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 第212节

不行,他要忍。

想到谈衣的保证和请求,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忍忍忍!比起吸血鬼无尽的生命,人类短暂的几十年实在算不了什么,更何况谈衣与他的所谓“感情”连一年都不到,就已经走到尽头,这样的感情能算是什么威胁?谈衣将来的时间,都会是他的!

伊莱特冷静地想着,面无表情,尽管此时内心的嫉妒早已如烈火灼烧,但是,他……要忍!

一切都在表面的平静下进行着。谈衣很兴奋,他对每一个项目似乎都感到无比的新奇,也像永远都不会疲倦一样,他的眼里流光溢彩,美丽的眼瞳中像盛开着永不凋零的紫罗兰,眼里也满是游乐园的梦幻,可沐之弦的眼里却自始至终,只有他。

直到最后的摩天轮,天边已经露出了微微的白。

天快亮了。沐之弦有点担心,可马上又想到,从前谈衣即使在阳光下,也没有什么异常。而且,那个人也不会让谈衣出事的,他的担心太多余了。沐之弦自嘲地想。

可他却没想到,这却成了他最后悔的一件事。

当摩天轮开始缓缓转动的时候,谈衣忽然安静了下来。他趴在车厢的玻璃上凝视着远山,太阳还没升起。

“好久没有真正看过日出了。”他捧着脸,回忆似的说,“其实我最怕黑了,我是被遗弃在棺材里的。从出生起,我就生了很不吉利的病,爸爸妈妈也很怕我,有时候我很想妈妈抱抱我,可我一靠近,她就会吓得尖叫,所以后来我就不找她了。”

“可是,有一天睡觉前,爸爸忽然给了我一个吻,我觉得好幸福,在床上滚了好久,才开心地睡过去。但是等我醒来,就发现四周全是黑漆漆的。”

“空气很少,周围很拥挤,到处都是冷冰冰的木板,我好冷,又好饿,我叫人,却只听到乌鸦的叫声。我害怕地哭,可是越哭,棺材里的空气就越少,胸口更加闷得发痛,我又只能忍。我开始不断拍打棺材,希望有人能救我出去。可是墓地里怎么会有人呢,就算有人,听到这样的声音,说不定也只会被吓得逃走而已。”

他用平静的语气叙述这宛如噩梦般的一切,沐之弦的心中却是剧烈动荡。他从来没有想过,谈衣在是人类的时候居然经历过这样的事!想到在那一口逼仄的棺材里,小小的谈衣想哭却不敢哭,拼命拍打着棺材,却根本没有人应,一天天感受着死亡越来越近,陪伴他的却只有窒息的恐惧与无边的黑暗,他就感到胸口像被挖空一样的痛。

“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蓝斯来了,他把我变成了吸血鬼。”说到这里,他有点怀念。

“他出现在我面前,就像我的救赎一样。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真正的父亲。”

·

蔷薇缭绕的女王花园,蓝斯坐在圆桌前,黑色长发如丝绸扑散在肩上,对面女王的脸色早就变了,他却依然云淡风轻,好像才说要变成人类的吸血鬼不是他。

“你疯了吗?”女王连旁边俊秀精致的小男生都顾不上了,猛地拍桌子,“别和我说什么厌烦了吸血鬼漫长孤寂的生命,想回到人类的生活。你生来就是吸血鬼,拥有无上的地位和永恒的生命,人类的寿命只有短短几十年,那些长老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些事我会处理好。”蓝斯站了起来,看女王不依不饶,似乎不得到一个答案誓不罢休。他摇望着花园的尽头,湛蓝色的眼底流露出淡淡的温柔,如冰封的雪山咋然消融,“因为……”

·

从没有一刻,沐之弦如此地感谢吸血鬼,如果不是吸血鬼,谈衣也许就……他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天边的白色越来越亮,太阳就快要升起来了。

这时,谈衣忽然回过头来,对他说,“弦哥哥,你能最后亲我一次吗?”

最后。沐之弦眼底滑过一丝黯然,当然不会不答应。他轻轻揽过谈衣的肩膀,俯身低头。

冰凉的唇瓣还是记忆里的温度,亲吻本该是亲密旖旎的,可是这一刻,沐之弦却满心只有心疼与难受,还有如诀别般的不舍。

他明明怕黑,却成了与光明永远隔绝的吸血鬼;明明渴望着温暖,得到的却只有无尽的冰冷,为什么世界要对他这么残忍……可是不管过去怎样,未来,他一定会活得很好,尽管他的未来里,没有他……

忽然,谈衣微微张开了嘴,一个东西从他嘴里过度到了沐之弦口中。沐之弦还没反应过来,那个东西就迅速化开,从喉咙流了进去。

沐之弦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小衣,你喂我吃了什么东西?”

·

“因为,活着与生活是不同的。比起永远孤独地活着,我更想和他一起,作为人类生活,直到死亡将我们的生命带走。”

蓝斯说完,就彬彬有礼地行了一个礼,走了出去。

走出古堡大门时,朝阳正露出微微的一点轮廓,早晨的风吹过草叶,一只圆乎乎不知名的小虫从露珠上滚落,第一缕阳光照在他抖开的翅膀上,亮晶晶的。空气里有淡淡的清香,万物生机都在这一刻慢慢苏醒。

他忽然有些理解了谈衣对光明的执着,因为阳光下的生命,真的如此可爱。就在这时,他的胸口忽然如同被一把利刃贯穿,撕心裂肺的痛楚一刹那席卷而来!

蓝斯猛然扶住了旁边的墙壁。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结束。可能有几章番外

感谢在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拂晓晨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JustinaXD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186章 大结局

谈衣张了张口, 想说话, 可全身却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紫罗兰色的眼瞳忽然变得黯淡, 痛得说不出话。

沐之弦的瞳孔不可置信地放大, 感觉刹那间整个世界都死一般寂静, 这些日子里一天天失去的温度慢慢回升, 他的心却像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拽出,又丢进最深的湖底, 冷得彻骨。

他手忙脚乱, 紧紧抱着他,低头亲吻他, 想把那个东西喂回去, 想让谈衣回到以前的样子, 可是一切都没有用, 谈衣的脸色还是迅速灰败下去。

沐之弦的脸色变得比吸血鬼还白,“为什么,为什么……”他是不是在做梦, 为什么事情忽然就变成了这样。

他不知道谈衣是怎么做的, 只知道谈衣喂给了他那个东西,就变成了这样。

谈衣好像才缓了过来, “我听说了你的事, 吸血鬼与人类的孩子,是不允许存在的。但是只要有一个吸血鬼,心甘情愿放弃自己永恒的生命, 就可以让他变回正常的人类。”他轻轻笑起来,“太好了,这个是真的,最后一次,总算让我做了一件好的事情。”

沐之弦咬牙,眼眶涨得发痛,全身也在抽痛,从未有一刻如此懊悔,为什么他没有早点发现,为什么他这么笨。

“怎么办,怎么办……”沐之弦眼睁睁看着谈衣的生命肉眼可见地一点点消失,忽然想到了什么,拼命地去拍打车厢。

哗啦啦的,摩天轮的玻璃被过大的力道打得粉碎,无数碎片把他的手掌扎得鲜血淋漓,可是他却顾不上,如同濒死的人极力渴望着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救命,快来救救谈衣,”他抱着谈衣,玻璃碎片深深刺入掌心。

这一刻,他忽然像是变回了那个在雨夜的游乐场失去最亲的人,那个从童话瞬间坠入血色地狱而无助哭泣的小孩。他不知道为什么,世界突然变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可以去挽回,他不知所措,只剩迷茫……

“谁来救救他,”沐之弦把谈衣团在怀中,用力地抱紧,恨不得把他塞进自己的身体里,眼泪一滴滴落下,仿佛濒死的野兽最后的悲鸣,“谁来救救我……”

伊莱特郁闷地待在树上,长长的双腿伸直横在树枝上,闭着眼睛眼不见为净,却忽然听到了似乎有人在呼喊,仔细听又像是幻觉。可是,这个游乐场里除了谈衣和那个人类,再没有别人了。

他猛然坐了起来!

太阳终于升起来了,第一缕晨光照在谈衣身上,却像最灼热的火把,让他的脸上瞬间爬起一层锈斑,并迅速扩大。

沐之弦顾不得满脸的泪水,连忙转身挡住阳光,把谈衣一丝不漏地护在怀里。

首节上一节212/216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