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5节

陆城只当没看见,说:“娱乐圈人际关系复杂,照顾你可能只是表相。”

“真不是。”乐年摇头,“我俩路线都不一样,齐哥是实力派,他是真心喜欢演戏,靠的演技努力,我靠的是脸和运气。再说了,真的是一点征兆都没有,我俩进的同一剧组,前一晚上齐哥还跟我一块对剧本呢,还跟我分享他的人物小记。齐哥对角色可认真了,没原着就找编剧,改编的就翻原着、找作者,然后把角色的性格剖析出来,老厚一本笔记都是手写的。”

“然后那天下午在拍摄场地,当着导演、场记、灯光、摄影……齐哥就给了我一刀,那刀本来是道具刀,被暗中换成了真刀。我的助理感觉不对,拉了我一把,我也没伤着……”乐年心有余悸。

“道具刀是谁换的?”陆城问。

乐年抹了把脸:“查了监控,是齐哥换的。可这事怎么想也不对,就算齐哥背地里看我不顺眼,大可以私下搞点小动作,我压根不防备,完全犯不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下手,这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啊。”

“齐述现在在哪?”

乐年怏怏道:“被拘留了,这都属刑事案件了。不是我圣母病,齐哥都想杀我了,我却替他说话。我只是觉得这事,讲不通。陆哥,你能去看看吗?齐哥会不会是什么鬼上身,撞邪?”

班顾趴那听了半天,飘忽忽地说:“肯定不是鬼。”

深信班顾是隐世高人的乐年瞬间激动了,看班顾的打扮,就知道比陆城厉害,陆城天天穿得跟要去走秀似得,没有神秘的气质:“班大师,那是什么?”

“反正不是鬼。”班大师虽然忘了这种臭味到底是什么,但他可以肯定不是鬼,“人死,魂魄不舍阳间,谓之鬼……有如一缕轻烟,人不可视之。”

学渣乐年试着理解了一下:“……就是说:鬼,是一抹人看不见的气体?”

班顾慎重地想了想:这样理解,虽然有些不对,好像也没错。点头:“所以,怎会有臭味?”

乐年神色复杂,虚心求教:“那屁也是气体,不也臭不可闻?那鬼……”

班顾卡嚓嚓转过头,用黑如深渊的两只眼对着乐年,陷入了长时间的呆滞,干脆在陆城背上停止了思考。

陆城哭笑不得,对乐年说:“我明天去看看,你伤口的……臭味,应该是沾染一点阴腐的气息,不用管它,它自己会消散掉。”

乐年睁大眼,瞪得眼睛发酸也没从自己胳膊上浅浅的伤口看出异常,至于臭味……虽然闻不到,他可以考虑多倒点香水、花露水压压惊。

“你要是害怕,在我住一晚等原野回来。”陆城又说。

乐年还真有点毛毛的,嘴上客气:“会不会不方便?”他看了眼紧紧粘在陆城身上的班顾,以前陆城不过是单身新贵,身边连狗都没有,现在多了一个虽有点诡异却活色生香的美少年,他会不会打扰他们向运动关系的发展?

“没什么不方便,你在客房住下就好。”

乐年记得陆城的房子只有一间客房,客房给他住,那班顾……

“你俩 ……睡……”

陆城扫一眼班顾:“班顾睡楼下影娱室。”

班顾露出一个奇异的笑,他最喜欢影娱室了,里面有电脑,有游戏机,有平板,有电视。以后他的地宫也要一样不少地照搬一套,就是不知道贵不贵。虽然他有很多随葬品,金片银铤也有一大堆,可惜现在不流通……似乎,也不流行以物易物。

其实……班顾阴恻恻地想:他可以把陆城影娱室整个搬到自己地宫去。

太牲口了,连房间都不给高人一间。乐年暗暗谴责地看了眼陆城:“这是不是不大好?”

“哪里不好?”

班顾点头:“我就喜欢睡那里,我要跟电脑同生共死,跟游戏机三生三世。”要是他的手边再有两大杯可乐,不,二十杯可乐,他就再也不回地宫了。

“班大师还玩游戏啊?”乐年两眼一亮,“我也玩,咱俩一块啊?”

班顾谦虚,害羞地藏在陆城后面:“我昨晚才学会的。”

乐年更谦虚:“没关系,我的水平也一般。”

陆城打断他二人突来的交流:“你手上有监控的录相,拿给我看看。”

乐年忙掏出手机:“我经纪人备了一份,我马上就让他传过来。”

监控?停止思考的班顾精神一振,他第二次听这个词,探头探脑地看了看乐年的手机,又轻戳一下陆城,好奇地问:“什么是监控?”

陆城示意他看客厅天花板上藏着的一个黑色的摄像头,埋地底N年的老古董班顾昨晚沉溺游戏中,遗漏这了项新科技,看了半天,也没琢磨出这个有什么用。

乐年在一边震惊,停下手上的动作:“陆总,自家客厅也装摄像头?你这爱好有点过分啊。”

陆城意味深长:“能拍到平时看不到的景、物。”

班顾很郁闷,新世界新奇的东西太多,他和现代社会隔着一个水手大峡谷。

乐年试探:“班大师,你没见过监控?”

班顾落寞摇头。

乐年很不可思议,这得避世到什么地步才能这么闭塞啊?怎么跟从地底刚刨出来似得?

真的是从地底爬出来没两天的班顾压抑不住好奇心,双手捂着鼻子跑到乐年身后,想看看监控录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乐年委屈:“班大师,大可不必吧。”

班顾一想也对,他可以不让自己呼吸,不呼吸就不会闻到乐年身上的恶臭,满是善意地坐在乐年身边:“我忘了,我可以不用吸气。”

闭……闭气神功?这还能不是高手?决定抱大腿的乐年热情周详地跟班顾解释:“监控摄像头可以连电脑、平板、手机,记录下视频,多安装几个,三百六十度全方位拍摄。像陆总这样的,虽然只安装了一个,不能多角度记录……”乐年估摸了一下,“但这个位置,估计也就楼梯附近是死角。”

班顾还是有些不明白。

刚好乐年的经纪人发了视频过来,乐年点开,递给班顾:“这就是监控拍下的,班大师顺便看看齐哥是不是撞邪了。”

班顾接过手机。视频不是很清晰,因为是监控的角度,画面呈现一个偷窥的视角,背景是一个道具房,里面摆着一个一个道具架,一二秒后,门被人打开,来人没有犹豫,没有停滞,也没慌张,就跟平常在大街上走路一样,走到摆放刀具的架子前,用衣服里藏着的水果刀替换了道具刀,再不慌不忙地离开了房间,出去时还不忘把门事关上。

乐年有些紧张:“班大师,怎么样?是不是撞邪了?”

班顾盯着屏幕神色凝重,然后嫌弃:“太糊糊了,一点都不清晰。”别的,好像没有什么不对。

乐年也无奈:“这就一普通摄像头拍下来的,不是高清的。不是说有灵异事件时,磁场扭曲?信号中断?监控什么的还会跳秒?还有,照相机摄像机不是还能把鬼影啊灵体啊什么的给照出来?”

“原来手机的照相机还有这么神奇的功能?”班顾盯着手机称奇,他在地宫里玩了这么久都没发现手机还有这么奇妙的地方,心痒难耐,举起来对着自己就是一张照片。

“厄……”乐年疑惑。

班顾戳开相册,一看,自己好好的普普通通地出现在照片里,失望地将手机还给乐年:“假的,照不出来。”

乐年僵在那,连手机都忘了接了,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去理这里面的逻辑比较好。

首节上一节15/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