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纸扎铺 第130节

  “此事说来也惭愧,本来是想拿着拜帖去找您的,可谁知道途中出了一点意外,这不没出了城,就待在这里。”陈建宇不好意思地说道。
  “拿着拜帖,拿的谁的拜帖,难不成是拿着林老板的拜帖去找我,就算是这样,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会帮助你呢,难道是因为林老板对我的救命之恩嘛,可能是林老板对我的,你又跟我没什么关系,就不害怕我把你丢到一边,不理不睬吗?”张作霖眼睛一眯,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面前这个男人说不定以后可以跟他争锋,自己为什么要培养一个对手呢。
  “不,您不会的,您的名声远扬,是远近驰名的爱才之人,我陈建宇自问也是一个人物,再加上林老板这救命之恩的衬托下,您不会放任我不管的,就算您做事不理我,也会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这一切。”陈建宇丝毫不惧怕张作霖的目光,径直说道。
  “年轻人,有点儿意思,说吧,需要我帮你什么忙,现在看在林老板的面子上我就帮你这个忙不过,日后若是我们兵戎相见,我说什么也是不会留这份情面的。”张作霖将丑话说在前面,因为日后军阀之间免不得会有碰撞的时候。
  到那时再将这些话说出口,就有些迟了。
  “这点倒请您放心,不会有这么一天,不说我弟弟是您带过来的,就单单是帮助我东山再起,这一点,都不会跟您兵戎相见的。”陈建宇心中满是对张作霖的感恩,哪里会想到日后跟他争风吃醋。
  “希望你能一直记住这些话,现在可以说了吧要兵还是要钱,这些我都可以帮你。”张作霖很大方的说道。
  “我只需要人就可以了,钱我这里还存着有一些,到时若有剩余的就全数交给张大哥做感谢吧。”陈建宇思考一番说道。
  现在有现成的兵力,不用自己还要花钱招兵买马,那简直就是不太划算的举动,所以他只要人就可以了。
  其余那些钱财都用来打赏这些士兵吧,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那么自己的钱财砸出来一半,数量都比较可观了,到时候也不怕他们不为自己效力。
  虽然是张大哥训出来的兵,但是对自己肯定有一些不服气,到时候这些钱财也能堵上他们的嘴。
  等到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再将这些兵力如数归还,就没什么事情了。
  “借人倒不是不可以,这是你能保证,等你接完人归还给我的时候,那些人还是原来的想法,还能对我忠心耿耿吗?你我都知道,像我们这样在刀尖上舔血过生活的人都不容易,一旦起了疑心,还能让他们好好待在自己的身边吗?”张作霖这番话让陈建宇为难,既然借不了人那就借钱。
  可是借钱好借,但找人却不好找呀,这应该到哪里才能去找到这么多的人马,而且还是训练有素的。
  张作霖见陈建宇面露难色,忍不住哑然失笑,如果这样他还没办法的话,那就真的是自己看错人了。
  陈建宇一边这样想着,突然皱着的眉头慢慢松开。
  自己刚开始打下江山的时候,身边跟着的不都是一些没有经过训练的兄弟么,当初他们为什么跟着自己一起干那是因为他们信任自己,现如今自己都不信任自己了,怎么还能指望别人来相信自己呢。
  “张大哥爽快,这钱,我借了,只不过怕是近一段时间里面无法偿还,待我到时有了积蓄再还您,您也不用担心,我会卷着钱跑了,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陈建宇这番回答倒是让张作霖对他的看法改观不少。
  “好,我就看看你什么时候能将这份钱给我还上,不过我来得匆忙,身上没带多少钱,还要让你跟我跑一趟岭南了。”张素玲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将陈建宇一起带回岭南。
  “可以,那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几人废话这么长时间,林洛坐在一边都不耐烦了。
  一群大男人聊个天儿,磨磨唧唧,这都几点了,还没有聊完,估计茶的效用差不多了,马上就会昏睡过去。
  果不其然,就在林洛刚刚想到这件事的时候,有几个大男人本来都不犯困,却忽然之间一股困意袭来,全部都晃晃悠悠地趴在了桌子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莫云蔚喝陈建清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感觉,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张作霖和陈建宇这是之前就感受过这样的感觉,所以根本就没有奇怪,而是任由自己就这么沉沉的睡去。
  虽然一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林洛说过这件事情属于秘密,他们就在也没有去询问过。
  “我的天,终于睡着了。”林洛看着睡着的几人不仅仰天长啸。

第三百九十七章:自己还真是个坏人呢
  其实林洛想说的是几个人若是趁着白天的时候出成本的话,目标会比较大,还不如刚才直接从这里走了呢。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几个人就已经全部睡着了,谁让他们之前聊天的时候,自己没有插话的余地呢。
  算了,这个坏消息还是等到明天早上再告诉他们吧,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林洛忍不住想到,自己真是一个坏人。
  小小的高兴了一把林洛就开始做起了生意,今晚的游魂似乎格外的多,也不知是不是城外战乱四级,许多游魂都跑来自己这里看东西。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浑身冒着黑气的魂魄从门外走了进来,样子很是凶神恶煞,直接把其他游魂都给吓跑了。
  “听说你这里有死人要的东西,有什么好东西一样给我来一个。”那黑色的魂魄一进来就开始大拍桌子,让林洛给他找好东西。
  “脾气这么爆,生前一定是个地位不小的人吧,不过那都是省钱的事情罢了,死了之后所有的人都一样,小爱同学可以拿你的东西来交换,不然的话我这里一个东西都不会给你的。”他不是比较霸气吗,那林洛就比他更霸气,看谁能硬过谁。
  “你没有听到老子说的话吗,老子让你把那些好东西一样拿过来一个,你如果敢不听老子的话,老子今天弄死你。”那魂魄一听林洛反驳他的说的话,瞬间恼怒起来。
  “我还真就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地盘,就算你在发脾气,我也不在意,做事不想魂飞魄散的话最好收敛一下你的脾气,毕竟现在是死之后的世界,不是你活着威风八面的时候。”林洛怒怼回去。
  这魂魄也是个傻的,林洛既然能在这样的地方开上这么一个店,并且还有许多游魂前来光顾她的生意,难道还不能说明她的身份比较厉害嘛。
  不长眼的,居然敢来惹她还真是嫌自己活的命比较长了。
  “你敢动老子一个试试,信不信老子拿枪毙了你,虽然老子死了,变成一个鬼,但是老子还是老子!”魂魄从自己的裤子里面掏出来一把枪,正宗的勃朗宁手枪,径直对着林洛的脑袋。
  “不就是一把由怨气幻化而成的枪吗,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有本事你就用这个枪来打我,若是你能将我打死,那么我就把这个店都送给你。”林洛嘴角挂着笑意,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张娜馄饨朝着林洛开枪的时候,一颗怨气化成的子弹,径直朝着林洛的面门飞去,而林洛只是伸出手轻轻一夹,就夹住了这颗子弹。
  手上一用力,这颗子弹就变得烟消云散。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躲得过我的子弹。”魂魄明显不像信自己眼前看到的这一幕,然而林洛这样的鬼见多了。
  “若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再来给你演示一遍。”林洛开铺子这么多年最不缺的就是耐心,若是他真的想再看一遍的话,林洛也会毫不犹豫的给他再演示一遍。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红包现在已经后知后觉,面前这个女人可不好惹。
  “我啊,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店老板罢了,你现在还需要什么东西吗?”林洛脸上带着微笑,轻描淡写的回复了自己的身份。
  “我不要了,不要了。”魂魄说完屁滚尿流的离开了铺子,转身向外面跑去,渐渐不见了踪迹。
  “真是胆子,小刚才的胆子哪里去了?难不成都被他自己吃了嘛,真是的好不容易来了一个有趣的猎物,现下又跑走了,唉,真无聊。”林洛百无聊赖的趴在柜台上面,看着睡得跟猪一样的几个人。
  人生啊,总是这么的无聊,无趣又无望。
  虽然自己不用过平凡人过的生活,但是这样每天也很累的好吗?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时钟终于知道了七,天也慢慢亮了起来,林洛将门关上,就直接去后院厨房做饭去了。
  今天要做的饭,可是很多人因为毕竟来了这么多的人,做少了可不够吃呀。
  再说了,一时半会儿这些人也离不开自己的铺子,还不如好好坐下来一起吃顿饭,聊聊人生,谈谈理想,说说以后的规划,看看能不能帮到他们点什么。
  不过可惜呀,自己跟他们聊天的时间可不能太长了,毕竟可是熬了一个晚上的人,不像他们倒头就能睡着。
  想到这里,林洛忍不住羡慕了一下,还趴在那里睡觉的几人,什么时候自己也能过上这样不普通通的生活就好了。
  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去做饭吧,省的等人醒过来之后连吃的都没有,到时候还真的就是自己招待不周了,毕竟人家也是到自己店里来看望自己的。
  她的记忆中还记得张作霖喜欢吃辣,至于其他两个人根本就不了解,也不知道喜欢吃什么,只能随便做些吃吃了。
  陈建宇这家伙从来不挑食做什么吃什么,所以完全可以忽视他的感受。
  如果陈建宇知道自己现在林洛心中是这个样子的话,肯定会捶胸顿足,自己干嘛要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就应该表现的嘴叼一点,省的她记不住自己喜欢吃什么。
  不过话说回来了,联络的厨艺好做,什么东西都好吃,这也是为什么陈建宇喜欢吃林洛做的饭的原因。
  当林洛将饭煮好之后几人陆陆续续醒来。
  一醒来就发现桌子上有好吃的,忍不住感叹人生真美好。
  “林老板,这些都是你做的,没想到你居然还记得我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还真是让我有点儿受宠若惊呢。”张作霖看着自己喜欢吃的菜,忍不住吃了一口说道。
  想当初为了帮自己那个忙,救自己一命,自己可是足足在这个铺子里面待了十几天了,不过因着林洛做饭好吃,自己呆在这里也很是享受。
  当初他甚至都起了要降临咯娶回家的心思,但是却被林洛严词拒绝了,并且再也没接待过他。
  
  

第二百九十八章:心生嫉妒
  可是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呢?林洛也已经没有再将自己逐出门外了,所以说在这一点上,自己应该已经知足才是。
  张作霖满意的吃着自己面前的饭菜,自己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吃到过这样的饭菜了。
  “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吃到我做的饭,现在想念了,那也不用激动的这么厉害吧。”看着张作霖风卷残云般的吃相,林洛有些哑然失笑。
  “真的,是太好吃了,根本停不下来。”张作霖一边吃还不忘回应着林洛的问题。
  不过这中间的间隔倒是长了许多,因为毕竟少说一个字就会少吃一口饭。
  因为张作霖的身份,所以几个人都不敢跟他抢饭吃,只能默默地一口一口地叨着碗中的菜。
  “告诉你们,现在天亮了,更不好出城了,不如就在这里留一天,帮我看看院子吧。”等他们都吃完饭,林洛才说出来这句话倒是让莫云蔚有些生气。
  “这件事情你为什么昨天晚上不跟我们说,现在才说有什么用呢。”莫云蔚生气地说道。
  “云蔚,怎么说话呢。”张作霖急忙制止道。
  “张大哥,是我唐突了。”见张作霖马上就要有生气的迹象,莫云蔚急忙道歉道。
  “行了,我又不在乎这些东西,你们自己看着办吧,今天白天我可是要躺在房间里面休息的,这些碗筷呢,你们该收拾收拾,院子里的柴呢,该劈了,水也该挑了,在你们离开之前就帮我做完这些事情就可以了。”林洛直接将这些活计全部分配给他们几个人,而自己则是慢慢悠悠的回到房间里面睡觉去了。
  这下几个大男人都愣在原地,没想到林洛指使人起来这么不客气的。
  陈建宇和张作霖都知道林洛是什么性子的人,所以说他们两个的接受能力还是比较强的,但是陈建清和莫云蔚两个人就完全接受不了这件事情。
  他们两个做些事情,那是应当的,但是张大哥是什么身份的人,让他做这些事情,那不是大材小用吗?
  所以说两个人都卷起袖子,急忙跑到院子里争着抢着做这些事情,而让张作霖闲了下来。
  另一边的陈建宇看着自家亲弟弟在别人面前邀功请赏,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离开这么长时间,他连这个哥哥一点都不想吗?
  现在这个时候不应该争着抢着帮哥哥做事情吗?为什么要帮别人做事情呀?
  然后让陈建宇不知道的是在陈建清走投无路之时,正是张作霖出手相救,才留了他一命,也就是因为张作霖的存在,才让他们兄弟有了团聚的时候。
  所以陈建清打心眼里佩服张作霖,就更不要说这一点点小活儿啦,那可是不在话下的。
  就算现在让陈建清帮张作霖一命抵一命,那他也是愿意的。
  然而这件事情陈建宇并不知道,他只是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儿罢了,虽然张作霖对他也有帮助,但是那是金钱上的帮助,也扯不上什么人情。
  最多也就是跟林洛的恩情抵消罢了,以后自己只要加倍回报林洛,那样不就可以了吗?
  陈建宇现在完全想不到自己想法是错误的,自己之前有多么崇拜张作霖,现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就有多么讨厌他,可是没办法,自己现在还需要张作霖的资助,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做的。
  然而,若是现在能够剖开陈建宇的心脏,林洛肯定会发现在他的心脏中央缠上了一丝黑色的气息。
  俗话说得好,相由心生,现在陈建宇的脸可是不怎么好看呢。
  “你怎么了哥,好像脸色不太对劲呢。”在一旁埋头苦干的陈建清,终于发现了自家哥哥脸上不爽的表情。
  “没事,可能是这太阳太大了,热得慌。”陈建宇哪里想让自己的弟弟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顺手找了个理由说道。
  “既然这样,那哥你先休息一会儿,等下我帮你做这些事情好了,你弟弟在外面这么长时间,别的没有,个把子力气还是有的。”陈建清嘿嘿一笑,一脸开心的样子。
  其实他不建议自家大哥东山再起,而是想让他投到张大哥的麾下,这样他们兄弟两个就可以在一起共事,不用分开了,并且靠着他们两个的才华,一定可以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以后辅佐张大哥肯定能够前途无量。
  可是大哥心中有一个结,这个结若是不解开的话,那么将会伴随他一辈子,他不想看到自家大哥痛苦一辈子。
  所以说,这也是为什么自己不争取大哥的原因。
  以后的事情,无论怎样,反正大哥是试过了,若是没让他试的话,反而会在他心中留下一个疙瘩,到时候兄弟互相生出怨恨,对谁都不好。
  “行了,你还是干好你自己的事情吧,本来在外面都吃了那么多苦,现在好不容易有地位了可以想想清福了,居然还来帮我做事情,真是的,难道就不知道为自己着想一点吗?”陈建宇见到陈建清这个样子,瞬间释然了。
  是啊,自己离开弟弟这么长时间,他跟别人比较亲近也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他的救命恩人,是促进他们两兄弟相认的人,自己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呢?真是该死。
  陈建宇不仅在心中暗骂自己一声,又生生将自己心中的嫉妒压了下去。然而像这种极度,一旦生出来就不会有消失的迹象。
  即使陈建宇将他狠狠的压在心底的某一个角落,但是有了就是有了事怎么样也无法抹灭的。
  他会在以后的生活中慢慢的透露出来,所以陈建宇根本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时间很快就过去,白昼消失,迎来了黑暗,二零咯也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在她醒来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这些都是陈建宇做的。
  毕竟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吃了这么长时间的饭,就算不会做,也该看会了,虽然只是一些简单的清粥小菜,但还是让林洛吃惊不已。
首节上一节130/140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