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8节


手环被打开,投影屏幕在空气中,陌斐切换到了一个专业且限制颇多的购物网站,冷静而快速的下单各种他早已烂熟于心的药物和一些必要的化学试剂。

他的眼前又浮现出了他第一任导师的脸,现在那个原本志得意满的肖像变得苍白虚弱,最后变成一个墓碑。

陌斐笑了起来,俊美的脸上带着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疯狂和得意,但是很快,他又恢复了他一贯绅士有礼,优雅谦和的形象。

紧接着,他点开了一个被他重重保护的文件夹,那里面是全都是联邦目前最优秀的药剂师的影象资料,甚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部分,他点开一份,戴上耳机,如饥似渴,像是一个沙漠中找到水的探险者一样。

他的眼神阴鸷而充满渴望,但面上的表情却温柔从容,两厢对比,反而更加可怕,更具有危险性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被白辛之前设下的陷阱囚禁在研究室里,像一只不知疲倦的在滚轮上奔跑的小白鼠一样从事研究,得不到一丝休息的机会。

当然,他原本不必要这样辛苦,他大可以舒舒服服的待在这个金属怪物的身体里,用自己的聪明才智过上近似国王一般的生活,可是他却偏偏不愿意这么做,他对待自己就像对待一条湿毛巾,不榨出最后一滴水决不罢休。这样辛劳多年的成果终于在今天成熟,可以采摘,他终于抓住机会,从囚笼里走了出来。

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要去捕获他少年时期就钟爱钦慕的猎物了。

这一次,他可爱的小猎物再也没有任何人保护,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他抓进自己的怀里。

第7章 希望号

白泽做了一个噩梦。

考虑到明天就是X计划正式开始的日子,他今天会做噩梦实在是太正常了。

他顶着一额头的汗水醒来,白泽知道他现在最好去洗一个澡,因为浑身上下都湿黏黏的难受,可是他一动也不想动,大口地喘着气,大脑里的一半神经还沉浸在刚刚结束的噩梦里。

加尔不在他身边,这是他自己做出的决定,他嘴唇颤抖,闭了闭眼,还是沙哑着嗓音,喊出了那个名字:

“加尔。”

尽职尽责的机器人应声而来,速度快的好像他早就预知到了这件事一样,他来照顾白泽,为他擦去冷汗,把他抱进浴室,为他换好衣服。

白泽全程不在状态,他全身还在细微的痉挛,右手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后颈,好像害怕有谁会对那里发起进攻一样。

那是一个很混乱,很恐怖的梦。

一个看不清身影的人朝他走来,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白嫩幼小,一双孩童的手。

那个人继续朝他逼近,他下意识地想要躲避,结果无处可藏,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所以他只好躲在雾气里。

但是没用,他还是被捉到了。

那个人箍住他身体的手像一条劈不开的铁链,他的呼吸喷在白泽的后颈。白泽拼命挣扎,没用。然后求饶,这回好像有点用,那个人扳过白泽的身体,想要和他面对面。

白泽惊恐莫名,对那个人又踢又打,可惜无法撼动对方分毫,就在这时候,白泽醒了。

实际上这个梦并没有太多的内容,就连梦中的那个人的脸也看不清,但它就是吓得白泽冷汗直流。

等白泽缓解好自己的心情,准备抬起眼皮进入真实世界时,就发现他不知何时竟然在加尔的怀里。

加尔任劳任怨,尽职尽责的做他该做的和不该做的。

白泽深吸口气,不太想出去,之前下过的决心就像一张被水泡过的契约,已经失去了效力,他愧疚的对加尔道了歉,在加尔表示原谅他之后(这个结果是可以预见的)心安理得的待在这个狭小安全的避风港里。

关于他离去后如何安置加尔的问题,他已经想好了。

他完全想象不出加尔在其他人那里做着和现在一样的事情,同样也担心加尔会被其他人毫不留情的送去回收,综合以上两点最主要的原因,也融合了其他一些无法说出口的原因,白泽的最终决定是把加尔留在家里,就和现在一个样。

他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加尔,并忐忑着加尔可能会指责他自私,但加尔什么也没说,只是露出了一个微笑,和往常那样。

第二天来的比往常任何一个“第二天”都要快。

白泽准备好了一切,他也了解了一切他该知道的流程,他即将出发,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完毕,他随时可以踏上旅程。

一切都轻而易举,除了和加尔道别这一环节让他有点难以踏过。

但是一旁有人虎视眈眈,所以在白泽计划中本该更加郑重一些的道别只能草草了事,他把加尔关进储物室,给他自由行动的权限和自己可支配的所有财产。

他应该说些什么的,随便什么都行,只要不是沉默,但那几个人犹如激光一样的眼神让他不得不保持沉默。

那几道眼神戏谑的让白泽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还在读学前班的儿童,正在依依不舍的和挚爱的玩具机器人道别。

他没法忍受这样的目光,感觉十分难为情,所以最后他只是在把加尔送进储藏室里时偷了一个吻。

他当然知道机器人是没有感情的,无论加尔看上去有多么的人性化,但自始至终驱使他行动的都是植入他芯片里的程序而不是蕴藏在心中的情感。

白泽觉得自己越变越可笑了,居然会向一个机器人寻求感情,而且还不止一次,说真的,他在情绪跌到谷底的时候曾经不止一次的幻想过加尔就是他的alpha,加尔保护他,安慰他,从来不强迫他做他不愿意的事。

但是这种白日梦通常维持不了多长时间,基本上在他醒来后一不小心把目光停留在加尔脖子上的数字编号上后就会立刻消失。

“加尔,再见。”

他这么对加尔说,心里忽略了前行道路上可能会遇到的危险,只想着他安全回来后和加尔继续现在的生活。

“我的主人,我们很快就会再见的。”加尔这样回答他。

尽管这回答有多么的不切实际,但是白泽还是感觉自己被安慰到了,他深呼吸,让自己振作起来,谨慎的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在确定那里光滑平整后才踏出了储藏室。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很枯燥,无非是各种繁琐的固定流程,白泽通过一道又一道的关卡,接受一项又一项的检查,像个没有思想感情的牵线木偶一样完成了一切。

“您的身体状况有点不太好。”医生推了推自己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然后他道貌岸然的笑了笑:“但是承受休眠舱还是绰绰有余的。”

他冲白泽眨了眨眼,似乎觉得白泽该为了他这句话而表示感谢,或者至少给他一个微笑,可惜,白泽并不打算向他表示感谢,微笑也吝啬。

原本这还不是最后的检查,但是警报声让白泽获得了立刻上飞船的资格。

他被过于警惕的工作人员推上了飞船,紧接着,飞船的大门在他身后迅速关闭,白泽抓紧时间往身后一看,一张艳丽的脸蛋又印上他的视网膜。

白泽记不清他的名字,干脆用“蜂后”这个贴切的外号来称呼对方,这个Omega满脸怒气,两条纤细的眉毛都快拧成一条了。

他一马当先,身后还跟着一大群追随者,当然,都是alpha士兵。

这个高高在上的蜂后似乎并不觉得和一大群alpha待在一起会有什么危险。

“希望号即将发射,三十,二十九,二十八......”

舱门已经完全关闭,倒计时随即响起,白泽站在原地没动,等着人来指引他。
首节上一节8/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