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21节

“你信吗?”齐述追问,像是溺水之人要试图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我信。”乐年忙点头,“齐哥,我是真的信。”

齐述如释重负:“那就好……那就好。”

乐年抓住班顾的胳膊:“班大师,你快看看齐哥身上,哪不对劲?”

快要臭晕过去的班顾气若游丝、有气无力,脚上套着的拖鞋都掉了一只,干呕几声:“呕……他,他现在哪……都对劲……除了很臭。”

站在外头看监控的娄队听到班顾奄奄一息的话,很严肃地跟齐述的律师开口:“不可能,我们看守所条件不错,天天都能洗澡,身上绝不会发臭。”

班顾默念着电脑、平板、可乐、牛肉干……忍着腥腐的臭味往齐述身上凑了凑,这下天灵盖都快臭飞了,这臭味活跟陈年尸臭窖藏了十几年再从底下翻出来拌上死鱼烂虾。

赚钱太难了,班顾郁卒得跟死了没两样,默默地将一只手掩在鼻子上,再默默地叠上另一只手,生无可恋地瘫在那,连漆黑的双眸都死气沉沉的,成了涂上去没深浅没高光的俩黑色块。

齐述不明所已,低头不着痕迹地闻一下自己身上的味道,看守所强制洗澡,自己身上应该没有异味。

乐年却是一脸欣喜:“真的有这么臭?太好了。我就说齐哥不正常,班大师,齐哥是怎么了?”

班顾慢慢伸出手,隔空指着齐述心脏的位置:“这里,栖息过怪物。”人心深处,是一座囚笼,制约着贪、嗔、痴,当它们被释放,善、理性与规则将不复存在。

“什么……什么……怪物?”乐年结结巴巴地问。

班顾没有回答他,一瞬不瞬地看着齐述,偏了下头:“你像乌龟。”

乐年完全跟不上他天马行空的思路,诧异问:“你为什么总用动物形容人?”

班顾转过头,黑洞一样的眼睛谴责地看着乐年:“獬豸不是动物,是神兽。”

都是兽了,不还是动物?乐年不敢犟声,只能偷偷在心里腹诽。

齐述的双手拷着手拷,微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问道:“为什么是乌龟?”

班顾重又转回来盯着他的心口:“乌龟的壳很坚硬,但砸开后就会露出孱弱的身体。”怪物已经离开了,但,他心底的牢,并没有重新锁上。

齐述倏地抬起来,怔忡对对着眼前打扮古怪,漂亮又带点鬼气的少年。

班顾却没再看齐述,他的目光落在探访室天花板吊着的白炽灯上,它发出明亮的灯光,驱散周遭的黑暗,但是,灯管的旁边,沾着一点漆黑,指头大小,像块无意甩上去的污渍。

班顾抬着头,看得很专注,眼睛一眨都不眨。

乐年疑惑,跟着仰起脸,什么都没有,半天挤出一个字:“班……”

“它动了。”班顾说。那块小小的污渍,像一团浓稠的烟雾,虫子一样在灯管上蠕动了一毫米,“它真臭。”

他的话音刚落,这团臭不可闻的烟雾嗖地从灯管蹿离,朝着门口飞遁而去,班顾下意识地起身就追,拖鞋啪嗒啪嗒打在地板上,过长过大的衬衫下摆随着他的动作上下翻飞。

探访室内乐年和齐述完全回不过神来,僵愣在那,还是娄队长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连忙结束探访,叫民警将齐述带回去,他虽对探访室内发生的一幕充满了疑惑,人却凭着直觉追了出去。

就是这小伙子穿着老大一双拖鞋,怎么能跑得这么快?刚还眼角瞄到一角衣角,一忽儿就冲出去没了人影。

离奇得是,等娄队追出大门,外头却是人鬼都不见一只,看守所外大门门口紧闭,值勤的警卫也说没看见人,更没开过门。那人去哪了?凭空消失了?再查监控,眼见着班顾从门口跑出去,监控视频似乎跳了下帧,就再没班顾的踪迹。

娄队长看得怀疑起人生来,这太违反他唯物主义的认知。

姜回和乐年也要开始怀疑人生:这,这,这,要怎么和陆城交待?

.

班顾一路追着那团烟雾,穿过大街闹市,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一寸。烟雾有如夺路而逃,穿墙飞空,时不时蹿进人群之中,绕着人苍蝇一样绕上几匝,眼见班顾追上来,又慌不择路逃窜。

班顾跟着卯上了劲,踩着城市的路灯、高楼、广告牌,穿过人潮、车流、电子荧幕,时隐时现,飞速地移动。

车流中一个趴在车窗上吃着冰淇淋看着街景的小男孩看到这

一幕,惊得嘴巴里能塞进一个鸡蛋,连忙跟他爹说:“爸爸,爸爸,有个穿着拖鞋穿着短裤的哥哥在大楼玻璃窗上飞。”

他爹开着车:“是不是又在平板上看了什么动画片?叶什么魔法?”

“我真看见,不骗你。爸爸,你看,你快看啊。真有。”

孝顺爹被缠得没办法,往车窗外一看,哪有什么穿拖鞋的哥哥在玻璃上飞:“儿子你看错了,应该是大厦外头擦玻璃的。穿拖鞋那是不可能的,违反安全作业。”

“不是擦玻璃的,爸爸,真的不是擦玻璃的。”

“就是擦玻璃的,擦玻璃的叔叔们跟蜘蛛侠其实差不多,蜘蛛侠绑蛛丝,擦玻璃的叔叔绑安全绳,你看,是不是差不多啊?”

小男孩被他爹给侃晕了,不死心看着窗外半天找会飞的拖鞋哥哥。

.

不死之物,永不知疲倦。班顾边追边想,恰好自己也是个不死之物。他已经想起这是什么了,恶魇,滋生于恶念之中,催生人心阴暗。

人间的恶,积聚生出梦魇,等人入睡后,侵入梦中作怪,让人陷在魇梦中挣扎徘徊。

阴间的恶,积聚生出恶魇,它们是人心极暗极恶的化身。

生不离死,死不离生,如阴阳不可分割,但又自成一界,互不相通。恶魇出现在人界,会让人充满恶意,陷入无序之中。

班顾抿紧唇,追着恶魇追得更加紧了。眼见恶魇正要钻进眼前一幢三层楼高、美仑美奂的玻璃花房似得建筑,忽得像惧怕什么似得,飞快地拐了个弯,穿过街道往一个小巷飞去。

建筑内的陆城尾戒微微发烫,扔下笔转过头,怔惊地看着班顾的身影从自己办公室的窗外一闪而过,他口袋里的小骨指估计是感应到了本体,在口袋里兴奋地直打滚。

班顾怕追丢了恶魇,都来不及打招呼,可惜地抽了抽鼻子,隔着玻璃他都闻到陆城身上的清香,让一路快熏吐了的班顾精神都为之一振,直想挂在陆城身上熏香。再等他一追进冷僻的小巷,扑面而来令人作呕的恶臭,害班顾打了个踉跄,恨不得一掌拍散这只恶魇,他手边没有趁手的东西,只得忍着恶心恶狠狠地扑过去将恶魇扣在掌心中。

陆城赶到小巷时班顾面向墙角一动不动地蹲在那,跟石化了一般,浑身冒着的一层一层阴气,可见他心情到底有多恶劣,如果他有背景色,肯定是漆黑一片兼电闪雷鸣。

“班顾?”

班顾听到陆城的声音,可怜兮兮地转过头,伸出合拢的双手,用快扭曲的声音哽咽:“它……好臭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8 23:59:28~2020-06-29 21:27: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开心的小龙虾 12瓶;菠萝在海底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首节上一节21/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