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人鱼Omega嫁豪门 第39节

  雷蒙昨天晚上就已经给俞清擦拭过,今儿对方说水,那就给水咯。
  雷老爷子他们自是不可能说雷蒙和俞清起来得晚,他们本来就没有在一起吃早餐,年轻人嘛,新婚燕尔的就应该多在一起。
  举办了婚宴之后,雷蒙便想着带着俞清四处游玩一下,帝星这边有雷老爷子镇着,那些人要是真有事情也可以发消息到他的光脑上。
  只不过雷蒙和俞清还没有这么快就出发,还得等几天。
  雷父和雷母打算回他们驻守的星球了,雷母也没有再多求雷老爷子让雷父上前线战场,遇见一次求一次就够了,求的次数多了,反而不美妙。
  在俞清没有下楼的时候,雷老夫人闲着无聊,就看了一会儿光脑,便看到了叶海生小号上热搜的事情。
  “这些年轻人啊,就是喜欢瞎胡闹。”雷老夫人就没有把叶海生放在眼里,“瞎折腾什么劲儿啊。”
  雷老夫人认为叶海生当年没有处理好那些事情,被人放弃,太正常不过了。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跟另一个人共苦,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愿意低下头去讨好另外一个人的亲人,明明能有更多选择,为什么就一定得吊在一棵树上。
  毕竟要是吊在一棵树上,没有结果的话,那真的要枯了吧。不如多看看,森林那么大,总一棵树是好的。
  “就是刷存在感的。”雷母也看到了星博上的事情,没有必要多计较,像叶海生这样的人就喜欢装模作样罢了,想让别人再念着他而已。这种小把戏,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一想就能想明白。
  雷母可不认为俞清会看不明白,看明白之后,只会更加厌恶叶海生的所作所为罢了。
  没有人去压下叶海生小号的热搜,不过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没有去压,没有多关注,让叶海生知道他本身没有那么受人关注,那么叶海生心里一定也不舒服吧。
  楼上,俞清自是还没有去看星博,他现在想的也不是星博。在水里泡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就不想起来了,水是鱼最好的良药。
  “吃鱼吗?”雷蒙准备去端早餐,故意问了一句,“生鱼片,还是煎鱼,平底锅煎的鱼。”
  “……”吃毛线的鱼啊,俞清手里出现一个冰锥,直接把冰锥朝着异能等级比他高的雷蒙扔过去。
  然后,雷蒙轻而易举地就抓住了冰锥。
  “……”俞清就想说:抱歉,打扰了。呵,异能等级高真是了不得哟。
  还有,雷蒙是不是在调、戏他啊?


第58章 马甲
  鱼这么滑不溜丢……哦, 不, 人鱼这么可爱, 还是可以吃其他鱼的。
  俞清和雷蒙下楼之后, 确实看到了摆放在桌上的鱼,是一条清蒸鱼。这让俞清不禁转头看向雷蒙,他想到了在水里扑腾的自己。
  “补补。”雷蒙给俞清夹鱼,他真没有别的意思。
  “……”俞清懒得开口,还是安静地吃鱼吧。
  另一边, 原夏见了夏母, 他原本的父母确实自私一些, 但是该给的钱, 他以前都没有少给。而现在的那个夏子衍做了人鱼改造手术, 根本就不去管夏母等人, 那个夏子衍一定认为不是本人, 就没有必要关心这些人吧。
  可用了别人的身份,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的不是呢。要是单单用了别人的身份还好, 可现在的夏子衍还用了身体啊。
  就如同原夏就不多说原主的不是, 因为他占了原主的身体,就没有资格去说原主那些事情了。或许原主欠别人的, 但是真不欠占了原主身体的人。
  “你们继续告夏子衍!”原夏当然不能说自己替夏子衍给钱给他们, 否则他们就得认为他是不是看上了夏子衍, 指不定就想把夏子衍说给他,比如让夏子衍给他当情人之类的。
  原夏知道自己原本的父母确实做得出这样的事情,他们必定认为夏子衍跟着他比跟着叶海生好, 因为叶海生已经结婚了。
  所以原夏不能说自己替夏子衍给钱,不但不能说,还得让夏母等人认为自己跟夏子衍有矛盾。
  “他有钱。”原夏道,“只不过不给你们罢了。”
  “告,一定告到底!”夏母之前就打算告夏子衍的,“我们手里有合法的协议,一定能赢。”
  “好。”原夏点头,“帝星不是他能待的。”
  “是不他能待的,只不过他成年了,不归我们管。”夏母还知道这一点,他们管不了这一点,夏子衍要待在哪里,那都是夏子衍的自由,他们也干预不了夏子衍的亲事,否则他们就让夏子衍去嫁给其他的贵族了,而不是吊死在叶海生的头上。
  那叶海生是贵族不错,可是叶海生已经结婚了,还是跟人联姻的,对象还是一条自然人鱼,秦眠根本就比不过人家。
  夏母认为秦眠跟叶海生不可能有好结果,只是她管不了。要是夏子衍跟其他未婚的贵族在一起,指不定还能嫁入贵族家中,还能过上好日子。
  算了,夏母不去管,她只要要到那些钱就够了,只要夏子衍每个月都打钱,那就成了。
  “可以。”原夏还算满意,看吧,这些人极品是极品了一些,可还是懂得分寸,知道不能管太多,这也是他以前愿意签下协议,还每个月给夏母等人钱的缘故。
  有时候用一点钱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不用钱解决呢,要是很多钱,那就不好用钱解决了。
  “那钱……”
  “专门的账号款项,每个月打给你们。”原夏道,“已经在银行备案,有足够的数额金钱在里头,独立一份,不受我的财产变动影响。”
  原夏曾经是夏子衍,他认为这也是他应该做的,只是除了那些金钱外,他就不可能给他们更多的东西了。就跟以前约定的一样,每个月打钱,原夏记住了他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得对原家负责。
  “好。”夏母很满意,就算夏子衍那边真的出现问题,至少还有眼前这个人的钱做保证。不过她还是得努力告夏子衍,反正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可能好了,那就一定得要到钱,除非夏子衍死了。
  夏母不认为夏子衍有那么容易就死去,到时候收钱就好了。她就没有认出现在的夏子衍不是原来的夏子衍,毕竟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多接触了,对方真要有改变,那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特别是他们这种关系说不上好的母子。
  穿来的夏子衍一点都不想给夏母钱,他认为只要他妥协一次了,就有第二次……哪怕夏母有合法的协议在手,夏子衍也不愿意给,那些钱确实没有多少,可就算没有多少,那也不想给,现在给了,以后夏家人要更多怎么办。
  夏子衍想要手撕夏母,之前在微博上卖惨,一点用处都没有。他就只能去找律师,希望律师能帮上忙。
  “对方的诉求合理合法,且有协议在,抱歉。”
  夏子衍找的几位律师几乎都是这么回答的,那些律师真心认为夏家要的这些钱在夏子衍的承受范围内。
  当初这协议上的金钱数额也是根据夏家人生活的星球经济水平来定,从各方面来看,都是夏子衍最先犯错。夏家人来要钱,夏子衍还不愿意,各种折腾,这就是夏子衍的不对了。
  没有律师愿意帮夏子衍打这个官司,这是一个注定要输的官司,除非夏家人以前没有抚养夏子衍。可夏子衍就是夏家亲生的,夏父夏母还就真的抚养夏子衍长大,还供夏子衍上学了。
  别说什么义务教育什么免费教育的,要是好的学校,多半还要收学费。
  夏子衍以前上的学校恰巧就是要收费的,夏父夏母再不好,但是他们都有让孩子上好一些的学校,有付费。这样算起来,也算是夏父夏母在前期投资了,要是孩子们没上好的学校,那么他们也赚不了那么多。
  夏父夏母又不是狮子大开口,他们的身体弱,无法长期劳作,就做一些简单的活,也能赚一些钱。所以夏父夏母在孩子们手里要的钱也不多,也符合星际法。
  “他们是成年人,还没有老去。”夏子衍就抓住这一点,“现在不也能赚钱吗?”
  夏子衍就这么跟律师说,而律师却不那么认为,“他们异能等级低,没有作战能力;学识不高,无法胜任脑力要求太高的工作,普通的体力活有机器人;身体又受辐射影响,虽然有工伤鉴定,有补偿,但是身体弱,平日还需要服用一些药物……”
  律师就当作闲聊,跟夏子衍说这些事情,一条一条的说下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法律支持他们的合法诉求。”律师直言,“若是你连基本生活都很艰难,那就可以暂缓,或者少出……”
  只是以夏子衍目前的情况来看,律师不认为夏子衍能答应官司,何况夏子衍还去当了第三者,虽然说当第三者不犯法,但是法官也不可能说夏子衍没有工作就没有钱,银行账号里的钱摆放在那边,夏子衍住的好吃得也好,说不过去。
  “废物!”这就是夏子衍的想法,要是他懂得怎么打赢官司,那还用找律师做什么,这些律师真的很无用。
  这两天,先是叶海生的小号上热搜,紧接着是夏母告夏子衍的事情上热搜……这一个个的,让人都要怀疑他们是不是买热搜了。
  等俞清看到这些信息的时候,已经是两天后,雷母和雷父准备离开帝星的前一天。
  因为雷母和雷父就要离开了,所以他们就一块儿吃完饭。
  “要是有人惹你不高兴,就直接怼过去。”雷母想明白了,俞清配制的药剂好,一点都不比那些高级药剂师配制的差,那么俞清也算是高级药剂师了。
  既然俞清是一个注定有许多人讨好的高级药剂师,那么俞清就更没有必要委屈他自己了。
  雷母明白自己不能总是怼那些人,是因为自己顾虑多,自己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而俞清和她不一样,俞清比她能耐多了,大可以直接怼过去,不用怕招惹麻烦,雷母想自己也是有贤妻包袱,才一直那么努力地端庄。
  “你是俞清也好,郁仁也罢,谁没有一个前男友啊。”雷母道。
  “我没有!”雷蒙开口,别让心上人认为自己有前男友,没有前男友,也没有前女友!
  “你没有,还不准别人有吗?”雷母瞪了雷蒙一眼,就要走了,当然得让儿媳明白她的态度。自己这个当婆婆的,有时候确实做不好,但是她真的不是那种恶婆婆,也不可能因为俞清有个前男友就如何。
  “可以。”雷蒙道,怎么能不可以呢,亲妈别给他挖坑。
  俞清见此,唉,自己没有说过自己不是郁仁,这些人的脑子又不傻,自是能猜到的。
  虽然说帝国管控户口管控的严格,但是在一些偏远星球,还是容易钻空子,有的人就是喜欢窝在山林里,又或者窝在其他角落,还有的就是因为其他原因而没有户口的。
  这也就导致在偏远星球相对容易获得户口,也容易蒙混过关。
  俞清现在的这个身份,就是偏远星球的。好吧,这确实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估计这些人都知道他这个身份是假的,不对,他这个身份也是真的,就他自己用,用不是买别人的,这做身份的,自然也算是真的。
  “不用有包袱。”雷母想在自己离开之前,说明态度,会比较好吧。
  “你有包袱,小清能有什么包袱。”雷老夫人认为俞清只是想告别过去,不想去说什么身份不身份的而已,就秦眠和叶海生那个态度,再加上一个夏子衍,哎哟,还没说身份,就跟捅了个马蜂窝似的,要是说了,那些人不更闹腾啊,“过去了的就过去了,别管。”
  这就是雷老夫人的态度,俞清是真实存在的,现在这个身份也是经过帝国认可的,那就成了。
  人确实不能随意换身份,但是有的人总是能有特权,雷老夫人不认为这有什么。说句难听的,要是贵族没有特权,哪个贵族愿意多上前线啊,要知道贵族的牺牲率一点都不比平民差,可以说贵族是用实力在享受特权。
  “……”雷母不说了,这些人能处理好,根本就不用他担心。
  “没事,说出去也无妨。”俞清直言,“我确实就是郁仁!”
  就这样,在雷母和雷父离开的前一天晚上,俞清也在星博上发了一条信息:告别过去,告别郁仁,现在就只是俞清!
  “……”而雷蒙有点懵,心上人怎么选择在这个时候说呢?不会是想喜提热搜吧?


第59章 了断
  网友们十分震惊, 为什么俞清在这个时候发这样的消息?
  俞清没有一一去解释, 只道:是时候做一个了断, 从前的事情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当下。
  他不可能跟叶海生和秦眠他们折腾下去,俞清以前不去折腾,以后也不想折腾。与其让他们一直瞎折腾,说什么长得像不像的,就算他说不是, 秦眠必定也记恨他。
  不论他做什么, 都怨怪他。
  俞清这么做, 也是为了和叶海生彻底斩断, 他们之间本就是孽缘。所幸当初他对叶海生没有多大的爱意, 要说深爱, 那都是假的。
  当年, 叶海生先追的郁仁,郁仁一开始一直没有答应, 若不是叶海生一直坚持, 郁仁也不可能跟叶海生试一试。这种试一试,本身就没有带有很深的感情, 是那种不合适, 随时都能分开的试一试。
  郁仁也直接告诉过叶海生, 明确表达自己的想法。郁仁不是没有给过叶海生机会,只是叶海生先向叶家妥协了而已,但凡叶海生强势一些, 没有妥协,没有跟秦眠订婚,努力去护好郁仁,也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因为有前情在,网友们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知道郁仁曾经被追杀过,他们都颇为同情郁仁。明明郁仁好不容易逃脱追杀,换了一个身份,又被他们给盯上,这真的是孽缘啊。
  “了断,必须了断,早点了断,省得以后被人说,影响你们的婚姻。”
  “哟,秦眠的NC粉又怪人家隐瞒身份了,不隐瞒,等着被你们的好秦眠弄死吗?”
  “要是我,我早就让雷大人弄垮叶家了,跟他们废话这么多做什么。”
  “崽啊,你还不够恶毒,都被追杀了,怎么还能如此单纯,快,弄死他们!”
  ……
  网友们都觉得俞清太过仁慈,怎么就那么放过秦眠和叶海生呢,还有那个夏子衍,怎么就不狠狠地报复他们呢?
  俞清:许是因为不在意,为自己活着。
  俞清又发了一个消息,他就是想为自己活着,不想去折腾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时候报复回去,不是最好的解决方式,报复来报复去,没消停的,到时候是不是又得想着斩草除根?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所以俞清不去折腾,不想让自己陷入这些矛盾冲突中而不能自拔,他不想活得那么累,就是想安安稳稳地生活罢了。
  若是叶海生和秦眠没来打扰他,他也不可能发那些消息,现在也不可能表明身份。说到底,俞清就是要来一个了断,在他和雷蒙出去游玩度蜜月的时候,了断这一件事情,让他们知道他的态度。
  不报复,不纠缠,各自相安,便是如此。
  那些人可以说他胆小、懦弱、无能,俞清都不在乎,生活是自己的,何必让自己陷入仇恨之中呢。
  俞清知道自己被追杀确实是因为叶海生,可是叶海生没动手,也不知道,去报复叶海生没意义。找人追杀他的秦眠的好朋友已经坐大牢,而秦眠呢,即使没有证据说是秦眠教唆他朋友做的,但是秦眠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去报复这些人,也显得没有意义。
首节上一节39/45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