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 第94节

谈衣蹲在地上,望着这个突然变得像小孩子一样的人,虽然不忍心,还是说,“就算你不把行李箱给我,我也可以走的,我的东西都可以重新买。”

裴羿整颗心都凉了,眼眶胀得发酸,他发现自己竟然无论怎么做都抓不住谈衣。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成,连多留他一会儿,都做不到。

谈衣走到他旁边,把行李箱拿过来,这次,他很轻易就拿了回来。

他抽出拉杆,向着门口走去。忽然,他感觉自己被人从背后抱住了,抱住他的人身体微微颤抖。

“谈衣,我也喜欢你,我比他更喜欢你,也会比他对你更好,我会对你很好很好。再也不强迫你,再也不勉强你,你不喜欢上课,我替你做笔记;你喜欢当模特,我帮你找很多很多广告;你喜欢吃蛋糕,我每天做给你……你不要走好不好?”裴越说声音越哽咽,到最后完全已经是在低声下气地乞求了。

谈衣低下头,有点不忍。

【系统:小翅膀好可怜哦。】

【谈衣:……绰号小能手,你好。】

尽管裴羿一声声地求他,甚至最后连尊严都不要了,可是谈衣还是走了。乌拉拉的行李箱拖过地板,谈衣走得干干净净。

与裴羿的肝肠寸断不同,萧律简直高兴地心花怒放。

谈衣不让他跟去搬家,他公司也有事,于是就答应了。但每时每刻,他都在想着与谈衣同居后的生活,心里美得冒泡。

可是他没想到,在谈衣刚打开他家大门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了。

萧情坐在沙发上,望着门口一看就嫩得出水的小男孩,精心保养的修长手指交叠着敲了两下。

谈衣其实认识萧情。虽然萧律从来不带他去见家人,可是他暗地里却记了不少,作为和萧律关系最亲近的姐姐,他当然清楚。

谈衣有些拘谨地走进来,连行李箱都不敢拖得太大声。他站到萧情面前,偷偷地捏了捏自己衣服的下摆,叫了声,“姐姐好。”

萧情一哽,原来准备好的台词忽然都说不出口了,美艳精致的脸上隐隐闪过一丝为难。

对方还这么小,全身上下满满都是青涩的气息,怎么看都和她想象中|功于心计又手段高超,惯于勾引人的小狐狸精不一样。

谈衣看萧情一动不动,只用复杂的眼神打量他,顿时更加紧张。他看到茶几上空空的玻璃杯,连忙说,“我给姐姐倒水。”

说着,他就蹲了下来,拿起杯子蹭蹭蹭跑到厨房,真的给她倒了杯水,然后自己坐在萧情对面,双手都放在膝盖上,一副超级乖巧的样子。

萧情怀着复杂的心情接了,看看谈衣又想想自己的弟弟,心想这小孩看着这么乖,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可能是萧律把他带歪了也说不定。

想起萧律这么多年一堆杂七杂八的绯闻,萧情皱了皱眉。

可是,不管是谁带的谁,该说的话都要说。

“谈衣?”萧情叫他,本来想把水杯放下,可是注意到谈衣圆溜溜的眼睛,她忍不住又先抿了一口水,然后把水杯用手好好托着。

“嗯!我是谈衣,姐姐你好。”谈衣回答地极其认真,眼睛都眨巴地很规矩。

萧情的心情愈发复杂,谈衣一口一句姐姐,叫得特别甜,乖得不得了,身为她亲弟弟的萧律都没这么乖过。

第89章 性转总裁文25

这应该是个好孩子。萧情想, 内心一声叹息。她给手机开了锁,调出里面的几张照片, 把手机推到谈衣面前, “这几张是你和萧律吗?”

她一边说,手一边滑动,照片里显示的无一不是他和萧律。有在饭店里的, 他醉醺醺地倒在萧律怀里,从照片的角度抓拍, 他们就像在接吻一样;也有萧律抱着他进公寓的,两个人看起来完全亲密无间……还有很多很多各种情境下的他们。

按理说萧律前段时间已经和谈衣分手,两个人甚至是有些疏远的,可是拍照的人特意挑选了容易让人误会的角度, 照片看上去就好像他们一直都还是**的恋人一样。

【谈衣:照片拍得不错,角度刁钻, 颠倒黑白, 并有一定反映事实的作用。】

【系统:谢谢宿主大大,人家的愿望是拿到系统组摄像一等奖。】

【谈衣:有志气有志气。】

谈衣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照片上的人的确是他和萧律,而他们现在也决定要在一起。所以这些, 他都没法否认。

谈衣艰难地说, “对不起。”

其实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他们只是互相喜欢对方,所以就在一起了, 和所有的情侣一模一样。可是, 在萧情面前, 他却止不住地心虚,好像犯了什么罪一样。可是,谈个恋爱怎么还是犯罪呢?他的身体忽然开始发抖。

萧情看谈衣吓成这样,也忍不住安慰他,“你,你别怕。”

谈衣摇摇头,还是鼓足了勇气说,“姐姐,我和萧律是真心在一起的,不是玩玩。”

萧情皱了皱眉,眼看谈衣还真是一脸认认真真的表情。她长叹了一口气,说,“我相信你是真喜欢那个混小子。可是,你觉得他也是吗?”

“你知不知道,他还有个喜欢了八年的人。而现在,那个人已经回来了。”

谈衣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是……陈瑾。

他又想起了陈瑾静静地看着他的样子,那双浅浅茶色的眼眸好像灌注了所有的温柔。搬家的路上,陈瑾也有给他发消息,可是他一直都当没看到。

他已经很久没接他的电话,也没回复他的短信了。

萧情道,“你觉得萧律心里,一段长达八年的感情,与你这段短短的恋情相比,哪一段更重呢?”

“即使阿律现在真的喜欢你,可是你想想,如果他连八年的感情都可以轻易放弃,和你的这段感情,又能持续多久呢?”

好像被狠狠撕裂了伪装的真相,谈衣再也不能无动于衷,强装的镇定与自信瞬间坍塌。是的,其实萧情说的他一直都知道,他只是不敢去想,不想去思考。而现在,他不得不面对这个赤|裸裸的真相。

·

萧律正在一家蛋糕店里。谈衣特别爱吃甜甜的东西,尤其是蛋糕,他记得他最喜欢的口味是草莓、芒果之类的,还有巧克力。

萧律看这个觉得小衣会喜欢,看那个也觉得小衣会喜欢,十分纠结。

他早早处理完公司的事务,就是为了能够早点回家,和谈衣在一起,这是他们正式同居的第一天,意义不一样。不过即使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他也想每时每刻都把谈衣放在身边。

萧律看了又看,忽然觉得也许把整家店都买下来更合适。

这个念头一旦起来,萧律觉得好像的确可行,真的开始慢慢琢磨起来。

·

萧情点了根烟,夹在指尖,“他是不是和你说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是不是说他最爱你?说不定还赌了咒、发了誓?”

谈衣的手越攥越紧,面色煞白,满脸都是脆弱,明显是被说中了。

首节上一节94/216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