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纸扎铺 第84节

  但是其他人都在一起坐着,只有自己像是被孤立了一般。
  自己的记忆中有说过魔族也跟人类一起逃上了方舟,看他们这些人都像是互相认识,难道说这个魔族之人是自己。
  可是那个男人对自己十分的友好,也不像故意将自己孤立出来,并且自己身上并没有一丝魔族气息的波动,所以可以排除自己是魔族这个可能性。
  可是那个魔族之人究竟是谁,是不是只要自己找出来那个魔族之人,并且将它解决掉,纸扎铺就不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而自己也能摆脱去死这个命运。
  可现在这只是一个梦境,并不是真实的回到过去,改不改变得了,着实没那么简单。
  吃完饭之后,林洛终于觉得自己肚子有一点饱腹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见船靠岸的声音。
  之前那个男人拉着林洛,带着一众人下了船。
  “这里就是神跟我说过居住的地方,大家可以在这里建造属于自己的房子,开垦属于自己的田地。”男子颇有一族领袖的意味。
  “莲你就待在这里,我马上就会建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家。”男人脸上带着殷切,让林洛不由得感觉这个男人是不是跟原身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林洛决定静观其变,反正她对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未知的。
  男人建造房子的速度很快,是那些人速度的一辈子之快,只用了不到半上午的时间就将一座茅草屋搭建起来。
  “莲,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马上就给你猎一头老虎来,用剥下来的虎皮给你铺垫子。”男子说完也不带林洛回答,直接跑进了丛林中。
  不知为什么林洛总觉得那些人有些害怕那个男人,难道仅仅是因为这个男人是神的使者吗?
  “莲使,我们求您,请神将那个男人收走吧,我们尊敬您,但是那个男人真的不能留。”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人,来到林洛的面前,半跪在地上,虔诚的说道。
  “他不是神使吗,为什么你要来跪拜我。”林洛简直是一头雾水。
  “莲使,您是不是被那个人迷惑了,神使一直以来都是您呀,那个男人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也没说来自哪个部落,就只是说他是神指引来的,可是看他的表现和他的力量,哪一点都不像是平常人所能拥有的,我们怀疑他会不会是暴烈的魔族之人。”老人语气恳切,说的林洛是一脸懵。
  “这件事情你们确定吗,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就是魔族之人,也许他就是力气大了一点而已。”不管是谁说的话,林洛现在都不能相信。
  毕竟她根本不熟悉这里的每一个人的性格脾气秉性,就这么妄下结论,说那个男人就是魔族之人未免也太武断了。
  没过多长时间,那个男人就回来了,而原本聚集在她身边的一众人全部都散开,各做各的,仿佛从来没有来找过林洛。
  “莲,我不仅猎到了一只老虎,我还猎到了一只豹子,今天晚上有的吃了。”男人邀功似的来到林洛面前,想要林洛夸奖他一番。
  “你很厉害,我们今天晚上要吃这些吗?”林洛淡淡的开口。
  “是的,等我把皮剥下来给你晚上当毯子,接着就生火烤肉,你就在这里等着吃好了。”男人嘿嘿一笑开始处理起手中的老虎和豹子。
  周围的人并没有看他,似乎当他不存在一样。
  林洛就坐在那里,等待着男人处理好和老虎和豹子,顺带着还将火生了起来,把肉挂在树枝上,放在那里烤着。
  没过多长时间,一股肉香味就弥漫在这一片空地上。
  而此时天已经慢慢的黑了。
  “莲,给你,多吃一点。”男人拿起一条腿,递给林洛,已经没有那么烫了。
  林洛拿在手里一股肉香味儿扑面而来,这是那只老虎的后腿,说实话,林洛从来没有吃过老虎的肉,这倒是一种特别的体验。
  吃起来跟别的肉没什么两样,就是比平时吃的肉有嚼劲了些。
  见林洛大口大口吃着自己烤的肉,男人眼中也是带着欣喜的表情。
  莲吃了自己的东西,是不是就证明她接受了自己,想到这里,男人就格外的兴奋。
  吃完东西收拾好残渣,男人在周围升起了篝火,防止有野兽晚上下山袭击。
  “莲,我们休息吧。”男人把老虎皮铺好,铺在茅草屋里,对林洛说道。
  林洛走进茅草屋,看着柔软的虎皮,自己确实有些累了,躺到那里,准备睡觉。
  然而男人也走了进来。
  “你做什么?”林洛见他要躺在自己身边,瞬间坐了起来,眼下这样的情况,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
  “莲,你不是接受我对你的保护了吗,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夫妻了,所以同住在一屋檐下是很正常的事情。”男人疑惑林洛为什么这么大反应。
  “我从未说要接受你,请你出去。”林洛皱眉,原始社会表白都这么直白的吗?
  “如果你没有接受我,为什么会吃掉我给你的食物,并且,我所做的一切,你都没有阻止,这难道不是你接受我的表现吗?”男人很是疑惑,他还以为林洛终于想明白了,所以才接受他的保护。
  “如果这样造成你误会的话,是我做的不对,既然茅屋是你搭建的老虎是你猎的,明日我还你一头猎物便是。”林洛说着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开。

第二百八十四章:杀了他。
  林洛刚走到门口,就被男人一把抓住,男人眼中聚集着一道光芒,林洛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直觉告诉她,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莲,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这么长时间,难道你就不能拿正眼看我吗!”男人几乎是咆哮出生,手上力道加重,捏的手腕通红。
  “你放开我!”林洛吃痛,想要挣脱男人的钳制,可是男人的手就像铁钳一般,死死抓住。
  “我不会放开,今晚我就要你成为我的女人!”男人一把将林洛拉回到兽皮上,纵使林洛百般挣扎,也抵不过男人的力气。
  更何况现在这个还不是自己的身体,这一个晚上,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阳光照射在大地上,林洛慢慢醒了过来,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她忍不住想骂人。
  那个男人绝对不是人类,简直禽兽不如。就在林洛挣扎着要起身的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男人回来了。
  “莲,你不好好休息起来做什么,是不是饿了,我这就给你烤肉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比较愧疚,所以男人说话的时候低声下气。
  “我不饿,也不想吃你的东西,今天我会离开这里,之前多谢你的照顾。”林洛脸上依旧冷冰冰,一瘸一拐就要离开。
  男人哪里会任由她离开。
  “我不会让你离开的!”男人声音变得低沉,整个人看向林洛的眼中又燃起野兽的光芒。
  “你不要过来,我警告你,我可是神使,你再敢乱来,我会代表神杀了你。”林洛语气依旧冷冰冰,但是看向男人的眼神中带着恨意。
  “神这种生物,不是早就已经灭绝了吗,现在你用他来压我,不觉得很好笑吗?”男人并不把林洛说的话放在眼里。
  男人如野兽般盯着自己的猎物,这让林洛无处可逃。
  这该死的身体,用不上一丝力气,根本就无法反抗面前这个男人。
  “你给我乖乖待在这里,我要出去打猎了,那些吃的你看着吃点,毕竟要有一个好的体力才行。”一段时间过后,男人捏着林洛的下巴,狠狠甩到一边,一个女人罢了,居然还妄想跟他叫板。
  林洛整理好自己残破的衣衫,咬紧牙关,眼中满是仇恨,似乎下一秒就要将这个男人置之死地。
  可是这一切不过是她的妄想罢了,她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又怎么能比得上一个强壮这么多的男人呢?
  难道说自己就要这么认命吗,不,林洛心中泛起一阵不甘。
  她怎么能就这么屈服在这个男人的淫威之下呢,他要想办法将这个男人,置之死地,这样一来,自己就能解脱。
  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三四天左右,男人见林洛渐渐不再挣扎,心情大好,每天猎的猎物都多了两头。
  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不过是林洛的缓兵之计罢了,他还真的妄想这样的生活能够继续下去。
  林洛终于慢慢熟悉这里的生活环境,她找来一种毒草,这种毒草无色无味,不管是谁都尝不出味道,然而他却有一个特别大的作用,那就是麻痹人的神经系统,让人渐渐感觉到四肢无力,双脚发麻。
  而这个时候就是林洛动手的好机会。
  “莲,你看我今天猎了什么?”男人拖着一头大野猪慢慢走来。
  这个男人不愧是蛮力比较大,既然连野猪这种生物都能猎到,看来原本计划中的剂量太少了,林洛又不由得在锅里多加了一些。
  “今天怎么猎到一头野猪,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吧?”林洛脸上依旧是淡淡的表情,但是现在已经会关心人了。
  这样男人很是受用,不管联络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他都觉得很美。
  “没事的,我也只是碰巧路过,运气好而已,所以才猎倒的。”男人嘿嘿一笑,用找来的盐巴将整只猪腌了起来。
  这样一来这只猪就能保存很久很久,吃上一两个星期是不成问题的。
  “我熬了点汤,你要不要喝一点。”林洛说着不待男人回答,直接就给他盛上了。
  像这样的事情,男人已经见怪不怪,因为林洛之前已经给他心里打好了基础,哪怕林洛做出再出格的事情,他也觉得很正常。
  端过来汤的他毫无戒备的喝了下去,可是时间一长了,他明显觉得自己的四肢无力。
  这是他用来药野猪的时候才会接触的草药,没想到今天居然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莲,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男人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他心中有些疑惑,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的莲,居然会对自己下手?
  “这些天来,我无时不刻不想杀了你,你这些天跟我的屈辱,我就在今天通通还给你,下地狱去吧。”林洛睁大眼睛似乎疯魔一般,面前这个男人成了一切最主要的源头。
  只要杀了他,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而自己的痛苦也会结束。
  林洛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把锋利的小刀,直接一刀结果了男人的性命。
  而存积在她心中这么多天来的委屈全部在这一瞬间爆发。
  原以为只要解决这个男人之后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可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她居然有了身孕。
  并且还是跟这个男人的后代,林洛不经仰天长啸,为什么这些事情非得要等到自己结果了这个男人之后才发现呢?
  可是现在有什么办法呢男人已经被她弄死了,就算孩子生下来没有父亲,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孩子也不需要父亲,他只需要有母亲一个人引导着他就可以了。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林洛的肚子也一天天大了起来,起先那些人们还会给她送来点食物,可是到了冬天的时候,病的病着,饿着饿着,没有人敢冒着危险去寻找食物,所以就没有人给她来送饭。
  为了不让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饿死,林洛只好拖着大大的肚子,自己上山边挖野菜。
  幸运的是,这年秋天,还有很多东西没有被挖到,林洛足足跑了好几天,这些足够她在生产的时候吃了。

第二百八十五章:顿出梦境
  那些人见她有这么多食物,便急忙前来向她讨教,也想储存一些食物过冬。
  林洛毫不吝啬的教给他们,哪些是能吃的野菜哪些是不能吃的,哪些东西有毒哪些东西是没毒的,这些全部一一给他们讲解一番。
  直到这些人学会了知识之后,周围山脚下,所有的野菜都被他们抢而光。
  有心的还不忘给林洛送来一些吃的,但大多数都过着食不果腹的生活。
  这个炎热的夏日林洛的孩子终于出生了。
  而在她出生的这一天,天上七彩云光,随着七彩云光走下来一群人,她们全部都穿着五彩霞衣,优雅的走到林洛面前。
  “莲,你的孩子身上有一半魔气有一半神气,所以她只能留在陆地上,而你却要跟我们重返神界,现如今,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是选择留在陆地,以一种身份好好活下去,这样你可以跟着你的孩子一起长大,一起到老,第二就是现在跟我回神界,好好做你的神仙,长生不死,你可做好选择。”为首的那个女人对林洛说道。
  “我选一,只要能跟我的孩子在一起,不管选择什么样的生活,我都愿意。”林洛毫不犹豫的回答。
  “莲,你疯了,不过是一个跟魔族之人生下来的孽种罢了,难道还值得你放弃神位留在人间吗?”为首那个女人身后有一个女孩子的脾气很火爆,一听林洛选择这样的生活当下就怒了。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而且你细细跟我说一下,第一个选择究竟是怎样做才行?”林洛淡淡的说道。
  “神界会在人间修建一座建筑,这是神界通往人间的唯一道路,而你就负责守住这个道路,以后人世间有生老病死,都经由你的手,送往冥界投胎,而你身上则会有一种使命,至于是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为什么那名神女并没有告诉林洛,究竟是什么样的生命。
  然而当她跟自己的孩子兵戎相见的时候,她才知道这所谓的使命有多么可笑。
  原来神界不过是利用自己罢了,说什么守护人界,全都是些无稽之谈,到头来最后结果还是想让自己消灭自己的孩子。
  哪怕只是半魔都不让存在于这个世间,她早已对神界心灰意冷当初还不如不将那个男人杀死,至少现在自己还可以有人商议事情。
  然而,这一切都怪自己,当初神界口口声声说,可以保全一切,然而最后保全的不过还是自己的脸面罢了。
  能牺牲掉一两个人维持自己的脸面,那是非常划算的事情,审计也不会追究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而死的。
  然后这座建筑不是因为自己死就可以毁掉的。
首节上一节84/140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