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4节

啊~~~

他脏了。

他臭了。

他变成了一具臭烘烘的骷髅。

班顾受到了严重的打击,他无法接受漂亮的自己变成一个臭骨架。地宫以外世界这么不友好,才过一夜他就臭了,那他存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他不过是一把臭不可闻的死人骨头。班顾受激之下,往后一倒,瘫在了地上。

乐年惊得眼珠子都快蹦出了眼眶。

他……他……他臭得把人给熏晕了。他大小也是一个明星,这么臭,还配拥有粉丝、拥有代言吗?他的小年糕们知道自己粉的偶像能把人臭晕过去吗?他们知道后还愿意为他在围博日日夜夜奋战吗?还愿意为他写同人文,画同人画,剪同人视频吗?他们会不会抛弃自己,骑上别的墙头顺便粉转黑?

乐年越想越惊恐,整个都要崩溃了。

陆城匆匆从公司赶回家就撞上了这一幅惨烈如同凶杀案现场的画面。瘫在地上一动不动,状如尸体的班顾立马就活了,飞快地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不顾地扑到陆城肩膀上,双手双脚并用,牢牢地把自己固定在陆城身上。哈哈,陆公子身上的香味能把他重新熏成香气缭绕的漂亮骷髅。

“下来。”陆城动了动肩膀,想把班顾抖下来。

“我不,除非我死。”班顾拒绝,虽然他已经死过了,这么说不大合适,但是,他就算再死一次也不要下来,委屈道,“我不能下来,我臭了。”只有陆公子才能拯救他。

“你臭了为什么要赖在我身上?”陆城侧头看趴在自己肩上的班顾。

因为你身上很香……班顾回了陆城一个你懂的眼神,又意识到陆城不大喜欢当香料,移开目光往下藏了藏,开始装死。反正他决定,不把自己身上的每一块骨头熏得香气袭人,绝对不从陆城身上下来。

乐年瞪着他们俩人,他肯定自己没看错,班顾是用飘的飘上陆城的肩膀,挂着的模样隐隐有着阿泰电影《鬼影》的即视感。

“好好说,怎么回事?”陆城试了几次都没有把班顾从身上扯下来。

班顾内心有些小得意:陆城进过自己的地宫,只要自己不愿意,没有人能把他和陆城分开,陆城自己也不能。

乐年苍白着脸,坐在沙发,活像遭受了社会几百遍的毒打,说:“我把班顾臭晕了。”

班顾在陆城肩上点点头:“他真的很臭。”其实他没晕,他只是被熏倒了,起身不能。

陆城看乐年的脸色,觉得班顾再多说几句,乐年能从18楼跳下去。

乐年捧着胳膊弱小无助可怜。

班顾看在他卖蝌蝌肯蜡的份上,小声对陆城解释说:“他身上的臭味和昨天晚上的一样。”又指指乐年的胳膊,“也许是他的胳膊烂掉了才这么臭!”话说起来,自己的肉身呢?烂光了?烂掉时……也是这么恶臭扑鼻?班顾成功地把自己给恶心到,脖子发出嘎吱一声响,歪着脑袋神魂出窍地挂在了陆城背上。

乐年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当自己没听到这声脖子断掉的声音。有陆总在呢,就算不是狐朋狗友,也是生死之交,呸,也算老熟人。

陆城看向乐年的胳膊。班顾虽然又神经又不靠谱,但他觉得乐年的胳膊有问题,应该不是乱说的。

乐年赶紧把自己吊着的胳膊放下来,上下左右动了动:“我的手可没烂掉。”

班顾不以为然,能动又不能证明什么,他的胳膊肉都烂没也能动,还是随心所欲想怎么动就怎么动的那种,拆成一根一根的都能动。

乐年为了证明自己的手臂完好无损,把包了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解掉,他的手臂光洁溜溜,除了一道浅浅的、十公分左右长的伤口,估计最多也就渗了点血珠子,送去医院晚几分钟伤口都能结上痂。

“我的经纪人比较夸张。”乐年干笑几声。

班顾边吸着陆城身上的香味边直起脑袋,看到丝丝黑烟从乐年胳膊上那道伤口上冒出:“看,臭味一直往外冒。”

乐年急了:“味

道那是无形的,眼睛怎么看得到?”

班顾想了一下:“可能太臭了,所以就看到了。”

“这不符合科学逻辑。”乐年呻/吟。

班顾没听懂,决定不说话。

陆城沉默了一会,觉得乐年大概是气糊涂了。

乐年在自己伤口上闻了一下,什么都没闻到,再问陆城:“陆总,你也能看到?”

陆城摇了下头:“班顾比较特殊,不过,你的伤口确实有点问题。”

乐年瞄了眼班顾。

班顾冲他轻轻一笑,除了臭一点,他还是挺喜欢乐年的。想起自己被熏倒地有夸张捉弄之嫌,些些心虚地缩在沙发靠背和陆城之间的夹隙中,只露了点眼睛出来。

“那……不特殊的普通人能闻到我身上的味道吗?”乐年问。他不大能接受自己化身生化武器行走在街道上。

“不能,就是我也闻不到你身上有恶臭味。”其实陆城也有点奇怪,班顾又不是犬类成精,对味道这么敏感。

乐年顿时放下心来,班顾被他熏晕后,他觉得整个世界都灰暗了,能把人臭晕过去,这是何等境界。

班顾这会已经不大在意臭气熏天的乐年了,他扒在陆城身上,鼻端全是淡而悠长的馨香,越闻越好闻,越闻越舍不得放开,直闻得跟喝醉了似得,全身飘飘然。偷偷把手探进陆城的口袋里,摸到一个盒子,用骨尖挑开盒盖,拈出自己的那节小指骨,闻一下……嫉妒让班顾面目全非,都是自己身上的骨头,这节小指骨却香喷喷的,与众不同。

可是,它已经不属于他了,它是陆城的。

班顾躲在后面纠结半天,偷偷摸摸替换了小指骨,再放回陆城口袋的盒子里,自觉神不知鬼不觉。

陆城不好发作,任由班顾捣腾,问乐年:“你是怎么受伤的”

乐年的目光时不时地游离到班顾身上,这个诡异的美少年跟只背后灵一样紧紧贴在陆城背后,一头黑发跟贞子似得披下来,也不知道躲在后面干什么。陆城竟也纵容着他藏在自己背后……

“乐年。”

“哦哦……”乐年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视线从班顾身上起开,回想了这两天的在剧组发生的事,有点颓丧,“我到现在都觉得整件很不可思议。”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4 00:17:24~2020-06-24 19:14: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爆炒虾仁 12瓶;咿咿 10瓶;某只陈陈、白色精灵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0章

“齐哥,就是齐述,他一直都挺照顾我的。”乐年是真的困扰,“我是素人出道的。运气好,稀里糊涂就红了,然后就签了十方。刚进公司时什么都不懂,我那经纪人吧,天天只知道穿得妖妖调调、花枝招展、招猫逗狗的。塞我一助理,安排一宿舍,报一堆课程,对我进行拔苗助长。齐哥……比我早几年进的公司,和我住同层,一来二去就熟了,很多事都是齐哥告诉我的,常常跟我分析剧本,指点我不足够的地方,还是不藏私的那种……”

乐年说着说着卡壳了,因为班顾又爬了出来,将下巴架在陆城肩上,长发覆面,鬼气冲天,漆黑的一对瞳孔跟两幽深的黑洞一般,一眨不眨地盯着乐年。这避世高人隐约有向恶鬼发展的趋势,既怕鬼又喜欢看鬼片的乐年有点齁不住。

首节上一节14/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