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10节

“下次在外面不许喝酒。”陆城打开灯。

班顾坐在床上发了会呆,忽地转过头看了看窗户,亢庄的夜晚安静得有点过分。居寅他们还在楼下吃饭,乡下的屋子不怎么注重隔音,夜又静,说话的声音清晰地传到楼上。班顾皱皱鼻子,有种自己躺在墓穴里,墓外有人说着话的疏离感。

陆城揉了揉他的脑袋,将他的长发理顺一些,然后听到居寅在楼下使劲怂恿老村长带他上山去。

老村长死咬着不肯松口,只推脱:“那不是公家的地,租了就是私人的,不好这么上去。”

居寅说:“村长替我们打声打招呼。”

老村长:“啊呀,哪有这么大的脸,我们这村都托了于总的福,才有这安逸日子,哪里脸跑去他们跟头说三道四的。”顿了顿又说,“守山的那些人不听人打交道的,得于总打电话亲自交待才行。”

居寅失望:“那还得找陆总牵牵线?”

万教授劝说:“居老师,我看这事就算了,咱们也不知道陆总跟于家到底什么交情,别为难人。”

话到这份上,居寅总算不吱声了。

班顾偷听了一会:“居寅为什么这么想去?”

“也许想吃鱼妇的肉?”陆城半开玩笑。

班顾呕了几声,谁会吃那玩意啊。

楼下居寅耳朵比狗还灵,立马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然后一个电话上来催他们下楼吃饭。村长的妻子将桌上的残羹剩饭收拾,麻利地换上温着的菜肴。

班顾晃下楼,居寅一见他就打趣:“小顾,你这酒量,下次只能喝饮料。”

老村长夫妇拉他们坐下,双双帮着摆碗筷:“热着呢,也没跑味。”

老村长讪讪:“要不陆总来点……”

村长妻子横一眼:“整啥酒,要整也得先让陆先生吃饭。”

万教授附和:“对对,先吃点饭,小顾也吃点。”

班顾吃东西纯粹尝味道 ,试了试味,觉得很不错,抛开乱七八糟的情绪,全神贯注地吃起鸡肉,陆城还帮着挑了挑鱼刺。

居寅看不过眼,酸得嘶了一声,这秀得,让人直倒牙。

万教授看看时间,才七点,顺嘴问:“村长,你们庄子里睡得早吧,我听外头都没声了。”

老村长夫妇点头:“睡得早,天热时大伙饭后在树下纳个凉,现在天凉了点,就没人了,都早早睡下了。”

万教授也不知是因为好奇还是为了消食顺顺肠,起身去院子里转了一圈,回来后,带着讶异:“我看好些人家灯都黑了。”这睡得也太早了点,半点娱乐也没?电视也不看?

“早睡好。”老村长说道,“我们这有个说法:晚睡会遇着不好的事。这一家一家都睡得早。”

居寅问:“这有什么说法?”

老村长想了想:“好像没啥具体的说法,就庄里头的一句话。”

倒是村长妻子说:“是有个说法,说鱼女喜欢在晚上出来,撞着了不好。”

“你那瞎说的。”老村长摇头。

“咋瞎说?”村长妻子驳道,“这好多古话、老话也就瞎说一句,真不真的哪知道。”

老村长说不过妻子:“就你搬道理。”

既然是庄子里的习惯,万教授就说:“那不如村长先休息去?”

班顾咔嚓一声咬碎一块鸡骨头,居寅被他吓了一跳:“小顾这牙口真好。”

班顾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阴阴一笑,灯光一打,很有几分恐怖片效应,居寅想说的话被噎在喉咙里,半天没出声。

村长妻子笑呵呵:“咱庄现在也睡得晚,你们不用顾虑我们,我记得以前真是擦黑就睡了,现在不行,有电脑有手机,都窝着看呢,就上了岁数的早睡惯了,才真的睡去。”他们夫妇等得陆城和班顾吃好,收拾了碗筷,又洗了水果一个房间送上一盘子,老俩口这才回去洗漱睡觉。

居寅和万教授不习惯这么早睡,聚在陆城和班顾的房间聊了会天。

“这亢庄以前八成很封闭。”居寅说,“我看他们很多习惯都还保持着。”虽然住的房子是新的,屋里也都是现代化的设备,生活的模式却还像停留在以前。

万教授:“这里的地理位置也由不得他们不封闭,没通公路以前,出去都困难。”

陆城看了眼居寅:“就像他们的信仰,说是有上千年。”

“这庄子有千年历史?”万教授带着点疑问。

居寅两眼一亮:“他们供奉的鱼女,怎么看都是鱼妇,我越来越觉得这里有鱼妇墓,陆总……”

“拒绝。”陆城笑了一下,“我和班顾有私事。”

万教授私心也不赞同居寅去找鱼妇墓,搭腔:“居老师就别为难了陆总,老话说入乡随俗,咱们也早点休息,实在睡不着,躺在床上也好,爬上了一天的山,骨头都酸痛了,居老师,走走走。”

居寅没办法,只好跟着万教授回房。

班顾在趁夜去古墓还有跟陆城一块躺被窝里的两个选择中,愉快且坚定地选择了后者,鱼妇、颛顼什么的,通通先不用管。

结果第二天,天还蒙蒙亮,万教授就急忙忙来敲门,做贼一样压低声:“小居上山去了,别闹出来事。”

陆城皮笑肉不笑地安抚:“不会,说不定,我和班顾还能碰到居老师。”

第72章

居寅私自跑去了鱼女峰,老村长夫妻嘴上没说什么,脸上却不大好看,害得万教授不得不替居寅赔了半天的罪。

“就怕出事。”老村长叭叭抽着烟,年轻人斯斯文的,怎么看都是文化人,却是干独活的,“这年轻人,咋不听人说话哩。”

万教授跟居寅一块来的,总不能两人来一人回吧?厚着脸皮找上陆城:“陆总,你看要不你跟于家那边说一声,让我们进山找找,再不行,就报警,你看怎么样?”

陆城把班顾衣服后的连衫帽扣到他脑袋上:“走,去鱼女山看看。”

万教授长出一口气,陆城年纪不大,人却沉稳,说话做事莫名可靠。

老村长既怕居寅出事,又怕于家知道后不高兴,陪着他们去鱼女山山脚下,嗑巴地跟陆城说:“陆总和大师帮庄子里头说说,不是我们放人上去的。”这小伙子不讲……白吃他们一顿饭,白睡一宿,还坑他俩一把。老村长觉得自己一片好心热忱全都喂了狗。

万教授就没这么丢过人,脸都红了。

首节上一节110/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