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人鱼Omega嫁豪门 第33节

  “就不能待在帝星?”雷母希望雷父能调到帝星,不是在偏远的星球,要是帝星,也许还能爬上去。
  “别想了,我啊,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了。”雷父道。
  “都是因为我……”雷母想到这些事情,就伤心,也觉得雷老爷子过于无情。
  “是因为你,也是因为我,因为我太看重爱情,看重我们之间的婚姻。”雷父道,“你看,我爸妈没管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也别去管雷蒙他们。”
  “我不也主动去学了吗?”雷母皱眉。
  “那是你主动,妈可没有说让你如何。”雷父一直都看在眼里,是妻子太要强,妻子也是贵族,只是是没落贵族。很多没落贵族都是那样,明明已经不行了,却还各种摆谱,各种要面子。
  雷父当年喜欢上了雷母,早就做到接受对方身上缺点。他无法完全改变妻子身上的缺点,因为要是都改了,那就不是他所喜欢的那个人。
  “……”雷母不得不承认这一点,雷老夫人从来就没有要求她做什么,而是她努力去做,想要获得雷老夫人的认可。
  而雷母做那些事情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管雷老夫人怎么想的,她就是自己去做那些事情,让外头的人看到她的努力,有时候因为别人在雷老夫人的面前说了她几句好,她也很开心。
  “别去管那些,要知道,我们已经有了雷蒙,我们早就被爸妈放弃。”雷父知道父母是为他好,可他担心妻子脑子抽风去做傻事情,例如去做恶婆婆,所以他得提醒妻子,“可别被打包送回去!”
  “不管!”雷母叹息,丈夫都这么说了,她管那么多做什么。
  她算是看明白了,公公婆婆不想她插手俞清的事情,那她就不插手。诚如丈夫所说的,俞清是一名药剂师,又得到雷老爷子的认可,那么她就更不应该让俞清去学习其他的,耽误俞清的时间。
  “我像是一个恶婆婆吗?”雷母问。
  “这……”雷父顿了顿,“挺像的!”
  “……”雷母伸手狠狠地拍了雷父手臂一下,什么恶婆婆,自己才不可能去做恶婆婆。雷老夫人当年不多管,那自己也能做到。
  仔细想想,雷老夫人确实没有太过为难她,就算在外的时候,雷老夫人也没有让人过多嘲讽她。雷母叹息,为人母,总是更担心儿子,有时候就会跑去说儿媳妇的,算了,自己以后不动就是了。
  另一边,雷老爷子已经参观完俞清的实验室,他看到一大把在拍卖会上卖得非常贵的药草……
  “不是雷蒙买的!”雷老爷子可以确定,自己的孙子是有钱,可拍卖会上也没有那么多这种药草卖啊。
  “我水性好,在海里采的。”俞清道,“这种的药草非常适合配制修复暗伤的药剂,要是缓和异能突破时暴动的药剂,就还得需要其他几味药草,也是海底的。”
  “很有研究啊。”雷老爷子感慨。
  “在海里生活过,啃过那些海草。”俞清笑着道,他小时候就想着哪里的海草是甜的,哪里的海草是苦的,什么鱼最为艰难,虾有虾壳得剥壳,剥壳真是麻烦呢。
  俞清一开始不知道吃虾要剥壳,就直接咬,然后,当然是咬不动。小孩子的牙齿没有那么坚硬,这也导致他一度不喜欢遇见虾群,不能吃,只能看,太麻烦了。
  至于大鲸鱼什么的,俞清还坐过,就跟搭顺风车似的。海底里的那些生物没有几个去吃他的,有的等级高一点的异兽还躲着他……让俞清更加认定自己就是大海的宠儿——深海人鱼。
  深海人鱼的梦已经破碎,但是能力不骗人。
  “海里的异兽也有各自的地盘。”俞清去过很多星球的大海,初生牛犊不怕虎,就仗着自己是深海人鱼肆意跑。他想好在是在很多年之后,才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深海人鱼,否则他就没有那么大的胆子,也就不可能收集到这么多海底的药草,“跟陆地上一样,有的药草也有异兽守着。”
  “是,所以拍卖会的主持人经常说那些海里的药草有多么难得。”雷老爷子当然懂得,他也去过海底采过药草,太难了,真真是太难了,海底的水压不是他们这些异能者随随便便就能承受的。
  他们去了不了太深的海,每一次都得是潜艇开到一定的位置,他们再出去。即便如此,海里有各种各样的异兽,越往下,异兽越凶猛,他们出潜艇的时间也就越短。同时,潜艇也可能被异兽攻击。
  雷老爷子现在想想,就不敢再想当初的事情,有一次差点葬身海底。曾经,还有人想人鱼是不是能到深海一些的位置,但是又有谁家愿意让柔弱的人鱼去呢,之前也有过人鱼自愿者去,那些人鱼依旧到不了太深的位置,也可能遭遇异兽攻击。
  “等科技发达一些吧。”雷老爷子道,“不过,海生,陆生……人们能到深海底部,那么深海的异兽是不是进化得更加可怕了?”
  人类还没有完全了解海洋,不说海洋,就说陆地上的森林,有些森林的中心也有等级很高的异兽。人类灭不了它们,只能跟它们共存,也得小心翼翼不能太过界。
  “也许。”俞清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雷老爷子的话。
  也许在自己眼里萌萌哒的鲸鱼,可能在这些人眼中都是凶残的异兽。
  鲨鱼也不错啊,就是嘴巴大一些,鲨鱼老奶奶还请他吃过海底的果子呢,跟他说哪一种鱼嘴好吃,哪一种鱼吃了就不想吃第二次,海底怎么会有那么难吃的鱼呢。
  老海龟还喜欢吐槽珊瑚里的那些小鱼,说那些小鱼是不是在开变装聚会,一个个长得都花里胡哨的。
  海底高级一些的异兽比较好沟通,等级低一些异兽也还好,那些普通的呢,基本就是食物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高等级异兽吃低等级的,低等级的吃普通的……
  俞清曾经是海里的一员,现在也还是,他有空也去海里。
  “有人找你买药剂,一定得卖高价,高一些!”雷老爷子轻哼一声,“那些敢求到你头上的,多半是身份不差,还钱多的人。嗯,穷得只剩下钱。”
  雷老爷子想想他的那些朋友们,有的家族内部有不少矛盾,哪里能像雷家这么简单的。但是他们无一例外都很有钱,要是没钱的,多半不来求,除非实在无奈,还有就是没钱但有点情分的也可能来。
  要是有情分在的,自然有别的处理方式,比如分期付款,比如让那些人做别的事情回报。
  雷老爷子可不是一个拿孙媳妇的东西做人情的人,还得教导孙媳妇从那些人的手里多抠钱出来。
  “……”俞清感觉到了雷老爷子话里的真挚,怎么感觉老爷子很高兴呢,仿佛坑到了大傻瓜似的。
  等俞清和雷老爷子从实验室出来之后,他们没有看到雷母,俞清本以为雷母还等着让他学习厨艺呢,没有想到对方不在。到了傍晚,雷母也没再找俞清去学东西。
  晚上九点,雷母收到了匿名邮件,邮件里有郁仁和叶海生一起到图书馆时的照片,还有郁仁送水和毛巾给打球打得满头大汗的叶海生……
  “有毛病吧!”雷母很不高兴,谁还没有个前男友啊,哦,不对,是有人可能没有。但是这些照片算什么啊,啧啧,一定是有人要逼迫她做恶婆婆,她好难啊,她好委屈啊,这些人是不是都觉得她骗好欺负啊。
  呵呵,她确实得做点事情,不做,怎么对得起这些人!


第49章 毁了
  一个个不管好他们自己的事情, 去折腾别人的事情做什么。
  雷母特别烦这些人, 她是一个落魄贵族, 嫁进雷家的时候, 很多人都不看好她的婚姻。多少人在等着雷家人不要她,等着她离婚,雷母为什么那么努力地去学习那些东西,为什么想着上战场,那就是因为她不想输给别人。
  正是因为总是被人瞧不起, 被人嘲讽, 才想去拼, 才想更加努力。
  可有时候不是努力就有用, 不是拼就有用, 雷母害得她丈夫不能再上前线, 夜深人静的时候, 她也伤心,她有时候也怨怪公婆。即便如此, 雷母也知道最大的问题在自己的身上, 只是不大愿意承认,她也想再一次上战场。
  像这种匿名的邮件, 只要想想有谁看不顺俞清就可以了。当然, 也有可能不是那个人, 而是别人在暗中动手脚。
  当年,雷母以为是她的死对头陷害她,后来才发现是她的闺蜜做的。这让雷母着实震惊, 现在看到这匿名邮件,也没有轻易下定义,找人去查就是去了。再说了,就算她去喷秦眠和叶海生,那也没毛病,这两个人之前没少折腾。
  “怎么,嘲笑过我后,现在要嘲笑我儿媳妇了!你们是不是太闲了,当我蠢吗?还是要欺负我是吧!”
  雷母特意发了匿名邮件的截图到朋友圈,指不定发邮件的人都长辈就隐藏在朋友圈里呢。
  反正雷母可不管这些,就直接发朋友圈,谁敢说她或者郁清的不是,就怼过去。
  有不喜欢雷母的人故意发评论:哎呀,被带绿帽了吗?
  雷母就回复:呵,不懂得时间线吗?对哦,你都交了多少个男朋友,给你老公带了多少绿帽了?
  又有评论:这样的儿媳妇留着做什么,休了呗。
  雷母回复:你老公要把私生子带回来,你离婚不?
  楚三夫人也属于雷母的朋友圈的人,她也发了评论:这种就是喜欢攀高枝,心机重,留着就是祸害!
  雷母回复:你,你外甥,还有你想当三的妹妹,还好吗?
  楚二夫人看到了评论也回了楚三夫人:你攀高枝,那是真爱,就你傻白甜,别人心机重!
  楚二夫人很生气,楚三夫人又在外头说自己儿子的不是了。在楚三夫人的眼里,其他人都得给他们当踏脚石吗?
  朋友圈的人多,看的人多,还有人转发截图,不到两个小时,楚甜就知道楚三夫人的骚操作。
  “我去。”楚甜正训练回到住的地方,她想自己应该想到的,她亲妈就没有一刻不闯祸的。她打开光脑联系楚三夫人,“妈,你当初害得小堂弟差点没命,现在还要诬陷人家吗?”
  “什么小堂弟?”楚三夫人气愤,“他们认的干儿子,假的,绝对是假的。”
  “做了亲子鉴定的,是真的。”楚甜很难理解她这个亲妈,这个亲妈总是不喜欢相信事实,就喜欢认定对方假想的,“您看朋友圈,能不能少发评论,当别人傻吗?指不定人家就是在钓鱼!”
  楚甜无语,她的亲妈脑子就不能清醒一点么,一定要被怼了才不高兴?
  “什么亲子鉴定,他们动了手脚了的吧。”楚三夫人不相信,即便她之前知道楚二夫人他们认的是俞清了,她还是不认可俞清的身份,认为就是二房的人故意跟她作对,“等看吧,雷蒙迟早要跟俞清离婚,雷夫人绝对不允许……”
  “您哪里看到人家不允许了?”楚甜气急,气着气着就笑了,她亲妈看人家的朋友圈,都不能看明白人家的真实意思的。
  “眼睛看的。”楚三夫人认为雷母跟她的处境差不多,两个人应该处于惺惺相惜的那种,要是自己,自己就不乐意让自己的儿子娶俞清那样糟糕透顶的人。哪怕俞清和雷蒙领证了,雷夫人一定也能让他们离婚。
  “……”楚甜不想说了,还是看看到底是谁那么大胆给雷夫人发那样的邮件吧。
  发邮件的人是欧阳景,欧阳景的工作遇到了很大的麻烦,他不想没了工作,加上俞清拉黑他,他去看林老师,又觉得自己被嘲讽了。所以欧阳景终于还是向叶海生低头,按照叶海生的意思给雷母发邮件。
  欧阳景就想着俞清太不够意思了,那也就不能怪他。他还想郁仁以前跟他一个寝室的时候,是不是私下里也嘲笑他成绩垫底,明明郁仁都说不挂科就好,郁仁的成绩也不是专业第一啊。
  人一旦嫉妒起人来,就把自己所做的错事归到别人的头上,认为都是别人的错,他们才做这些事情。
  别看雷夫人在雷家好像没有什么地位,但是她想查一个人,不要太简单哟。
  雷夫人第二天就兴致冲冲地去了欧阳景所在药剂公司,直接找了公司高层,就问欧阳景是不是他们公司的,欧阳景那么黑心肠,真的适合研发药剂吗?确定欧阳景不在药剂里下黑手?比如弄个副作用大药物成分进去?
  对于去找欧阳景本人,雷夫人认为还是好公司的人好,瞧瞧,欧阳景不是直接找她么,那么她找欧阳景公司的高层,那也没毛病,逻辑说得过去。
  欧阳景要毁了俞清的终生幸福,也要毁了她这个雷夫人让她当恶婆婆,那么她这个雷夫人要毁了欧阳景的事业,当一个恶人,多合理啊。
  对方一定认为俞清没有跟雷蒙在一起,一定还能嫁给其他人。那么她认为欧阳景没有这一份工作,再去换另外一份工作,那多么正常呢。
  雷夫人不可能去思考一个原本跟她没有什么关系的人,未来过得好不好,她就对方找她麻烦,她就能找对方麻烦。至于欧阳景背后是不是有人,这也不妨碍她折腾欧阳景。
  欧阳景所在的公司高层一见到雷夫人都懵了,再听听对方说的话,表情都冷了。他们原本就不觉得欧阳景的工作能力有多强,原本要裁掉欧阳景,后来又因为有人保欧阳景,这才留下了他。
  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这样的关系户,特别公司关系复杂,也有派系。
  这不,欧阳景发匿名邮件意图破坏别人的婚姻,被雷夫人抓住了,那就不可能善了。
  当然,这种事情不犯法,可公司确实能因为这一件事情就裁掉欧阳景。
  “当真是可怕。”雷夫人在看到欧阳景被叫进办公室的时候,故意道,“当别人手里的刀,拿了好处的,被发现,那也是活该。今儿,要是换成其他人,是不是要闹得家宅不宁了,自己不是个好人,还想别人当恶婆婆,太不是人了。”
  “……”欧阳景被人叫过来的时候,就有不好的预感,当他听到雷夫人的话后,就知道预感成真了。
  欧阳景当时真的不想发匿名邮件,他的是那是叶海生逼迫他的,那么他……不能怪他。在发了匿名邮件之后,欧阳景很忐忑,很纠结,一方面想着俞清很快就会被赶出雷家,那么郁仁也就不能过得那么好,让郁仁拉黑他,大家都是同学,怎么郁仁就过得好;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自己对不起郁仁,只是这点愧疚很小很小,小到很快就被心里的快感给压下去。
  “年轻人。”雷母故意对欧阳景道,“你会发现你今天落魄了,以后还能更加落魄。即使没有人干预你,阻挠你,你依旧能突破今天的落魄,就凭着你这副黑心肠就够了!”
  别说有人刁难欧阳景,那么多颗星球,欧阳景又不是不可以去其他地方。还有就是欧阳景当初的同学那么多,实在不成也可以找别人帮衬啊,怎么就非得去发匿名邮件呢。
  说到底,那就是欧阳景内心黑暗,平时不显,但是稍微被压迫一下,就出现了。
  雷母没有赶欧阳景出帝星,就只是让欧阳景没了一份工作。不是她不够狠心,而是她觉得这已经够了,她亲自出面的,其他药剂研究所哪里敢再要他呢。
  要是俞清和雷蒙离婚了,俞清成了雷蒙的前伴侣,那么又有几个人敢再要俞清呢?
  一报还一报,就是如此。
  雷母做了这些事情可没有跟俞清说,俞清早就拉黑欧阳景了,自然更不可能接到欧阳景的信息,不知道欧阳景的情况。
  此刻,俞清正面对他的亲妈,楚二夫人一早就跑来了雷家。
  “以前,是不是也有人这么欺负你?”楚二夫人看到雷母发的朋友圈信息就生气,这一个两个的就见不得人好,还有那些贵夫人,有的竟然怂恿雷母。
  好在雷母直接怼了过去,否则楚二夫人就要找雷母好好聊聊。
  楚二夫人以前确实不大喜欢雷母,她认为雷母太过要强,要强到忽略周遭环境的地步,反而错失了许多东西,让人看笑话。楚二夫人不喜欢归不喜欢,却也不说人家如何错,毕竟每个人都是特殊的,都不一样,要强,没有损害别人,那便没什么。
  “没有吧。”俞清仔细想想,孤儿院的小打小闹不一样,不算是欺负。要真说是欺负,就是叶海生和秦眠恶心人,“三夫人找你了吗?”
  “就她?”楚二夫人嗤笑,“天天想着挑拨离间,以为全世界都围着她转,就想着别人不好,她一个人好,她还能惠及她的亲朋好友。”
  楚二夫人昨天怼了楚三夫人,楚三夫人还发消息骂她,楚二夫人不在意,就看看对方能不能骂出一朵花来。再把那些消息就转给楚二爷看,让楚二爷转给楚三爷看,告诉楚三爷,他们结的梁子又大了。


第50章 断绝关系
  楚二爷和楚三爷的关系本身就僵了, 别看楚二爷找到了小儿子, 这一件事情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结束, 他们也不可能原谅三房的人。偏偏楚三爷听了楚三夫人的话, 就觉得楚二爷迟早不计较,孩子早就死了,就算现在找来的这个是真的,但都那么过去了,楚三爷可是楚二爷的亲兄弟啊。
首节上一节33/45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