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如何得到一个人类 第16节


他把白泽抱出浴室,熟练而温柔的给他换上了睡衣,最后帮他盖好了被子。

房间里的灯光熄灭了。

加菲尔德站在床边,嘴唇轻轻开合:

“祝您有个美梦。”



白泽睁开了眼睛,看见的是熟悉的天花板,身下是熟悉的床铺和被褥。

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也许X计划和希望号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噩梦而已。

直到他看见了站在他床边的加菲尔德。

刚刚醒来时的放松惬意顿时消失不见,白泽浑身紧绷,看着加菲尔德的目光满是警惕和敌意。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开口质问道,用被子把自己包裹的更紧了。

他看见那个生化人垂下了眼眸,向床边靠近了一步。

还没等他往后退,就听见对方说:“我的主人,我说过,我们很快就会见面的。”

陌生的声音,熟悉的语气。陌生的容颜,熟悉的神色。

加尔!是他的加尔!

白泽浑身竖起的尖刺立刻消弭无踪,仿佛找到了依靠,原先对于陌生环境和未知未来的惶恐都在听到那一句话后全部瓦解。

他想起了自己做的梦,于是向加尔伸出手。

他想要被拥抱。

加菲尔德靠近,半跪在床沿,温热恒温躯体虚虚的环住了白泽。

和他抗击能力极强的身躯不同,白泽的身躯脆弱又娇小,仿佛只要他稍微用力,怀里的人就会碎成一片片雪花,然后消融在阳光下。

白泽把头埋在加菲尔德的脖颈,在极度贴近中嗅到了他信息素的味道。

坚硬,冷冽的金属味。

“加尔。”他想起了自己之前有过的幻想:“你标记我吧。”

白泽很自然的提出了要求,他觉得加尔会像往常一样满足他的所有要求,但是,加尔摇头了。

那个动作在白泽看来无比的缓慢,也无比的令人不可置信。

空气好像稀薄起来,他闭了闭眼,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见的景象,仿佛只要闭上眼睛,再睁开,这个世界就会重新刷新,重新恢复成过去的状态。

加菲尔德感觉到了他的惶恐。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直接咬上白泽的腺体,注入信息素,永久的标记这个Omega。

然后告诉他,不要害怕,现在没有什么能够威胁他了,自己会保护他。

但是他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白泽提出“标记”时眉眼间隐隐的抗拒。

这抗拒非常微弱,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

加尔释放出了自己身上的信息素,将它们压向白泽。

“别害怕。”这个俊美的生化人环住了正在瑟瑟发抖的Omega,低低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我永远都是您忠诚的仆人。”

“现在,请您感受一下。”

加菲尔德的话语间带着不易察觉的期盼:“要是您还坚持要让我标记您的话,我会立刻执行您的命令的。”

白泽睁开了眼睛,感觉到加尔的信息素紧紧的包围住了他。

可是和先前不一样的是,他仿佛身处在一个真空的小世界里,对加尔的信息素反应很迟钝,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阻隔剂!

加尔给他用了阻隔剂?!

白泽在感受到的那一刻,几乎要喜极而泣了,有点着急的抓住加菲尔德衣袖:“你怎么做到的?”

“阻隔剂的核心原料不是被联邦全面销毁灭绝了吗?”

这些年,他在研究之余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替代那一个被销毁的原料的尝试,可是前路漫漫,他看不见任何希望,但就在他已经绝望放弃的时候,加尔做到了!

他满目的喜悦,漂亮的眉眼鲜活的几乎要发光。

加菲尔德却低下了头。

他的主人没有再提出任何有关于“标记”的事了。

第18章 你真的是加尔吗

白泽记得,在他刚刚开始从事药剂研究时,他的父亲告诉过他,在很久之前,那个时候Alpha和omega的比例还较为均衡,高塔这种以奴役omega为目的的机构根本没有存在的土壤。

那时omega们会很普遍的使用一种药剂,但是到了后来,随着alpha和omega的比例越来越不平衡,这种药剂就被慢慢禁止,最终甚至被列为禁药。

这种药剂被称为信息素隔离剂,是一种非常廉价但又十分实用的药剂,只要omega使用了这种药剂,那么他们就几乎不会被alpha的信息素所影响,可以正常的外出,生活。

因为太过实用,而且大部分omega已经习惯了和alpha们地位平等的状态,自然不肯愿意遵守这种荒唐的政令,私下里仍旧制作和使用信息素隔离剂。

为了彻底毁灭这种药剂,联邦居然派出了军队,将信息素隔离剂的核心原料进行了大规模的毁灭。

到了后来,不仅这种药剂再也无人知晓,就连那段omega和alpha地位平等的历史也被人为的抹去。

白泽一直在寻找能够替代那种原料的东西,但是由于联邦的严防死守,他对那种原料的特性一知半解,寻找起来也尤为的困难。
首节上一节16/64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