有必要为自己申明一下:“其实我的记性也没那么不好。”百年前那段事他记得可清楚了。

“那你背一下身份证号码。”陆城唇角微启,要求。

班顾咯咯地转过头,他连身份证都没有,哪来得号码,咔地低下头:“我不会。”他答应姜回进娱乐圈发展后,陆城好像有点不高兴的样子。

“自己的身份证号码都不知道,就是记性不好。”陆城下了结论。

班顾在他左一句记性不好,右一句记性不好轰炸下,忽得想起自己忽略的东西:齐述身边太臭了,远超自己抓住的那只恶魇。齐述身边,要么还有一只恶魇,或者,还有一只别的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7-01 06:04:39~2020-07-01 17:46: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开心的小龙虾 10瓶;不知道 8瓶;我滴个乖乖 7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7章

九殷市郊区的公路,祝宵一手搂着一只狗,一手扶着昏昏欲睡的原伽,满脸严肃地叼着一支烟。

这狗长得极丑,三白眼,棕鼻子,皮毛稀拉,黑不黑,黄不黄,永远都处于一种翻白眼的状态,偶尔吐出个舌头哈哧几下,更是有如智障了一般。

拖拉车司机嘴里也叼了一支烟,边突突地开着车边问:“老乡,尼介狗,买来多少钱?”

祝宵吐出一个烟圈:“五千。”

“什么?这狗五千?”司机扭过头看,一个激动,差点把拖拉机开进了沟里。

“哈士奇,名种。”祝宵说。

“亏咧,你上当受骗咧。”司机笃定地摇头,“这哪什么哈士奇,哈土奇还差不多,一看就是杂交狗,杂交的还不好,还不如我们村村霸狗霍霍村里家狗生下的狗崽,比你这狗俊多了,卖五十,你看你这狗丑的。”

祝宵看看天:“缘分,相中了,五千就五千,它丑得别出心裁。”

丑狗呜呜几声,大概有点晕车,把祝宵喂给它的火腿肠都给吐出来了。

司机就跟后脑勺生了眼睛似得,刷地转过头:“啊呀,咋吐我车上?我这车拉粮食,你得补贴我。”

祝宵视钱财如粪土,又从原伽那摸出一包纸巾,刷刷刷连抽了半包纸,盖在丑的呕吐物上:“补补补,你说多少就多少。”

司机犹豫了几秒:“五千?”

祝宵不干了,说:“师傅,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不是把我当冤大头吗?”

司机无辜脸:“你花五千买只这么丑的狗,跟冤大头也没啥差别。”

伏在祝宵膝上的原伽打断他们的胡扯,虚弱问道:“祝处,我们到了吗?”

祝宵看了看旁边:“啊……”

司机替他开口说道:“快咧,快到城区了,我这车到那加油站就不敢往前开了,你们拿手机再叫辆车。”

原伽轻轻吐出一口气,重新闭上眼睛休息。

司机关心地问:“老乡,你这兄弟人不舒服?”

祝宵增衍:“累着了,休息一下就好。”

拖拉机突突地将两人一狗送到加油站附近,收了钱,又突突地走了。祝宵扶着原伽坐在花坛牙子上,又把丑狗狗绳塞他手里,自己跑去加油站买了两瓶水回来,先喂了人,再喂了狗。等原伽稍微缓过来,再点开货拉拉软件,叫了一辆皮卡车来。

首节上一节25/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