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身无分文的我,震惊全世界 第65节

“想不到德爷还知道什么是意境?”王冰冰作为主持人,对德爷的这一句对自己国家的夸赞也是有些吃惊。

“是,从小除去荒野求生的内容,也在文化传承中感受过一些意境上面的事情。其实不只是在你们东方,西欧的一些带有传承的家族里,我也感受过一些。不过那些东西他们说是什么信仰或者是神的馈赠。”德爷之前也有被邀请去一些家族做客。

“我们家里的古董字画中,爷爷也提到过这个东西。”刘菲菲看到两个人谈论自己也听过的事情,也来了兴趣。

“想不到地大物博还得看我们几千年传承的文化!”

“我之前只听说在字画中有这个玩意,没想到汉服也有,恒哥科普小课堂!”

“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听恒哥讲故事也是胜读百里路啊!”

“斗帝强者恐怖如斯!天不生我王二狗,万古衣物入土眠!键来!”

“楼上的是稻米还是豆粉,难道是悍匪迷?”

意境这两个字代表的内涵可以说是很多人一辈子都无法洞察下来的。但是没想到张恒居然在衣服上也有这样的评价。

“不是吧,意境不是只有山水字画中才有吗?”林芸率先发问。

“按照常理来说是这样的,但是你云杉哥哥确实厉害,已经把意境作为一种艺术融入到汉服当中了。”张恒在这也不得不去夸一句。尽管云杉取得了这样的成就,这其中的天赋和努力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也就是因为这样,云杉才能够达到今天这样的高度。

其实这次竞拍会有个漏洞,而刚刚云杉已经暗示过他了。张恒也不傻,明白了张恒的用意。也清楚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

“臭张恒,你不会又要开始卖关子了吧!林芸看到张恒低头开始沉思的时候就知道,又要兜一大圈。

张恒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当然,大局未定,你我皆是黑马。

而这次,张恒要惊艳这些人。

张恒缓缓走到周倩的身旁,用别人都听不到的声音说了几句。

周倩听了眼睛也眯了起来,不知道张恒要这些东西干什么。

不过自己现在是他的雇员,自然也要去尽职尽责完成一些工作。紧接着周倩头也不回的就出了门。

林芸的脸上写满了疑惑,不知道眼前这个跟自己相处了十几年的哥哥要做什么事情。

“你不能这样,什么都不告诉我!这样我会生气的!哼!”林芸嘟起了嘴巴,一个人在墙角。张恒走近一看,居然在画圈圈。

嘴里还嘟囔着“画个圈圈诅咒你,嫂子以后一定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

姜心月两姐妹相觑一笑,张恒的这个妹妹确实是可爱到家了。

有这样的小姑子也确实不错的样子。

“那张恒哥,我们应该怎么做啊!”姜心梅对着张恒说道。

“别别别,你们怎么也叫哥了,叫我张恒就行了,都是自己人,不用那么见外的。”张恒的脸上也是有那么一丝尴尬,可能在众人的心目中已经把他当成主心骨。

所有人都忽略了他的年龄,只有十八九岁的年纪,却已经可以碾压现在一些精英行业的人。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好吧,张恒,那我们需要帮什么忙吗?”姜心月也是清楚,对方确实是比自己要小一两岁。

“其实不用那么急,汉服最重要的是材料,而周倩已经去找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耐心等待,不过姜心梅还是有任务的!”张恒漫不经心的说道。

“嗯嗯,没问题,你只要说出来,我能够做得到就行!”姜心梅知道这个时候也是该自己上的时候了。

“我需要你在纸张上手绘出能够裁剪的切割图,还有汉服的一些你思路主题中的一些对应图案。”张恒盯着姜心梅的眼睛说道。

第一百四十六章破解棋局周倩把张恒要求的东西都带了过来。

而张恒一个人开始指挥着姜心梅姐妹两个完成裁剪布料的工作,而周倩则是将买来的风油精按照1:10的比例在稀释。

林芸还是两只手架着自己的脑袋看着大家忙活。她也想帮忙,但是现在她的工作就是当一个模特,时不时站起来,让姜心梅来比划一下布料的大小。

其实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虽然自己的哥哥身边有这么一群未来嫂子的候选人,哥哥要为自己做一件汉服。

时间一直在推进,等会张恒还要去赴冯晨晨的约定。这个时候得抓紧时间把汉服的基本框架弄出来。

大家明确分工,相互合作加紧着赶着当前的汉服。

光大商业广场南入口。

“这小子要破局了吗?”齐涛小声的在齐盖的耳边说着。

“破了正好,不破也没事!”齐盖还指望着这个珍珑棋局能够多赚点钱,但是很显然眼前这个人不是个简单角色。

要是昨天来过齐盖棋摊的人应该会发现,这个蹲在棋摊前的人就是昨天表白成功之后把棋局拍下来的人。

“老爷子是这么教的啊!怎么就解不开了!哪步走错了啊~”从声音里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现在陷入到一种困境之中,周围的人的话根本听不进去。

齐盖面前已经码上了一叠的钱,少说看起来也有一两千块钱,而这个冤大头就是这个陷入到沉迷的男人。

“这棋应该这么走,再这么走不就行了!”

“楼上的你讲清楚呀,别这么模糊!”

“看来来了个懂哥,这玩意叫珍珑棋局还真不是好破的!”

“珍珑棋局!你是说那个棋王李丰田摆出来的残局?”

“这会这两兄弟有的忙了,要知道这个棋局可是国手的入门课。”

男人已经被这个棋局给弄得抓耳挠腮了,自己少说也是市里的小棋圣,怎么就这个时候看不明白了呢!李爷爷摆的棋这么难破吗?

珍珑棋局最大的问题在于变化,虽然不是完整的一场博弈,却在变化之中包含万千变化。进一步退一步,诱敌,逼宫,甚至是需要棋子去做死局。

一般人只能看到诱敌已经是棋艺不错了,但是男人不知道是有人指点还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将逼宫的变化给弄出来了。甚至还隐约有将军的危机在将的周围产生。

齐盖这个时候也看出来男人是有那么点实力的。

“哥们,你这研究的怎么样了?”齐盖看着堆在自己旁边的一千多块钱也是乐的合不上嘴。这算是穷游以来,跟齐涛两个人赚的最多的时候。

“啊?别急别急,我一定可以破的。”男人不耐烦的说道。要知道昨晚因为这个棋局,自己是寝食难安,最后找了李爷爷才知道这局怎么破,不过老爷子也是故意考验他,只跟了他说逼宫,但没告诉他怎么逼宫。

“王启明!你果然在这!”一阵女高音从人群之外传了进来。

男人的身体猛地一哆嗦,立马脸色变了起来。

就看到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生,推开了身边的几个有点吨位的围观群众,走了进来。

女孩昨天看起来还是淑女风范,但是今天再见就是个“河西狮吼”,这谁扛得住啊。

“我,我就看看!”叫王启明的男人,感觉自己好像没什么错误的说道。

“你就看看?今天说来陪我逛商城,结果到一半了你说你要上厕所!要不是我知道你个棋篓子,我可能就要去男厕所好好蹲两个小时了!”

“电话不接,消息不回,我都以为你被人绑架了都!”女人上手提起了王启明的耳朵。原本蹲着的王启宇这时候也是顺势就站了起来。

“别动手,别动手啊!疼!”王启明直呼疼,但是女人还是想要给他点教训。

“果然啊,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昨天还在搞浪漫表白,这刚谈恋爱,你把我丢在商城里!”女人边说着,手上的劲是一点没松。

“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让我谈恋爱了!”齐涛看到王启明的状况,深有感触的跟齐盖说道。

“没想到这个王启明还是个耙耳朵。”齐盖也是最近从围观的四川群众嘴里知道这个词,也就是俗称的“妻管严”。

大家看到王启明的样子也是开始窃窃私语,笑了起来。

“你等下嘛,我这边快下完了!”王启明试图再挣扎一下,毕竟李爷爷已经给了提示了,自己再解不开,属实是有些丢人,面子上也是挂不住的。

“嗯?怎么,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吧!”女人的嗓音提高了一个八度,略微有些恐吓的说道。

“听听听!”王启明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可见这昨天表完白之后,好像有什么把柄在人家姑娘手里拿着。

王启明一边被女生拉着手,一边回头看着齐盖齐涛的棋摊,目光里满是舍不得。

谁让自己有个霸道女朋友呢?对于喜欢的人来说,这不是怕而是爱的另一种体现。当然如果有的选择,还是希望自己的女朋友能够对自己温柔一些。

齐涛看着王启明的样子,心里一阵后怕,自己以后才不要找这样的对象,不然自己还不时被欺负死,这大庭广众之下,多没面子啊!

齐盖看着自己的弟弟一脸的不情愿,拍了拍齐涛的肩膀,知道这一幕让自己的这个弟弟都快对女生有阴影了。希望自己作为哥哥的身份,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给弟弟一些安慰。

就这样,刚刚很有希望能够解开的潜力小哥哥,就这么被带走了。

王启明一脸的不情愿,但是也没得办法,自己找的女朋友就只能惯着了。

“我跟你说!虽然我知道你很喜欢下棋,但是你现在还在考察期,你得顺着我才行!”女生一字一句认真的跟王启明说着。

“嗯嗯。”王启明此刻看着自己的手机,他准备让自己的大表哥过来破了这一局,也算是王家长了脸。

第一百四十七章锦鲤

“喂,堂哥!上次说的李爷爷设计的珍珑棋局,还记得不!就在光大广场。王启明知道今天想自己能够在这破局估计是没什么希望了,只能看看堂哥能不能把王家的面子找回来。怎么说也是棋坛世家。

“你小子,不是在谈恋爱吗?怎么还想着下棋这事儿?”堂哥的语气中有一丝调侃。毕竟堂弟的婚姻大事一直都是家里共同关注的事情。也不知道这堂弟算是开窍了还是怎么了,居然真的能够在年前找到一个女朋友。

要说这个堂弟,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就是有时候太直男了。之前家里也给介绍了几个条件不错的相亲对象,这小子倒是去参加相亲了,结果居然给对方还介绍起了对象。

后来这事情还被老爷子说了一通。每年都是一次劝婚相亲大会,后来王启明干脆自己搬出去住,除了过年需要忍耐一段时间。平时也都是很坦然的去面对这件事情了,不过后来有了女朋友也算是让家里人放下了悬着的心。

“啊呀堂哥!就在光大商业广场这边!我得陪女朋友逛街,你快来吧!”

这中从小到大的熏陶下,王启明自然是也想去参与解局,但是当下这个情况,也不可能不顾自己的女朋友。

“哼!你自己在这边下棋吧!”女生嘴巴一翘就准备走了。

“唔,你慢点~”王启明手里的手机还没放下,顺着追了过去。两个人正好是在热恋期,小矛盾就像是调味料。

齐盖齐涛两兄弟看着王启明离开的背影,虽然有些为他感到有丝丝心酸,也有那么点羡慕来着。

看看棋坛上面的两千块钱,两个人还是十分开心的。这代表今天晚上可以好好吃一顿。

“不对啊,之前一直在齐盖齐涛直播间看他们的难过生活,怎么这就两千多块钱了!”

“明天我也去研究研究棋谱!”

“这两兄弟怎么跟张恒见了一面就开始转运了?”

“恒哥现在是锦鲤了?”

“我现在就去转发膜拜,明天就要考试了!平时是临时抱佛脚,现在是临时抱恒哥的脚。”

新华街路段上。

“天龙哥,这扫大街太过分了吧,一个烟头还罚5块钱,一天也就70块钱!”金三立已经完全适应了现在的工作节奏,脑子里都是主管扣钱的嘴脸。

林天龙听了一巴掌就打向了金三立的后脑勺。“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任务而已,又不靠这个赚钱,昨天我看好的那支股票现在怎么样了?”

“是啊!你等我看看!”金三立也顾不得吃痛,从裤兜里掏出了手机,打开了投资软件,查看里面的情况。

“完了!”金三立又大叫道。

“你吼什么?梭哈白酒我就不信这玩意能亏!”林天龙也是一脸自信,相对来说,其他股票可能有高有低,或者不稳定,但是东方自古酒文化盛行。白酒一直都是时代的弄潮儿,甚至可以说在东方白酒的魅力可以成为通货膨胀的替代品。

再加上现在形势也是一片大好,前段时间马失前蹄,这次要选个相对来说比较保守的。

“绿色的,停板了!”金三立的脸也隐隐的有些发绿。

“什么?不可能啊?”林天龙有点难以相信这样的结果。

“真的!听说是最近网络上热搜的问题,闹了个官司,这不,直接停板了!”金融这一行业往往都是带着巨大风险,但是老牌企业都有自己抗风险的能力。

谁能想到一家企业,赢了官司居然还能跌停板!

“这下玩大了,咱们这几千块钱打水漂了!”林天龙的头上好像乌云密布。

首节 上一节 65/107下一节 尾节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