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和反派联姻后 第108节

林家当年的那家新公司,负责人是林泉的父亲,主要方向是钻石矿的开采。林泉父母,林与知,林家的其他人,甚至不知为何得到项链的傅家,他们在这件事扮演怎样的角色,全是林泉急需知晓的内容。

钻石矿是林泉的安排一,他还有安排二。

林家小少爷服用哪些药物表现出继承者的症状,林家小少爷成为继承人的经过,以及后来,又是哪些药物刺激林家小少爷的精神状态,导致他重度失忆,记忆断了片。

林泉必须查清楚,林家小少爷的经历。敌人环伺,他要格外小心,生命值精打细算。

林泉:搓手,小统统,我有预感,我一定是一个干大事的宿主,轰轰烈烈,惊天动地。你的任务保准顺利达成,收获最高评价,主神都会给你点个赞。

林泉:极优档次的评定稳稳的,你的奖励多多的。高不高兴,激不激动?

林泉:喂喂,小统统?

林泉:……

林泉:我这么为你着想,你又在光明正大的偷懒,这样真的好吗?小统统,勤劳是美德,懒惰易长肉。英俊帅气的小统统,你要是长成圆统胖统,就不美了。

系统:宿主,你召唤我?

系统:我没有打盹,作为优秀的系统,应该给宿主预留充足的时间,享受轻松愉快的夫夫生活。

林泉:找借口敢不敢稍微用心点儿……

林泉:小统统,赶紧算一算,调查钻石矿和调查继承者药物哪个比较安全。

系统:友情提示,后期的吉和凶的选择比较少,通常是凶和大凶,或者大凶和大凶叠加的危险等级。

林泉:叹气,我太难了,回血难,掉血快,高危人物大量聚集,生命值随时随地在玩过山车。

系统:正常现象,随着剧情展开,各种争斗纷纷登场,威胁越来越大,你的生命值变化加剧。

系统:过山车没事,不要翻车就好。

系统:这两件事的危险档次不分上下,建议你随意的摇骰子决定先后。调查的时间段,主要都集中在林家小少爷的小时候。

两者有必然联系,调查一个,必定牵扯出另一个。谁先谁后,随林泉的心情即可。

林泉思索旧林家以后怎么安排时,新林家冒出了大事。

低调的林与知高调的回归,他的目的直指新林家的财产。他上次露面是林家三兄弟举办的忌日宴,他安静出现,又安静消失,没有引起多少关注。而这次,林与知意在从新林家分得利益。

林与知年轻时爱情受挫,他快速消失在众人面前,直到现在,林泉终于明白,林与知的因病淡出视野,究竟是怎样的病症。病了的林与知聪明指数暴涨,他隐藏起自己,及时躲避林家的争权夺利的漩涡。多年来,他养精蓄锐,静待合适的时机。

此次,林与知出手,林泉万分期待林与知敌视戴着钻石项链的傅家人,谁知道,林与知对新林家的那些人更不客气。

林泉深感无奈,傅家头顶是什么光环,躲过林与知的视线,幸运的藏在后面。林泉寄希望林与知教训傅家,奈何林与知先和新林家算一算总账。

新林家焦头烂额,林泉乐得看热闹,他从林天业那儿得知新林家的现况,林天业说:“家里现在挺乱的。”

林天业经常找林泉聊天,说一说家里的大小事,也提一提他的感情问题。林泉天天盼着林天业困死傅云腾,而林天业本人也在加倍努力中。

林泉说道:“上一辈的矛盾,我也不懂。大哥你的公司还好吗,有没有受到影响?”

“公司没事,而且,他给了我一些管理建议。”林天业笑道。

“恭喜你,大哥。相处时间越多,感情升温越快,祝你守得云开见月明。”言不由心,林泉实在是心累。

林天业口中的 “他”是傅云腾,“建议”则是傅云腾不断熟悉林天业公司的林林总总,傅云腾对林天业的公司不怀好意,林天业偏偏乐呵呵的往前冲。

当然,这位大哥没有傻到底,他的公司没有直接送给傅云腾,至今仍在他自己手中。

林天业这么做的原因十分简单,有公司在,他和傅云腾就有聊天话题,公司如果没了,他和傅云腾又少了一个见面的理由。因此,紧紧抓住公司,林天业才有机会常常见到傅云腾。

林泉不懂该哭还是该笑,他相信傅云腾肯定是极度暴躁,倒霉的遇到这么坑的追求者。而且,近期又有新林家的混乱,使得傅家的计划很不顺利,傅云腾的心情恶化加倍。

傅云腾不动声色的向林天业打听林与知,可惜林天业不了解林与知,他只能问林泉。

林泉闭口不提某些重要秘密,只说林与知的野心不小,要成为另一个林家继承者。

林天业是否告诉傅云腾,林泉懒得多管,他非常热衷给傅家增加压力,让傅家直面林与知的威胁。这些家伙个个凶残,全是恶狠狠的狼,早已露出锋利的獠牙。

林天业之后,林泉看到了林如徐。林如徐没有林天业的爱情降智状态,他考虑问题很实际。林泉只在林家小少爷的记忆见过父母,他不确定林如徐和父亲是不是真的很像。

林如徐工作认真,捕捉细节敏锐。比如现在,林如徐问林泉:“你和林与知见面,说了什么?你不是刺激的他发疯,要这么对付新林家?”

林泉:“……”

二哥不愧是二哥,果然冷静清醒,观察力和思考能力位于正常水平。

只不过,他超冤枉,他哪有刺激林与知抽风?明明是林与知刻意激化他的情绪失控,却以失败告终,拥有保命大吉的林泉无所畏惧。

林泉笑了笑:“二哥,我只是和他见了一面,话家常。他说了说对母亲的感情,之后我向他买了一块钻石,钻石很漂亮,他没收钱。”

林如徐:“……”

一天到晚不靠谱的林泉,说话办事长期令人头疼。

这会儿,林泉拿出一块钻石,绿色的,和母亲遗物的项链钻石颜色相似,又有明显区别,这是另外一块的新钻石。

林如徐接过钻石瞧了瞧,金边细框眼镜下的眸子闪过一丝疑惑,随后透出些许冷意:“林家当年开了一家公司,专门负责钻石矿开采的生意。这块石头来自哪儿,是那个钻石矿?”

“不知道,林与知没说来历。”林泉回答,不过和母亲项链的钻石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可能非常大。就像林泉明示林与知,抢新林家的产业,林与知也明示林泉,关注这些钻石,兴许有林泉想要知道的秘密。

林如徐问道:“母亲的项链不好调查,傅家那边……”

他说着,声音顿了顿,倍感无语的盯着林泉。林泉积极的鼓励大哥追求傅云腾,林天业时刻围着傅云腾转悠,他们调查傅家为什么有项链的麻烦瞬间加倍。

这边他们没来得及着手调查,那边傅云腾已经收到消息,傅家上下做好了准备。毕竟,大哥根本守不住秘密。

林泉习以为常,他不支持林天业围着傅云腾转,林天业照样花式泄露秘密。所有事放在明面,更有利于观察傅家,明面比暗地里轻松数倍。

林泉告诉林如徐:“我最近精神不好,爷爷年纪大了也需要静养,我和乾顾会陪着他搬到清静的地方住一段时间。”

听到这话,林如徐沉默两秒。他不信这样的静养是字面意义的静养,乾家的家业多,其中一个地方和林家有些关系,距离母亲当时静养的住处不太远,适合从那里展开调查。

林如徐说道:“过去后,小心点儿。”

首节上一节108/137下一节尾节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