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16节

亢庄在珞市,瞿镇在珞市边上,如果按古时的划分,这里是归属同一个地方的行政区。现在陆城和班顾在珞市拍电影,陆城还接受了于家的什么委托,于家所谓的老家在亢庄……

娄竞在亢庄上画了一个圈,来都来了,不差这一步,去这个什么亢庄看看,顺便也见见班顾。唔,去探班得带些礼物去?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喜欢吃什么。娄竞犹豫一下,问了问自己的唠唠嘴儿子。

小娄同志很愤怒,他爹休假在家,连个人影都不见,还开走了他家太座的坐骑,搞得太座大人天天阴沉沉的,害得他提心吊胆。

他这个无良的爹半点不过问他的心理压力,居然还问他现在流行什么零食,更要命的是,还不是给他买的。

小娄同学不由分说敲了娄竞一个大红包,这才甩过一堆的介绍。

娄竞笑着挂掉电话,开车去镇中心,找了一家食品店,大包小包买一堆的零食塞在后车箱。私下查人,多少有点过意不去,得讨好讨好小朋友。

第76章

班顾托着下巴,一瞬不瞬地直直地盯着居寅。他第一次看到居寅时,居寅戴一副金丝眼镜,白晳俊秀、文质彬彬,一派温文尔雅的模样。没想到啊没想到,居然是个没脸皮的,不对,不是没脸皮,是厚脸皮,居寅的脸皮估计子弹都打不破,能媲美装甲。

居寅微笑,没有半点的不好意思:“小顾,怎么这么看着我?话说回来,剧本背熟了没有?要不要跟我这个原作者好好讨论讨论?”

班顾的表情都差点龟裂成一片片的,又是不满又是嫌弃:“居老师,你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居寅仍旧笑呵呵的:“有幸能参与到颛顼墓的发现中,说不定还能重现中国七八千年的历史文明,可以说是不枉此生,原谅我厚着脸皮赖上你们。”

这脸皮应该一尺厚都不止吧?

“喏……”班顾举起手机,“居老师你真这么想佐证中华上古历史,这个时候不是应该上报国家,让专业的考古队去考察?”

居寅意味深长地笑:“我不过搭你们的便车观个光,陆总和小顾不是有其它的目的吗?”

这倒是实话,但陆城不介意怼他一记:“居老师可以走正常程序。”

居寅很识趣地不说那些假大空的话,摊开手,无辜地说:“好好,我知道了,我就是厚脸皮想去看一看。”

他们从那座所谓的“鱼妇墓”出来后,居寅就赖上了他们,还拼命唆使他们暂时先瞒着万教授墓葬的发现。陆城既有意要揪居寅背后的尾巴,不置可否,凭由居寅跟个尾巴似地黏在身后。

他们下山后没有经过亢庄,直接从山脚绕过去上了公路。

万教授接到他们的电话时,十分讶异,还以为他们出了事,再三确认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抱着一肚子的疑问在亢庄,由于氏集团的保安送他回市里。

饶是万教授再大肚也大为不满,这干的都是啥事啊。居寅不听劝告偷跑上山,陆城班顾找到人后直接返回,都不跟碰个面。虽说也报了个平安,可这……干的事真是让人哪哪都不舒服。

守山的保安队长解释说:“教授,陆总他们临时有事,才委托我们送您。”

万教授虽不满,倒也没他计较,黑着脸谢过。

保安队长又说:“您老看,现在时间也不早,等明天再走怎么样?”

万教授勉强笑:“也好,只能麻烦你了,小伙子。”什么时候走也由不了他说的算啊。

保安队长也知道万教授有点小情绪,对老村长道:“村长麻烦您再好好照顾教授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开车走。”

“一定一定。”老村长忙笑着答应下来,“陆总是于总的客人,教授是陆总的忘年交,那不也是于总的客人,一点都不会怠慢客人。教授,晚上我们再喝几盅?”

万教授看了手机好一会,这才收起来,笑:“就是太麻烦村长了。”

“不麻烦,不麻烦。”

万教授暗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进了村长家。

.

陆城他们在返回市里的半路接到了于涛声的电话,居寅很体贴地将车靠边停下,还下车让出了空间。

“陆总,那个古墓里……”于涛声急不可耐地问。

“没有。”陆城说得又坚决又肯定,“于总,令郎身上的怪病也许是在别的什么地方感染的,那座古墓里什么都没有。”

“啊,怎么会,陆总……”

“那只是一座空墓。”陆城很有耐心地解释。

于涛声还是不死心:“班大师有没有看出什么来?”

陆城看了眼班顾,笑了笑,然后很冷淡地说:“也没有,这是座空墓还是班顾发现的,没有有诅咒,没有怨气,没有不知明的病毒,甚至可以进去随意观光。”

于涛声在那头半天说不出话,好半晌才勉强笑一下:“陆总别开玩笑。”就是语气里带了点咬牙切齿的意味。

“没有开玩笑,这是个很干净的古墓。我个人觉得可以上报给有关部门,还是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和保护的必要。”

于涛声没想到陆城会给出这样的建议:“……不如再等等,阿莘确实是掉进古墓里之后才出现的怪病,还是再仔细看看墓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那于总怕是要委托他人的,个人是没有这个能力。”陆城面无表情地说。

于涛声顿了顿:“能不能委托班大师再……”

“班顾你的意思?”陆城扭头问。

班顾翻了个白眼,一口拒绝:“不要。”他十分厌恶亢庄这个地方,虽然没啥危险,却让他浑身不舒服,那个古墓和亢庄一个德行,空墓,啥都没有,哦,也不对,有壁画,实质的危险性是半点没有,却整个透着诡异,像是每一处都能让他厌恶烦躁。

于涛声有钱有势,可拿陆城和班顾半点办法都没有,一会过后,平息了情绪,说:“陆总,你是能人异士,求你救救犬子,他十几岁,还没成年,天天过得生不如死。只要陆总有办法,于家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陆城眼眸暗光一闪:“于总,抱歉,你付得起价格,我却拿不出办法。”

于涛声沉默良久,然后问道:“陆总现在离开亢庄了?”

“是啊,离开了。”

于涛声又是一了阵沉默,有点颓丧地说:“等陆总回来,希望可以再坐下一块好好谈谈。”说完,才挂掉了电话。

班顾歪了歪头:“他为什么这么相信你?”

于家父子对他们似乎一直有奇怪的信任,坚信他们能治好于莘的怪病,沐康霖的康复的确是他们的手笔,但于莘的情况和沐康霖的根本不一样,完全不能类推。

“他们是不是知道血玉?”难道是沐康霖泄露了血玉的秘密,这才死盯着他们不放。

“血玉也救不了于莘。”陆城慢慢理出一个大致的脉络,只是,他还有些关键点没有想通,“找到颛顼墓可能才有答案。”

居寅等他们通完电话才重新回到车上,冲他们笑笑,没有一点的好奇心。一路回到下榻的酒店,各自洗了个澡,居寅就阴魂不散地跑来敲门,要是可以的话,居寅恨不得和他们住一间房,生怕居寅和班顾把他们甩下。

首节上一节116/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