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市长秘书 第59节

冯皓的手术是我做的,已经脱离危险,半个月后就可以出院.朴素很有把握地说.

朴素,冯皓去红海滩到底干啥去了?我好奇地问.

雷默,去风景区还能干啥?打猎呗.朴素笑着说.

我为自已的愚蠢而自嘲,他怎么能因公负伤?不过我骨子里还是希望他是因公负伤的,这样还可以留住东州市政府的面子.雷默,这件事可以作为你下一部小说的素材,到时候好好鞭挞这些腐败分子.朴素气愤地说,我听后一笑了之.

傍晚,我和杨娜正在吃晚饭,家里的电话响了,我放下筷子,去接电话.

喂,哪位?

是雷默吗?

对,您是哪位?

雷默,很长时间没见面了,我是北京夏秋冬出版社的白鸿儒啊.我一听心里紧张起来,估计是书的事有动静了.

白社长,好久没见了,你好吗?何老师好吗?上次在北京不辞而别,对不住了.

都好都好.过去的事就过去了.雷默,大勇极力推荐你的小说,你寄来的书,我已经看过了,总体感觉还不错,不过毛病也不少,具体意见我给你写了一封信,希望你能按信上的意见修改一下.至于能不能出版,看你修改的结果而定.我谢过老白挂断电话,心中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

杨娜很高兴,她说:默,这是个好消息,如果没有希望出版,人家就不会让你修改,直接就告诉你不行了.酝酿酝酿情绪,好好修改吧.我觉得老婆说的有道理,也只好这么办了.

一周后,我接到了白鸿儒的来信,看信后非常感动.老白确实是高人,他提了六条建设性意见,高屋建瓴.按这些意见修改,小说会上一个层次.我用了近一个月时间,修改完小说,惴惴不安地把书寄给了白鸿儒.

国庆节过后,丑儿要来东州看我,我答应了.女人的心一旦有了爱情,就像灵魂中升起了太阳.丑儿要来东州像飞鸟掠过的梦痕,擦破了我心灵的脸魇.她就像河中的小船,来摆渡我颗苦难的心.我几乎看到了彼岸,我几乎听到了歌声,河中木船轻盈而明丽,丑儿的香气化作河上的淡雾,她缓缓地挥发,给我以细微的愉悦和慰藉.

我到机场接丑儿时,天上下起了小雨,真是一场秋雨一场寒.我不禁感慨,其实人生也是如此.

丑儿从机场走出来时,我能看得出她是着实打扮了一番的.也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丑儿越来越美了,起码在我心里是这样.

哥,时间不等人,一上车丑儿就说:陈总监的意思是电视剧的剧本由你来写,这样可以保持原著的风格.

按合同剧本应该在小说出版后才能写呀?我惊异地问.

陈总监的意思是一边写剧本,一边运作小说出版.

电视剧叫什么名字?我欣喜地问.

陈总监说就叫<市长秘书>.丑儿欣慰地说.

尽管我还没有写过电视剧,但这部<市长秘书>还真得由我写,别人写没有生活.我信心十足地说.

陈总监也是这个意思.哥,目前全国每天至少要播出电视剧六千集以上,市场很大,好好干吧.

电视节目的巨大需求与电视剧资源的巨大匮乏,成了中国电视大好形势下的悖论.我卖弄地说.

我把丑儿安排在香格里拉大酒店.

哥,听说东州有个奇坡,很有意思.晚上一起吃饭时,丑儿颇感兴趣地说.

明天我开车领你去,顺便看一看天寿山的红叶.我眉飞色舞地说.

比得上香山的红叶吗?丑儿天真地问.

看见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卖关子地说.

第十章梦醒天堂77天寿山

早晨,秋天的太阳像情人的眼泪让人感动,我和丑儿驾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昨夜的秋雨让今日的群山格外清新.群山在炫耀它的色彩,赤.橙,黄,绿,青,蓝,紫,纷披有致,斑驳杂陈,绚丽缤纷.

我知道秋是代表成熟的,对于春天的明媚娇艳,夏日的茂密浓深,都是过来人.我是官场上的过来人,看惯了荣华富贵,狐假虎威,隐遁江湖,别有一番滋味.凡自称江湖者,多是看透世事的明白人,觉得与其在社会上打拼,不如远离俗世,做一个闲人,既能保命存身.又有一有一定的心灵自由.自然把心灵的这份自由再通过笔抒发出去,怕会变成神仙优哉游哉了.

然后,眼前的这份感情搅得我心神不宁,这份感情对我很重,怕是要在沉湎中自拔了.丑儿的目光像秋日的太阳,落在我身上暖融融的,我望着这目光有一种雨过天晴的感觉.

奇坡到了,我们买了票,开车上山.奇坡面对旷野,背依群山,长八十余米,宽约十五米,是一条西高东低的斜坡.我让丑儿开车上坡,车不用加油,空挡却自然向坡上滑行.下坡时不踩油门不走,丑儿既兴奋又好奇.

哥,这是什么道理.

奇坡问世,世家,学者纷至沓来,探秘揭谜.有的说是重力位移,有的说是磁场效应,还有的说是视觉误差,但各种说法相互矛盾,不能自圆其说.所以中外游客,无不带着"临坡不枉此来游"的满足,又留着如此奥妙谁造化的悬念欣然离去.

哥,我倒悟出一个人生哲理.

什么哲理?说来听听.我非常欣赏丑儿的聪明.

奇坡之怪在于上坡容易,下坡难.这说明,人生在向上爬的过程中,已经开始向下走了,只是我们被向上爬的喜悦给忽略了;人生在向下落的过程中,已经开始向上爬了,只是我们被向下落的悲哀给忽略了.

我为丑儿哲人的头脑而倍感钦佩,我心想,我前几年在官场上打拼,已经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却不知人生已经一步步地滑落,而我认为滑落到人生谷底时,实际上我的事业已经开始从文坛起步了.这真应了古人的话:以攻为守,以退为进.

我们去看红叶吧.我们胡思乱想时,丑儿说.

好说.

我让丑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开车直奔天寿山.

快到天寿山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漫山的红叶醉醉摇摇.车到山脚下,放眼望去,遍山浓情,似花非花,似火非火.喜得丑儿健步往山上的天寿亭攀登.我望着丑儿的背影,仿佛一生的相思,都化作片片红叶,飘然而至.

终于到了天寿亭了,极目远眺,无遮无挡,远近上下,红叶围绕,层林尽染,蔚为壮观.单是林间已经是红彤彤的了.不料水中更是五彩霞光,天寿山水库映衬着漫山红叶,一叶小舟行驶水上,简直是一个惊世骇俗的童话世界.

想不到东州竟有这么壮观的美景,真是不比香山的森玉笏峰差.丑儿感叹地说.

观赏红叶,中国有四大胜地:苏州天平山,北京香山,南京栖霞山,长沙岳麓山.我卖弄地说.

人们看风景只注意名山大川,其实平凡的山野小径也不乏美景.丑儿的观点总是胜我一筹.

我俩正沉醉在红叶柔情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雷默,你在哪儿呢?电话是肖剑打来的.

我和一个朋友在天寿山欣赏红叶呢!肖剑来电话,让我一下子想起了迟小牧的案子,我心里有些发紧.

雷默,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胡艳丽抓到了.

在哪儿抓到的?怎么抓到的?我吃惊地问.

路上咱们聚一聚吧,这段时间我挺累,想兄弟们了.见面我告诉你详情.

首节上一节59/6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