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11节

陆城意有所指:“村长和教授放心,于家这点肚量还是有的。”

鱼女山要从庄子后面的水潭旁边绕上去,班顾瞄了眼水潭,鄙夷:平平无奇,没有一点灵性。硬要说什么特别的,水清,还有点甜味,干干净净的,水里的鱼虾清晰可见。

“这是活水。”水潭的水是从山壁后面渗出来的,和山涧的溪水不是同一道。

老村长还没消气,回得有点硬梆梆的:“咱庄里水潭的水是天水,不然咋会有鱼女?”亢庄大概视水潭是灵性的地方,不大愿意外地人过多逗留,老村长是匆匆略过,半点没有细说的意思,直等得过了水潭了,这才又开口:“庄里以前的潭子里摸出过鱼女用的杯盏。”

万教授默然不语,鱼妇墓什么的也就居寅心心念念,玄乎了些,他更倾向于也许山里真有古墓,但,是不是什么鱼妇墓还是两说。

班顾能感知老物的年长,半点不信什么鱼女的杯盏,那水里空无一物,没灵气,也没啥怨气,还不如庄子里的那株老槐树有古怪。

陆城笑了笑,也没搭腔。

老村长将这事引以为奇,禀着炫耀夸奇的心理,谁知居然没人接棒,大是不自在。

万教授跟着老村长绕过一座山,擦擦汗,快走几步到陆城和班顾身边:“不是说于氏包了山种草药?怎不修路啊?”这交通不便的,种出草药怎么运输?难道靠人力扛?这么大一企业,也不至于办这样没头脑的事。

陆城:“大概是没种出什么。”

万教授觉得这回答得实在是太敷衍了。

倒是老村长听到,解释:“也就去年开始说要种草药的,还没铺开来呢,路还没开始修呢。”

万教授想说,不应该先把路修了再铺开,不然多不方便,可这到底不关了的事,过问太多也没意思。

将近绕了两座山,后头才是鱼女峰,离得远,靠想象还有点神女的轮廓,近了,就是很普通山,和旁边的山头没什么差别,山也不算很高,到处长着各种山草,树木并不怎么茂盛,离山脚小差不多五米高的地方开始拦起了铁网子,进山山道边十间两层楼高的平顶房,还安了铁门,守着保安,看身姿全是练家子。

万教授更不安,这……居寅别让人给扣了。

于涛声不但交待了老村长招待陆城和班顾,保安这边显然了也提早知会了,远远看到陆城班顾,事先就把铁门拉开了。

“还以为陆总昨天会上来山来。”保安队长伸出手,“于总好几天前就打电话给我们了。”

陆城回握了一下,万教授手机里有居寅的照片:“这个人有没有上山?”

保安队长摇摇头,又查看了监控,表示没有人来过鱼女山。万教授着急起来,这人没上山,去哪了?山里头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踩空摔到哪个山坑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

保安队长倒挺乐观的:“这里的山不高,信号什么都还可以,他要是带了手机在身边,遇上危险,可以联系上人的。”

万教授还是不放心:“万一这人摔倒在哪,联络无能……”

保安队长也为难:“这里不算深山,可真要找个人那也不容易。你们再联系联系,看看有没有回应,不行就报警。”

万教授都不知道打了几个电话了,他和居寅住一屋,早上醒来看没了人,手机里又有一条留言,就留意了一下居寅的衣物,手机、充电宝、相机全让他带身边了。

“陆总,你看这事?”

陆城不想把万教授牵扯进来:“教授先跟村长回去,居寅的事,我想办法。”

万教授愁得不行:“这也不能将事全摊你身上……”

老村长倒是特别信赖陆城,于家特意请来的人,肯定有过人之处,就算没有过人处,这不还有于家帮着兜底。他不信陆城,总要信于家吧。

万教授哪里知道老村长肚子里的弯弯道道,他纯觉得这事,陆城能帮帮忙就好,却不能把事推人身上,不然不讲究。离开时千叮咛万嘱咐,让陆城不行就报警免得沾上腥。帮忙是好事,可这做好事,不能把自己埋进去。

“你们于总有什么别的交待没有?”陆城等万教授和老村长走后,问保安队长。

“没有,于总的意思,陆先生和班大师在鱼女山随意就好,我们不要有半点的干涉。”

“那就好,你们不用跟着我们,我们自己走。”

保安队长没有半点的废话,非常爽快地退开,大致指点了一下古墓的位置,任由陆城和班顾自由行动。

陆城观察了一下他们的监控都放在铁网处一圈,山中却没有多少人工痕迹,于涛声有些忌惮那座古墓,只远远守着,不敢靠太近。俩人挑了一条小道,将那些保安人员甩开,等走到山中远离外围,才问班顾:“怎么样?”

不怎么样?班顾站那眨巴着眼睛,黑色的睫毛一扇一扇,半天才用怀疑人生的语气:“前面有古墓?”他怎么半点都感觉不到啊?难道他的感知出了问题?那座颛顼庙他就感觉不到什么灵气,那个水潭他也感觉不到特别,这个于莘小朋友吃了老鼠成了“丧尸”的古墓,他也半点都感觉不到?阴气没有,煞气也没有,灵气更没有?

难道他是一个废废白骨精了?这个地方跟他犯冲?除了没有感知,他还觉得这地方哪哪都不舒服,除了鸡和鱼是真的挺好吃的。

陆城笑起来,尾戒中钻出的红芒蛇一样地游动,像有生命般凑到前面试探了一下,然后挑了一个方向,往前蔓生。

班顾更加郁闷了,陆城能感到,他不能?难道他真的废掉了。他的精怪生涯从此一片灰暗,暗无天日,他的未来难道只能站在陆城床前当衣架?

“陆城,我要是成了废废白骨精,你别嫌弃我。”班顾可怜兮兮地垮着脸。

陆城哭笑不得:“快点跟上。”

红芒灵活地山间穿梭,鱼女山实在不算大,没多久,红蛇在不远处停了下来,直起一端绕了一个圈,然后“唰”得消散成光点,融进了阳光中。

陆城和班顾走到十米左右,就看到前面一处崩塌的山沟,山沟一端有一处洞口,跟张嘴似得咧在那,带着点不怀好意。

班顾飘到洞口,半折着腰,往里面看了一眼,更加在怀疑人生了:“古墓?”

陆城跳下山沟,动手清了清洞口的杂草陈泥,露出一点人工的痕迹:“至少这里像是一处墓道。”

“啊……”班顾麻木地睁着死得不能再死的死鱼眼,“里面没有埋人。”

陆城开玩笑:“也许是鱼妇的衣冠冢。”

班顾面无表情地看着陆城:“你不是说鱼妇只是颛顼的怨气恶意。”算起来,是跟恶魇差不离的玩意,种东西,怎么可能有衣冠冢。

“比如把鱼妇当信仰的人,不但给鱼妇造庙,还给它造墓。”

“可是……”信仰之力极为难得,真有一族人因为信仰为一样造墓,里面的虔诚信念,会成为寄思保存在墓中。可这墓,空荡荡的。

“我们先进去。”陆城矮身钻进墓道。

班顾撇撇嘴,手一晃,手中多了一盏阴灯,蓝幽幽的阴火笼罩下,整个墓道清晰可见。这似乎是个砖墓,墓道半弧穹顶,又长又窄,用石砖垒成,砖上无画无雕饰,平平无奇,不过,也可能是墓葬遭到了破坏,画像氧化消失。

再有就是这个墓道极长,走了很久也没见墓门墓室,本就狭窄的墓道,两边都是一模一样的砖石,走来走去都是重复的景像,极为压抑,普通人走久了,非得走出毛病来。

“不过,这‘墓’好像确实有千年之久了。”班顾摸摸墓砖说。

“嗯。”陆城点头。

然后班顾开始嫌弃:“墓道为什么这么长?造墓的得有多无聊?” 这么说来,于莘不小心走进墓里走不出去,好像在情理之中。

首节上一节111/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