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40节


白泽安静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问道:“加尔,你后悔了吗?”

“我就是这么一个既软弱又虚伪的人。”他垂下眼睫,声音又轻又细:“我说过,要尽量伪装成一个合格的alpha,却也只是说一说,我要你抱我,要你吻我,要你保护我……你觉得我麻烦吗?你后悔答应我了了吗?”

“不,永远也不。”

加菲尔德用自己的信息素把白泽一层一层的包裹起来,安抚性的低头吻了吻白泽的眉眼:“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你……我的宝贝。”

他的话语在“你”字戛然而止,后面的四字称呼无声而安静,他不敢说出来。

白泽是一个人类,而加菲尔德是一个生化人……他怎么敢说这个人类是他的宝贝呢?

或者,他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呢?

加菲尔德把所有的想法都藏在了胸膛里,他的脚步仍旧是不疾不徐。

白泽本来以为加尔会带他回到他的房间里,然而他猜错了。

狭窄的金属走道突然变得开阔起来,天花板的顶部也骤然变高,就连墙壁的颜色也变成了银白色。

再往前走,一扇巨大的门像是梦境一般的出现在白泽的眼前。

像是古老城堡的大门一样,它的两扇门板缓缓的向两旁收缩,里面的景象也就失去了遮掩。

这是一个巨大的空间,它的正前方是透明的,浩瀚无垠的宇宙一览无遗,这里摆满了各种仪器,有些是白泽曾经见过的,但那仅仅占少数,绝大部分的仪器是白泽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它们整齐的摆放在地上,像是一列列等待检阅的士兵。

而加尔就是那个检阅它们的首领。

白泽被加尔放在了正中间那唯一的一张座椅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加尔娴熟的一一检查操纵那些机器。

他的速度很快,手下的动作也十分利落,那些复杂精密的仪器在他手下好似变成了一个个在孩子们手底下辗转的玩具那样听话。

这是白泽第一次看到加尔这样的一面。

他被迷住了。

第38章 好啊,听你的

在白泽的面前,加尔一向是顺从的,他是当之无愧的最好侍者,可是白泽却从来没有发现,加尔也可以是这么优秀的机械操纵师。

同为机械造物,加尔面对那些没有神智,任由他摆弄的机械时,有一种天生的居高临下,从他的侧脸上,白泽看到了骄傲。

这是他第一次在加尔的脸上看到这种表情。

白泽的喉头动了动,一抹隐隐约约的追悔浮上心头,可是他并不明白他在后悔些什么。

不过这来历不明的情绪很快就消失了,因为在加尔的操纵下,巨大的3D投影以白泽坐着的那把椅子为中心徐徐展开,近乎梦幻的蓝色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幻景,在半空中飞扬着的蓝色颗粒状投影迅速的集结成一个又一个立体的影像。

投影已经形成完毕,巨大的树木挺拔的站立着,各种白泽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花朵围绕着他生长,这时,似乎一阵清风吹过,这些奇妙的植物开始左摇右晃。

一朵手掌那么大的娇艳花朵被风推到了白泽面前,它层层叠叠的花瓣毫无规则可言,中心的花蕊像是触须一般的伸了出来。

白泽伸手想要去触摸,但是这些仅仅只是光影汇聚成的假象,白泽的伸出的手只捉到了一些空气。

加尔隔着一片“丛林”遥望白泽,他的小主人坐在蓝色的花丛中,像是童话故事中即将加冕的精灵王子。

他是我的宝贝。

加尔抬起腿向白泽走去,他的身体毫无阻碍的穿过了一株又一株的植物,然后他半跪在白泽的面前,吻了吻白泽的手背。

“喜欢吗?”

加菲尔德的声音和他的动作让白泽红了耳根,他急急忙忙的回答:“喜欢。”然后试图把加尔拉起来。

加菲尔德顺着他的力道站起身,解释道:“这是我们即将抵达的那颗星球的部分投影。”

他唤醒了一个虚拟屏幕,十指飞快的在上面点击,然后一个个浮在半空中的图像代替了在风中轻轻摇曳的丛林。

这些图像全都是植物,但全都是白泽从没见过的植物。

这代表着的,难道不是更多未知的药材种类,更多的选择,更多的可能性吗?

白泽有点兴奋。

他试着伸手点击,在他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那个图像时,组成那幅图像的蓝色微粒立刻在原地粉碎成了一团蓝色的迷雾,然后又飞快的重新成型,变成了那副图像中植物的立体影像。

他离开座位,仔仔细细的观察了那株植物的全貌,然后问道:“加尔,能告诉我它的生长环境吗?它是否有伴生植物?在它周围,有什么样的动物出没?”

加菲尔德早就准备,目前所能收集到的所有资料都被他们分门别类的归档,只待白泽调阅。

白泽逐一点击浮在半空中的图像,并结合加尔提供的资料,仔细的观察着它们,猜测着它们的习性和可能会有的功效。

他的大脑正在高速的运转,许多专业知识一一闪过眼前,眼中心中只剩下这些从未谋面的植物,哪里还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

陌斐对他造成的惊惧早就不翼而飞,事实上,假若不提醒他的话,说不定他甚至都不记得世界上有陌斐这号人了。

加菲尔德站在白泽身边,安静的陪伴着他,并在他兴致勃勃的提出一个又一个的猜想时给予自己的意见。

等白泽总算是把面前的这些植物研究完毕之后,他又要求查看下一批,但是加尔这个时候阻止了他。

“我的主人,现在您应该去休息了。”

他把刚才记录下来的,白泽提出的所有猜想都发送到一块独立的,可携带的电子光屏上,像是给小时候的白泽塞一本童话书一样的哄他去睡觉。

“您在入睡前可以看一看这个。”

加菲尔德的声音里带着诱哄。

假如白泽选择坚持他自己的想法这种可能性很大那么加菲尔德除了妥协之外没有其他选择,他的在这艘飞船上的权威是绝对不会用在白泽的身上的。

所以他没有关闭投影,静静的等待着白泽的答案。

他就像是一个溺爱孩子的家长,就算自家孩子在大冬天吵嚷着要吃冰淇淋,他也会选择马上掏钱满足对方的愿望的。

但是出乎意料的,白泽这次并没有固执的坚持己见,他接过加尔递给他的电子光屏,像小时候抱童话书那样的把它抱在胸前,他向前几步,踮起脚尖吻了吻加尔的额头。

“好啊,听你的。”
首节上一节40/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