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 第1节

如何养圆一只白骨精[娱乐圈] 作者:申丑

文案:

班顾是一个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白骨精,一朝从地底爬出来……

操,外面的世界有点陌生。高楼大厦、高尖科技,甚至连阴间的死物都有。

千年老文物完全赶不上趟,立马沦为没牌面的土老帽,

不过……班顾不怀好意地瞄向闯入自己地界的陆城,地宫禁令:所入者皆归于我。任何活的死的,只要进了自己的老巢,通通都是私有物。

班顾阴阴一笑,热情邀请:“陆公子,我请你来我的地宫做客。”

.

被赖上的陆城起初是后悔的。

后来,他默默地把冰箱里的快乐肥宅水换成牛奶,生怕这只白骨精骨质疏松。

再然后他看着班顾忧心忡忡地规划他们死后的生活。

班顾说:“等你死后直接葬在我的地宫,睡我的石棺,慢慢变成骨头。”

陆城沉默一会,发出灵魂一问:万一我死不了怎么办?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娱乐圈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班顾,陆城 ┃ 配角:齐述,乐年 ┃ 其它:祝宵,娄竞

一句话简介:我能把肋骨弯成爱你的形状

立意:不管在哪行哪业都要兢兢业业

作品简评:

在地底埋了N年的白骨精班顾,跟整个时代有沟,好在他的地宫有个霸道的禁令,入过他墓里的生物死物都是他的私有物,因此光明正大赖上了陆城。班顾渐渐发现,陆城似乎比自己还要神秘,他明明是一个普通人,却有着不普通的能力。同时,阴间的恶魇流蹿人界,放大人性的恶处,各地都出现了严重的伤人事件,甚至酝酿着可怕的阴谋。班顾一面混着娱乐圈,一面帮忙解决各种诡事,另一面还要应付怀疑他身份异常的刑警的调查。

本文轻松、有趣,间杂各种灵异诡事,在破除阴谋的同时,又牵起两个主角背后藏着的秘密。剧情既有悬念,又有高潮,诡异却不恐怖。全文各个人物血肉丰满,主角之间感情发展细腻、愉快。 人、鬼、精、怪之间有着平凡却又感人的牵绊。

第1章

陆仁是千千万万上班狗中的其中一只,每个工作日都在为狗窝辛苦工作,领导一声令下,顶着炎炎烈日,匆匆打车送资料到办事处。

人多车堵,好像还出了什么事故,消防车和警车都出动了,也不知道要堵到什么时候,眼看办事处快要午休,司机见他着急:“要不走扶官巷?”

陆仁:“师傅,听说扶官巷以前叫扶棺巷,后来才把棺材的‘棺’改成升官发财的官。”

司机方向盘一打:“唉呀,没差了,升棺发财嘛。”

陆仁眼见车亮着转向灯,变更了车道:“哪里一样?扶棺不就出殡吗?听着就不吉利。”

司机显然是个本地土着,笑:“可不就出殡嘛,我七大姨她婶听她的姥姥说,扶棺巷以前也不叫扶棺巷,就是有段时间天天死人,棺材进啊出出啊进,就没一天不办丧事的,这才改名叫扶棺巷,应应景,压压阴气的嘛。”

陆仁来了劲,忙说:“都说扶官巷很邪门,原来真的天天死过人啊?”

司机不以为然:“我大姨她婶的姥姥那都啥时候的事了?小鬼子来闹事,天天死人也不奇怪。”

陆仁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等车拐进整洁得过分得扶棺巷,司机的话风也跟着一转:“不过呐……扶棺巷还好啦,巷子里头的444号洋房倒真的是邪性,这地真个死了不少人,从我七大姨她婶的姥姥时就死人。据说小鬼子来搅事时,一看这房子,气派啊,洋别墅,前后带花园,玻璃窗还是彩色玻璃拼着花的,就把这地给占了,结果,就一宿,里头的小鬼子死了个精光,尸体直撂到天花板上,叠饼似得。更邪门的是:等把小鬼子的尸体抬出来后,这幢房子就进不去了,大门口就遇鬼打墙,走来走去就在花园的大铁门附近转悠。我七大姨她婶的姥姥说:这是房子主人拒客。”

陆仁满脸不信:“听着怎么这么邪乎,师傅,您这七大姨她婶的姥姥多大年纪了?”

“哟!大姨她婶的姥姥早不在了,骨头都快化了,这都多久远的事了。 ”司机继续说,“但444号洋房这事是真的。咱们市中心什么房价?寸土寸金。挣小半辈子,连厕所大的地方都买不起,地贵。你再看这444号洋房,就这位置,连房子带前后花园占了老大一片地,都顶一个小公园了,愣是荒着,没用起来,还不是因为这地方邪门。早前城市改建,整条街都拆迁了,你看这扶棺巷,白墙黑瓦,整齐好看还带点古意,门牌号都是木头的。就444号洋房杵中间不伦不类、不中不西。没办法,施工就出事施工就出事,要么死,要么病。大夏天你打门前,天上大太阳,愣是凉嗖嗖的,冻你一哆嗦。前两年不有不信邪的,要去444号洋房直播探险?那个主播叫啥来着?进去可不就出事了,现在人还躺在医院跟棵大白菜似得。”

陆仁掏出手机开始查九殷市扶棺巷444号洋房,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着名的鬼屋,网上信息一个比一个夸张,一个比一个毛骨悚然,什么闹鬼啊,什么死人啊,什么鬼打墙,什么底下有万人坑啊……

“师傅,您在这一块开车,亲眼见过没?”

司机答:“你们年轻人就是胆气壮,这事巴不得不能见啊,你没见我是能避就避,要不你事急,主干道又堵了,不得已,才打这边过。我还特意问你一嘴,有些人忌讳这些个,不愿走这种阴地。尤其是我们……”司机说着一拉脖子上的一大串,观音、菩萨、十字架、湿婆、玉牌牌,“讲究个出入平安。”

“我看网上说得太玄了,大半不像真的。”

司机把着方向盘:“有真有假,那个拍鬼屋的小伙子成植物人这事,保真。几年前有个杀人犯藏在洋楼里头,从窗户跳下来,断胳膊断腿,没两天也死了。这事,也保真。”

陆仁倒吸一口凉气,瞪着手机:“网上还说施工时,器械时不时就失灵,里头手机信号都不好。”

“这具体的,我也没进去,也没亲眼见到,也不敢说是真的,不过,大半还是有谱的,咱市白雁寺的高僧还来这做过法事,无功而返。房产公司也只好让这地砸手里头,没辙啊。”司机越说越起劲,“你再看扶棺巷里头都是什么地?那都是有讲究的。消防局,公安局,军校,武研院,特物处。”

“特务处还能正大光明挂牌的啊。”陆仁呆滞。

司机乐了:“特物处,物件的物,不是搞间谍的,全名:特殊事物协查处。 ”

“我去,咱国还特地成立一个事物处来查灵异事件啊?”陆仁听得都傻了。

“小伙子真幽默!具体管什么的,我这踩油门的也不知道,但听说是搞特殊物质、现象研究的。地球上不还有好些稀罕物,咱也不知是什么,无意中撞着,一瞧,这也不认识啊,有用没用,值不值钱的咱也不知道,这种,特物处就管。还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他们也管,像什么景区好好的石佛,流了眼泪,跟显灵了似的,特物处还有其它什么相关部门一查,原来石像裂了缝,渗水呢。”司机说得头头是道,滔滔不绝。

恰好车打一幢建筑门前过,仿古的广亮大门,门前左右立两狮子,大门半敞,一边挂着个白底黑字的标识牌,写着:九殷特殊事物协查处。

“呐呐,这就是特物处。”司机忙示意陆仁看。

陆仁挠挠头:“我公司离得也不远,都不知道市里还有这种办事处。”

司机又说:“小伙子,看到特物处门前那俩狮子没?有说法的。”

“什么说法?”

“一般来说这狮子要摆一公一母,公的爪子底下抓个球,母的爪子底下抓个小狮子,你刚才也瞧见了,特物处门口的那俩狮子,抓的都是球,俩公的,没母的,添阳气。”

“原来还有这么多说法。师傅,你知道得还真多啊。”陆仁佩服,连连点头,又开玩笑,“不过,老话说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一母,那这特物处门口立俩公狮子,能友好合作吗?”

司机从后视镜里轻飘飘地扔了个小眼神给陆仁:“小伙子思想挺保守哈,俩公的就非得打架,不能搞对象?”

陆仁甘拜下风,一挑拇指:“师傅说得对,看我这狭隘的。”

司机看他喜欢听自己胡扯,膨胀得不行:“咱开车的,啥拐弯抹角的事不知道,稀的干的,见怪不怪,稀奇不奇,我连外语都会好几门,英语、日语、俄语我都能给你唠两句。”他一扬下巴,指指方向,“特物处再过去一点,就是444号洋房了。”

陆仁立马坐直身,想要见识见识本市着名鬼屋,忽得悚然一惊:“诶,师傅,不对啊,那特物处的门牌号是18号,怎么就444号了?”这排得哪里的门牌号,别是阴间的吧?陆仁胳膊上汗毛直立。

司机“哦”了一声,解释:“没啥不对的,旧社会时,这里是老长的一条旧道,扶棺巷就里头一小截,444号洋楼排的是那时的门牌号,叫还这么叫,不过这门号早废了。旧城换新城,扶棺巷跟着改建后,这门牌号不得重新规划嘛,特物处是18号,下来得是20号。可是,这老洋楼

吧,它占老大一块地,也有房,问题它用不起来,算废墟,排号给它干嘛啊。”

老洋楼,旧门号,硬生生地从时光涓流里抠出一块放在一边。

“原来是这样……”陆仁将小心脏放了回去。

444号洋房占去的花园极大,里头全是古树,郁郁葱葱,遮天蔽日,隔着爬满爬山虎的石墙看进去,活跟植物园时似得。车又开出二三十米,就看到了洋房锈迹斑斑半敞的大门……

“操。”司机忽然骂了一声。

返回目录1/128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