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39节


陌斐不用追问都知道这个小东西把自己给忘了。

这个少年alpha有点恼怒,但是他并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只是从外套衣袋里拿出一颗糖果,慢条斯理的剥开糖纸。

甜蜜的糖味窜进了白泽的鼻腔,他伸手想去拿,但是陌斐一抬手,糖果就被他举在了白泽碰不到的地方。

白泽的眼神随着那颗糖果移动,然后他眼巴巴的看着陌斐,无声的表示:我真的非常想吃。

“记住了,我叫陌斐。”

陌斐摸了摸白泽软乎乎的脸颊,“记住了吗?”

“记住了,陌斐哥哥!”白泽为了糖果,叫人叫的特别迅速。

陌斐轻笑一声,用指尖捻着那颗糖,喂进了白泽的嘴里,故作不经意的在白泽红润的嘴唇上摩擦了一下。

白泽含了满口的甜蜜,哪里察觉的到这个,他没说话,牢牢的闭着嘴巴,生怕有一点点甜味从他的嘴里偷跑出去。

他扬起脸,给了陌斐一个报答似的笑。

陌斐哼笑了一声,捏了捏他脸颊边的软肉。



回忆并没有支配陌斐多长时间,他的目光贪婪的锁定着面前这个Omega,这个撒谎说只比他小了四岁而实际上小了整整七岁的小骗子。

“我为老师的去世而感到深深的悲伤。”他假模假样的摆出一副彬彬有礼的绅士外表:“我当时在研究一个秘密的项目,没能来参加老师的葬礼实在是非常的遗憾。”

白泽的寒毛竖了起来,他感觉到自己的牙根开始发酸,后背缓缓的渗出冷汗。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明明陌斐和他的距离并不近,而且说的也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可是他相信自己的直觉。

白泽刚想不露声色的后退,拉开一些与陌斐的距离,却惊愕的发现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不知何时已经缩短了许多!

这时,陌斐又添了一句:“当初导师曾经嘱咐我,让我好好照顾你。”

潜意识与明意识同时察觉到了危险,根植在大脑深处的对alpha的恐惧开始飞速的发酵,起初那敢于对alpha冷言冷语的勇气不知何时已烟消云散。

他害怕,他想要逃!

但是身体却仿佛和大脑意识脱节了一般,突然不受控制了。

陌斐靠的越来越近。

白泽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铺天盖地的惶恐向潮水一般涌来。

然后,他听到了加尔的声音。

他说:“白泽博士,请跟我来,您的检测时间到了。”

第37章 他被迷住了

加菲尔德的声音一响起来,白泽便觉得安全了。

这种下意识的依赖根深蒂固,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可是,距离他仅有一步之遥的陌斐却清晰明了的把他的神色全都收进眼底。

依赖?

又是这种该死的依赖!

他的眼底漫起了沸腾的热焰,那个机器人的身形再次在他眼前出现,他手指收缩,恨不得一拳把对方打个稀烂。

眼看着白泽就要起身离开,向着那个机器人奔去,陌斐压抑了许久的怒气终于让他无法再次给自己蒙上彬彬有礼的表皮,他猛然伸出手,攥紧了白泽的手腕。

陌斐没有费心去控制自己的力道,他的手就像是秃鹫的利爪,抓住了猎物就死死不肯放手,浑然不在意猎物的感受。

白泽只觉得右手手腕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他起身起到一半,因为这股突如其来的疼痛,重重的跌回了沙发。

陌斐的信息素也如影随形的缠了上来,但加菲尔德的速度比他更快,在他还来不及全面压制的时候,就用自己的信息素牢牢的把白泽保护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动作也不慢,似乎只是转瞬之间,他攥着白泽的那只手就被加菲尔德拧住,加菲尔德的芯片已经给出了力度提示,于是陌斐也尝到了白泽的感觉,只不过,他的感觉要更糟糕一些,因为加菲尔德直接拧断了他的手腕。

陌斐的右手手掌失去了腕骨的支撑,软绵绵的垂落下来,自然也就不得不放开了白泽。

白泽的应激反应让他短暂的忽视了手腕上传来的痛感,迅速的站起身往加菲尔德身边靠拢。

空旷无人的大厅异常的寂静,谁都没有发出声音,白泽被攥得手腕生疼的时候没有,陌斐在被加菲尔德直接拧断腕骨的时候也没有。

森冷而浑浊的空气在他们之间流动,两股信息素在无声的较量,陌斐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可是他的信息素威势并不如加菲尔德的,因此,毫不意外的,他被加菲尔德庞大的威势拍倒在了地上,像是一条失去了水分的泥鳅。

加菲尔德几乎从来不在除了白泽以外的人类面前变换表情,但是这一次,他的脸上是毫不掩饰的震怒。

但是这一外露的情绪转瞬即逝,快到几乎看不清。他把白泽护在身后,迅速的调整了自己脸上的神色,让自己的五官拼凑出一种公事公办的冷漠:“陌斐博士,飞船上禁止船员在除了训练场以外的地方产生暴力冲突,希望您下次不要再犯。”

陌斐没有对加菲尔德的话语做出任何回应,他不得不低下自己的头颅,但他阴鸷的眼神和冰冷的哼笑声都在传达一个讯息:他并没有把加菲尔德的话放在心上。

加菲尔德并不在意他是否回应,他引着白泽往回走,用自己的脊背挡住了陌斐窥视的阴冷目光。

他用自己的权限命令金属门升起,同时,他锁定了所有的医疗舱,切断了所有医疗仪的能源供给。

缓缓下落的金属门切断了大厅与白泽的联系,狭窄的暗银色通道让白泽感到了无比的安全,他先是如释重负,但是在骤然放松之后,紧随而来的后怕让他浑身颤栗,他的脊梁似乎一下子就变得软绵绵的,无法承担支撑起身体这样的重负。

“加尔……”

他软弱的倒进加菲尔德的怀里,又一次受缚于天性,寻求他的alpha给予安慰。

加尔温存体贴一如既往,他侧身背墙,让自己的身体与地板呈三十度,然后轻轻环搂着白泽的腰背,让他能够舒适的伏趴在自己的怀里。

白泽把自己的头埋进加菲尔德的颈窝,这里既温暖,又有令他感觉到安全的信息素。

他在这里寻求短暂的慰籍,给自己定了十分钟的舒适时间,但是,这十分钟的定时就像是冬日早晨的闹钟一样,被一拖再拖,到最后,加菲尔德把他打横抱起时,他也不发一语,默默地把自己之前下的决心摔了个稀烂。

狭长的金属走道里,只隐隐约约的回荡着加菲尔德的脚步声。
首节上一节39/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