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和反派联姻后 第21节

张姨替林泉煮醒酒汤,仆人们安静低调的站在角落,极力减少自身的存在感。没人敢在乾顾面前这么闹腾,他们估摸不准乾顾的想法。

仆人们等了又等,他们惊讶的发现乾顾站在原地没动。乾顾没有推开林泉,也没有捂住林泉的嘴,降低噪音,他居然……在听林泉唱歌?

今天的乾顾和他们以往认识的乾顾有些不同。乾顾既收下了林泉送给他的小布偶狗,又听着林泉哼哼不着调的曲子,一首接着一首。

若是仔细观察,不难发觉乾顾眉眼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细微轻松,仿佛林泉的歌声取悦了他,使得乾顾的心情好转。

乾顾的喜好着实与众不同。

周其然扶额:“林泉这家伙,这样都没被嫌弃,好运得怕不是要上天。”

说完,他随意的瞄了眼不远处的林天业。这位大哥寡言少语,也喝醉了。这一番庆祝,喝醉了的不止林泉一人,他大哥林天业同样是醉得不轻。

周其然不难猜测林天业为什么情绪低落,林泉今天对林天业的拒绝一目了然。林泉的反常态度,清晰表明他对林天业有不满。

是林泉还是傅云腾,就连周其然都不曾料到,这道选择题会属于林天业。事已至此,林天业不得不做出决定,两者选其一,没有共存。

喝醉的林天业远比林泉老实,他一口一口的喝闷酒直到彻底灌醉自己为止。他不说话,不闹事,他偶尔低低地垂着头,愣愣的望着自己的手,不知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林天业扭过头看着周其然,他说:“看到他开心,我也开心。只要他能过得幸福,我会永远祝福他。”

周其然耸耸肩,他懒得和醉鬼聊天。林泉的二哥挺精明的,大哥和林泉却时不时的犯傻。

他话语平淡:“说得也是,自己的人生,自己的道路,当然是要自己过得开心幸福。做了什么事,承担什么后果,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好与坏都得自己扛着。”

林天业微微地闭上眼,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进去周其然的话。

第二天上午,林泉酒醒,他这一觉睡得有点久。

他瞅瞅四周的布置,是他住的客卧,不是乾顾的房间。他往被子里缩了缩,无奈地召唤系统。

林泉:小统统,我怎么在这儿,为什么不是乾顾的房间?他的床有没有回血功能,我超想知道。

系统:宿主,恭喜你,由于你昨天的表现出色,令人过目不忘,你已经在客卧永久扎根。

林泉:我……要不要这么惨?

林泉:好吧,我承认,灌醉乾顾的计划失败,下次我换一个简单点儿的。

眼下,乾顾不在家,早早的去了公司。林天业也不在,他凌晨那会儿酒醒后,就回了林家,他没提林泉回家的事,只说有些东西要寄给林泉。

周其然倒是还在,他悠闲地窝在沙发玩手机。他见到林泉,一脸的幸灾乐祸:“醒了?几年不见,你抽风的功力渐长,表演精彩至极,请问乾顾的心理阴影面积有多少?”

他一边和林泉说话,他一边回消息。他妹妹主要询问他和林泉的关系好坏,他爸妈则是问他和乾顾熟不熟,能否拿到乾家的合作项目。

林泉拿着牛奶和面包,他挤到周其然旁边:“怎么,故意留在这儿看我的笑话?”

“我果然高估了你,以为你抓得住乾顾这种档次的联姻对象,”周其然上下打量林泉,“你的房间和他隔得十万八千里,你是他未婚夫,还是借宿的客人?”

林泉不以为然:“距离远怎么了?距离产生美,夫夫之间的情趣,你不懂。”

周其然冷笑两声:“我是不懂你的距离美。外面对你和乾顾的关系很关注,要是哪天乾家说你只是借宿的普通朋友,看你的脸往哪儿搁。”

“我的脸好好的,该往哪儿搁往哪儿搁,”林泉摸了摸自己的脸,“再说了,在那些人心里,我林泉的脸皮不是早就丢光了?他们在乎的只是乾顾,不是我。”

周其然站起身,他伸了伸懒腰:“我该回去了,家里今天有三堂会审。对了,季商给我打电话,我没接。他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林泉送走周其然,他又吃了一些食物垫肚子。

林泉:小统统,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尽快落实婚事。

系统:你的距离产生美呢,不要了?

林泉:距离远了,我蹭生命值都蹭不到,零距离才是王道。

林泉想了又想,他拨通乾顾的号码:“你到公司了?”

另一边,乾顾平静地问道:“你又要借司机和保镖出门逛逛?”

上次林泉说是早点回家,不惹事,结果一出家门就不见了踪影。

林泉干笑两声:“我今天在家休息,等你回来。我就是想问问你喜欢哪种款式的戒指,早点定做订婚戒指。”

“不急,订婚戒指,等到确定了订婚日期再说。”乾顾淡然回答。

简而言之,嘴上说说的事,没有落到实处。加上这次,林家和乾家又闹了矛盾,双方从始至终没有谈妥。

待到以后定下了时间,衣服婚戒的相应物品统一筹备,他们走一个订婚的流程就好,林泉完全没必要早早的考虑这些。

结束通话,林泉默默地蜷在沙发。

林泉:小统统,我为什么感觉不到即将结婚的浪漫和温馨?

系统:宿主,你这是联姻,家族之间利益的交换。解决了乾家的危机,你俩还有大概率要离婚。你要怎样的爱情甜蜜?

林泉:只有利益交换?那我岂不是以后都住在客卧?

系统:是的,表面夫夫而已。

林泉:那好吧,我们换下一个话题。

林泉:公开了我和乾顾的婚事,竹马六号是不是扭曲加剧?上次出门的保镖就不靠谱,我以后怎么安心的外出,我随时可能被人套了麻袋扛走。

林泉:还有竹马七号,他一次次的骗大哥,又心心念念要和乾家联姻,他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我。

系统:友情提示,目前没有黑化的后期大反派,战斗力依然超高,善加利用很有必要。

林泉:金大腿的房间那么远,我抱不住他。我豁出去不要脸皮,我和他的进展也不大,愁得头秃。他的战斗力强,但他不是真心维护我,我面对竹马六号和竹马七号照样艰难。

林泉有心躲在家,可偏偏有人非要拽他出门。林泉收到林天业的消息:阿泉,我有些事和你谈,我们今天见一面?

林泉:“……”

他不由叹气:“我的哥啊,你弟如果哪天死透了,绝对离不开你坚持不懈的努力。你敢不敢别听别人的话,把我推向火坑?”

周其然提醒林泉小心季商,林天业却在这个时间点约他出去,他敢出门吗?假如他死在了傅云腾手上,林天业会后悔,会懊恼,会难过吗?还是林天业压根一无所知,看不透林泉死亡的真相?

首节上一节21/137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