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有间纸扎铺 第112节

  “说的也有道理,那为什么张宝主要将三小姐嫁于你呢,他不是最最疼爱三小姐的吗。”这也是让林落很不理解的地方。
  既然张堡主如此疼爱三小姐,那又为什么会给三小姐定下这样的婚约呢?
  “知道为什么张堡主会跟丫鬟小翠有染吗,那是因为一开始张堡主选定跟我定下婚约的是小翠,但不知道那丫鬟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情,便晚上偷偷溜进张堡主的房间,将那生辰八字换了。”恶鬼慢慢说道。
  “你怎么就会对这件事情这么清楚?”林洛很是疑惑。这家伙不是一直生活在乱葬岗上吗,为什么会对张家堡的事情这么清楚?
  “我可是鬼王,成了有什么风吹草动我肯定都是知道的,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消息不灵通,连走个路都不认路。”恶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那后来呢,后来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张堡主难道就没发现生辰八字换了吗?”林洛追问。
  “发现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再加上小翠在他耳边吹的枕边风,说什么这样一来就能保住家族三代昌盛,再加上这个张堡主,他两个儿子都不成器,没什么本事,于是他就鬼迷了心窍,把这件事情将错就错下去了。”恶鬼冷笑。
  “说是疼爱自己的女儿,其实在利益面前,什么女儿,什么家族都可以作为交换,我本以为三小姐被养成这样的性子,就已经够可恶的了,没想到居然有这样的父亲,果然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林洛不禁赞叹一声。
  眼瞅着前面就是元城的城门了,现在天还蒙蒙亮,城门没有打开,林洛也只能待在城门外。
  这样被关在外面的感觉还真是不爽呢,不过幸好林洛手中的东西没人能看到,不然一定会在背后骂她。
  过了不久,城门终于打开了,林洛这才慢慢悠悠的走了进去,从后门进了院子。
  将手中的链子拴在石桌子上。
  “我的姑奶奶,你可别把我放在这里,太阳出来之后,没过多久我就会魂飞魄散的。”恶鬼在圈子里面大声吼道。
  “放心吧,只要进了我这里,你就不会有事的,不信你可以试着动一下。”林洛轻轻点了一下符咒圈,那符咒圈瞬间涨大,变得可供一个人左右来回活动的大小。
  “你不是告诉我这个东西没有办法解决的吗,怎么现在能变大了?”恶鬼看着林洛问道。
  “是啊,没有办法解开,但有办法变大呀。”林洛淡淡的说道。
  在一旁来回转圈的恶鬼,瞬间有一种想要打死她的冲动。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害得他在这个圈里面那样缩着待了那么长时间。
  “你也没有问我呀,你不问我怎么跟你说。”林洛摆摆手,一脸无辜的样子,很是欠揍。
  “得你是老大我说不过你还不行吗。”就在一人一鬼正在拌嘴的时候,从房子里走出来一个睡眼惺忪的男人,而这个人就是凌邝。
  “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回来了也不叫我,好让我给你做饭吃啊。”凌邝来到林洛身边温柔的说道。
  “我也是刚回来,没关系,现在还不饿。”林洛回一个微笑。
  “事情已经解决了吧,我看你带回来一只,怎么是要超度吗?”凌邝指了指林洛身后的恶鬼。
  “这家伙就是那个在张家堡做乱的恶鬼,现在还不能超度,先让他在这里养两天吧。”林洛交代着凌邝。
  “既然你说养着那就养着,反正这里也不缺什么。”凌邝对林洛的态度让林洛有些难以接受,这样是不是在这里呆的时间长了,越来越觉得他像这里的男主人了。
  先是帮自己接生意,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着实有些危险。
  “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什么东西都不想吃,你若是饿的话就自己做点饭吃吧。”林洛打了个哈欠摆摆手,自己回房间去了,完全没有看到身后恶鬼见到凌邝时那种害怕的神情。
  待林洛走后,饿鬼终于忍受不住,砰的一下跪倒在地。
  “不知大人在此,冒犯了。”恶鬼牙齿都在打架。
  “就是你在张家堡作乱,所以,才让林洛去那里待了一个晚上,该当何罪!”凌邝板着一张脸。
  
  

第三百五十七章:熟人
  “大人,我错了,我实在不知那位是您的人,我若是知道,肯定不会作乱的。”恶鬼现在慌得一批,没想到那女人身后居然有这么大的人物坐镇,早知道自己就不去张家堡那里乱晃了,谁知道遇到了这两个难缠的人物。
  现如今别说投胎转世了,谁知道命能不能保得住呢。
  “看在她的份上饶你一命,给我老实着点。”凌邝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如果不是林洛,要留他一命,自己现在就给他解决了。
  “是,是大人我会的。”见凌邝离开,恶鬼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里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恐怕是要慢慢来了解了。
  当林洛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手臂上的红线,第三段已经消失了三分之一了。
  难道自己在这个世界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吗?
  林洛放下长袖,将自己手臂上的红线掩盖掉,再次走出门时脸上的表情恢复正常。
  “快点过来吃饭了,那个家伙放在石桌子旁边,有点碍于观瞻,所以我把他给放到柴房里面去了,你不会介意的吧?”凌邝微笑着跟林洛说到。
  “其实放到柴房里面也好,可以不用被人家看到,万一他被人家看到的话,那这件事情的性质可就变了。”林洛现在处在这个朝代里面,每一步都走的兢兢颤颤,上班人家把她当成妖怪抓起来,不过还好自己一直是以一个正面形象而存在的。
  林洛迅速的吃完饭菜直接开门去了。
  子时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个莫名其妙的客人,他身上披着一件黑色的袍子,林洛对穿黑袍的人一般都有戒心。
  如果他们心里没鬼的话,为什么要用黑袍来阻挡着自己的面容,不让别人看到呢?其实这就是一种心理反应。
  “你就是林烟,我家主人有事相邀,现在就跟我走。”说完不待林洛反应,直接拉住她离开了铺子,在林洛离开铺子的一瞬间,忍不住闭上眼睛,这下可真的完了。
  可是当她闭上眼睛过了很长时间的之后还是没能有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便慢慢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事情都没有。
  没有消失,也没有一丝不一样的变化,而之前拉着她的那个人则是站在一边看着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再闭上的样子,忍不住在心里咒骂,这女人该不会是个傻子吧,不然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走吧,你不是说你家主人有事相邀吗,怎么还愣在这里,难道是不着急吗。”林洛眨巴着眼睛,她现在处于一个兴奋的状态,原来自己在别人身体里面的时候是不受纸扎铺规矩的制约的,也就是说自己现在是个自由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把门关上之后林洛就跟着这个黑袍人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面前。
  “你家主人是做什么的,连住的地方都跟别人家的不一样。”林洛发挥了自己话痨的本质,跟那个男人聊天,但是那个男人像是经受过特殊训练一样。
  根本就不搭林洛的腔,所以林洛也只能自讨没趣了。
  林洛跟着男人走进去,外面看起来富丽堂皇,但是一进大门,林洛就能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竹子的清香。
  长长的走廊虽然没有过多的装饰,但依旧显得那么赏心悦目。
  一般喜欢竹子的要么就是一些文人雅士,要么就是一些不懂装懂的家伙,林洛可不想自己看到一个不懂装懂的人。
  “到了,我家主人就在里面等你,请进吧。”男人说完就离开了,也不管林洛究竟有没有进去。
  总之林洛并未在这诺大的院子里见到一个下人,自然也就无法打探消息,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见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林洛在门外徘徊一阵子,最后终于是下定决心,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早死早超生。
  林洛直接推门进去,却发现这个房间里面有很多纱网,还是黑色的,这个人究竟是多么喜欢黑色,居然能将整个整个房间布满这些东西。
  “你终于来了,没想到他将你保护的如此严密,就连我都差点被骗了。”一道戏谑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敢问阁下请我来此只是为了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吗,既然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林洛忍不住在心中嘟囔。
  以后出门之前最好还是先打听一下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再决定要不要上门帮忙吧。
  如果每次都是这样的人那么自己会被气死的吧,一定会的。
  “站住,我让你走了没有。”一道身影迅速来到林洛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我还没说让你走,你怎么敢给我离开!”那个人直接拎着林洛的领子将林洛扔到了最里面的一张床上。
  “你这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有病吧,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这件事情吗。”林洛摸摸自己的脖子,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的脖子要断了呢。
  “你现在知道疼了,你知道你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的感觉是什么吗,比你疼上千倍,万倍!”月光在这一瞬间照射进来,林洛总算是看清楚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了。
  “清风,你怎么会...”林洛忍不住惊呼出声。
  “果然被我猜对了,用着同一个名字怎么会不是同一个人呢,毕竟你可是一个神奇的人呢。”面前的男人笑了,笑中带着泪痕。
  自己找了这么多年,寻了这么多年,终于是找到了。
  “你在说什么呢,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林洛挣扎着站起身来,她现在心里乱糟糟的,谁来告诉她,为什么一个早该死掉的人此时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身边,并且自己不是将他的记忆给删除了,为何现在还记得自己。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但是自己前世确实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到了他的生活轨迹跟自己完全不相连。
  “你是不是在惊讶,为什么我本该死了,现在却在你的面前,你不需要好奇,因为我现在是魔。”清风的话犹如当头棒喝。
  
  

第三百五十八章:留下来好不好
  怎么会这样,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出现,所以事情还是或多或少的改变了吗。
  “你怎么会变成这样,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林洛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清风。
  “怎么会变成这样,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还不清楚吗,林烟,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刘清风的语气中冷冰冰,没有一丝责怪。
  “拜我所赐?可是明明我们之间就不该有交集,后来一切回归正轨之后,你过你的日子,我过我的日子,即使是大战也没出现你的身影,又为何说是拜我所赐。”林洛很是疑惑。
  毕竟在她作为旁观者看的内段时间里面,确实没有见过刘清风出现到自己的生活中。
  “你以为呢?后来看到的那些是真的吗?不过是些幻象罢了,而我所经历的那些才是真实的。”刘清风冷哼一声,忍不住觉得林洛这丝单纯有些好笑。
  “怎么会这样?”林洛喃喃自语道。
  “让我带你去看看你走后发生的事情吧。”清风冷哼一声,一甩袖子,林洛就昏睡过去。
  这里是哪里,林洛看着周围哀嚎遍野,虽然周围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景象,但林洛依稀能记起这里就是元城。
  林洛恍惚地站起身来,但是周围却没一个人能看到她,似乎自己只是一个虚幻的身影。
  又是以旁观者的姿态经历这样的事情,究竟刘清风想让自己看到什么?林洛很是疑惑。
  不远处,一只军队由远及近,他们手上的兵刃都沾满鲜血,为首的正是刘清风。
  “来人,给我扒开这个地方,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刘清风脸上让人看不出一丝表情。
  而他指的那个地方正是林洛之前开铺子的地方。
  “将军,没找到。”一队士兵前来报告。
  “将军这边也没有。”又是一队士兵。
  接二连三的人出去寻找,又没找到。
  “废物,都是废物,不过是找个人罢了,居然都给我找不到滚开,我自己来。”刘庆峰从马上下来,跑到那边飞去中扒了起来。
  等到十指都磨出血迹,却还是没有找到一丝林洛存在的痕迹。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给我出来,出来呀,林烟,你这个女人,是不是总是用这样的方法,让人家忘记你之后,消失不见,现在我想起来了,可是你呢,你在哪里呀?”刘清风跪倒在这片废墟上,眼泪止不住往下流。
  堂堂七尺男儿上战场沙地身受重伤,吭都不吭一声,然而此时却为一个不存在的人如此伤心。
  天空忽然之间聚集起乌云,豆大的水滴,从天空落下,雨水冲洗着地上的痕迹。
  “将军,走吧,这里根本就没有您说的那座建筑,而这些废墟都是旁边建筑物上落下来的,这里原本就是一片空地。”一个士兵说道。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你一定是在骗我!”刘清风此时身上已经全部湿透。
  雨水顺着盔甲滴落到地上。
  “想要再次见到你想见的人嘛?”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你是谁。”雨幕中,一个身穿蓑衣头戴斗笠的人慢慢走到他面前。
  周围的时间在一瞬间停止,人们的动作定格,就连雨滴都停在半空中。
  “不要管我是谁,喝了它,你就能找到你想找到的人。”那人给了刘清风一个瓷瓶。
首节上一节112/1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