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当炮灰被万人迷穿了 第12节

他一走,谈衣和谢承言就再也不需要遮遮掩掩了,两个人的关系突飞猛进。

谢辰风不在的某个周末,谈衣一个人去买菜,路上却“偶遇”了谢总,于是一个人的买菜之旅变成了两个人的双人菜场游。

既然来了客人,谈衣决定今天就稍微奢侈一回,他拉着衣着光鲜的谢总裁,穿过腥味飘扬的菜市场空气,来到一个水沫飞溅的卖鱼摊附近,然后让总裁在原地稍待。

谢承言以为谈衣怕弄脏他的衣服,很违心地善解人意道,“没关系,我不怕脏。”

然而他想多了,谈衣很嫌弃地抽出自己的手,装作和他不认识的样子,“你穿得这么好,明摆着和人家说‘快来宰我’,你在旁边看着就好。”

谢承言:……

谈衣振作精神,大步跨到摊前,目光如炬地在几个大鱼盆间扫视,忽然间指向一条鱼,“老板,那条捞给我看看。”

老板乐呵呵的脸蓦然变得有些不安,战战兢兢捞起来,鱼直挺挺地翻着白眼。

谈衣叹了口气,“这条是死的,其它的也一定半死不活,买了你的鱼,我也要亏死了。”

老板立马反驳,“也就死了一条,小伙子话不能乱讲,其它的鱼鲜得呢!”

谈衣眯起眼睛,老板也挺直了粗壮的腰板回瞪,谈衣又把手一指,“那条——”

“哎哎哎!”老板握住谈衣的手,嘿嘿地笑,“其实活鱼和死鱼,那个营养价值一样高。”

谈衣转身就要走,老板马上变色,拉住他,割肉一样地一拍大腿,“我算你便宜点!”

“算你20块一斤。”

“不要和我算一斤,我文盲,”谈衣看着着听到他是文盲就开始沾沾自喜的老板,不屑一笑,伸出手指头说,“20块一条,就那条。”

……

谈衣接过老板含泪递过的鱼袋子,表面十分冷酷,内心十分开心。

“哥哥好厉害!”旁边一位小孩啪啪啪鼓起了掌,被妈妈一脸尴尬地制止了。

谈衣转过身就笑弯了眼,露出一颗小虎牙。他走到谢承言面前,却看到谢承言也在笑,他这绝对是在取笑他了!

谈衣有点不好意思,有点恼羞成怒,但自己抠门是事实,他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忍了。

可是走了一路了,谢承言眼里的笑意还没有散去,谈衣就有些不高兴了,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闷闷地说,“对不起,我穷习惯了,所以省了几块钱也觉得很开心。”

谈衣闷闷不乐地插着口袋,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可是脸颊却弥漫着因为不好意思而爬起的红晕,嘴巴不自觉地微微撅着,看在谢承言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可爱。

从12岁起,谈衣就已经开始学着一个人去养家,他逼着自己成长,去学习那些他本来还不用接触的复杂,用那么瘦小的肩膀默默撑起一个家,这份艰辛与困难是谁也不能想象的。可是,他却坚持了下来,而且还做得很好很好。虽然……那是为了另一个人。

谢承言心中的某一块坍塌下来,心口充盈的心疼与爱怜让他只想好好抱着这个单薄的少年。可是,在那些柔软的心疼与怜爱之下,又悄然生长着控制不住的嫉妒,他是为了另一个人不断地成长,在他的心里,也许永远也不会有比那个人更重要的存在。

为了谢辰风,他可以放下所有尊严,即使明知道只会得到羞辱,也依然每个月都会回到谢家,只为了拿到那一点点生活费;为了谢辰风,他可以放弃学业,小小年纪就开始没日没夜地打工;为了谢辰风,即使他现在答应了和他在一起,也依然会因为谢辰风的不喜欢而不敢和他光明正大地约会。

所有的所有,都是为了那个根本就不算是他什么人的谢辰风!名为嫉妒的火苗越烧越旺,焚烧地胸口都布满滚烫的痛。

·

晚上的时候,谢承言尤其地粗暴,宛如一只褪下伪装的野兽,凶狠地啮咬着脆弱的猎物,他几乎已经把他吞吃殆尽,却依然毫不知足,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更多。

夜风卷起蓝色的窗帘,不断地在窗台翻滚。这时候,谈衣的手机响了,是一条短信,提示音却很特别,是他为谢辰风专门设置的铃声。

谈衣连忙推开身上的人,转头去拿手机,谢承言靠在床边,低头哼笑一声,也凑了过去。

短信的内容很短,只有两个字:“想你。”

“呵,想你,”谢承言低低笑了,咬着谈衣的耳垂,“他说想你呢,小衣。”

第14章 豪门文13

谢辰风站在树下,一边撑着伞一边发短信。雨下得有些大,哗啦啦地打在伞面上,时不时会有几颗水珠滚落伞尖。路灯光隔着雨幕隐隐约约地投射过来,映照出一张带着淡淡温柔的俊脸。

比赛活动方安排了住宿,不过是两人一间。一方面为了不影响室友休息,另一方面谢辰风自己也不想被不相干的人打扰,于是索性就走远了些。

谢辰风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化身老妈子的一天,他打了一排问题:晚饭吃了吗?有没有好好休息?今天出门了吗?……有没有想我?

写完以后他看着短信,自己也觉得自己太啰嗦,于是又一个字一个字地把前面的问题都删掉,只留下最后五个字。

有没有想我?谢辰风盯着这五个字连同那个问号,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一滴冰冷的雨珠从伞尖滚落,钻进他的脖子,顿时激起一阵轻微的战栗。谢辰风莫名其妙地烦躁起来,越看那五个字越觉得傻,又刷刷地把他们也删了,按回手机主界面,看到了谈衣安静的睡脸。

他抱着条小毯子,蜷缩着侧身躺着,鼓鼓的脸颊看上去尤其稚嫩,简直不像一个已经十九岁的人。

谢辰风的脑袋忽然就像被什么搅得魔怔了一样,只觉得有一种强烈的情感要从心底深处喷涌出来。他第二次点开短信界面,迅速地打下两个字,然后更快地点击了发送。

直到“发送成功”的提示在手机里出现,谢辰风才意识到自己发了更蠢的两个字,不由有些懊恼地踢了脚脚下的土地,结果溅起来好些泥水,差点把裤脚都弄脏。

短暂的懊恼过去,谢辰风看着手机又情不自禁地期待起来。

等待的时间总会显得尤其漫长,谢辰风觉得自己等了很久,看时间才发现只过了三分钟。这时,谈衣的短信回了过来:一个人在外面注意身体。

谢辰风微微有点失望,正要回一个“哦”,很快另一条短信又发了进来:哥哥也想你。

些微的窒闷骤然散去,谢辰风忍不住地勾起唇角,本来想回去休息,心底那股情感忽然又涌动起来——他想听听他的声音。

也许是同样“想你”的短信给了他信心,这次,谢辰风没有犹豫地就打了电话,满怀期待地等着听筒里的嘟嘟声变成他所期待想念的声音。

电话很久才被接起来,雨下得很大,谢辰风没有听出谈衣略带异样的声音。

雨声实在喧哗,谢辰风快步走到楼下,和谈衣打起了电话。电话内容无非也就是一些吃了什么做了什么之类的事情,可是在这个身在异地的夜晚,听着谈衣用他清脆的嗓音讲述着这些细碎的关心,谢辰风却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他背靠着墙仰起头,黑漆漆的夜空仿佛也浮现出谈衣的模样:他笑了的样子,他无奈的样子,他生气的样子……

好想你。谢辰风在心里说,电话那头,谈衣说了句“晚安”,然后就挂了电话,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谢辰风对着微凉的空气呼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轻声说,“好想见你。”

·

【滴,谢辰风好感度增加5点,当前好感度90.】

首节上一节12/216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