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间纸扎铺 第105节

  
  

第三百三十八章:死马当活马医。
  找到之后林洛日夜研习这其中的符咒,终于在经历了第一千八百五十三次失败之后林洛才画出来一张勉强可以用的符咒。
  然而一张不过是杯水车薪,根本就用不到哪里去,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三个月,天气也越来越炎热起来,原本马上就要进入秋天的时候,气温升如此之高,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林洛夜以继日地画符,终于画够了书中所要求的数量,然而这些符咒还要配以天罡地煞阵作为辅助,天罡地煞阵林洛在现世的时候已经研习过。
  她现在不过就是要将两者结合到一起,然而林洛从来没有将符咒跟阵法结合在一起的经验,所以她又多画出几张符咒,用来配合天罡地煞阵的运行。
  在经历了几次的失败之后,联络终于没清其中的道理,他也将符咒跟振法的结合运用的炉火纯青。
  线下东西已经准备好,就等着鱼儿上钩了,可是这条鱼过不来,只能自己去找他。
  然而林洛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现在都在别人的监视当中,坚持他的并不是别人,就是之前她救过的那个凌竹。
  凌竹回到组织里面,解决了一些事情之后,便回来一直在暗处看着林洛,可是每当此时的时候他总是趴在林洛屋顶上睡着,这更让他知道铺子是多么神奇的存在。
  而林洛既然生在这么神奇的地方,那么她肩上的责任就会比较大,所以她会遇到的危险也应该会更多,自己在暗中守着她也能替她挡下不少危险。
  就在这天林洛收拾完东西出去之后,凌竹就跟在她的身后,他敢肯定林洛收拾着大包小包,一定是出去有什么事情,所以他就不远不近的跟在林洛的身后,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他也好能出手相助。
  可谁知林洛一路走一路都没停下来过,一直来到城外的一座山上,凌竹一度怀疑她要上山,但是已经走了这么远的路,她应该会停下休息一番,喝口水什么的再走吧。
  可是让凌竹惊讶的是,林洛不仅没有停下来喝水,反而脚下的速度更快了。
  既然她的速度如此之快那么自己也不能落在后面,凌竹也赶紧施展起轻功,跟在她的身后上了山。
  可是,林洛上山之后并未向寺院里面走去,而是绕过寺院径直向后山的小路走去。
  凌竹不知她要做些什么但是也只能紧紧跟在她的身后。
  当林洛来到桃树前,停下脚步,用自己从库房里面找出的雷击木摆了一个天罡地煞阵,并且用墨斗线,将那些符咒全部串起来,之后隐蔽,最后一步就是将之前从寺庙里面顺过来的红布条,放在天罡地煞阵的中间。
  这样一来,那个家伙闻到味道就会径直来到这个阵中,到时自己只要一拉那些符咒就能将他困在其中,最后只要按照书中的步骤将他封印起来就可以了。
  当林洛把布条扔到阵中的时候,随即找到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果然不出她所料,没过一会儿就听见一阵一阵的声音,就是那天那个家伙,长得一模一样。
  林洛等他慢慢靠近,直到那家伙走进阵中拿起布条就是这个时候,林洛用力一拉,没都县待着那些符咒直接飞了起来,将旱魃困在其中。
  旱魃似乎是感受到危险的来临,便开始四处寻找逃跑的路线。
  然而零落,怎么可能会给他这样的机会,直接那些磨豆,先将所有可以逃跑的路线全部封闭起来。
  旱魃可活动的范围也只有小小的一点点而已。
  将旱魃控制在其中之后,林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现在只要找到封印的地方就可以直接将旱魃封印在里面,便不会再有干旱的事情发生。
  但是她不可能现在离开去寻找封印旱魃的地方,如果有什么人走到这里,不小心将这个阵法给破坏掉。
  那么自己的心血可就白费了,即使是找到封印的地方也来不及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出来帮忙就好了,就不会这么为难了,真的是好烦呀。”联络忍不住大声喊道,然而这个时候躲在树丛里的凌竹听到林洛的喊声,还以为林洛遇到了什么危险,先忙走了出来,来到她身边。
  “你没事吧。”上下打量了一番联络,发现林洛根本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脸上有些惊讶的神情,而凌竹也知道那份惊讶是因为什么。
  自然是因为自己突然出现,她有些措手不及,还有些惊愕。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说你在跟踪我吗?”林洛警惕的看着凌竹,不知道他突然出现在这里是有什么目的,万一是来阻止自己封印旱魃的,那么自己也不会手下留情。
  “我不是在跟踪你,我只是路过,看你在这里有些为难,就出来想说帮帮你。”凌竹不好意思地摸摸自己的后脑袋,被人抓包,真是不爽。
  “是吗?既然如此,那就麻烦你帮我看着这个家伙不要让人碰到我的东西,等我回来再谢谢你。”林洛现在也没时间纠结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只要有人帮自己看着,那自己就可以放心的去寻找封印旱魃的地方。
  “放心,我不会让人碰到他的。”凌竹拍着胸脯说道,这可是她第一次交给自己任务,可不能把这件事情给办砸了。
  如果第一次就把事情给办砸的话,那么自己在她心中的形象就将会一落千丈。
  “那么我就放心的交给你了,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我现在就去你小心一些。”林洛现在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毕竟自己是救过他一命的人,对于救命恩人的话应当不会不尊重吧。
  反正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林洛只能放下这一摊,仔细去寻找着可以封印旱魃的地方。
  终于让她在丛林中找到了一处山洞,然而这个山洞好像之前是旱魃生活的地方。
  这里十分隐蔽,很适合旱魃的藏身之所,怨不得自己一路走来,根本就没有找到旱魃之前待的地方。

第三百三十九章:去而复返的人
  原来是藏的这么严实,如果不将外面这些树丛全部扒开的话,是根本就找不到这个山洞的,看来这个地方就是最合适封印旱魃的地方了。
  当林洛再次回到之前控制旱魃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却发现那个男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而旱魃也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被破坏。
  “这次真是谢谢你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话,就去铺子里面找我,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吧。”林洛队凌竹说道。
  “你是需要把这个东西搬到哪里去吗,不若我来帮你,虽然没你那么神奇的能力,但是个把的力气还是有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一块儿把他抬过去。”凌竹自荐的说道。
  “你可知这个东西是什么,旱魃,传说中的旱魃你知道吗,若是凡人沾上一点,就会被他的尸气所传染,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不用劳烦你了,我自己来就可以,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请你赶快离开吧,否则这些尸气一旦蔓延。进入到你的身体中,你将会变得跟他一样毫无人性只知杀戮。”林洛这话一说出口,让凌竹很是吃惊。
  他知道林洛的本事很大,但是他并不知道林洛居然这么厉害,能将旱魃这种东西制服,他曾在史书上面见过关于旱魃的记载,话说这种东西描述的也太过神乎其神,此时一见不过如此。
  “那你小心些,我在你的铺子里等你,我有话要跟你说。”凌竹说完就消失在林洛的面前。
  废话,如果自己真的变得跟旱魃一样,那么就不能跟林洛在一起了,所以凌竹果断的离开。
  林洛只是对他的反应不屑一顾,人呐,总是贪生怕死之徒,以听见能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便跑的飞速。
  如果说他将旱魃比喻成稀世珍宝,那么这个男人还会如此快的离开吗,答案是肯定的,没有一个人不会动心。
  当林洛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旱魃转移到这个山洞的时候,听到外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跟之前在寺庙里面听见的那些爬虫的声音很像。
  难道说有人在朝着这边过来,林洛赶快将旱魃往洞的深处送去,现如今还没有完成最后一步,很有可能会被人家破坏掉这些东西。
  当林洛从洞里往外走的时候,刚好跟毒僧打个照面。
  “你怎么会在这里?”毒僧似乎是不敢相信林洛居然能找到这里,既然她已经找到了这里,那么也就是说旱魃已经被发现,并且现在可能也不在了。
  “怎么你能来得我就来不得,还有之前我交代你的事情全部都做完了吗,我可是会去看的,你隐瞒旱魃这件事情已经属于罪无可赦,若是我交代你的事情还做不完的话,那么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林洛高高在上的样子,让毒僧很是不爽。
  “你交代我的事情已经做过了,那些人已经放出去了,就连姐要我都给他们了,现在我来这里只是想看看,看旱魃情况到底如何,外面已经开始进行干旱了,如果不及时控制旱魃的话,将会有一系列的麻烦事。”毒僧虽然对林洛很是不爽,但是危急生死存亡的大事,他还是知道轻重的。
  “既然这样,跟我来吧。”李龙梅从他的眼中看到一丝别的想法,直接带着他来到了自己困住旱魃的地方。
  “这是谁做的?居然可以把旱魃给困在其中!”毒僧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围着旱魃转了一圈。
  “如果你不是来捣乱的话,那么你赶紧去洞外给我护法,我来进行最后一步将旱魃封印的事情。”林洛的话让毒僧点头哈腰,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到林洛居然是如此之强大的人,就连旱魃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下想来,之前被旱魃咬伤,也是林洛故意而为之了吧。
  自己当时怎么那么笨,没有想到这一点呢,还差点得罪了如此强大的人,不过还好,没有跟自己计较,如果她真的想跟自己计较的话,那绝对不是用死才能来解决的了,自己那些小爬虫在她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
  高手果然是高手,什么东西都憋着,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以前错的有多离谱,站在洞门口给林洛护法,毒僧想了很多事情。
  不知不觉,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天色已经变得晚了起来,林洛足足在洞里呆了一整天,终于将封印的最后一步做完。
  等到最后一笔封印落成,天空忽然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雷声,瓢泼大雨从天上降临。
  长达了三个月的干旱,终于在今天结束了。
  然而在这期间并未有尸横遍野,易子而食的现象发生。
  林洛回到铺子正常开门,却发现凌竹已经坐在大厅里面等着她了。
  “找我何事,赶快说。”林落一边收拾东西,开着门一边问凌竹。
  “无事只是想见你了。”凌竹说完这些话,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红了脸。
  “除了这件事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事情,如果没有的话,请你赶快离开吧,我这里只接待客人,你不属于我的客人,所以赶紧离开吧,这里是可以给你带来厄运的地方,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不要踏入这里。”林洛冷冰冰的语气,让凌竹有些不解,之前他在这里的时候还说不要在乎世俗的眼光,为何此时又变成这个样子。
  林洛现在心中也是一阵哭天喊地,不是说好了不回来的吗?为什么这一个两个的到节骨眼上都又过来了。
  自己救你们一命,不是让你们就这样挥霍的好吗。
  可是,林洛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己根本就没有跟他们说过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他们,这些人都是一头雾水。
  本来对自己好端端的林洛忽然之间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任谁都会觉得有猫腻的好吗。
  “我来就是为了娶你,我已经将我的事情全部都处理完,所以现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凌竹这句话让林落有些慌乱。
  
  

第三百四十章:睡在大街上
  “可是我根本不需要你来娶我。”林洛直接打断他的话,转身鼓捣自己的东西去了。
  “为什么,你之前照顾我的时候那么细心那么温柔,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吗,现在我决定要娶你,为什么你不同意。”凌竹实在是不了解林洛心中的想法。
  “因为我是一个不详之人,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所以你以后还是不要来了。”别乱冷冰冰的一句话,没有让凌竹失去信心,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好胜心。
  “不管你说什么,我要娶你的心思从来不会改变。”凌竹坚定的说道。
  林洛不管他说什么都不搭理他,最后凌竹觉得无聊,自己找事情做,不是帮林洛打扫打扫卫生,就是帮林洛整理整理东西,然而这一切在林洛看来都没什么感觉。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林洛能感觉到空气中带着压抑的气息。
  几年过去了,林洛依旧没有同意凌竹的追求。
  这天,林洛刚打开门的时候,一个身穿盔甲,骑着高头大马的男人走了过来。
  林洛以为他只是路过,没想到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从马上下来,径直走到了铺子里面。
  “掌柜的,最近还是一如既往晚上开门呀。”正在联络疑惑的时候,这个男人忽然之间来了这么一句,林洛在脑海中搜索自己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位人物。
  “你是谁?”虽然有些熟悉,但是林洛却不敢妄下定论,万一不是认错人那岂不就是尴尬了。
  “掌柜的,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呢,已经把以前那个胆小怕事的小男孩忘在身后了吧。”男人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这里可不是你能撒野的地方,就算你是吃官家饭的,又如何如果,你要敢在这里动她一根手指头的话,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凌竹从院子里面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你是刘清风?”林洛拦住凌竹的动作,不敢相信的问道。
  “怎么,这才过了几年,连我都不认识了,还记得你跟我说过让我变得强大吗,现在我已经变得强大了可以保护你了,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之前为什么要对我态度转变那么快,是不是因为这个男人如果你说是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他,让他再也不能威胁你。”刘清风本来就对凌竹看不爽,现如今能抓到一个错处,也是让他开心不已的。
  “这件事情根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是我自己的原因,而且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不让你再来了吗?为什么你又回到这里?”林洛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那为什么他就可以待在你的身边,我就不可以,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他比我年龄大,比我老吗?”刘清风的这句话像是一把刀子插在了凌竹的心上。
  说谁老呢,有那么老吗,他明明跟林洛年纪差不多好吗,现在居然被一个穿着盔甲的小屁孩儿说自己老,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说谁呢,说谁老呢,你个小屁孩,毛都还没长齐呢吧,现在居然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凌竹忍不住走到林洛身前,开始跟刘清风对骂起来。
  林洛也忍不住哑然失笑,这孩子几年不见,说话越来越毒了,跟他比起来凌竹确实是老了不少,但是跟他比起来自己也老了不少。
  “你笑了,这是我再次见到你之后,第一次笑,究竟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的。”刘清风见林洛笑起来,也顾不上跟凌竹吵闹,直接来到她身边询问。
  可是林洛根本不可能将这件事情告诉他们每一个人,因为这件事情在世人听起来很是不可思议,能不能接受也是林洛不可以确定的。
  本来开这样的铺子就已经是惊世骇俗了,如果再流出来这样的传言的话,那么林洛怀疑自己很有可能会被当成妖怪抓起来烧掉,并且还会被游街示众。
  “这件事情,说什么都不能跟你们说,你们只要知道,远离我就等于远离一切危险,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了。”林洛淡淡的开口,不想再跟两人说什么。
  很快就到了子时,林洛点了一根香放在香台上面。
  原本精神奕奕的两人此时却昏昏欲睡,直接趴在旁边的台子上面睡着了。
首节上一节105/140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