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身无分文的我,震惊全世界 第77节

“大哥,他不会是个练家子吧!”阿大咽了口口水,问道。

狼哥看到男人的动作有些疑惑,但是反正上的也不是自己。“你上去,他刚刚认识雷总也是装,现在估摸着也是吓人用的,上!”

阿大阿彪一个虎扑就冲了上去。这会看热闹的人总算是等到了重头戏。要知道这站了半天,两边的人要么就是在磨蹭,要么就是在休息,搞得人也比刚刚少了有一半。

男人的嘴角都快咧到天上去了。一个箭步就迎了上去,反手抓住阿大的胳膊,左脚向阿大的脚腕一别,接过肩膀顺势一顶,剩下的,阿大就失去了意识。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地上躺着了。阿彪原本是从右边进攻的,阿大被率先放倒,自己紧接着也被拌了一下,甩了个狗吃屎。

不过比起阿大,阿彪还反应过来了“老大,是个硬茬。”

男人放倒阿大之后,就双手一弹身上的灰,顺便整理了下袖口。回头笑着露出了牙对着齐盖齐涛兄弟问道:“帅不帅!”

齐盖也是看蒙了,齐涛回过神喃喃的说道:“帅。”

阿彪还准备站起来,男人一屁股坐在了阿彪的腰上,右手一按,阿彪的脸跟地亲密的接触了。

“这医药费我赔,但是大家伙可看到了,我是正当防卫哦!”男人小小的试了一下身手。

这时一辆宾利从广场外开了进来,从车上急匆匆的下来了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还有点地中海的发型。

“方少!你这怎么还打起来了,手下留情啊!”小碎步跑了过来,肚子还边跑边晃着。

男人抬头一看,嘴里嘟囔着:“扫兴,害,这才刚开始呢。”

“呀,雷总,你这办事效率总算是来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戏剧男人的语气中明显有着那么一丝不耐烦。毕竟黄毛叫人比自己早到了好久,刚刚还在冷嘲热讽的几个人,现在也不说话了。

面面相觑,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中年胖子是不是狼哥嘴里的雷总。一行人都看向了狼哥。

只看到狼哥现在的表情可谓是十分丰富,不知道是要恭敬还是哭笑不得。

“雷,雷总!”狼哥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好家伙,原来这个人就是雷克明啊!”围观的人也算是见证了这个完整的过程,能够把雷克明叫来还不耐烦的人能是普通人吗?这就算再不清楚情况,或者是吃瓜也能明白了,现在的情况明显是很不利于狼哥他们。

“嗯?你是谁?”雷克明本身走的就匆忙,要知道得罪谁不好这个方家的大少爷加上,跟王家的关系,不为过就是能够在曹云县横着走。只要是在曹云县经商的人,谁会不知道这两个家族,还有另外一个伤了元气的冯家。

雷克明的重心自然是在这个方家大少爷身上,当然不会在意刚刚路过的时候全身僵硬呆站着的狼哥了。

男人冷笑了一声:“想不到啊,雷克明,没想到你的地盘上还有这号人物呢!不过刚刚活动了下筋骨,你看这医药费?”

雷克明一来也是一头雾水,虽然没搞清楚什么情况,但是好像是跟自己的底盘有关系,加上之前问的狼哥什么的,估摸着是几个年轻混混借着自己的地方虚张声势。

“医药费?医药费啊我出,我出!”雷克明本身就来的有点晚,刚刚要不是自己出发算是快的,可能这三分钟之内还真的赶不过来。

“还请,方少赏个脸,晚上一起吃个饭?”雷克明的脸上笑出了褶子。

狼哥此时身体都开始颤抖了,要知道平时虚张声势也是借着保安队才能够吃开,但是跟这种金字塔尖的人来说,自己根本就入不了眼。现在完蛋了,人也惹了,挨了顿打不说,还不知道后面会怎么样。

男人没有去搭理雷克明,转身对着齐盖齐涛两兄弟又鞠了个躬。“两位先生大老远从京都过来,来到我们曹云县的地界也不知会一声,要是早知道咱给你们安排的好好的!”

围观群众也是一头雾水,这两天就看到两个人在摆棋摊,啥也没干,看起来也是走江湖的人,难不成还有什么隐藏背景不成。

“客气了,家里长辈出门的时候专门说过,不要去麻烦人。所以还是谢谢方少的好意了。”齐盖知道这会确实是遇到有背景的人了,现在还没有聊的太深,自己也出不了什么马脚,但是如果接下来真要去跟对方到处吃喝玩,穿帮了,那就彻底尴尬了。

男人面上立马一副我都懂的表情。

齐涛知道齐盖是什么货色,此时也是憋得小脸彤红,没办法啊。说又不能说,笑也不能笑,可把孩子憋坏了。

“还没请教两位的贵姓。”男人觉得自己这么久还没问确实有些不妥。

“免贵姓齐。”齐涛这倒是没有任何想法的直接脱口而出。

“齐?”

“哦,是这样的,我们两人化名齐盖齐涛,这都是家里的意思。”齐盖刚刚听到齐涛的话,瞬间冷汗冒了出来,回头一个眼神,立马圆了回来。

“原来是这样,我说呢,李家不都是姓李嘛,哈哈哈。是我有些无理了。”男人恭敬地说着。

雷克明算是看清楚了,这两个衣衫不整的合计着来头比方家还大,甚至是这个姿态,自问自己从来没有在方少身上看到过。

直播间看到这些直接炸了锅。

“我滴妈,这怎么比我恒哥那边还戏剧!两个要饭的参赛选手愣是成了棋坛世家李家的隐藏弟子!”

“这真的假的,可恶,被齐盖撞到了!”

“这是猪脚光环吗?这也可以?这戏码有点玄乎了!”

“老牛在腰间,龙头在胸口,狼哥现在乖的跟宝宝似的。”

“我要是狼哥,我当场就磕头!这都是大佬,自己惹到了不得直接背井离乡了?”

“靠,楼上预言帝啊!”

画面中,狼哥真的开始用头开始磕了起来。

“诸位,我是真的有眼不识泰山!”狼哥一边哭着一边喊着。

“这是咋回事?”雷克明虽然明白,但是现在还是需要给方少顺顺气。

“你这的保安队,谁管的啊!这不,两个流氓都招进来了,我这是帮你这个清理了一下队伍中的害群之马,你说是不是得给个营养费啊!雷总!”男人调笑道。

“是是是。”雷克明就是再傻现在也该明白怎么回事。不过给方少送点东西什么的也是应该的。

雷克明脑子一转,看向了齐盖齐涛两兄弟:“两位兄弟,这是十万块钱,今天来到这地界。不需要方少动手,说什么也得给大家安排安排!等会赏脸一起吃个便饭吧!”

雷克明当然是个人精,这个时候当然是需要表现一下。如果真的能够攀上这两个人物,方少估计也得让他三分薄面。

自己刚刚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年轻人吆五喝六的,虽然心态已经跟刚创业的时候不一样了。但是难免面子上也是有点挂不住。

“我说雷克明,你这个算盘打的好啊!”男人伸手就挡开了雷克明要给的银行卡。

男人有些不屑的说道:“把两位高人弄受惊了,又耽误了我们时间,十万块钱?打发要饭的啊!”

齐盖原本听着雷克明说十万块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往常,内心都开始狂喜起来。十万块钱啊!至今也只有张恒和金三立他们组有这个钱。

可是那个手就挡在面前,这也太难受了吧,到手的鸭子!

“是是是,十万少了点,这样吧,你看我这身上匆忙,实在不行,我这车怎么样?”雷克明知道自己这般讨好好像又惹到了点方少,但是只要攀上了,我管你方少王少,统统靠边站。

方少则是无所谓,李家如果那么容易被收买,那可能曹云县的地界早就不是自己家的了。而且现在曹云县确实还是在方王两家的影响下,就算雷克明攀上了李家的人,除非换个地方,否则绕不开方家。

第一百七十八章破局齐盖现在是没法要了,要知道银行卡能拿,但是自己等人的身份证都被节目组给收了。就算拿了车,可能自己两个人的钱都不够交油钱。

这要是参加比赛前,两个人不知道要吃几个花生米才能做出这样的梦。

现在最难受的就是对方要送自己一辆车,可惜自己没身份证。

齐盖没有说话,陷入了深深地沉默当中。

“行啦行啦,人家看不上,你就收了你的小心思吧!”方少有些不耐烦了,自己要的营养费没要到,雷克明反而光顾着给李家人献殷勤了。

“方少教训的是啊!方少的营养费,改日必定送到府上。”雷克明知道今天这一攀虽然没什么动静,但是很显然,刚刚那个十万块钱比这个车好像会更好,因为他注意到了齐盖的表情变化。

虽然钱是少了点,但主要是试探对方的喜好。看来是喜欢钱,这就好说了,要知道这个世界怕的不是要钱,而是什么都不要的人最难结交。

雷克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接下来就是私下接触了。

“嗯嗯,正好这两天的零花钱就够了,记得走城市银行,免得我老爷子又查我流水。百来万的事情。人都散了吧,没什么好戏看啦!”方少向着周围驱散着围观的人群。

狼哥现在还在跪着不敢起来。“方,方少,你看能不能放我一马啊!”哭笑不得的脸上刚刚磕完头的印子还在。

方少眼神一变正准备一巴掌上去的时候,手一转向“这你得问另外两个被你污蔑的兄弟!”

既然是因为李家人而起,那自然也是需要李家人来解决,正好,之前一直听说李家人都有点唯心主义,前两年李爷爷还请了尊佛在家里供奉着。

齐盖算是一直在老虎背上,刚刚十万块钱没图到,现在又要开始抉择这样的事情。按理说,对方冤枉了自己,如果不是方少来的及时,可能两个人今天又是逃不掉一顿毒打,甚至刚刚赚的钱估计也会被弄个底朝天。

“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齐盖现在也不知道说些什么,但是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接着把自己这个身份装下去,也就只有这个样子才能够稳住现在的局面。

不敢想如果被对方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会不会有危险。齐盖想到这里就顺其自然的稳住了自己的神情,淡淡的说道。

“明白了,雷总,保安队应该该换换人了吧!”方少清楚越是对方不说什么,那可能需要自己做的事情就更多。

“当然没问题,我也觉得广场好久都给底下人处理了,没想到居然还会出这样的事情。”雷克明谄媚的笑着说道。

齐涛现在也是一声冷汗,但是从心里开始佩服起齐盖来,只不过齐盖虽然表情很淡然,后背却莫名其妙的湿了一大块。

狼哥听到这里,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喊了起来:“全家可是指望着我赚钱呢,求求你们了,能不能给条活路。”

刚刚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可怜。方少倒是无所谓,这种桥段自己看了很多次,往往嚣张的人最终的结局都是遇到另一个硬茬,然后宣告结束。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也是唏嘘,可怜之人也有可恨之处,要不是狼哥平日里耀武扬威惯了,现在是什么世道,风头那么紧。还仗着是八九十年代吗?

“话说回来,两位,我是来解棋的。”方少扭过头慢慢的说着。

忙活了大半天,闹了一圈事情,现在才回过神是来解决棋局。周围的人以为没热闹看了,刚准备散场,大家都知道这两个人在这摆摊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这几日也是有人去解,但是都是兴致冲冲的上了,败兴而归。如果没有这么强有力的人支撑着,也不需要狼哥说,大家都会以为是江湖骗局才是。

齐盖从刚刚的事情中缓过神“对对,棋局,摆上。”

原本都准备见情况不好就跑路的齐涛,也是从袋子里又掏出了,几天前从小卖部买的棋盘,要说这棋局,兄弟两个看了两天也该看明白了,但是确实是环环相扣不好解决。

方少也是缓缓地蹲下了身子,研究了起来,李老曾经给过几个家族提示,这其中就包括自己的表弟王启明。两家是世交又有联姻,自然是会互通有无。

雷克明看着方少蹲了下来,立马指挥着几个刚刚在后面没上的保安。“你们几个,愣着干啥,去准备椅子。你们也想跟着一起下岗?”

几人原本就是跟着狼哥鬼混,也谈不上什么过命的交情,平日里吃肉喝酒没问题,但是现在可是关系到自己的工作事情。立马一个个都变得喜笑颜开,有人去拿椅子,有人顺便就去了光大广场里的百货商城,准备买烟跟茶水。

雷克明接过员工拿来的椅子,给方少递了过去。

齐盖则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然后调整了自己的心态,看着方少怎么解局。

“听李老说,这个东西要先佯后掩,声东击西。”方少嘀咕着,把自己的红棋车一路直逼黑将同线。

方少知道这一步棋很多人都是这么走的,自然是一个马挡住了车的进攻路线,顺便用黑将保住了自己的这颗棋子。

你来我往,开始下了起来,懂棋的人现在已经明白了,方少也不是个寻常的纨绔子弟。

不得不说在棋局上,方少算是天赋型棋手,但是从高中开始,就很少去接触这个东西。原因就是家里管的太多,让他觉得毫无意思,还是外面的灯红酒绿比较丰富。

尽管如此,但是方少闲下来的时候也是喜欢跟身边的熟人走上两局。毕竟从小到大耳濡目染,起点也比普通人高了很多。

再加上李老给的提示,上次表弟王启明回家见到自己也是一个劲的开始自己研究。研究不明白了,就找方少一起研究。

虽然也就小半天,但是在提示下,还是找到了破局之处。

第一百七十九章破局奖励当然昨天表兄弟两个思考的破局,今天发现其实还是有些出入的,方少也是面露难色。虽然有了李老的提醒,但是总觉得自己好像哪个点遗忘掉了。

“他奶奶的,明明就差一点了。”这是方少第十三次解局尝试失败。

要是搁在往常,齐盖兄弟两个可乐呵了,可是今天没收到几百块钱不说,这个被人叫方少的男人可是一分钱都还没给。

“年轻人,不会下棋就别乱下。”一个老头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齐涛抬头一看,这不是刚刚跟自己抢地方的乞丐老头吗?

“老头,你别搁在那装神弄鬼,我们方家的还有不会下棋的?不懂就别说话,小心跟那么狼哥一个德行。”方少可不管你是什么年纪,这年头老人倚老卖老的也是多了去了。

齐盖想着,这两个人原本八竿子打不着一块,没想到这居然还能斗上嘴。原本寻思,这个方少又是背景,又是棋坛世家的,这个破局应该是有望,但是也是几十分钟下,还是没办法解局啊。

难不成这棋局真的没办法解开?不应该啊,节目组也不会搞我们,也不会以弄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方家?方世杰是你什么人?”老头疑问的说了个人名。

首节 上一节 77/107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