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有间纸扎铺 第106节

  林洛无奈的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
  原本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小男孩真的长大了,现如今都已经变成一个帅气的大小伙子了,而且还当上了最年轻的将军。
  他的前途一片光明,没有必要为了自己而自毁前途,所以林洛没有办法,只能动用最后一招。
  那就是清除他关于自己的记忆。
  “三千烦恼丝,囊尽天下烦恼,无边苦海一叶扁舟,度世人尽忘忧愁。”离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用檀香在刘清风的脑袋上面转来转去。
  但是香灰却一点没有落下。
  而另一边的凌竹,林洛也是用同样的办法将他的记忆抹去。
  之后再把他们两个丢到街边,明天一早醒来,应该就不会记得这件事情了。
  早知这样,自己当初就应该用这样的方法来驱除他们的记忆,看来还是用的时间比较晚。
  不过应当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的吧,比如说失心疯什么的。
  林洛也管不了那么多,径直回到座位上坐好。
  第二天一大早,街上很是真热闹,所有人都围在两人的周围,看他们究竟是在做什么。
  “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为何穿成这个样子躺在路边睡觉,真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呐。”一个酸秀才摇头晃脑地说道。
  还不时的指指地上的两个人,不知在说些什么。
  而其他的街坊邻居都是出来看热闹的,想知道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晚上睡在这个地方,难道他们都不觉得冷的吗?其中还有一个是穿着盔甲的,看那个盔甲的样子,应当是将军这一职位的,但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会在一起呢。
  这件事就很是稀奇了,很快就传遍了大街小巷,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将军跟一个男子,两人光天化日之下躺在大街上睡觉。
  
  

第三百四十一章:负荆请罪
  林洛关上门跑到二楼,打开窗户,看看他们究竟会是什么样的反应,然而却忽略了古代人对于八卦的热情。
  要知道这样自己就不把他们两个扔到前门的大街上了,而是把他们两个挪到后门的小巷子里。
  两人悠悠转醒,似乎很是迷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而且周围围着的人,让他们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看这两个人他们醒了,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省的人家再找你们报复。”这些人如鸟兽般一下轰然而散。
  周围所有人都离开了之后,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忽然开朗,直接就看见了站在二楼,打开窗户,还没来得及撤回去的林洛。
  而林洛看到他们两个之后也只是怔愣了一下,直接就将窗户关住,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你是何人?为何与我一同在这大街上,说,是不是你这贼人叫我掳来此地。”刘清风完全不记得自己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
  他只记得自己昨天刚刚打了胜仗回来,然后去街上转了一圈,后面的记忆就不知道了,等等,他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成为这个样子了。
  “说谁是贼人呐,我看你才像贼人呢,你身上穿着的盔甲是不是偷来的?怎么一点做将军的风范都没有。”凌竹就更是惨了。
  他只记得自己受伤,伤好了之后就回到了组织里面,接着就开始处理组织里的事,后来一出组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且醒来的时候也是在大街上。
  可是究竟是谁救的他他根本就没有一点记忆。
  两人之间共同的经历引起了共鸣。
  刘清风当机立断一拍巴掌就待着凌竹喝酒去了。
  两人酒过三巡之后便成了好兄弟,这是联络没有想到的事情,毕竟之前在自己铺子里两个人掐架的时候,那个场景记忆犹新。
  当刘清风回到自己家中躺在床上的时候,总是会不时想起今日在街上看见的那名女子。
  一颦一笑仿佛都牵动他的心脏,但是他总觉得心口处空落落的,好像本来应该有什么东西的地方,现在被拿走了一样。
  “你究竟是谁?”他嘴中嘟囔着,却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第二天清晨他是被自己娘亲叫醒的。
  “昨晚去哪里鬼混了,刚当上将军回来就开始喝酒厮混,难道你忘了当初掌柜的给你说的话了吗?”清风的娘亲直接一巴掌把他给打醒。
  “娘你说什么呢?我昨晚没有出去鬼混,我去见了一个朋友,还有你说的什么掌柜的我怎么都不记得呢?唉呀,别天天出去让人家给你骗了。”刘清风听他娘说话分开他能听懂,但是组合到一起,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我打死你个不孝子,掌柜的,你居然能把她给忘了,你是不是忘记了几年前是谁救我们母子与水火之中,又是谁给你加油打气,让你一直努力,对你说了那么多话,现在你有出息了,娘不求你知恩图报,但最起码你连人家对咱们的恩情能记到心里。”清风娘声泪俱下的说道。
  “娘,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哪个掌柜的,他什么时候就过我们于水火之中,我怎么就不知道呢,还有啊你儿子能做到今天这个地位全靠你儿子自己的努力,还有你儿子的才华,你这样把功劳都归到一个不知道的人身上,是不是在嘲笑你儿子不尽心尽力啊。”刘清风故作生气的说道。
  他觉得一定是自己昨晚出去喝酒了,老娘见怎么说都说不动他,所以才编出来一个谎话骗他的。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不孝子,你可知道,今日关于你的传言满城飞,我都没有说你呢,现在你居然敢把救命恩人都给忘记,我现在就打的你脑袋开花,让你记起来。”清风娘说着就到院子里找了一把棍子,一进屋就开始朝着清风身上打了起来。
  “娘,娘别打了,疼,疼死了,你儿子现在好歹也是个将军,你总这样打我,那让人外人看去,岂不是要笑话我呢,如果让我手底下的兵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以后指不定在背后怎么说呢,我以后可怎么带兵打仗呀,那威严全部都丢了。”刘清风一边四处躲着一边反驳他娘。
  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老娘嘴里说的那个掌柜的究竟是什么人,如果要是知道的话,他也不会这样被老娘追着打了。
  “我让你嘴硬,让你好面子,让你管不住,谁让你把我们家的救命恩人都给忘记了,打你,打死你我都不心疼!”清风娘一边打着清风,一边眼角含着泪水,当初那两天的时间,如果不是因为掌柜的救她,真的,现在已经没有她在这个世间了。
  当初那件事情简直是她这一辈子的噩梦。
  可是当初跟掌柜的关系如此之好的儿子,现如今居然忘记了跟掌柜的之间的关系,难不成就是出去当了两年当上了将军,所以看不上人家了。
  清风娘完全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所以她现在一直以为是自己儿子忘记了林洛的大恩大德。
  “不行,你跟我出来,上街买点东西,跟我去到恩人家里赔罪。”清风娘说一出是一出,直接拉起清风上街上买东西去了。
  先是买了些点心之后又买了一些布匹,就这么大包小包的来到了纸扎铺的后门。
  本来刘清风就觉得这条路怎么越走越熟悉,越走越熟悉,合着这就是自己今天早上躺在大街上的那个地方。
  只不过是绕到了后面的巷子里来,一来到这里,刘清风就能想到自己今天早上被所有人围观的那种感觉。
  他堂堂一个能征善战的将军,居然被这些乡亲围着看了那么长时间,还把自己的事情全部都流传了出去,如果要是人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的主角是自己的话,那么自己以后找媳妇儿可真是不好找了呢。
  “掌柜的在家吗,我是狗蛋他娘,开开门吧。”清风娘在门口一边敲门一边喊着。
  
  

第三百四十二章:拒之门外
  “娘,你喊什么呢,还喊狗蛋呢。”听到自己的小名,刘庆丰有些不乐意了,直接摸摸他娘的肩膀。
  “你给我闭嘴,现在是你来负荆请罪,叫什么由我说了算,跟你没什么关系,一边儿站着去。”清风娘战斗力十足地朝着他吼道。
  清风则是识趣的站到了一遍,他倒要看看这家掌柜的究竟是何方神圣,能让他娘这样对待自己。
  果然,清风娘在门口喊了一阵子,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子,她的样子让清风很是惊讶,这不就是自己昨天看到的那个女子吗?
  “大娘,您怎么来了?我不是跟您说过吗?道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为奴为婢这种话也不用再说了,既然我们已经交易完成,那就不要再见面了。”林洛开门一看是清风他娘心里咯噔一声。
  自己怎么就把这么个人给忘记了呢?清风他娘,可是当初也见过自己的,跟清风的记忆是很相近的。
  “不是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说话呢,我娘什么时候要给你为奴为婢了,堂堂一个大将军的娘,能给你一个小小店铺老板为奴为婢吗。”刘清风虽然对林洛有一丝小小的好感,但是一听见她说这样的话,心里顿时就来了气。
  “大人说话,小孩子家家的插什么嘴,闭上你的嘴巴,站一边儿去。”林洛也毫不客气的朝他吼道。
  刘清风真的很想上去给她两巴掌,这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欠揍呢?如果要是在军营里面有人敢跟他这样大声说话的话,早就给他收拾的不能行了。
  可是对方是个女人,自己作为一个大男人,应该让着女人,所以不能动气,也不能动手,要忍着忍着。
  刘清风只能默默的站在一边看着自家娘亲跟这个女人说话。
  “掌柜的,实在不好意思,我昨天让这小子过来给你道谢来了,可是他居然去喝酒了,回到家里的时候喝的烂醉,我叫他他也不醒,这不,今天一大早我就给他叫起来向您来负荆请罪来了。”清风他娘小心翼翼的跟林洛说着话,她是见识过林洛的厉害的,更何况自己儿子现在身居高位,所以更加是不能得罪了。
  万一人家一个不开心,给你背后使个绊子,直接就从那个位置上给拉下来了。
  “大娘,您多虑了,只要今后你们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们什么事情都好说,但是如果要是让我再见到清风的话,我真的就不能保证你们的安全了。”林洛自然是知道清风他娘担心的是什么。
  但是她看起来像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不像吧,要不然也不会将他们所有人的记忆都给处理了。
  “是,是是我一定警告他让他不要在你面前晃荡了,但是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他会忘记关于你的一切。”清风他娘指导联络是一个能人异士,所以像这种抹除人家记忆的事情,应该也是很容易的。
  “没错,就是我动了手脚,我都已经告诉过你们了,不要在来我这里了来,我这里只会给你们自己增加危险,可是昨天晚上他居然来我这里,原本我就想将你们的记忆全部抹除的,这下好了,自己送上门来,大娘,如果你能遵守你的约定的话,那么你的记忆我不会帮你删掉,但若是你们不能遵守约定的话,我会将你的记忆也给抹除掉。”林洛毫无感情的说道。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你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吗?你还是什么?你可以随随便便把人家的记忆抹除掉,鬼才相信你。”站在一边沉默无比的流行风,见到自家娘亲被林洛这般羞辱,实在是忍不住。
  “既然不信的话,那就请你们赶紧离开吧,不要在这里打扰我休息了。”林洛砰的一声将门关住,把两人拒之门外。
  “儿子,我们走吧,掌柜的不想见我们,那我们就一直不出现在这里就好了,就当是另外报恩的方式吧。”清风娘像一瞬间老了十几岁一样,佝偻着个腰提着东西向前走去。
  刘清风见自家老娘如此无精打采,急忙走上前去,接过东西,扶着她一步一步往家中走去。
  等他们两个人回到家中的时候,刘清风终于忍不住问自家老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清风娘就将事情一五一十的给清风说了一遍。
  包括林洛遇到刘清风,本来要花费很多银子的事情,只收了他四个铜板,并且一直在他身边鼓励他给他说很多很多的话。
  “可是娘你说的这些我都没有印象,难不成是她用力量将我的记忆抹去了!”难得刘清风,居然智商在线了一次。
  “可是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别人救人不都是挟恩图报么?难道她就不眼红我现在的身份,不想让我为她做些什么事情吗?”刘清风很是不解。
  “你个傻孩子,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说的那样,只为了最后的利益,所以才去救人的吗?掌柜的可是一个很好的人了,如果不是你年岁小,我都想把她讨回家来做媳妇了呢。”清风娘拍拍清风的额头,一脸惋惜的说道。
  谁让自己生清风那会儿晚生了几年呢,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么好的媳妇儿跟着人家走了。
  “娘,你别逗了,就那个女人,她能看上我,我还不一定能看上她呢,脾气那么暴躁,以后谁娶了她呀,简直就是给家里娶了一个惹祸精。”刘清风刚说完这句话,就被他娘啪的打了一巴掌,他痛呼出声。
  “不许没大没小,什么叫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她也是你娘的救命恩人怎么样,你现在想造反是吧?”清风娘不仅打了他一巴掌,还对他说教起来。
  “好好好,你养我不说不说行了吧,但是咱以后能不能不要在打我了呀,你儿子都这么大个人了,站到那里,堂堂一个七尺男儿,怎么能被一个妇人给打呢,你老人家以后少揍我两下,我不就听话了吗?”刘清风捂着自己的脑袋,龇牙咧嘴的说道。
  
  

第三百四十三章:一封信
  “我是你老娘,我不揍你,谁揍你,难道你还指望着娶回来一个母老虎,到时候欺负着你老娘,做这个做这个做那个,洗衣做饭,当牛做马吗,现在我不打你以后岂不是都便宜给了其他女人。”刘清风他娘说话还是蛮有幽默气息的。
  “那咱以后能不能下手轻一点,你看我这耳朵都被你老人家给捏红了,我的耳朵不打紧,但是捏红了话,您的手疼,那就是我的事情了,所以为了你老人家的身体,以后下手轻一点。”刘清风笑嘻嘻地说道。
  其实每次他老娘打他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躲,因为老娘打是亲骂是爱,如果哪天不打不骂他,那才是真的恐怖呢。
  不过那个老板真的像娘亲说的那样吗,从小不仅不歧视自己,而且还对自己说了那么多鼓励的话,并且还让自己变得这么强大。
  可是自己见到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呀,那个女人不仅对自己视而不见,并且还爱答不理。
  这难道就是娘亲所说的那个温柔的掌柜吗?
  可能娘亲记错了,那个掌柜并不是现在这个掌柜,在不然就是他家里有什么兄弟姐妹长相差不多的。
  刘清风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可是他娘打他身上的伤还隐隐作痛,自家老娘记忆力那么好,应当是不会记错的,可是为什么掌柜的态度却是那个样子的。
  算了,不管了,反正他也只是暂时的回家探亲,过两天他还要上战场上去,听说边疆传来战报,自己很有可能要再次上战场了,仅剩的这点时间好好的陪陪自己的娘亲。
  林洛独自一人坐在这空荡的房间里面,不知何时,他发现自己的手腕处有一道红色的丝线。
  本来应该从手腕处到手肘处是一条完整的红线,可如今已经去掉了五分之一,剩下的红线也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慢慢消失着。
  难道这红线跟自己在这一世待的时间长短有什么联系吗。
  林洛仔细研究自己胳膊上的红线,如果把它分成五等份的话,第一份已经没有了,第二份也只剩下三分之一,那是不是就证明自己在这时代的时间就剩下这三分之一了呢。
首节上一节106/1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