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38节


原本应该在他的记忆中蒙上一层黑纱的片段,又一次被加尔用吻抹消了。

但饶是如此,酒精还是没能给白泽留下好印象。

起初,因为固执,和一些奇怪的偏执,白泽并不打算放弃培养自己对酒精的适应性,他再次找来了那瓶草莓酒,在加尔的陪伴下再次试图挑战。

他是这样想的,先天上的不足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来抵消,更何况,他还是从小就受到父亲的训练,成功的把自己伪装成了一个alpha。

所以,他觉得,只要掌握方法,努力尝试,就一定能提高自己对酒精的耐受性,让自己在伪装alpha的时候更加逼真。

但是他错了。

Omega的身体机能天生娇贵,酒精的刺激性非常大,白泽的身体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适应的。

这和个人意志无关,纯粹是生理机能的客观限制。

白泽的努力毫无用处,他的执着只换来了一次又一次彷如生吞岩浆一般的酷刑。

他脸色苍白,嘴唇被自己的牙齿咬得鲜红,微微颤抖的睫毛下,是两汪泛着粼粼波光的蓝色死湖。挫折和失败让他的情绪跌入谷底,也给他整个人笼上了一层奇异的颓丽。

他对大厅的热情已经消失不见了,只要一想到那些货真价实的alpha能够毫不在意的往自己的胃里倒进一杯又一杯的高浓度酒液,再想一想自己这个连所谓“带有一点酒味的草莓饮料”都无法下咽的伪装者,他的心里就会莫名其妙的产生一阵又一阵的害怕情绪,整个人也会因为一些莫名的想象而颤栗起来。

当然,不可能仅仅是害怕,还有嫉妒和愤怒。

凭什么呢?他们能够那么理所当然的站在太阳底下,毫不在乎自己所拥有的的一切,可是自己却这么艰难?

为什么?凭什么?

这几个词汇在他的脑海中反反复复,情绪也因此时好时坏,喜怒无常。

因为喜欢,他在加尔面前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从不向加尔倾斜自己的怒火,尽管他知道,就算自己这样做了,加尔也会原谅他,默默忍受他,依旧宠爱他。

可是他舍不得撕扯长在自己心脏上的花朵。

于是,大厅里的那些他的同行者,就成了他发泄自己情绪的绝好对象。

白泽时而冷漠,时而不耐,挑起下颚,用眼角余光把视线施舍给那些主动上前来的谈话者,他的回答也和他的表情一样冰冷,有时候,他恨不得在词与词之间夹上一些锋锐的长剑,好从这种伤害别人(alpha)的举动中汲取一些快乐。

但是,尽管白泽的态度恶劣,可主动来找他谈话的照样络绎不绝。

对柯克来说,白泽的声音完全可以抵消他话语中的讥诮,而在莫尔德看来,白泽那尖尖的下巴使他说出的任何话都可以得到原谅。

陌斐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决定坐到白泽的身边。

白泽满心的不耐,不知道为什么,他对陌斐总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惧怕,尽管这个人是他父亲的学生。

就是这么一丝惧怕,反而让白泽产生了逆反心理。

为了向他自己证明他一点也不害怕,他强忍住了离开的欲望,依旧坐在原来的地方,等着陌斐开口。

“你好,白泽。”

陌斐的声线低沉,听上去带着一股温柔的味道,可白泽对这个声音没有半点好感,隐隐约约的惊悸让他抿紧了唇,什么话也不说。

陌斐并没有把他的不礼貌放在心上,他笑了笑,接着说道:“说来也是我的错,这么久了才来和你说话,导师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很后悔收了我这么一个不懂得礼貌的学生吧。”

虽然白泽非常想说些刻薄的话,可是陌斐话里话外都离不开“导师”这个词汇,面对自己的父亲,白泽就算是再生气,也会掂量掂量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是否得体。

但是,不管怎么说,陌斐提起白泽的父亲白辛,总归是让白泽放松了一些。

白泽的肩膀无意识的抖了几下,他把目光投在地板上,想要和陌斐拉开距离,但是又迟迟没有行动。

陌斐还是没有得到回应,但是他很有耐心。

靠着对自己身体精准的控制率,他悄无声息的朝白泽靠近了些许,他的目光紧紧的咬着白泽的耳廓,眼神隐晦而又病态的在白泽的周身转了一圈,从柔软的耳廓,修长白皙的脖颈,再到挺拔纤细的腰身。

他像是一条潜伏的毒蛇,又像是一只正在织网的蜘蛛,小心翼翼的在不惊动猎物的情况下靠近。

白泽的下巴也变尖了,两腮的婴儿肥也早就消去,但是眉眼间那股天真任性的气质犹在,陌斐就顺着这股他熟悉的气质,想起了白泽还是一个小少年的时候。

那时,白泽的两颊略鼓,眼睛又大又漂亮,既天真又爱笑,只要给他一颗糖果,他就会乖乖巧巧的喊一声“陌斐哥哥”。



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alpha呢?

陌斐抬头,他与研究所的暗银色金属大门的距离随着他不断往前的脚步逐渐拉近,他的脚步踏在地上几乎没有任何声响。

走进研究所内部,长长的通道四通八达,迷宫一般的通向各个不同的地域。

不过陌斐自睁眼起,这里就是他的“家”,所以他驾轻就熟,毫不迟疑的拐弯,前行,他的身份磁卡可以刷卡大部分实验室的门,自然也可以在各个关卡前通行无阻。

白辛的实验室依旧紧闭,陌斐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时间,然后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前等待。

在时间超出了约定时间将近十分钟后,白辛终于开门了。

他一开门,陌斐如一杆标枪一样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白辛身为一个alpha,对这样的少年alpha是很有好感的,因为他深知,只有这样优秀的alpha才能获得较高的社会地位,成为掌握游戏规则的那个人。

这是白辛曾经对自己的孩子有过的期望。

可是白泽是注定不可能像他期望的那样,一步一步的走到金字塔的顶层了。

白辛这样想着,欣赏也从他的言语中透露出来:“进来吧。”

他决定要收下这个学生了。

自己的孩子做不到的事情,他或许可以托付给学生。

陌斐非常有礼貌,也非常的勤奋聪慧,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就获得了白辛至少三次赞美。

白泽站在一边,仰起头看他,大大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羡慕,趁着父亲暂时离开的空当,他走到陌斐的身边,扯了扯他的衣摆,想跟他说话,但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陌斐勾起了唇角,“小白泽还记得我吗?”

白泽磨磨蹭蹭了一会,尽力在自己的脑子里翻找答案,可是他就是想不起来,最后他灵光一闪,喊了一声“哥哥”。
首节上一节38/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