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人鱼Omega嫁豪门 第16节

  叶海生和秦眠的婚礼还是照常举行,直播间里的画面自然没有秦眠和叶海生吵架的画面。
  一片祥和,仿佛叶海生特别高兴一样,反正秦眠很高兴。秦眠终于达成心愿,终于和叶海生举行婚礼,那么多人参加他们的婚礼,公开了。
  结婚证的话,人鱼保护协会和基因管理局也会要求他们领,因为他们都举行了这么盛大的婚礼,秦眠又是人鱼,如何能不领结婚证呢。秦眠也不可能不领证,秦家和叶家都不可能纵容叶海生。
  可以说叶海生是被摁着跟秦眠在一起的,秦眠不认为这有什么。只要能用手段跟心上人在一起,那就可以,就怕心上人不跟他在一起。
  当俞清再看星博的时候,叶海生和秦眠的婚礼都上了热搜。
  “这热搜不是买的吧。”俞清问雷蒙。
  “应该不是。”雷蒙非常认真地回答,“贵族很少公开婚礼,不做直播。”
  不管贵族举行多盛大的婚礼,都没有几个贵族去做直播,他们结婚不结婚,跟那些民众又没有关系,也不用昭告天下。顶多就是有记者混到了请柬,进去拍了照片,那还得看贵族允不允许拍照。
  “有直播不一定就幸福,可能是因为没自信,需要大家的见证。”雷蒙又找到了一个理由。
  “我们不做直播。”俞清没有想过要直播婚礼,他不需要那么多粉丝,也不需要在星博上发广告。
  “当然,那是你相信我的爱。”雷蒙挺直腰,相信我吧。
  “……”好,相信,什么爱,俞清认认真真地看着雷蒙。
  雷蒙也认认真真地看着俞清,瞧见没,炙热的眼神。
  “你准备在你的眼上烤荷包蛋吗?”俞清小声嘀咕,怕是会眼瞎的吧,“雷系异能,还是火系的?”
  “雷系的。”雷蒙回答。
  “那可以雷人啊。”俞清下意识道,回过神后,轻咳一下,“我是说雷系异能很强,雷人……雷系异能对付人,不就是雷人吗?”
  这话没毛病,解释什么啊,逻辑上说得过去。
  俞清不想去找理由,理由太难找了。雷蒙不是他的丈夫么,要是每次不小心说漏嘴,都得找理由解释,那多不好啊。为了让对方更加熟悉他,还是别强行解释了。
  “是这样的。”雷蒙没有不高兴,本来就是如此,何必不高兴。他就是看着心上人小心翼翼地看他表情,随后又故意大声说那些话,就觉得对方跟一只小仓鼠似的,特别可爱。
  小仓鼠藏好了东西,鼓着嘴巴,还说仓鼠本来就是会存储食物的。
  雷蒙挺喜欢俞清这样的个性,对方又没有伤害到别人,也没有说难听的话,说的也没错。既然没有错,为什么要去生气的,也没有什么好气的,那只会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越发疏远起来。
  “雷系异能雷人的时候,可以把他们的头发弄直了,也可以把他们劈焦了。”雷蒙回想他用雷系异能对付人的时候,“小时候控制不好,没有把人劈傻,就是把人给劈得黑了,就跟烟熏了一样。”
  “你自己没事就好。”俞清认为异能么,控制不住,那很正常啊。
  俞清自己有时候都控制不住自己的鱼尾巴,特别是小时候上岸的那一段时间,偷偷摸摸的藏着鱼尾巴,让孤儿院的小孩子都觉得他是小怪人。
  人鱼么,不是基因验证就能验证出来的。人跟香蕉的基因都能达到百分之五十的相似,跟鱼也能达到一定的相似比,谁让大家的细胞都是真核细胞呢,听说有一个祖先单细胞呢。
  只是那是很多很多年,不知道多少亿年了。
  俞清当时就特别小心,有时候控制水球的时候,也时大时小,想弄冰水的,结果变成热水。
  这种事情就不用去想了,谁小时候还没有一两件丢脸的事情啊。
  “伤到别人,顶多就是打一架。”俞清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也跟人打过架,也吵过架,怎么可能不吵架不打架呢,那不可能的。
  星际时代的孤儿院挺好的,他们有吃的,也能上学。就是吃的没有那么好,上学当然也不可能去上贵族私立学校,贵族私立学校很贵的,有的只有贵族和异能者能进。
  俞清在孤儿院的时候也有表现出异能,不表现出异能,被当成普通人,反而没有那么好的待遇。他又不傻,隐瞒人鱼的身份就够了,干嘛要隐藏那么多。
  隐瞒异能的话,等着被欺负,以后再啪啪啪打脸吗?废材逆袭?
  反正俞清没有那样的爱好,当时,孤儿院里就有一个小朋友异能不错,后面被一家家庭条件还不错的人家收养。那个小朋友当时特别高傲,还嘲讽其他留在孤儿院的小朋友。
  俞清长得白白净净,又是Omega,也有人家愿意收养他,他不愿意,没有去。
  “被打疼了,就擦点药。”俞清道。
  “人鱼也打吗?”雷蒙记得俞清说他是自然人鱼。
  “……”俞清瞪了雷蒙一眼,幽幽地道,“我以前隐瞒身份啊。”
  怎么,不能隐瞒么,反正法律又没有规定隐瞒人鱼身份会如何。他又不是有传染病会传染给别人,隐瞒人鱼身份又没什么。
  俞清想隐瞒也挺好的,不过要是没隐瞒的话,他可能被一个贵族家庭收养,可能被当童养媳,也有可能被当成联姻的存在。当然,也有可能被人真心疼爱。
  不管是哪一种,俞清都希望自己生活,他有他的小秘密,不希望被人发现的小秘密。从大海到陆地,小时候害怕很多事情,但也挺大胆的。要是他当时没有大胆地来到陆地上,估计还在海里啃生鱼呢,生鱼啃多了,就没有那么好吃,还是陆地上的好吃的多。
  “被打伤过?”雷蒙深呼吸一口气,心上人太过能耐,他得适应对方身份。
  雷蒙不禁怀疑自己的心上人以前是不是还换过其他的身份,完蛋,他要怎么和心上人聊这个问题呢。转移话题,心上人会不会认为他不够关心他,要是不转移话题,总觉得自己迟早要说错话。
  “不算吧,皮外伤,打架嘛,总会有的。”俞清以前跟人打架,就算赢了,也会有一些皮外伤。
  那时候,就会被孤儿院的院长妈妈赶到院子里,让他们双手举着水盆,水盆里装着冷水,要他们站在墙角。要是举不稳,冷水就从头上泼下来,院长妈妈还问他们:脑子清醒了吗?
  孤儿院的孤儿不算多,但也有不少,不只有一两个。孤儿院的工作人员又没有那么多,更不可能像普通家庭那样一对父母照顾一两个孩子,也没有老一辈爷爷奶奶疼。
  不是自己的孩子,就没有那么心疼。但是也不能怪孤儿院的工作人员,那么多熊孩子在,要是每一个哄过去得哄到什么时候,机器人到底是机器人,不是真正的人。
  机器人不能完全取代人照顾孩子,要是让机器人照顾孩子,教导孩子,就怕教导出品性有问题的孩子。毕竟机器人很难分析出孩子的心理问题,更多就是按照表面去看。
  “小孩子,消化快,有时候肚子饿了,还去挖院长妈妈种的红薯,可惜红薯还没拳头大。”俞清和小伙伴还被院长妈妈追着打呢。
  不过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俞清早就没有去那个孤儿院了,但是有捐款。他这种换过身份的人,当然不好再回去。
  “现在想吃多少红薯就能吃。”雷蒙心疼。
  “现在吃什么红薯,车厘子不好吃吗?”俞清翻白眼,有的是好吃的东西,干嘛死记着红薯呢?
  “我错了。”雷蒙承认自己的错误,现在吃什么红薯,偶尔吃一吃就行了,有其他更好吃的东西,当然是吃其他的,“晚上吃红烧蹄髈吧,还有糖醋排骨。”
  “都可以,我不挑。”顶多就是不喜欢吃的,少吃一点而已,俞清表示这也可以了。
  雷蒙哪里敢说俞清不挑,对方就是有的菜不过筷子而已。这不是有他在么,他吃啊。
  俞清就是如同雷蒙想的那样,饭桌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要是只有他一个人的话,再说吃什么。
  夜晚,叶海生和秦眠待在一间房间,他们的新房。
  “满意了吧。”叶海生看着正在整理地铺的秦眠,他不可能跟秦眠睡在同一张床铺上,“明天该怎么说,记着了吧。”
  “海生哥哥。”秦眠当然想跟叶海生有更进一步的关系,偏偏叶海生不愿意。
  是不是因为叶海生听到了白天的那些话,这才不愿意?毕竟叶海生之前一直认为郁仁背叛了他。
  “你们人鱼是不是都喜欢用这么委屈的眼神看着别人,就那么缺Alpha吗?”叶海生冷笑,“缺几个,给你找几个?”
  “不,不是。”秦眠哪里是缺Alpha,他就是想跟叶海生在一起,想早一点生下孩子,绑定叶海生。
  “不是,那就铺你的床。”叶海生讽刺,“好好的床不睡,想睡地铺,那就去睡。”
  叶海生没有说让秦眠谁床铺,对方不是说可以打地铺么,那就去打地铺啊。他的脑中闪过左立安的话,掉下海,森森白骨……
  不,一定不是郁仁!
  可叶海生明白,左立安说的多半就是郁仁。
  郁仁死了,就算郁仁没有死,也有可能被伤到,可能是失忆了。
  什么背叛,什么拿钱跑了,那都是假的。
  郁仁不可能背叛他,对的,郁仁明明就能配制药剂,教授也说郁仁很有天赋,迟早有一天能成为大药剂师。郁仁的天赋那么好,哪里可能看上叶家给的那么一点钱,郁仁以后都能赚到的。
  明明郁仁在药剂方面的天赋那么好,为什么家人还要逼着郁仁去做人鱼改造手术。
  不,他们一定是知道郁仁不可能去做人鱼改造手术。
  叶海生眸光闪烁,他一定要调查清楚真相不能再被懵逼。
  这一晚,叶海生又在他那个痴情无比的小号上发了一条星博:是死,是活,我都将找到你,为你讨回公道。
  这一晚,俞清当然不可能去看叶海生的小号,他都不知道叶海生的小号是哪个。
  当年,俞清用郁仁的身份跟叶海生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去想小号不小号的问题。不用大号,用小号做什么,不够真诚啊。
  “大晚上的……”俞清看到了桌上摆放着的车厘子,其实他还可以再吃一点,看看狗血的婆妈电视剧,你爱我我不爱你的,边吃些车厘子。
  看狗血电视剧又不影响他配制药剂,俞清平日里也有看专业的书籍,对比着他的传承记忆。
  传承记忆里的药方跟现在市面上流通的药剂的药方不大一样,可能是因为有些药草是海草,从深海里采摘上来的,所以才不一样。
  人鱼是能上岸,也能去深海,所以人鱼配制的药剂药方也有陆地上的药材,对人也有用。
  所以他也不算是天赋好,纯粹是运气好,有传承记忆。要是现在是主人鱼世界,也许俞清的传承记忆还没有多大的用处,毕竟有的东西可能已经更加精简了。
  谁让人鱼那么少呢,那些人又很难到达深海,更不用说利用深海的药草资源。
  “吃吧。”俞清表示做一条咸鱼也很不错的,偶尔研究研究药剂,不荒废技能,那就很轻松。
  雷蒙看了对方手里的两颗车厘子,以为对方都要给他,却没有想到对方只给他一颗。
  “自己拿。”下一刻,俞清把另外一颗车厘子塞到自己的嘴里,“你有手。”
  “可以。”雷蒙感觉还没吃,就觉得心里甜甜的,一人一颗,多棒啊。
  俞清吃着车厘子,也想到了自己白天说的话,他也就是那么一说,没有想到晚上就又有又大颗又甜又脆的车厘子。要不,明天说一说芒果?
  可是他对芒果有点过敏,当然,不是对所有的芒果过敏,就是对大芒果不过敏,对小芒果过敏,特么地奇葩过敏啊。
  “多吃点,还有。”俞清干脆给雷蒙抓了一把,对方还是挺不错的。
  俞清的手没有雷蒙那么大,没有雷蒙那么强壮,把车厘子放到雷蒙的手里时,不禁就对比一下两个人的手。
  “你的手大。”俞清皱着眉头。
  “可能是因为比你高?”雷蒙说了之后,又觉得不大对,“Alpha基本都比Omega强壮一些。”
  “是吧。”然后,俞清把剩下的车厘子都放在自己的面前,“弱的得多吃点,补补。”
  强壮的就少吃一点,不然,就去叫佣人再拿一些里。
  俞清想自己给雷蒙一把车厘子,自己的手满了,对方的手都还没有满。给什么给,再给的话,盘子里的车厘子都得到对方的手里。
  “多补补吧。”雷蒙好笑地道。
  遥远的星系边缘星球上,原夏,曾经的夏子衍,现在的名字叫原夏,原家是贵族,孩子不多,他爸就两个孩子。他比他哥哥又小了上百岁,可以说是被他哥哥当儿子养的,不就是多宠着么。
  这样的贵公子被宠着宠着,难免就认识不到自身的缺陷,周围都是捧着他的人。
  于是原夏就自以为很厉害,认为自己异能等级高,实则那个异能等级也是嗑药嗑出来的,实战能力不行。他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也是及格就好,有时候都没去上课,就是任课老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给他过的。
  就是这样的纨绔公子被家人扔到前线赚功勋,说被家人扔也不准备,是这个原夏闯祸了,在别人异能晋升的时候打断别人,害得别人走火入魔,差点让那个人废了。
  原家为了保住原夏,这才让原夏到前线。只是原家的人没想到原夏在前线那么自以为是,还带着小队去作战,觉得他一个人就能搞定所有,这不,全军覆灭,一个小队,其他人都死了。
  原本的原夏也死了,现在这个就是曾经的夏子衍。
  原夏,原夏,原夏……原来的夏子衍吗?
  原来的夏子衍不禁想这就是玄妙的命运吗?
  玄妙也好,不玄妙也罢,他已经是原夏了。
  原夏记得俞清的光脑号,可他不敢拨出那个光脑号,不敢联系对方,甚至都不敢加对方好友。
  “陌生人啊。”原夏内心不可能不凄凉,原本要成为一对的,而现在,俞清已经嫁人,“那就是陌生人。”
  原夏没有去联系俞清,原身就是一个纨绔子弟,曾经也调戏过别人。他不想顶着原主糟糕的名声去联系俞清,怕俞清被人误会,毕竟自己现在的名声没有好到哪里去,不怕更糟糕一些。
  好在原主的异能跟原来的夏子衍一样,都是火系异能。那么他就能更好的运用异能,不管原主的异能是不是嗑药嗑来的,他都得好好修炼,上战场的时候还能用到。
  军部的人哪里能不来看原夏,原夏是原家的人。
首节上一节16/45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