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 第45节

谈衣冷冷地看着他,眼中有冰霜飞舞。

第48章 修真文24

寒离月的脸越凑越近, 低哑的声线在近距离下更显性感, 清冷淡雅的梅香萦绕不去。这些曾经都是他最为迷恋的东西,可是现在……谈衣咬牙, 狠狠推开了身上的人。

“别碰我。”谈衣僵着身子,语气冷硬, 他再也不想和这个人有一点点亲密的接触。

寒离月忽然被推开, 心中也升起一丝气恼。就算知道是“情趣”, 他也不喜欢看到谈衣这么抗拒他的样子。

寒离月“哼”了一声,上前重新把谈衣压在树上,动作强势霸道, 不容拒绝, 看着谈衣动弹不得的样子,心情才好转过来,唇角微微勾起。

明明是翩翩公子的外貌,寒离月却装出一副调戏良家的流氓样, 眼角上扬,形成一个邪气的弧度, 缓缓道, “我偏碰!”他低哑性感的声音在他耳边流转,“怎样?小,媳,妇?”

谈衣的身体猛然颤动。

【谈衣(悠悠叹气):真了解我。】

【系统:(⊙o⊙)】

【谈衣:我偶尔是真的很喜欢这种强制play的。】

【系统:强, 强制play!(><)】

【谈衣:放心, 身为成年人, 有自控力de~】

“你——”谈衣愤怒地瞪他,寒离月却忽然脸色一变,“元神怎会受损?”

察觉到谈衣元神受损,寒离月也不玩角色扮演了,马上将额头与谈衣相抵,一层淡淡的金光在两人额间流转。

谈衣浑身一颤,寒离月是在……把他的元神传输给他。

身体受伤,修为折损,这些都可以通过丹药慢慢调理弥补回来。唯有元神损伤,即使用上品丹药日日调养,也很难恢复如初。唯一的办法,就是吸取修为远高于自己的修士元神为己用,但对那名修士而言,这种过程必将痛苦万分。

元神剥离之痛,纵然是寒离月也不能全然无视,额角不自觉地流下点点汗珠,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输出自己的元神,慢慢把谈衣残损的那部分一点一点修复完全。

谈衣当然清楚寒离月的做法会给他带来什么,条件反射地就要躲开,可寒离月紧紧抓着他,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虽然身体正遭元神撕裂之痛,体内魔气也在剧烈动荡,但寒离月依然对谈衣笑得温和,声音轻缓地安抚他,“乖。”他的眼中有满到快要溢出的温柔。

寒离月外貌看似温润,内心实则凉薄,冷心冷情,连双眼中都像弥漫着终年不化的积雪。只有在面对谈衣的时候,他才会显露出不一样的温度,犹如在霜雪之下流淌着穿透冰层的炽热。

此时此刻,这双眼中盛满着温柔、宠溺、疼惜……每一种情绪都让谈衣无法承受,也无法招架。他只能艰难地撇着脸不看他,两只手抓住身后的树干,用力到几乎要深深抠入其中。

过了许久,谈衣的元神才修复完成,寒离月把头埋在谈衣颈间,声音里有一丝难掩的疲惫,更多的却是无奈,“小衣,你每次都让尊上这么心疼,我下次可怎么放心让你出门?”

谈衣的身体轻轻颤抖,指尖传来细细密密的刺痛。

这时候的寒离月是最虚弱的。元神剥离,他的魔力必然大减,而且他对他没有防备,如果要报仇,这是最好的机会。可是谈衣却一点都动弹不得,只有指尖的疼痛越来越剧烈。

这时,寒离月闻到了一丝血腥气,正暗暗警惕,却发现竟然是谈衣把自己的手生生抠出了血。他执起谈衣的双手,这十根修长如玉的手指上鲜血淋漓,看上去触目惊心。

寒离月呼吸一窒,眉头紧紧蹙起,只想到谈衣那边的伤才刚好,这边就又紧跟着受伤了,而且,还是他自己弄伤的。一股怒火在胸口涌起,寒离月怒斥道,“你这是——”

寒离月止住了话头。

谈衣苍白着脸,像是失了魂一样,满眼都是无措。

他心中的怒气忽然一下子转化为了深深的无奈。

“你这孩子,怎么就学不会爱惜自己呢?”寒离月长叹一口气,把谈衣的手放到唇边,亲吻他染血的指尖。

梅花如雪飘落,寒离月的衣袍也像雪一样白。他的动作如此温柔,好像对待着什么极为珍贵而易碎的宝物,这种温柔让谈衣无法自拔地着迷。

情不自禁的迷恋与刻骨的仇恨交织在一起,谈衣怔怔地靠着树干,寒离月的吻离开指尖,慢慢落到他额上,脸上,唇上……

他应该狠狠推开他,应该狠狠唾弃这个用谎言骗了他这么多年的魔头,应该拼尽全力为自己的师门报仇。可是,谈衣最终只是慢慢闭上了眼睛,任由他带他进入熟悉的折磨与纠缠之中。

·

夜半时分,谈衣睁开眼睛,寒离月睡在他旁边,双手虚虚抱着他,形成一种保护的姿势。

透过朦朦胧胧的月光,谈衣凝望着这张让他无比迷恋的脸。

这么多年来,他追逐着这个人的背影,像一个一无所有的卑微信徒,仰望这这轮高高在上的皎皎之月。他从没想过,到头来,原来这个人或许才是自己所有悲惨的开端。

到了现在,他已经几乎可以完全确定,那道让他失控的魔界裂缝,应该就是寒离月制造的——为了选择合适的心脏容器。所以,他才会在他濒临绝望的时候那么恰好地出现。

他在他面前杀死他的同门,却骗他那是“凶手”;他悉心教导他多年,却只是为了他的那颗心脏。他用谎言编织出他的一串虚假回忆,而他却傻乎乎地信了这么多年……

谈衣小心翼翼地坐起来,抬起右手,魔气凝成一柄黑剑,剑尖对准寒离月,他的表情冷凝肃然。

现在的寒离月更加没有防备,只要他把剑轻轻刺出,就可以要了他的命。他本来就是他的仇人,这是他应该做的。为了自己,为了师傅师娘,为了那些惨死的师兄师弟。

可是,谈衣的脑中又晃过了一幅幅他们相处的画面,最后定格在一处:一袭雪衣的寒离月坐在梅花树下,手里握着一卷书,面庞温润如玉。而他变成一朵小小的梅花,落在他的肩头。

这时,寒离月忽然动了一下,谈衣一惊。但寒离月没有醒来,只是轻轻翻了个身,把胸口更明显地袒露在他面前。现在,他真的是只要把手往前一送,就可以轻轻松松地把寒离月杀死了。

窗外树影缭乱,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谈衣的手青筋涌现,黑色的小剑却始终没有刺出,最终,那把剑还是化为几缕黑气消散了。

他慢慢起身,身上好像压着千万斤的重担,一步步很慢很慢地走出门去。

天地间一片寂静,谈衣站在空旷的庭院中,仰头望着空中那轮明亮的圆月,一滴眼泪忽然从眼角滑落。

寒离月睁开了眼睛,眼中的神色模糊不清。

第49章 修真文25

那日过后, 谈衣就开始频繁地外出, 很少再回魔界。可是人界也没有他的去处,他思来想去, 就去了洛明轩如今住着的地方。

洛明轩被谈衣安置在一个安静的小镇上。从玄梦秘境出来后,以徐敏手下弟子为首的一众弟子就大肆渲染了洛明轩魔气爆发是何等的丧心病狂、凶残嗜血, 不仅出手重伤了无数弟子, 还与魔头相携离去。他们把洛明轩描述得这么穷凶极恶, 却半口也不提是洛明轩杀了凶兽,他们才得以留得性命。

在场不是没有弟子知道真相究竟如何,但洛明轩才刚刚晋升为内门弟子, 从前不过是个打杂的, 没有人愿意为他得罪徐敏。

如此一来,原本就对洛明轩诸多忌惮的掌门立马就下达了对苍岚山逆徒洛明轩的劫杀令,各大修仙洞府也都派出人手协助搜捕。好在谈衣选的地方比较僻静,对修仙诸事关注不多, 暂时还算安全。

某一日,洛明轩从集市回来, 少年的身量已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拔高许多, 如一棵堪堪长成的劲松,苍秀挺拔。虽然他左手抱三个萝卜,右手提一篮子青菜,穿的衣服也洗得陈旧发白, 但他身上的清俊之气仍旧掩也掩不住。一路走过, 许多少女都悄悄红了脸。

但洛明轩毫无所觉, 也并不在意,他正慢慢地往家里走。近日,他的修为增长不知为何变得极为缓慢,心中本就难免郁郁,而谈衣又有好些时日不再过来,他更加觉得惶然。

首节上一节45/216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