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30节


白泽使劲的想要掰开白辛的手,但是也只不过是徒劳而已。

他哭着求他的父亲:“爸爸!放开小珍妮……救救它……爸爸!”

白辛神色冷淡,他没有回应白泽的任何请求,在确定掌心里的那只兔子已经彻底失去行动能力后,他松开了手,摘下了手套,俯身把又哭又闹的白泽抱起来,轻而易举的控制住了他所有的挣扎。

白泽被白辛抱起来,在高处,他更能清楚的看着他的小珍妮所遭受到的酷刑。

这只原本可爱的小白兔现在正侧着身体躺在金属制的桌案上,身后不远处放着一排排装着颜色各异溶液的试管,透明的玻璃瓶身上映出了它有些光怪陆离的倒影。

它开始抽搐,白色的小脚开始毫无规律的踢蹬,它红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头顶上短短的白色耳朵软软的垂了下来,它张开了它的三瓣嘴,小小白色的牙齿露了出来。

最后,它轻轻的叫了一声,失去了声息。

白泽看着这一连串变化,哭得整个实验室都回荡着他的声音。

他一边哭,一边呜咽的说:“最……最讨厌……讨厌爸爸了!”

可能是情绪太过激烈,他哭着哭着就昏了过去。

说来也奇怪,在白泽昏过去的前一秒,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古古怪怪的念头

原来小兔子是会叫的吗?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了。

暖黄色的床头灯开着,他睁开眼,就能看见灯罩上印着的一颗一颗小星星,它们的形状投影在白泽的被子上,好像天上的星星掉了下来。

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一只修长的手探了过来,白泽下意识的要躲,但是他现在浑身软趴趴的,只是小幅度的动了一下,那只手轻轻的压在他的额头上,随后,一道温柔的声音响了起来:“烧退了。”

白泽转了转眼珠,看清了说活的人的面貌。

是那个新来到家里的机器人,加尔。

亲眼目睹自己的“小珍妮”离开这个世界,再加上发了烧,大脑有点昏昏沉沉的小白泽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他小声的喊了一声机器人的名字:

“加尔。”

“主人,我在这里。”

这个机器人的声线温柔流畅,听上去就像个忠诚体贴的管家,和平日里那副僵硬呆板的模样大相径庭,可是白泽混沌大脑什么也察觉不出来,只模模糊糊的感觉加尔今天特别特别的好。

很好的加尔把白泽扶了起来,在他的背后垫上了个软软的大枕头,它揽着白泽的背,给他喂了一杯温水。

白泽在水浸润了他的嘴唇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感到口渴。

他伸出两只手扶着玻璃杯,仰起头拼命的往自己的喉咙里灌水,因为喝的太急,还有一些水顺着他的颈侧流下来。

加尔拿来手帕,轻柔的帮白泽擦去水渍,“别喝得太急,不要呛着了。”

白泽喝完水后,精神总算是振作一点了,他手里的杯子被加尔拿走,空空的双手塞回了被子里。

加尔就坐在他的床边,这个机器人此刻带给了白泽一股无与伦比的安全感,他仰起头看对方,意外的发现对方有一双非常好看的眼睛。

在仿佛被焰火熏黄的暖色灯光下,对方灰色的眼睛好像藏着深邃的宇宙。

白泽在暖和的被窝里踢了踢腿,耳朵里又响起了他的小珍妮在生命最后时刻发出的那一声轻轻的叫唤。

白色小兔子柔软皮毛的触感和对方垂下的耳朵一同出现,它漂亮的红眼睛和在金属桌上抽搐的样子一齐闪过了白泽的脑海。

他又开始哭了。

和父亲白泽对他哭泣时的毫不理睬不同,加尔在面对白泽的眼泪时,可谓是重视非常,它往前探出双臂,把小白泽连人带被子一齐揽入怀中,极尽温柔的安抚着。

“加尔……”

机器人的温柔安抚使白泽有了倾诉的欲望,他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的诉说了自己今天的不幸遭遇:“……爸爸他怎么……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本应该对人类的所有行为毫无置疑的机器人此刻却低沉了声音:“没错,他做的一点也不对。”

得到了思想认同的白泽仿佛找到了依靠似的,像一只过冬的小松鼠一样,把自己紧紧的贴在加尔的怀里,依赖的说:“你真好。”

加尔第一次被白泽主动靠近,他灰色的无机质眼眸里闪过一丝看不真切的温柔暗芒。

“您愿意吃一点草莓蛋糕吗?”

加尔突然转开了话题,提议道。

白泽的注意力立刻随着他的话题转移,不用说,光是草莓蛋糕这个词汇,对他的吸引力就是巨大的他长到这么大,还没尝过奶油的滋味呢。

白泽虽然心动,可是也没有立刻答应,他有他的顾虑:“爸爸说过,他不许我吃蛋糕,他说蛋糕会麻痹思,思……大脑,吃了蛋糕就会变成一个软蛋的。”

他本来对自己父亲的感情就是又爱又怕,在经过了今天这起事件后,白泽就更害怕他爸爸了。

“可是,您觉得他说的对吗?”这个机器人放缓了声音,白泽下意识的就顺着对方的思路走,脑海里考虑的问题不是蛋糕能不能吃,而是他父亲的话到底对不对了。

白泽虽然乖,但是他也不是白辛的牵线木偶,他眨了眨眼睛,想起了他的小珍妮,然后说道:“不,不对。”

他的声音不大,里面夹杂着一些犹豫和害怕。稍微大一点的风都能把他的这句回答吹走。

但是他的确是在挑战他父亲的权威。

这种感觉让白泽觉得新奇和刺激,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乐,他抬起下巴,对上了加尔的眼睛,情不自禁的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不对!”

“他说的不对!”

外面的风更大了,一片片雪花急促的从天上摔下来,但人类建造的居所中却温暖如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加尔低下头,吻了吻白泽的额头。

“您真聪明。”


首节上一节30/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