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3节

.

班顾等陆城离开好一会后,才终于舍得晃出影娱室,嘴里哼着骨头舞,从一层飘到三层,再从三层飘到一层,又贴在落地窗上向下看:哇,好高啊。眼角余光瞄到一个圆圆的身影,班顾立马飘了过去,拦下兢兢业业的扫地机器人,还恶劣地站了上去,让小机器人载着自己到处跑,哈哈,他很轻的。完了还不过瘾,又把小机器人抱到三层游泳池边,直接把小机器人折腾得快没电嗡嗡直叫,这才倍儿心虚地把小机器人送回一层。

陆城在公司总有种心惊肉跳、神思不属的错觉,助理木森捧着电子屏汇报说:“陆总,河谷集团老总的那幢别墅指名要你设计,打电话说只要你出价他都接受。”

陆城翻着资料:“小陈接洽时,不是交谈得很愉快?”

木森看一眼陆城,扶了下眼镜,含着一点笑意:“本来是好好的,但是,他不知道从哪听说你会看风水,而且在业内很有口碑,就不愿意再让小陈接手了。河谷集团是做矿产起家的,现在转行插足医疗用品,资产很丰厚。他说随我们报价,摆明了不惜重金也要请你。”

陆城挑眉:“他直接找到公司?”

木森笑:“没,他大概也知道你帮人摆风水是不对外的,电话打到我这。”

“推了吧。 ”陆城吩咐。

木森欲言又止,到底不敢多说,应下:“那我等下个回个电话给他。”

陆城把领带拉松一点,转身对秘书说:“小徐,你去帮我买个手机,再办一张卡,挂我的身份证。”

徐秘书答应一声,又问:“陆总急用吗?”

“你手上没有重要的事现在就去吧。”

木森有些奇怪,装着漫不经心地问:“换新机?华家的新款功能不错,支持一下国产?”

“不,我送人。”

木森一愣,说:“送人的话,号码挂你的身份证会不会有些不大好。”

陆城随口道:“不要紧。”想起什么,叫住徐秘书,“你再帮我……算了。”叫一个女孩子搬一箱可乐回来好像不大合适,他还是点外卖直接送过去,只是,班顾千万不要心血来潮把人给吓死。

木森笑了一下,不再多话,和徐秘书一道离开了陆城的办公室。陆城抬头看了眼木森的背影,木森对自己有些小心思,不过,他一直没有越界,陆城也就没了计较的意思。

也许,他应该考虑一下调动木森的职位。

摇摇晃晃走路,嗄吱嘎吱跳舞……头骨、颚骨……

陆城愣了足足有三秒,这才一把捞过手机,班顾!他记得昨天离开K记后,班顾再没碰过自己的手机,这铃声是用意念给他换的?心念一动,一摸口袋,班顾送他的那节小小的指骨有意识地往旁边滚了几滚,堪堪避开了他的手。

陆城气得都笑了,估计他的怒火太过炽热,小指骨察觉到了危险,飞快地沿着他的口袋边缘滚出来,把自己藏在了一堆图纸里。陆城翻了几翻,竟没找到,这一闹,闹得他连好友的电话都忘记接了。

操,等祝宵回来,他一定第一时间把班顾交到特物处,一分钟一秒钟都不多留 。

打电话来的原野也在那头暴躁,等得陆城重新接起电话,急道:“陆城,你在哪?乐年那事有些不对,我让他去找你。我飞机飞回去估计要明天中午了。”

陆城从图纸堆中拈起

舍利子般的小指骨,捏在手中不让它乱跑:“乐年身上有我画的一张制令,制令还在,他应该没什么事。”

原野说:“…乐年觉得这事古怪,他既然说有古怪,那就一定有古怪。我怕他出事,让他去你家,反正楼上楼下,也方便。”

“你让乐年去我家了?”陆城有种不好的预感 。

原野也很奇怪,他们楼上楼下住着,关系又好,连对方的门卡都各有一张,陆城却搞得一惊一乍的:“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让乐年上楼的?”

“打电话给你之前啊,有什么不对?”远在重洋外的原野一头雾水。

陆城边拿起车钥匙边挂断电话:“等我回去了才知道对不对。”临走前在办公桌上找了个透明盒子,把小指骨关在里面,这才揣进口袋里。

作者有话要说:  班顾:我有特殊的玩手机技能。

————

感谢在2020-06-22 17:31:07~2020-06-24 00:17: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堂本本 82瓶;执弋 10瓶;魏酒 5瓶;可可爱爱没有脑袋、树菇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章

班顾站在门口,和吊着一只胳膊的乐年大眼瞪小眼。他认识这个人,蝌蝌啃蜡广告明星,不过,这人身上为什么隐隐有臭味?

乐年也有点懵:没想到陆总这个浓眉大眼的,居然背叛了组织,学会了金屋藏娇?看看对方的的广袖长袍和长得有点夸张的一头秀发,再想想陆总还精通玄学,眼前这个怪异的美少年莫非也是同道中人?不会是什么隐士高手吧?无论书里和剧里,白衣飘飘的,身手大概率不会太弱。

“我叫乐年,和陆总是朋友。”乐年伸出手自我介绍。

班顾把手伸过去跟他握了一下:“班顾。”

“写……写……写《汉书》的班固?”乐年结巴。卧操,古穿今啊,印在课本里的历史人物啊!陆总牛批啊!原来他所生存的世界是这么玄幻的吗?

可怜记忆本就一片混沌的班顾也跟着结巴,伸出一根手指,指指自己:“我我……我……?”

“你弟弟是班超,妹妹是班昭?”

班顾连忙摇头,他虽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是谁,但绝对没有弟弟妹妹。

乐年受惊的小心脏落回了心窝里,他生活的世界还是正常的,就是松了一口气的同时,隐隐还有点小失望。

“你和陆总是?嗯?”八卦青年乐年“啪啪”拍了两下手掌,再冲着班顾挤眉弄眼。

班顾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大大的疑惑,每一根浓黑的眼睫毛都浸满了不解。学着乐年拍了两下手。他和陆城?拍手?叫好?约定?

“看来是还没拍过手。”乐年了然,然后指指门,“我……我能进……”

班顾摇了摇头,认真说:“不能,你身上太臭了。”又腥又臭,不能放进去把陆城的房子熏臭掉。

乐年整个人如遭雷殛,差点没跳起来:“不可能,我很讲卫生的,虽然我不用香水,可我天天洗澡洗脚,最多有点消毒水的味道。”他在自己身上嗅了嗅,“哦,我招蚊子,就多洒了点SIX GOD,可这也不臭啊。你肯定闻错了。”难道他有狐臭?听说有狐臭的人自己是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味道的。但自己三个室友没一个说自己有狐臭,原野还和自己睡一个被窝呢,也没见嫌自己身上有异味。

班顾看着乐年用一只手拉着衣领、袖口一通乱嗅,不由有些自我怀疑 ,难道自己是真的闻错了?揉了揉鼻子,他还是觉得有臭味。

乐年不干了,这种污名他绝对不担,扯着自己的领子喊:“你闻,你闻,你仔细再闻。”

班顾托着下巴想了想:陆哥的朋友,还给可乐打广告,冤枉了是有些失礼。于是,他凑上去,在乐年身上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这一口……直把班顾熏得两眼直冒蚊香圈,他只感一股恶臭从乐年吊着的胳膊上钻出来,再被他吸进身体里,他觉得自己身上每一块骨头都染上了臭味。

首节上一节13/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