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28节


白辛脸上的神色满意了些:“向陌斐道别,我们要去实验室了。”

陌斐的信息素在白泽的潜意识里留下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印象,白泽再次抬眼看他的时候,心里只有一点不明所以的害怕,但是他还是乖乖的说:“谢谢陌斐哥哥照顾我,哥哥再见。”

白辛皱起了眉,他对白泽的措辞有些不满意,但是现在并不是一个纠正的好时机,于是他牵起白泽的手,带着他离开了休息厅,直接往他的实验室走去。

小白泽一边走一边揉眼睛,他打了一个小小的哈欠,恍恍惚惚的想着刚才做的那一个可怕的噩梦,连对父亲的实验室都不是那么感兴趣了。

金属的大门在在陌斐的眼前缓缓闭上,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白色的小绵羊被那张铁质的大口吞没,被压抑的天性不断的在他的胸腔中叫嚣着,叫嚣着,怂恿他凭借暴力,去把他的小棉花糖夺过来。

但是主宰着他身体的理智牢牢的克制住了这股冲动。

他的身体依旧陷在柔软的沙发里,脸上的微笑还是温柔和缓。

可是他放在一侧的手已经静悄悄的紧握成拳,指甲嵌进了掌心里。

手心传来的疼痛微不足道,根本无法有效的压下他内心的暴躁,他默不作声的平复了一会自己的心情,然后缓慢的站起来,用左手拿起那个被白泽丢在沙发上的领结,用力的让它在自己手心上的伤口上来回滚磨。

鲜血浸染了深蓝色的领结。

在感觉自己的掌心的伤口开始愈合后,陌斐便随手把领结丢进了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他走到了休息室一角的一面全身镜面前,对着清晰镜面上倒映出来的他自己的影像,不疾不徐的整理着自己被白泽弄得皱巴巴的衬衫,再一颗一颗的系好外套上的纽扣。

最后,他对着镜子里那一个衣冠楚楚的少年微微一笑,踩着不紧不慢的脚步离开了。

他的目的地是学院的挑战台。

现在,只有鲜血和来自对手的哀嚎才能平复他内心的愤怒。

白泽跟随着自己的父亲走进了实验室。

他抬起头往四周看了看,这里有很多宽大的桌子,那些和地板一个颜色的桌子上都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瓶瓶罐罐。

一排一排的试管整齐的排列在泛着银色金属光泽的桌子上,它们透明的身体里装着的,颜色明亮的液体吸引了白泽全部的目光。

白泽喜欢鲜亮明快的颜色,他有一盒138色的颜料套装,但是他往往不用它们来画画,而是很浪费的把它们用水混合,然后再装进透明的玻璃小瓶子里(现在由加尔提供),装好后,假如刚好碰上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那么白泽就会把它们按颜色规律整整齐齐的摆在阳台上,一边看着它们在太阳的照射下折射出的瑰丽色彩,一边用手肘撑着腮帮子打瞌睡。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hrw 6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0章 看懂了吗?

白泽对那些五颜六色的试剂的注意力并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在旁边,一个看上去比较矮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箱,而在那个玻璃箱子里面,有好几只毛茸茸的小白兔在翻滚。

白泽一看见它们,顿时被迷了个神魂颠倒,哪里还记得什么装着不同颜色水的玻璃瓶,登时就小跑过去,把脸贴在玻璃箱子上面看它们。

它们都有红色的眼睛,短短的白色耳朵一动一动的,在箱子里面跑来跑去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一颗一颗雪白的糯米团子在滚来滚去。

这些兔子都小小的,白泽看了看它们,再比一比自己的手,觉得自己完全可以像抓着一个弹弹球一样的握住它们。

他试探性的把手伸进玻璃箱里,有一点害怕被咬,做好了随时把手缩回来的准备。

但是这些小白兔都非常亲人,它们纷纷凑过来,用自己圆滚滚,暖呼呼的身体蹭着白泽的手。

白泽喜欢的不得了,开开心心的挨个摸了摸它们。

他悄悄的回头一瞧,发现爸爸正站在另一边的一个高高的桌子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然后他就欢天喜地的抱了一只最可爱,刚才用小舌头舔过他的手的小兔子,爱不释手的摸来摸去。

“小白兔,白又白,两者耳朵竖起来……”

白泽找了一个角落坐下,一边用手轻轻的摸它软软的白毛,一边小小声的唱歌给他的小兔子听,就这么一会的功夫,他已经给小兔子起了一个名字了。

他决定叫它珍妮。

“阿泽,过来爸爸这里。”

白辛的声音突然响起,白泽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

他抱着他的小珍妮,慌慌张张的站了起来。

他知道被爸爸看见了他抱小兔子,他肯定会挨骂,但是他又舍不得放下他的小珍妮,进退两难,最后,他决定硬着头皮去挨骂。

可是,奇异的是,白辛只是看了看抱着小兔子的白泽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道:“过来,爸爸教你制作药剂。”

白泽搂着他的小珍妮喜出望外,忙不迭的连声答应:“好的,爸爸,我这就来!”

白辛是一个实践派,他的教导一般情况下和书本以及笔墨毫不沾边,他先是教白泽认了十种各不相同,药性相差也颇大的药剂,在确定白泽全部记住后,就开始为他演示该如何把这十种各不相同的药材相互混合处理,最终制作成一管药剂。

白泽很有天分,再加上他身为Omega,感知能力很强,所以他很快就上手了。

白辛一开始让白泽照葫芦画瓢,分毫不差的把他制作出的药剂复制出来,白泽感觉到了父亲的期望,他专心致志,坐在白辛为他准备好的小椅子上用功,小珍妮在他的膝盖上团成了一个球。

可能是与生俱来的天分,对白泽来说,制作药剂的过程就像是一个复杂但是有趣的游戏,他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困难,他的感知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助力,他几乎都不需要费心思考就知道该从小勺子里往下抖出多少药粉,也知道该从滴管里滴出多少滴颜色不同的溶剂。

没花费他多长时间,他就把他的成果推到了白辛面前,期待着夸奖和鼓励:“爸爸,好了!”

白辛把他的成果放在眼前仔细检查了一遍,最后满意的点点头:“不错。”

“接下来,我们学一些更难的。”

他示意白泽集中注意力,然后用那十种药材做出了三管药效各不相同的药剂,并在白泽面前演示了它们的药效。

白辛毫不犹豫的从身边的玻璃箱子捉出一只白色的小老鼠。

这只白色的小老鼠虽然体型小,但是天生一副凶恶相,它绿豆一样的黑色小眼睛不怀好意的到处乱转,三角形的尖嘴张的大大的,露出一看就攻击力极强的门牙,它在白辛的手里扭动着身体,长长的无毛尾巴到处乱甩,喉头发出的“吱吱”声一直没断过。

白辛神色漠然的把药剂注射进它的身体里,然后,他的手掌微微收紧,捏碎了它的脊骨,把它放在桌上,方便白泽观察。

巨大的疼痛让这个前一刻还在针管的刺激下张牙舞爪的小老鼠浑身抽搐,它奄奄一息的倒在桌上,四只长了尖爪子的小脚时不时的蹬一下。
首节上一节28/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