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人鱼Omega嫁豪门 第15节

  秦眠想自己的努力还是有结果的,只要努力,对叶海生好,做得比郁仁好,他就能代替郁仁的存在,超越郁仁。
  郁仁不过就是能配制一些药剂罢了,又没有成长起来……秦眠刚刚这么想,就听到叶海生的话。
  “要是阿仁在,他一定能配制出更好的药剂,将来能成为大药剂师。”叶海生不屑地看着秦眠,他从来都没有掩饰他对秦眠的不满,而秦眠呢,仿佛看不出他的不满。
  “我会努力的。”秦眠咬牙,反正郁仁已经死了,就算自己没有郁仁的天赋。但是时间长了,自己也能慢慢成长起来,一个在叶海生记忆里就是一个配制中低级药剂的人,比不过他的。
  秦眠怎么可能不知道活人很难比得过死人,可是活人能筹划其他事情,死人不能。
  郁仁能给叶海生的,他秦眠也能做到。
  “你就努力吧。”叶海生嘲讽,“有时候,后天再努力也比不过人家天赋高的,阿仁天赋高,当时又那么努力。”
  “可他还是背叛了你。”秦眠道,“我不会!”
  秦眠提醒叶海生,郁仁早就拿着钱远走高飞了,背叛了叶海生。
  “那也是因为你。”叶海生回答,“你上赶着当三,又是贵族,是人鱼,他还能怎么办。”
  叶海生如此想,就觉得心里舒服很多,郁仁背叛他,也许里面有其他原因。
  “……”秦眠就柔柔弱弱地看着叶海生,是人鱼,那就得利用人鱼的优势,哪里能傻乎乎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跟别人在一起呢。
  反正不管怎么样,叶海生都要跟他举行婚礼了,别人都没有希望。就算叶海生要跟别人在一起,那些人都是上不得台面的情人,他也不可能让那些人待在叶海生的身边。
  在叶海生和秦眠准备婚礼的时候,夏子衍接到了夏母打来的电话,夏母问他要钱来了。
  “这两个月的生活费,你是不是忘记打了?”夏母直接问,因为原来的夏子衍早就跟原生家庭撕破脸,直言就是每个月打一些钱回去,不可能做更多,也不可能多给。
  为此,原来的夏子衍还跟夏家在律师的见证下签了协议,除非夏母他们病重,否则他们不能再找夏子衍要更多钱。
  这不是一锤子买卖,是每个月都打一些钱。
  穿来的夏子衍接收了原主的记忆,但也没有想起夏家人。就是在夏母打电话过来时,他才记起夏母。
  “你们有手有脚,不去赚钱吗?”夏子衍不耐烦,他不是原主,才不想给这些人钱。他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都贷款那么多钱去做人鱼改造手术,还在基因管理局做了基因匹配,就想嫁给叶海生这样的贵族。
  由于夏子衍的人鱼手术刚刚完成,还得养护一段时间。
  基因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也就没有其他动作,人鱼保护协会的人也没有动作,顶多就是在夏子衍需要帮助的时候再上门。
  为什么他们没有动作呢,那也是为了保护人鱼,让人鱼顺利过渡养护期。不然,他们那么快就拉着人鱼出去相亲,未免太不好了。
  而夏子衍还是想嫁给叶海生,去基因管理局做匹配,那是为了给自己寻找后路。
  “已经签订合约的。”夏母提醒夏子衍,本来银行每个月都自动从夏子衍的账户划钱过来。只有当夏子衍账户上的钱少到一定程度,银行为了维持夏子衍本人日常生活,才不继续划钱。
  在夏母看来,极有可能是夏子衍把钱交给别人保管,“你是不是找Omega了?”
  “没有。”夏子衍不耐烦地道,“你们别找我了,没钱!”
  夏子衍说完之后就挂断了光脑,却不知道他这种行为激怒了夏母。原先的夏子衍确实抓住夏家的把柄,但是那样的把柄也不能有什么大用处,否则原主就跟夏家断绝关系,而不是每个月打钱了。
  再说了,夏家再坏,也没有坏到原主要断绝关系的地步,就是维持表面和平,谁也别给谁添麻烦。
  穿过来的夏子衍只是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没有继承原主的思考方式,只认为夏家都是吸血鬼,他不可能让夏家继续从他这里拿钱。
  高利贷的钱都还没有还呢,那些人不是没有上门,夏子衍就拿出人鱼的身份,说他迟早会还,还会翻倍还。等他嫁给贵族,什么都好说。
  那些放高利贷的人,又不是那等杀人越货之人,他们的利息是高,但那也是合法的。高利贷这种东西,阻止不了,那就只能规定利息不能高于多少。
  在这个拥有异能的世界,限定了利息,人家放高利贷合法,那么借钱的人就得还。当然,地下放贷的利息更高,比帝国规定的还高,想着报警不还?没用的,那些地下放贷的会让你十分痛苦,还可能要了你的命。
  穿来的夏子衍至少懂得要找合法的高利贷,别看原主是个异能等级不错的Alpha,可没有抵押,银行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放贷。夏子衍需要的钱又多,又想要高水平的身份,买衣服,买鞋子,要装扮,这都得要钱。
  “什么玩意儿。”夏子衍不想理会夏家的人,他不是原主,那些人关他什么事情啊。
  以为他跟原主那么傻么,不可能的,夏子衍不可能给夏家钱,他想着回头还得买一些护肤品,人鱼专用的护肤品,得保养好尾巴,皮肤也得光滑细腻一些。
  等到秦眠和叶海生举行婚礼的那一天,俞清确实没有去,雷蒙也没有去,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直播。
  “盛大的婚礼,确实挺盛大的。”俞清看着屏幕里的鲜花、温和异植,还有可爱的小动物在那里表演,“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结婚,他们的婚礼收到赞助了吧。”
  看看直播间上面的广告图标,再看看婚礼上一些物品上的标志,好好的婚礼就变成了打广告了。
  啧啧,商人利益至上么。
  “还是他们自家的?”俞清嗑瓜子。
  “都有。”雷蒙回答,“秦眠算是一个网红吧。”
  “掉了不少粉的网红。”俞清懂得,“现在就是压榨剩余价值,顺带利用盛大的婚礼吸引粉丝。”
  俞清没有做过网红,却也懂得一些套路,炒作嘛。
  幸好自己没有去叶海生和秦眠的婚礼,否则不就成了他们打广告的棋子了吗?看叶海生和秦眠婚礼的多半是秦眠的粉丝,到时候不还得被人家粉丝恶毒的嘲讽啊。
  俞清表示自己不是网红,不懂得那么多套路,远离是非还是可以的。
  下一刻,俞清关掉了直播。
  “不看了?”雷蒙疑惑。
  “看什么,让你照着人家的婚礼来举办我们的婚礼吗?”俞清双手摊开,“我就是一个穷人啊,你再对比着人家的来,别人怎么说,说我就是一个赝品哦。嗯,跟人家前男友长得一模一样的赝品,兴许你心中还藏着一个人,那个人就是秦眠。”
  “不一样。”雷蒙皱眉,自己的婚礼怎么可能跟叶海生的一样。
  “特意豪华,压制别人,兴许也能成为脑残粉攻击的一点。”俞清打开光脑,让雷蒙看看自己的星博,“我以前在星博上卖过几瓶药剂,这不,这就有人拿我跟秦眠比了。”
  “然后呢?”雷蒙想自己要不要让人删掉那些评论。
  “卖几瓶高级药剂,狠狠地踩下去啊。”俞清翻白眼,“总不能去删除别人的评论吧,那不是显得自己很无能么。”
  “你是雷夫人。”雷蒙提醒,就算俞清现在卖高级药剂,别人也不信。
  “是啊,我是你的妻子。”俞清没有否认这一点,“卖的不是药剂,是雷家的名头。不管我有没有配制出高级药剂,他们说我背后站着雷家,说吧。稍微想想,他们又不敢得罪雷家,敢嘲讽你们吗?不敢,还得说你对我好,说我败家。”
  俞清表示自己就喜欢他们那种干不掉自己的样子,说他抱大腿,他就是抱了啊。然后,那些脑残粉又能说事实如何错么,站在自己后面的可是雷家哦。
  好气哦,那些脑残粉一定会这么想。
  俞清颇为赞赏那些脑残粉,孜孜不倦地让别人知道他背后站着雷家,多好啊。以后他出去,谁敢得罪他啊,首先就想到他身后的雷家。
  “真不删?”雷蒙还是不大喜欢看到那些评论。
  “删是可以删,等等呗。”俞清道,“秦家的还在举行婚礼,让人家高兴高兴啊。”
  “……”雷蒙就知道,这评论还是得删除的,心上人哪里愿意看到那些不好的评论,“正好让他们认识到雷家的力量。”
  “不错!”俞清颇为认同地看着雷蒙,这个丈夫还是挺不错的,懂他!“来自雷家的强大而神秘的力量,不可说的力量。”
  而秦眠和叶海生的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秦眠还在化妆间,他看到了星博上的那些污蔑俞清的评论,也看到了直播间里脑残粉的吹捧。
  “眠眠。”秦眠的闺蜜也来了,那个去找人追杀郁仁的闺蜜。
  这几年来,这位闺蜜的家里每况愈下,原本还算是三流世家贵族,可再要这样下去,很快就要在帝星待不下去了。
  “真是恭喜你了。”那闺蜜微笑地道,“郁仁当年落海了,早就被那些鱼兽吃得只剩下骨头了吧。”
  森森白骨,一个不可能再回来的人!
  “什么?”就在这时候,门被狠狠地踹开了,叶海生出现了。
  门本来就没有关严密,就有缝隙,叶海生心情不好,就过来看看秦眠,嘲讽几句,再举行婚礼呗。没成啊,却听到了前男友落海的消息。
  作者有话要说:  2月6日凌晨V吧,到时候掉落万字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哟~


第24章 打架啊
  这一刻, 叶海生哪里管这里是不是化妆间,也不管他和秦眠等一会儿是不是要举办婚礼。他只知道郁仁掉入海里,现在只剩下白骨。
  “怎么回事?你说?”叶海生眼里布满血丝,愤怒地看着秦眠。
  “海生哥哥, 你让我说什么?”秦眠一脸茫然地看着叶海生。
  “阿仁在哪里?郁仁在哪里?”叶海生咬牙。
  “不……我不知道。”秦眠不肯承认, 还特意看向他的闺蜜。闺蜜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在这个时候说郁仁的事情, 还让叶海生听到, 他怀疑闺蜜是不是故意的。
  “眠眠是不知道。”那位闺蜜当然不准备明面上撕破脸, 当然说不知道, “我们刚刚是说过一段时间……过一段时间弄一个搞怪party, 小骷髅挺可爱的。”
  反正叶海生已经听去了, 没有必要再多说。有了怀疑,对方可以去查。对方以前查不到, 那是因为那些人都不敢说, 都忙着叶海生。
  那一件事情还是自己去安排人的, 这位闺蜜可不怕, 他叫左立安, 是左家的改造人鱼。左家人总是让他巴结秦眠, 说他是秦眠的闺蜜,倒不如说是跟班。秦眠总是不喜欢主动开口,而是喜欢暗示,然后, 他就去各种坏事情。
  左立安很讨厌秦眠,却又享受待在秦眠身边的好处, 秦眠也有给左立安买过不少东西。
  “小白骨也不错,得找人定制。”左立安笑着到。
  “是吗?”叶海生不相信左立安的话, 谁会在婚礼即将开始的时候说这样的话呢。
  不管小骷髅再可爱,也没有人在婚礼上说,以后的宴会以后说,在这个时候说做什么。
  “你们还要举行婚礼呢。”左立安提醒叶海生,他当然希望他们在这个时候闹起来。可要是他们真的闹起来,那么秦眠一定怨他,还将撕破脸。
  面上的和平还是得要的,到时候就说不小心说漏嘴么,秦眠不就是喜欢那样么。秦眠以前没少说漏嘴过,别人都喜欢说秦眠简单,说秦眠单纯。
  呵呵,就秦眠这样的人还单纯,那么世上单纯的人就太多了。
  “海生哥哥。”秦眠伸手紧紧地拉着叶海生的手臂,祈求道,“海生哥哥若是不愿意跟我举行婚礼,我去说,一定不让海生哥哥为难的。”
  “叶少,千万别不举行婚礼,那样让眠眠以后怎么做人,眠眠那么爱你。”左立安一听秦眠的话,就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配合着秦眠,“外面都来了那么多,不举行婚礼,没脸的不仅仅是眠眠,还有叶家啊。”
  叶海生握紧双拳,他不能不举行婚礼,等他和秦眠举行婚礼后,他在公司的地位也会大幅度提高,能做更多的事情。只有跟秦眠结婚,举行婚礼,他才能从老爷子那边获得更多的东西。
  于是叶海生忍下来了,只道,“秦眠,你要记住,这婚礼是你抢来的,是你从阿仁的手里抢来的。别想我忘记阿仁,这一辈子都不可能。”
  “我懂得的,懂得的。”秦眠十分难过,又是郁仁。
  左立安见秦眠那么伤心难过的样子,搀扶着秦眠,不让秦眠摔倒。他心里就想着要是左家真的在帝星待不下去,那么他就得做好准备,他已经预约了医生,现在的整容技术那么好,即便整容后还有些许痕迹,但是不去做检查,基本就发现不了。
  而且要是有高级治愈药剂做辅助,那就更难发现。
  左立安讨厌秦眠,又想郁仁只是掉下大海,活着的可能性是很低。但是人的心里要是有那么一点希望,指不定就觉得郁仁活着呢。左立安看向叶海生,哪怕叶海生认为郁仁背叛他,不过这都有操作的空间,只要对方调查到真相,一定会恨上秦眠。
  “客人都来了吧。”左立安道,“一会儿还得见……”
  “要见人,就别红着眼睛,你又不是兔子。”叶海生又有借口嘲讽秦眠,“是想让大家觉得你委屈吗?要是你觉得你委屈,一会儿宣誓的时候,就可以说不同意。”
  “不是的。”秦眠忙道。
  “也对,你是人鱼,是自然人鱼,没有人认为是你的错,是我的错。”叶海生自嘲,“你想要报复我,就那么做吧。”
  叶海生狠狠地摔门离开,他一点儿都不想跟秦眠举行婚礼,奈何他们都逼着他跟秦眠结婚。
  等叶海生离开之后,秦眠去关好了门,冷脸看向左立安,“你是故意的?”
  “眠眠,别这么说,人家就是一时间说漏嘴,不想让你担心其他的,你和叶海生一定能幸福的。”左立安抱歉地道,“要是我真是故意的,直接找叶少说就得了,在你面前说什么。
  秦眠皱眉,他从来都不相信这些人,哪怕是闺蜜,他都不信。
  “我们做朋友这么久了,不信我吗?”左立安委屈地道。
  “信你。”秦眠道,心里却想左立安已经没有什么用了,左家很快就要在帝星待不下去了吧。听说左家最近的情况很不好,左立安最好跟着左家的人离开帝星,永远不要回来。
  偏偏左立安是改造人鱼,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我还等着你给我介绍对象呢。”左立安开玩笑道,他不认为秦眠会给他找好的贵族Alpha。秦眠给他介绍的人都很差,表面上看有身份有地位,实则就是被贵族抛弃的弃子,还有就是花花公子,有好多个情人的。
  左立安岂会不知道,秦眠的感情路不顺,又怎么可能让其他人顺。
首节上一节15/45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