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有间纸扎铺 第85节

  如果主人死掉的话它会先沉睡一百年,直到新的主人再次出现,这样它就可以重见天日。
  林洛无奈,只能修改一些其中的规则,好让后来的人没有那么压迫,然而就在她跟自己孩子兵戎相见的那一刻,好像有什么撕裂了一般,将周围的景象全部变得破碎。
  林洛也从梦境中醒来,后背出了一身冷汗渗透了她的床单,梦里的一切显得是那么真实。
  究竟这是她的前世,还是她真实经历过的事情,或者是她的幻觉。
  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决定性的证据,所以林洛也不知道究竟自己应该怎么做。
  真的只能将这一切当做梦境,做个旁观者看看也就罢了。
  可是让她十分不解的是那个魔族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莲放水了吗?
  毕竟两人还是母子关系,若说莲真的痛下杀手,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切的解释既有可能是莲没有痛下杀手,所以才会导致这个魔族的人活下来,然后苟活到如今。
  那么自己究竟是谁,前世今生,亦或是很久很久以前。
  林洛现在脑子一片混乱,记忆也是一片混乱,她根本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是谁,她只知道自己以前是一个神女,将军府的小姐,又或者是民国时期大军阀的姨太太。
  这些记忆全部都混到一起去了,然而它们之中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全部都是围绕着纸扎铺来进行展开的。
  这一切的一切都跟纸扎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是这不是不过是神留下了一个大坑罢了,最后填坑的不还是自己吗?
  时针已经指到六点半马上就要开门了,林洛顾不上其他,赶紧急匆匆的起床洗漱,打开了大门。
  今天根本就没有什么客人来,可是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却听见远方传来一阵一阵马蹄的声音。
  一个穿着银白色铠甲的男人走了进来。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那人被头盔蒙住脸,林洛根本就看不清楚他的长相。
  “这么多年,看来你还是把我忘记了,可是我永远也忘不了你,洛儿,我找了你千百年,今天终于再次见到你了。”那人激动地将头盔拿下,一头长发,那张脸格外的熟悉。
  “祁云竹,你怎么会在这里,现在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在部队里面吗?还穿成这个样子,难道是来逗我玩儿吗?”林洛简直是哭笑不得,难不成这家伙看到自己最近无聊不高兴了,所以过来哄自己吗?
  可是看他一脸严肃的样子,又不像是过来恶作剧的。
  “洛儿这才多长时间没有见你,竟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了吗?”男子十分伤心的捂着自己的心口。
  “你能不能给点提示,我确实是不记得你到底是谁了,再说了你都说了千百年了,我都已经入了几个轮回了,光是孟婆汤都喝了好几碗,我哪里还会知道你究竟是谁。”林洛翻了个白眼说道。
  “我是子龙啊,果然投胎转世了,连我都忘记了。”男子这一句话让我十分的惊讶,自己居然见到了赵子龙,虽然只是一个魂体,但是,他不应该跟自己一样投胎转世去了吗,并且现在的名字叫做祁云竹,可是这个时候,他为什么会以魂体的形式出现在自己面前呢。

第二百八十六章:白玉棋盘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你为什么知道我就是你的那个洛儿?”林洛皱着眉头说道。
  “我也不太清楚,只是依稀记得在醒来之前,听到一个人在说,让我到这里来找你,我来了,没想到真的见到你,这么多年,你究竟过的怎样?有没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赵子龙一脸正义的样子,但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些怪怪的。
  “你还记得你是从哪里来的吗,周围都有些什么东西或者什么特征呢?”林洛急促的话语让赵子龙顿了一顿。
  “我是从一片原始森林里来的,当时周围全部都是树,对了,还有一股血腥味在空气中蔓延,好像隐约有一个人躺在地上,但是我哪里顾得上那么多直接过来找你了。”赵子龙将自己能想到的东西全部都告诉给林洛。
  这就能对上了,一定是祁云竹出什么事情了,所以才导致的元神出窍,并且还有一部分赵子龙的魂魄没有被融合,便自己跑出来了。
  现在的祁云竹只能说是一个活死人,如果这最重要的一魄回不去的话,他就永远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老头儿下来看店,我有事出去一趟。”林洛说风就是雨,直接把楼上的武陵云喊了下来,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而赵子龙的魂魄就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
  “现在立刻,马上带我到你说的那个森林里面去。”林洛几近命令的语气,让赵子龙听起来格外的开心。
  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洛儿这个样子了,这就说明洛儿的斗志又回来了。
  果然不愧是他喜欢的人。
  赵子龙在前面带着路,林洛飞速的在他后面追赶,终于是在一天之后赶到了那个地方。
  天蒙蒙亮,可是森林里面的地势着实不太好走,又费了一番功夫,这才找到了祁云竹的身体。
  “这个人怎么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赵子龙见到祁云竹的第一眼也是十分惊讶,世上居然有两个人生的如此之像,并且还不是一个母亲生出来的。
  “他就是你的转世,如果不是你现在到处乱跑的话,他早就应该醒了。”林洛冷冰冰的说了一句。
  “我也是听到有人说找到你的下落,所以才去看的,如果我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才不会乱跑呢。”赵子龙嘟囔了一阵。
  “行啦,现在人家看到了,赶紧躺回去吧,说不定醒来之后还能再见我一眼。”林洛示意赵子龙躺进祁云竹的身体上。
  赵子龙听话的照做了,他刚一躺进去,林洛急忙封住祁云竹周身的几处大穴,省的下次再把自己的魂魄给摔出来。
  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把里面的药倒出来喂给祁云竹。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醒了过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祁云竹见到林洛很是意外。
  现在是他在出任务的期间,怎么可能会见到林洛呢,难道是自己伤的太严重出现幻觉了吗?
  “放心吧,这不是你的幻觉,不过就是不知道你在执行什么任务这么严重,都把你的魂魄摔出来了,如果不是你的魂魄,却只乍浦找我的话,我恐怕还不知道你已经危在旦夕了呢,刚才给你喂了点药,虽然是之内伤的药,但是很快就有了效果,追你这些话伤我是爱莫能助了,你自己找些药材给自己包伤口吧,我已经出来太久时间了,现在应该回去了。”林洛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祁云竹活动一下自己的身体,果然除了皮外伤之外,其他部位的伤全部都愈合了,五脏六腑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不过这走的也太快了吧,连声谢谢还没说呢就离开了。
  不是他不能跟林洛说这次任务的目的,而是因为这些都属于机密,根本不能泄露。
  所以说就算林洛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也不可以跟她说半个字。
  找好药材包扎完伤口之后恢复了通讯,可是他并没有急着向总部联系。
  这次的任务可谓是特别特别机密,而敌人却像是早都已经得到消息般在这里伏击他,如果不是林洛及时出现的话,恐怕自己就要挂在这个密林里面了。
  所以总部是不能再联系了,从这一刻起,他就属于一个人在战斗了,这病没什么可怕的,以前他做的任务比这个难上千倍百倍,可是他都挺过来了不是吗,现在既然有了希望,那就更不能死在这里了。
  不知道林洛给自己吃的药是什么药,见效如此之快,现在都可以一瘸一拐的跑着走了。
  如果像这样的药可以大批量的运用在军事当中的话,那么就会少浪费一些时间。
  在这片密林中,祁云竹的身影像个豹子一般灵活地在里面穿梭着。
  那些人的根据地就在这里,他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将他们一锅端,并且还要找到究竟谁是内奸,他们渗透的水可不浅呢。
  林洛走的时候很匆忙,可回去的时候却是慢悠悠的,还顺便吃点东西,住了个旅馆,享受了两天悠闲的生活。
  等她回到铺子的时候,就看到武陵云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桌子上的东西。
  “这些东西是谁给你的?”林洛瞳孔一缩看着桌子上的东西。
  “这些不就是鬼市那些人拿过来的咯,中间隔了那么长时间,我还以为他们都不过来送东西了,谁知道今天又开始了。”武陵云无奈的摆摆手。
  本来是想把这些东西还放到原来的位置的,可是这个东西实在是太好玩了,所以就一直没有停下来。
  “别玩了,收起来。”林落看着桌子上那用白玉制成的象棋棋盘,还有那些暖玉制成的棋子,毫无一点怜惜之情直接哗啦啦扔到一边。
  “你干什么小心点,这些东西可是很珍贵的,你如果不想要的话给我也可以呀。”武陵云发着牢骚说道。
  “如果把这些东西给你的话,恐怕不出明天你就会被这些东西吸得一干二净,到时候别说魂飞魄散了,就是明天的太阳你都见不到了。”林洛皱眉说道。

第二百八十七章:来而不往非礼也
  “有你说得这么严重吗,不过就是一些棋子和棋盘罢了,我本身就够邪的了,我还怕邪门吗?”武陵云冷哼一声,似乎并不把林洛说的话放在眼里。
  “这可不是普通的白玉棋盘,你难道没发现它上面缠绕着丝丝尸气吗?这些可是用骨粉和白玉一起研磨而成制成的棋子,至于黑色的是和墨玉一起掺杂,它们上面都带着尸气,如果你要是用的话,他会在你用到一半的时候,从棋盘中间猛的跑出来一张大手将你抓进去,到那个时候就是大罗金仙在世也救不了你了。”林洛出言提醒道。
  “不是吧,居然有这么严重,那这白玉棋盘送过来,不就是想害你吗?”武陵云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了,就连徒孙都懂的东西,自己现在是一窍不通。
  “这也不能怪你,毕竟你的懒惰是出了名的,如果现在你还是这个铺子的主人的话,那么我想就是人家来买东西都买不走。”林洛意有所指地说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再怎么说我都是你师祖,尊老爱幼懂不懂,知不知道什么叫谦让,你现在居然说我。”武陵云被气的捋袖子。
  “说你那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我们之间是需要互相伤害,来证明彼此存在的价值的。”林洛微微一笑。
  “我不需要这样的互动,这个东西你还是趁早收起来吧,不要让不知情的人碰了它然后就会飞湮灭了。”武陵云听完林洛的话之后,哪里还敢再去见那个白玉棋盘,生怕一个不注意自己就会被吞噬进去。
  “有那么可怕嘛,如果你要是不主动触动它的机关的话,它是不会把那只手伸出来拉你进去的,你放心好了。”林洛摆摆手,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没脑子的人。
  “那既然这样的话,你就留在这里看店吧,我要上去休息了,还有鬼市的,竟然天天给你送礼物,那我们不如回赠一份。”武陵云小心翼翼的问联络。
  “这件事情交给你去办吧,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林洛拍了拍武陵云的肩膀。
  “跑腿的事情都让我去做,什么时候能给我找个清闲点的活计,我就谢天谢地了。”武陵云说着还是走到库房里,挑选可以用来回礼的东西。
  可是林洛库房里面收录的都是稀世珍宝,根本就没有像鬼市送来的这样含阴煞之气特别重的东西。
  武陵云随随便便拿了一个竹简,便走了出来。
  “你看这个怎么样?”他把那个竹简递给林洛。
  “你果然是好眼光,你可知道这个竹简是什么时候的东西,那可是荆轲刺秦时用的东西,你居然敢拿这个给我当回礼,还真不怕我扒了你的皮。”林洛把那竹简当做宝贝似的护在怀里。
  “是你让我挑礼物的我现在挑了,你又嫌弃我挑的太贵重,我不干了,你自己去吧。”武陵云坐在椅子上,一脸嫌弃的说道。
  “你去把库房里面第三个抽屉那儿有一个红宝石的镜子,里面我封印了一只女鬼,用这个作为回礼是最好不过了,看我不搅他鬼市一个天翻地覆。”林洛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
  那个铜镜里面的恶鬼,自己可是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将她收服的,并且她惯会做的事情就是捣乱,如果将她放出来还不撒了丫子的往前跑,毕竟已经被困了这么长时间了。
  “你等着,我马上去找。”武陵云的速度很快,很快就找到了那面铜镜,并且拿了过来。
  这个铜镜从外表来看,十分的古朴,如果有专家鉴定的话,一定会发现这面铜镜的价值,可是就因为里面封印了一只女鬼,所以它的价值的一跌再跌。
  任何人把它拿回去,轻则小病小灾不断,大则家破人亡,死伤无数。
  林洛也是在一次拍卖会上找到的这个东西,当时压价十分的低,而林洛又刚好差了一面镜子,所以她才买回来的。
  然而用了一段时间就扔到库房里面落灰尘去了,所以这个东西扔了也有点可惜,还不如扔到鬼市去给他们添添堵。
  “就是这个给他们拿过去吧,我想今天晚上他们应该会过一个难忘的夜晚。”林洛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武陵云得到命令立马就赶往鬼市,将这面镜子送给了鬼市的主人也就是黑袍人。
  然而黑袍人并不知道这面镜子有什么玄机,直接将它扔到一边,谁知道这一扔可坏了。
  镜子被磕烂了一个角,本来林洛还指望着用这个镜子再将那个鬼收服,现在看来也没有那个必要了。
  这只鬼在鬼市里面撒了欢儿的跑,哪怕黑袍人用尽全部的力量也没有捉住它。
  只能任由它在鬼市里面捣乱。
  “这个纸扎铺的主人,居然送这样的礼物给您,她这是正式在向我们宣战嘛。”旁边的一个小喽啰气急了,站在黑袍人旁边说道。
  “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情,岂是你能插嘴的,再说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以为我给她送去的都是什么好礼物吗?”黑袍人冷冰冰的说道,只是让他不知道是,林洛的回礼,居然是这样难缠的小玩意儿。
  看来以后的日子越来越有意思了。
  “怎么,送过去了吧?”李龙文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感觉到,那只鬼已经冲破了封印,此时此刻正撒欢儿的在鬼市乱跑呢。
  “当然已经送过去了,我还在上面加了一个小小的东西呢,这个礼物保证让他们终身难忘。”武陵云邀功的来到林洛面前。
  他可是在那面铜镜上面撒上了许多痒痒粉。
  这个时候应该也起作用了。
  然而,正在焦头烂额看着面前这个家伙的时候,鬼市所有人都感觉自己后背一凉。
  凡是触碰到铜镜,或者是被它碰到的人,此时此刻都在用力的挠着自己身上的皮肉。
  “怎么回事,突然之间这么痒,难道说是刚才那面铜镜上面有什么东西不成?”小喽啰一边挠痒,一边回想着自己今天所触碰到的东西,其中就有那面铜镜。

首节上一节85/1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