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03节

班顾专心地喝着饮料,很不要脸地说:“对啊,我要好好学习。”

“这也好,多看看多学有用处。你要演得好,下次再找你,就凭你的外形,就属老天赏饭的。”

班顾摸摸自己的脸,他也觉得自己长得很好看。

万教授坐那有点感慨:“我们那年代流行英俊小生,小顾这样的都演不了主角,要眉浓眼大,眼神又正又直,脸还得方。”他指指陆城,“陆总这样的都有点奶油。”

“一代一代的审美。”居寅点头,“现在流行小顾这样的美少年,再就是长得要有个性。所谓的审丑嘛,长得不那么周正,有点邪气的,也招人喜欢。”

万教授不是圈内人,不怕得罪人:“那是你们资本捧起来的,天天宣传,看久了能不看出喜欢来。”

居寅不干了:“教授怎么就把资本的帽子扣我头上,我就是一个码字的,没多大的份量。”

“居老师谦虚了,居老师的书改编的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都是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啊。”万教授感叹,“拍得也不错,很精良。”

“我运气好,卖出去的几本影视版权,都有好去处。”居寅由衷地高兴。

小助理一直安静地听着,这时插嘴:“这回拍出的电影肯定也好看,居老师所有的作品,我最喜欢《山海寻踪》了。”

万教授跟着夸:“是很不错,我也收了精装版,居老师得给我签个名。”

居寅有点受宠若惊,忙说一定。

万教授语带佩服:“你书里的那套用岁差公式推衍旧时的星象很有意思,我对这个不大通。介不介意演示一下?”

陆城对这也有点兴趣,山海里主角得到一个碑文,上面记载一个大贵族的墓葬对应着星象直垂位置,他用岁差公式推断出当时的星象,成功找到墓穴。这套公式虽然有些误差,但确实是可用的。

居寅的神色没变,但在不易察觉的地方却带出了一点勉强,陆城没有错过他的这点不对,心里开始带出一点怀疑。

“不如下次和教授一块讨论,像他们小年轻估计不大耐烦听这些枯燥的东西。”居寅笑了一下。

他这么说,万教授也不再追着问:“也行,不能冷落了小顾他们。”

“沈思年不是也和你们一起,怎么不见人?”居寅又关心地问。

班顾:“他出去遛……弯了。”沈思年出去遛小白了,小白虽然成了骷髅狗,却跟活着时一样,喜欢在外面撒野。沈思年这个二十四孝主人,当然要陪它出去打的跑跑跳跳。

“一个人出去啊?”

还有狗呢。班顾重重点头:“他喜欢一个人。”

陆城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两下,居寅有意把话题带得偏离。书里的公式推断很合理,显然不是一拍脑袋就写出来,甚至是书里精彩的一笔,居寅避而不谈,是真的怕班顾和小助理嫌枯燥,还是他……不会。

居寅话题又转了,问陆城:“剧组那边还在铺轨道之类,陆总你们是跟着去看看,还是有别的计划?”

陆城:“我们打算去周边逛逛,就当旅游。”

居寅两眼一亮,热情地说:“陆总不介意的话,把我和教授也一块捎上?”

“可能不大方便。”陆城笑。

居寅没想到他拒绝的这么干脆,还想说什么,万教授帮腔:“居老师就让小顾和陆总好好玩去,我们要散心,另挑个地,我看这附近景色都不错。”

陆城和班顾明显在处对象,想要私人空间很合理,他们不好没眼色地去打扰。

居寅的笑得更开一点了:“教授说得对,是我疏忽了。”

班顾皱皱眉,他在居寅的身上感到了一丝丝的违和跟古怪,这是情绪波动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这人好像想跟着他们?打扰他和陆城相处,是要天打雷劈的。

第67章

班顾和陆城第二天就去了于家所谓的老家亢庄。

陆城其实对于家所谓的老家抱以一种存疑的态度,于家这种古老的家族,经历过战争、外移、内迁,族中的子弟自己又不孕育子孙,每一代都是领养的,这个老家到底是哪一代家主的老家?连于家自己都搞不清楚。

严格算起来,这个老家和于涛声、于莘并没有关系,但,于家似乎又和这个地方有着某种不可言命定的牵连。

亢庄这地方很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外,四面环山,只有一条道路连通外界,跟一只葫芦似得,中部两山挂出一点,收了个腰,山中流出一条山溪庄一圈在葫芦底积成一处不大不小的水潭。

这是一处天然的福地。

搁古时,这个地方应该相当之隐蔽安全、不与外界相通。现在于家回馈老家,修了一条两车道宽的水泥路连通外面公路,交接处还修了一处休息区,里面有餐厅、超市、洗手间。但这地方车辆来往少,这些营业场所都处于非营利的状态,所有的亏空全由于家承担了。说白点,这个休息区,不过是于家投钱供亢庄外出方便兼提供几个工作岗位。

班顾自从到了休息区后,就莫名有点不开心,他不大喜欢这个地方。

陆城在超市买了点吃,将一罐肥宅水塞班顾手里,摸了摸他的脑袋,柔声问:“怎么了?”

“这个地方不好。”班顾觉得肥宅水都失去了诱惑力,他瞄一眼超市的收银员,“这里的人也不喜欢 。”哼,贼头贼脑的,还偷偷看他们。

陆城笑:“他看你长得好看。”

班顾勾了勾嘴角,很干脆地窝进陆城怀里。那个收银员像是没看过这么嚣张的同性情侣,两眼瞪得溜圆。这能干?班顾立马扭头瞪回去。

收银员更加惊悚了,这俩人明明背对着他,却像知道自己在看他们似得。他越想越发毛,连忙扭过头不敢再偷看了。

陆城注意到超市收银处上方供着一个神像,半人半鱼,这是一个鱼妇。一般经营场所供的都是文武财神,也就一些信仰古怪异常的地方才会供奉别的神像,可供奉鱼妇的……那更是少之又少。

休息区的超市光明正大供着鱼妇,显然整个亢庄都是奉其为神的,于涛声可没提起过这个。

班顾也注意到鱼妇的供像,厌恶地皱皱眉,虽然这玩意比于莘画得那张鱼妇看着好看,但还是丑不啦叽的,看久了更是让人生理心理双重不适。

一个有颛顼庙的地方,却信奉着鱼妇,这是相当不合理的。

班顾本来善恶观念就淡薄,责任心什么的也是子虚乌有,他都有点不想进亢庄这鬼地方,管于莘死活,不对,反正于莘也已经死了,没法活。

陆城看班顾排斥这个地方,便说:“你去自己的地宫,我去亢庄看看。”

“不行。”班顾一口拒绝,拿小眼神瞄了陆城一眼,“你是我的,我得保护你。”

陆城笑起来,心里暖洋洋的:“好好想,我不会有事的。”

“你也可以不去的。”

陆城摇头:“我有种奇怪的预感:这个地方和所谓仙骨有关。”

班顾恹恹的,所有打扰他和陆城相亲相爱的统统去死,那个什么“仙骨”跟阴沟里的老鼠似得,也不知躲在哪个角落里,搞点事之后一看不对劲,就怂不啦叽地躲起来。

首节上一节103/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