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 第90节

会做什么……他的脑中晃过一个画面,心脏顿时锥心刺骨地痛起来,他狠狠踢了床边的椅子一脚,拿着外套站起来,打开门冲了出去。

·

晨光熹微,萧律坐在车内,拿着一张照片在看。

这是陈瑾快要出国的时候,他特意找他拍的。他收藏了很多年,时不时就会拿出来看看。

可是现在,他好像不再需要它了。

他再逃避,也不得不承认,他变心了。面对陈瑾,他不再像八年前那样心动,反而每次都像是在完成任务,替八年前的他完成曾经的愿望。

可是过去的感情,真的已经过去了。即使陈瑾还是过去那个陈瑾,他却已经不是当初的他。

他的心,现在已经被另一个小朋友占据。

打火机响起“咔嚓”的一声,一点火苗跳跃起来。萧律把照片放在火焰上,火舌慢慢卷起照片一角,陈瑾的脸在火光中慢慢化为灰烬。

终于放下了这一切,萧律忽然感到一阵如释重负的轻松。彻底和过去告别,萧律第一时间就想和谈衣诉说,不过拿起手机,他却犹豫了。

现在是早上五点,小懒虫一定还在睡觉。萧律忍不住笑了笑,不过手机却不小心按了出去。

按都按了,萧律就没有再挂掉,他也真的很想和他也真的很想和小衣分享他的心情。小衣这么喜欢他,应该会很高兴吧。

可是电话打过去却没有被接通。

“您拨打的用户现在已关机……”萧律皱了皱眉,转念一想,很多人睡觉的时候都会把手机关机,于是没有再多想。

就在这时,他的车头忽然响起一阵剧烈的响声,好像有谁在那里猛踹,整个车身都震了震。

萧律本来不想计较,天都没亮,他停的位置也规范,能碍到什么人?说不定就是哪个精神不好的流浪汉,没必要计较。

可是那人停了一下,又紧跟着踹得更用力了,一边踹还一边叫着什么。

萧律没听明白,但是也有点生气了,他脾气其实并不太好,不会一忍再忍。

他打开车门下去,正要说话,却发现裴羿正红着眼睛看着他。

第86章 性转总裁文22

昨天的雨不小,裴羿出来的时候没有带伞, 他也顾不得买伞, 一个人淋着雨跑到萧律住的地方, 敲了好久的门, 却没有人回应。

秋天的雨夜尤其地冷,找不到谈衣的时候, 他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只感觉到丝丝冷意穿透骨髓, 让他忍不住地战栗。谈衣的电话打不通,萧律的电话也没人接,他第一次感觉到那么无助与恐慌。

他无法欺骗自己, 如果萧律重新对谈衣伸出手, 那么他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从此以后,谈衣再也不会属于他。他会开心地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他或许可以常常看到他, 可是他想要的,绝对不是在别人的身边看到他。

在那个时候,他忽然开始思考起了他与谈衣的未来。他想了很多很多,但只有一样是不变的, 那就是他的未来不能没有谈衣。

他想和他一直在一起,不是靠威胁强迫, 不是当作随随便便的游戏, 而是认认真真地互相把对方放在心里, 一起克服困难, 一起牵着手走下去。

或许谈衣现在对他还没有感觉,也绝情地说他绝对不会喜欢他。可是喜欢不喜欢从来不是一件可以预言的事情,他还没有让谈衣看到完整的他,一切都还不是绝对的。

他还有机会!

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有一次,裴羿偶然间得知谈衣有一间市中心的房子,他抱着试试的心态来看看,就在楼下发现了萧律的车,然后看到了萧律。

他淋了半夜的雨,额头早就已经变得滚烫。又因为一夜没睡,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他看到萧律的车,立刻觉得谈衣也一定在车里。他们彻夜未归,清晨却在同一辆车内,他不敢想象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又强迫自己去想。他一步一步地走到萧律的车旁边,每一步都像是有千斤重。

等到车内忽然亮起一丝火光,他的心底好像也像有一把火冲天而起,一下子焚毁他的理智。

他不能让谈衣和萧律在一起!萧律根本不会爱他,这些年来,他的这个小叔总是绯闻缠身,情人从没有断过,就算喜欢什么也只是一时的新鲜,根本不可靠,也没有真心。

他才是最适合谈衣的人!

裴羿的眼睛里全是红血丝,所有的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如果是从前,他也无法想象自己竟然会在凌晨时分这么冲动地砸别人的车,可是现在,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他要把谈衣带走!

萧律下车后,裴羿到底还知道这个人是他叔叔,没有真的对本人动手,却很用力地把萧律猛地推开,然后就去拉后座的车门。

谈衣不在副驾驶上,很可能就在后座睡着。

萧律惊诧地看着自己的大侄子,很不明白他一大清早的在发什么疯。他用一只手拉住裴羿的胳膊,“干嘛你。”

萧律本意只是拉住他问问,但裴羿却误会了,积压的怒火与妒意犹如火山爆发,瞬间湮没他的理智,反身就挥出一拳。

萧律躲得再快,也被不小心打到一点嘴角,他“嘶”地倒抽一口气,口腔内有淡淡的血腥气溢开。

裴羿警惕地挡在车前面,他还以为谈衣就在里面。

萧律舔舔口腔内的豁口,想起他这个侄子貌似对谈衣也非常在意,而他与谈衣很快就要重新在一起,对他来说,的确会比较难接受。

顾忌到这点,再加上他是长辈,不该和小辈计较,萧律忍了。不过,有一点却绝对不能忍。

“你脾气什么时候变这么差了,”萧律不太满意地说,“听小衣提起来,你还是他室友?太危险了,明天我就让小衣搬出来。”

裴羿额头青筋鼓起,“不可能!”

萧律有点烦恼,摸摸口袋想抽出根烟,忽然想起香烟被他扔车上了,于是只能作罢。

毕竟是亲侄子,爸爸也很喜欢这个孙子,他作为长辈,不能做得太绝情,但是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先打个预防针。

萧律用一副长辈的口吻说,“小羿,我知道你对小衣有几分好感。不过我要提前告诉你一件事,我和小衣就快复合了,你还是早点打消念头比较好。你还年轻,以后路还长,小衣你就别惦记了。”

“你他妈滚吧!”裴羿终于忍不住爆了粗口,转身打开车门,想直接把谈衣带走。

可是车后座却没有人。

裴羿呆了呆,脑袋总算清醒了一些。

萧律皱着眉头看自己车头上一连串的脚印,再瞧裴羿一脸呆呆的模样,顿时感到非常嫌弃。不知道哥哥一家是怎么带孩子的,小时候挺聪明伶俐的一个小孩,现在变成这么个疯疯癫癫的样子。

“谈衣呢?”裴羿问。

萧律道,“昨天中午吃完饭,我就把他送回学校了。”

首节上一节90/216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