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有间纸扎铺 第107节

  但是大战还未开始,难不成自己又要像上一世一样做一个旁观者看着尸横遍野,民不聊生吗?
  但是这一切都不是梨落所能控制的住的,那根红线依旧在急剧的消失。
  林洛并不是穿越回忆以前的身体,只是在轮回镜里面感受一下这两世的生活。
  所以无论自己改变了什么东西,到最后都是会回归正轨上的。
  就比如上一世的大战,其实自己明明就已经阻止过了,但是大家还是爆发了,为什么?因为历史是不可能因为一点小小的改动而变化的。
  这里就相当于一个梦境,前半段你想怎么做怎么做,可是到了后半节的时候,俨然就变成了一个噩梦,你却不能控制它的走向。
  所以不管林洛能不能待在这具身体里面,最后事情的解决都是不会改变的。
  难道自己的生命在今天就要消失了吗,林洛苦笑着看着自己手臂上的红线,果然在这天子时的时候林洛眼前一黑,自己就以一个旁观者的形态,来看着事情最后的发展。
  果然自己自动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连带着自己留下的痕迹全部都被抹平。
  林烟从未遇见过凌竹还有刘清风,但是旱魃是切切实实出现了的,并且也出现了鸣云所说的,史书上记载的大旱三年。
  可最后出现的那个人究竟是谁,林洛想知道,但是,却怎么也看不清楚他的脸。
  就如同上一世一般,他出现之后又消失。
  像是在帮自己收拾烂摊子,但林洛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一丝感情。
  可是为什么他会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帮自己收拾烂摊子呢?难道仅仅是因为不想看到这世间生灵涂炭吗?
  本来还没有解开的迷题,现在又加上了一个新的谜题,林洛这下子真的是脑回路要断掉了,本来是想寻找自己丢失的记忆,没想到除了寻找到自己丢失的记忆之外,还捡回来一个大谜团。
  不知过了多久,林洛才悠悠转醒,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衣服,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只过了几个朝代,因为她这一世的衣服与上一世的衣服虽然有区别,但是款式上面还是相同的。
  环顾四周,看到了放在那里的座钟,林洛可以肯定,这肯定是上一世后来的一世,因为那个大钟是在上一世的时候鸣云送给自己的。
  那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了,看了看座钟才下午三点,自己起的有些早了。
  不过肚子有些饿,还是先找东西填饱肚子吧。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熟悉,因为没有被破坏过,所以这间铺子传承到了现在,内里跟之前所居住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外表的建筑却换了。
  吃完饭林洛满足的拍拍自己的肚子,吃饱喝足,总喜欢胡思乱想。
  自己在上一世遇到的那些人,虽然最后没有死在战乱中,刘清风还升官发财了,就是凌竹的结局不太好,最后,由于暗杀皇上,被当场抓住处死了。
  可是他们都有唯一的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谁都不记得林洛,而且也从来没有跟她有过交集。
  那这一世自己又是什么身份呢,林洛百无聊赖地走到柜台旁边,却发现柜台上面放着一张纸。
  “当你看到这张纸的时候,就证明你已经来了,我的转世,为何我会知道这件事情还要从上一世说起,当初你占据我身体的时候,我并未离去,而是跟你一同存在于那具身体中,从你跟一个鬼差的谈话中,我知道,你就是后世的我,而我也在投胎转世中,因为意外没有喝下孟婆汤,我有预感,你这一世一定会来,所以我已经把这事的身份,还有东西全部都给你整理完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打开左边的抽屉,林烟敬上。”
  
  

第三百四十四章:捡个人
  林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难道说林烟早就已经知道自己是从后世来的,并且占据了她的身体,这一封信已经说明了她的身份,这一世她依旧还是用林烟的身份生活。
  抽屉里的东西什么的都不需要了,她只要还以林烟的身份生活就可以了。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一开门就遇到了一个不速之客。
  “请问你需要什么?”林洛眨巴着眼,面前这一幕怎么如此的熟悉。
  “打劫,把你这里的钱全部给我拿出来。”一个穿着夜行衣,戴着面罩的男子,手上拿着一把大铁刀,淡淡的对林洛说道。
  “你确定是要在我这里打劫对吗,打劫之前不先打听打听,马王爷有几只眼你就敢上岗,还真以为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林洛一甩手腕,两只手捏的啪啦啪啦的响,倒是让这个带面罩的男子有些心悸。
  “你别给我乱来啊,我手上可是拿着刀的,你,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拿刀捅死你。”男子有些慌乱,想要阻止林洛一步一步走过来。
  “拿刀厉害了是吧,你拿刀你牛批了哈,你以为你拿把刀,你就能挥动全世界了是吧,来,朝这砍,你今天不砍你当我孙子!”林洛一边说一边往前走,直接将那把刀给拿了过来。
  “你,你,姑奶奶我这是第一次饶了我吧~”男人一边痛哭流涕的说着一边缓缓给林洛跪下。
  “你不是强盗吗,拿出点糖到应该有的气势好不好,不要给我一个弱女子跪下好吗,俗话说得好男儿膝下有黄金,我这还没怎么着你呢,你就给我跪啦。”林洛很是无奈,将手中拿的那把大铁刀给扔到一边。
  “大姐,我这是第一次,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上你这儿来打劫了,你就放我走吧,还有我的刀能不能还给我。”男人一边说眼睛一边往自己的刀身上撇。
  “行啦,瞅你这点出息,打劫都能被人家把刀给你抢了,你说你以后还能干嘛。”林洛一脸嫌弃的看着男子,本以为遇到上一次遇见的人了,谁知道居然是这么个家伙。
  “我也不知道是人家说打劫来钱快,所以我才干这行的我今天真的是第一次出门儿打劫,不知道您这里不能抢呀。”男子小心翼翼的看着林洛,他要是知道这家掌柜是这个样子的,打死他都不敢过来。
  这哪里是个女人呀,简直是只母老虎好吗?不对,母老虎都比她温柔。
  “你可知道,像打劫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有第三次就有第四次,所以无论你今天是第一次或者是第无数次,都掩盖不了你打劫的事实。”林洛趁着现在还有时间,搬了个凳子坐在门口,那把大铁刀被她踩在脚底下,他已经准备给这个男人讲课了。
  “姑奶奶我错了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您先把我的刀给我行不,这把刀,可是我砸锅卖铁找铁匠给我打出来的,你可千万不能扣在这里呀。”男人两只眼睛不离自己的刀。
  “你先别跟我说刀的事情,我们现在说的是这个打劫的事情,打劫这个情节有严重的有轻微的。”总之林洛叽里呱啦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子。
  而那个男人也坐在那里,硬生生把林洛这些唠叨的话全部听完了。
  眼看着就要子时了,林洛直接停下自己的废话,把那把铁刀扔到男人的怀中。
  “走吧,下次别再犯到我手上了。”林洛直接撵人。
  男人像是得到了什么特赦一般,转身就离开了。
  走前还不忘给林洛说声再见。
  这倒让林洛有些意外,这家伙该不会被自己念叨这么长时间念叨傻了吧。
  算了,反正也不会见面了。
  林洛把凳子收起来自己坐在柜台前,等着后半夜的生意上门。
  然而,这连一个鬼都没有,最近这是怎么了?太平盛世吗?怎么一个冤死的孤魂野鬼都没有,那还让她自己的生意怎么做呀?老天爷呀,你发发善心掉下来个雷劈死个人好吗?
  “老天爷呀,就算你不准备将夏天雷劈死人,那你至少也让谁喝口水呛死,吃口馒头噎死吧。”林洛百无聊赖地拨弄着自己面前的算盘。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林洛迷迷糊糊的去把门关了。
  但是在她关门的时候,却发现在自己店门口的旁边有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躺倒在地,浑身破破烂烂什么都没有。
  林洛只是看了一眼就把门给关上了,看着紧紧关上的店门,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瞬间睁开眼睛。
  果然自己是看走眼了吗?这个女人昨晚上说的那么多大道理,然而遇见别人有困难的时候,也是是冷漠无比,算啦,躺着休息一下,回去好了。
  当男子再次闭上眼睛的时候,没有发现从后巷子转过来一个人影,而这个人就是林洛。
  她手里拿着之前留下的衣服,虽然是粗布衣裳,但是却是难得的一套男装。
  可是她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套衣服,算了,有的穿就不错了,难道还给人家挑三拣四吗?
  “喂,不要躺在地上装死啦,起来自己上后院把衣服换了去,不要以为你摘掉面纱,把自己衣服弄的破破烂烂,脸上弄那么多灰尘,本姑娘就不认识你了啊,赶紧的,一会儿人多了告诉你吃不了兜着走啊。”林洛毫不客气一脚踢了上去。
  “好嘞,姑奶奶。”躺在地上的男子硬生生挨了这一脚,才站起身来,捂着自己痛得不行的腿,早知道就不装死了,没想到这还挨了一下。
  真是不值得。
  抱起地上的粗布衣裳,男子转身从后巷子绕了过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让自己走正门,但是老大说的话必须得听啊。
  走到后院找到一间房子,自己走了进去,换好衣服,将脸洗干净,他就来到外面的院子里面坐下。
  “老大,看我换好了,怎么样精神不。”男子一脸阳光的笑到。
  
  

第三百四十五章:越俎代庖
  “别乱叫,不要以为我给了你一套衣服,你就可以喊我老大了,你要时刻记住一点,就是咱们两个没关系,就算有关系,那也只是强盗和掌柜的关系。”林洛直接将他的话给堵回了回去。
  “可是老大.....”就在男子想要叫林洛的时候,却被林洛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掌柜的,请问你捡我回来是想让我帮你做些什么事情呢,我什么活都会干的,你只要管我吃管我住都可以了,我可以不要工钱的。”男子小心翼翼看向林洛。
  “算了,留着吧,留着吧,想吃什么自己去厨房做,白天的时候就需要帮我看看院子打扫打扫,劈劈柴干什么的,到了晚上自己就去房间里面睡觉,不管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都不许出来。”林洛忍不住无奈的扶额,自己总是这么好心,人的背景都没调查清楚呢,就给往家里带。
  一看人家楚楚可怜的样子,就忍不住狠不下心。
  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改掉呀,林洛拍拍自己的脑袋,恐怕这辈子是都改不掉了。
  交代完注意事项之后,林洛就回房间休息去了,等林洛回房休息,院子里只剩下男人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就开始完全放松起来。
  吊儿郎当的躺在椅子上,看向林洛的房间,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
  一百多年了,我终于又等到你了,这次我一定不会让你从我的身边溜走。
  “嗯,是时候该干活了,总不能让她觉得养我这个人在这里没有用吧。”男人脸上带着微笑,应该从什么先开始干起呢。
  嗯,他刚才进门的时候水缸好像空了吧,那就先把水缸蓄满吧。
  男人说着来到井边,拿起两个空桶,开始一桶一桶的打起水来。
  很快两大缸水都被蓄满,接着男人又马不停蹄的将所有的柴劈好,眼瞅着院子里边没有什么活要干了,他又开始拿起扫把扫起院子来。
  林洛醒来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院子里面没有一丝灰尘,被打扫的干干净净,看好的才已经被批好,整整齐齐的码在了厨房的外面,两大缸水里面也满满的映出她的倒影。
  紧接着从厨房里面传出来一丝丝香味,石凳子上面已经放上了一盘水果。
  “你醒啦,先吃点水果吧,这是我今天出去摘的,绝对甜,饭马上就烧好。”一个脑袋从厨房里面探出来,对林洛喊到。
  林洛简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海螺姑娘吗,一觉醒来,什么事情都做完了,简直比前世的时候还要干净整洁好吗?
  等到饭菜端出来的时候,简单的清粥小菜,林洛却感到格外好吃。
  “喂,今天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吗。”林洛吃饱喝足之后,看着面前的男人问道。
  “对啊,你既然留我在这里我肯定不能白吃你的饭吧,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会,但是就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力气特别大,放心吧,只要有我在,这些脏活累活都不需要你来做。”男人拍着胸脯跟林洛保证到。
  “话说回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叫林烟。”林洛毫无心理负担将人家的名字当做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凌邝,怎么样,名字好听不。”凌邝笑嘻嘻地说道。
  “总之没我的好听就是了,记得把碗洗了。”林洛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喝了一杯茶之后就去开门了。
  看着桌子上面吃得精光的盘子和碗,凌邝忍不住笑出声,有那么好吃吗,看来是真的饿了呀。
  “也是,刚来第一天怎么可能会不饿呢。”凌邝收拾完东西坐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老天爷,不管你以后会怎么安排,反正这一辈子他是不会离开了。
  他一定会想办法守护住自己这份幸福,不会再让命运受你们主宰。
  林洛坐在柜台前,好像生活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她不禁对自己的想法有些嘲笑,有什么不一样的,不过就是捡个人罢了,还真以为自己的人生能够得到改变吗。
  “请问掌柜的在吗?”进来的是一个丫鬟模样的女子。
  “我就是掌柜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林洛抬起头,看看门口的丫鬟。
  “你就是掌柜的,怎么是个女的,不过还好你是个女的。”要还这前后矛盾的话语,让林洛忍不住皱起眉头。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这样前言不搭后语,我可猜不出来。”林洛说着又低下头去拨弄自己的算盘。
  “掌柜的,是这样的,我家小姐最近遇到了一些怪事,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跟我去府上看一下。”丫鬟说道。
  “真是不好意思,小店有规矩,一般晚上是不出去的。”林洛略带歉意的说道。
  “这样啊,那最早是什么时候可以去呢?”丫鬟的语气有些着急。
首节上一节107/1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