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 第145节

谈衣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始终还是放不下。想起妹妹,谈衣的心就忍不住柔软下来,语气也变得温柔,“沈流,我有个妹妹,叫做婉婉,就在临仙阁内,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照看她,好吗?”

谈衣的请求,沈流当然不会拒绝。可是他的心中却有一抹说不出的古怪,明知自己该答应,却迟迟不想开口。

最终,沈流还是点头了。谈衣得到应允,放下心底的大石,一下跃出小舟。

跳出两步,谈衣停了下来,碧绿的荷叶摇曳不止,他心想,他这一去,或许就真的回不来了。

恰在此时,沈流说话了,“中秋节,我和婉婉会一起在清水镇等你,等你回来我们一家团圆。”

一家团圆?谈衣望着平静无波的水面,这四个字,他已经好久没有听过了。他的娘是江南人,虽然嫁到了苗疆,每年的中秋节却也是会过的。

那时,她也会说,他们一家要一直团团圆圆。

久远的记忆仿佛一把刀刺入骨髓,牵动之时,没有美好,只有血淋淋的伤。

谁都能团圆,只有他,这辈子或许都不可能了。

心中这么想,谈衣的脑中却忍不住浮现出了团圆的场面。如果那时,他真的能够成功报仇,然后逃离圣火教,那么……

谈衣的脸上展开一个淡淡的微笑,轻声说,“好,我会尽量赶回来和你们……一家团圆。”

说完以后,谈衣就纵身离开。

·

叶轻寒找了许久,也没看到谈衣,手里的布条几乎要被他捏碎了。

这时,他听到了一声短促的“叶轻寒”。

这声音日日夜夜都出现在他脑中,他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这是谈衣的声音,马上回过头去。

谈衣慢慢从河边走过来,他左手紧紧捂着右手臂,但依然不断有鲜血从指缝中汩汩渗出。

叶轻寒的眼睛被那鲜艳的颜色刺伤,立刻走到谈衣身边,想看他的伤,又怕弄疼了他。又急又怒之下,他的眼里克制不住地染上了杀意,“是沈流?”

谈衣点了点头,“他的武功实在厉害。”

叶轻寒刷地一下抽出剑,“我去杀了他!”

谈衣连忙抓住他,“不要去!”

叶轻寒的眉头皱起,看到谈衣明显十分紧张的样子,他忽然想起谈衣曾经与沈流似乎有不清不楚的牵扯,神色顿时变得危险,“为什么?你关心他?”

谈衣犹豫地咬咬唇,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叶轻寒心中的火气更大了,原来他只是想把沈流杀了了事。现在,他是连把他大卸八块还觉得尤不解恨,转身就要去找人,却又被谈衣拉住了。

叶轻寒回头,冷冷道,“这本就是你的任务,你再维护他也没用。”

谈衣露出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也顾不上自己流血的伤口,恨恨道,“你这傻子!”

叶轻寒听谈衣还因为沈流骂他,顿时更加生气了,心里把沈流砍了一遍又一遍,胸口醋意不住翻涌,“他伤了你,你还这么维护他,害怕他死!你才是傻子!”

谈衣也生气了,终于脱口而出,“我不是怕他死,我是,我是关心你。”

叶轻寒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出,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紧接着脸就红了,“关,关心我。”

谈衣的面颊染上几缕红晕,似乎也是非常不好意思。

叶轻寒欣喜若狂,跟着却想到什么,脸色又阴沉下来,“那你为什么,为什么和教主……”

圣火殿外,得知谈衣与慕容绯关系的那一刻,叶轻寒几乎是心神欲碎,差点就要失去理智,如果他果真喜欢的是他,为什么会和慕容绯又发生那种关系。

谈衣咬了咬牙,“我是被他强迫的!”他的声音里满是数不尽的恨意,“我一直对他忠心耿耿,可是没想到,没想到……啊!”谈衣痛苦地捂着手臂,额头上冷汗直冒。

叶轻寒立刻紧张地抱住谈衣,“我带你去看大夫。”

谈衣紧紧抓着叶轻寒的袖子,继续说,“你听我说完!那时,我怕连累你,也怕你太冲动,所以才和你说,我根本就不在意你。其实,其实我都是骗你的。”

叶轻寒心情巨震。的确,如果谈衣那时告诉他,他是被强迫的,他一定会理智全无地去找慕容绯。即使他再自负,也不得不承认,慕容绯的功力远高于他,他贸然去找他,只有死路一条。

谈衣看叶轻寒渐渐信了,再接再厉地说,“如果我不是心中有你,怎么可能会夜以继日地照顾你。当时我发高烧,你衣不解带地照顾我,我也是知道的,我其实很是欢喜。”

原来谈衣一直都知道!叶轻寒的手微微颤抖,不过他又想到了沈流,“那沈流呢?”

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叶轻寒紧盯着谈衣的表情。然而,谈衣对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只反问了一句“他?”语气中似有不屑之意。

这个反应让叶轻寒放心不少,终于把心底的疑惑都放下。谈衣道,“沈流不过是——”他忽然捂着手臂,似乎疼痛难忍。

叶轻寒连忙扶住谈衣,撕下自己的一片衣襟,给谈衣做了个简单的包扎,寻思着还是要去找个大夫。

谈衣却摇了摇头,“算了。”

叶轻寒急道,“这是你的身体,怎么能‘算了’!”

谈衣惨淡道,“反正回到教中,教主也会……不如就这么伤着,也许还能让教主放过我一次。”

叶轻寒瞬间就被勾起怒火,冷然道,“我绝对不会让慕容绯再伤害你!”

想到谈衣不知道被慕容绯强迫了多少次,却还不敢与别人说,叶轻寒就按捺不住内心的熊熊怒意。

“可是,他是教主。”

“教主又怎么样!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敢示人的胆小鬼,顶着那样一副见不得人的尊容,自己都不忍心看自己的脸,竟然还敢厚颜无耻地勉强别人!”

叶轻寒的语气中满是嫌弃与厌恶,好像慕容绯是什么恶心的臭虫,这正中谈衣下怀。

叶轻寒越讨厌慕容绯,他的机会就越大。

谈衣低下头,低声道,“慕容绯的武功远远在我们之上,我们又能怎么样?”

叶轻寒冷笑一声,眸中杀机尽现。他轻轻揽住谈衣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很多时候,武功好并不代表一切。”

“我一定不会让他再得逞。”

谈衣靠在叶轻寒肩膀上,面上忧心忡忡,眼里却是一片刺骨的冰冷。

首节上一节145/216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