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身无分文的我,震惊全世界 第60节

“张恒小友,想不到咱们还能在这里见面,刚刚家中有事,离开的有些匆忙,倒是忘了跟王老板有些旧识没能帮你解围。”林老板打着哈哈。

信你个鬼,一个老狐狸,墙头草。刚刚如果林老板确实是跟张恒一起的,自然会去帮忙说说情。不过可惜是跟王玉燕一伙的,无非是个踩点的马前卒罢了。

“没有没有,解围谈不上,倒是跟王老板促成了一笔交易,算是共赢吧。”张恒的这一番话说的就是故意在王玉燕心里挑刺。大家都是有过节的人,要不是张恒抖机灵了一下,那就只能当个活生生的冤大头。

“呵,张公子雅兴,大家都是来看云杉公子的,都是萍水相逢罢了。”王玉燕现在也不想跟张恒有什么交情,毕竟刚刚张恒算是得罪了云杉公子,这会等下可能有那么一出好戏能够看看了。

话音刚落,云杉公子就不紧不慢的走了进来,后台虽然不大,但是十几人在里面等待也是能够容得下的。跟着的还有刚刚那个吴来,也就是这次文化节的负责人。

“感谢各位抬爱,能够参加云纺阁的竞拍鉴赏会,同时也感谢各位能够为汉服发展增添一份贡献。”云杉公子双手作揖向大家行礼。

“云杉哥哥不用那么客气,我们栾莺小店就是靠您的帮忙才能够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自然而然是能帮就帮呀!”一阵清脆干净的声音从张恒身后传来,原来是刚刚第六件拍品的竞拍者。

仔细看看,好像来的人都是圈子里的,只有张恒一行人的装束有些格格不入。

也就是这种突兀,让云杉一下子注意到了张恒。

“这位..公子。不知何处而来,何处而去啊。”云杉其实对眼前这个男生也有些兴趣,毕竟这是本次竞拍会唯一跟自己竞拍竞价的人,影响极其深刻。

“你们...你们都太文绉绉的了,让我有些不习惯。我叫张恒,这次来主要是陪朋友一起。恰逢这次曹云县有这个活动,我妹妹又特别喜欢汉服,就一起来了。”张恒却是感觉有些不适应,毕竟有一种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嗯?这倒没什么事情,你听的明白我们说什么就可以了。那看来你一定对汉服也是很热爱了。”云杉淡淡的笑了起来,对于这些年的经历来说,还是直白爽快的聊天会更舒服。

“哈哈,听的明白听的明白。”张恒拉着林芸的手,向前推着“这就是我妹妹,之前在台下老跟我夸你来着,算是你的小迷妹了。”

别看平时林芸张口一个臭张恒,闭口一个大猪蹄子。真到了这个时候,脸憋了个彤红,半天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些什么。

“看来这位小姐姐有些害羞啊。”云杉忍不住笑了起来。

张恒也是被林芸这个姿态给愣住了,要知道林芸平日里都是一副大大咧咧,天老大,她老二的姿态。倒不知道这个时候反而淑女了起来,不只是张恒有些吃惊,就连旁边的周倩和姜心月姐妹两个也是有些意外。

“唔..你别听我哥哥瞎说,我就,我就是对汉服很喜欢,会一直支持你的!”憋了半天的林芸总算是说了句完整的话。

第一百三十一章签到专家级汉服设计制作林芸的样子,一下子就让大家笑了起来。

“你们有什么好笑的!”林芸有些温怒,然后又看了看张恒,投来了求救的目光。

“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云杉公子,久仰大名,这次前来主要是对于设计上的一些事情有些需要讨教的地方。”张恒把话题一引,自然林芸的事情也就是个小插曲被大家忽略过去了。

很多竞拍成功的都是跟云纺阁或多或少有些合作的店铺,就算不是店铺的也是在这个汉服圈子里待了很久的人,但是张恒的面孔着实是个生面孔,也没有听说过。

按道理来说圈外人一般情况下是不会介入到有自己文化壁垒的圈子里的。大家也对这个男人有了些好奇。

听到张恒问出了这个问题,自然大家也都来了兴趣。

“哦?”云杉公子原以为张恒只是个汉服爱好者,原来也是有设计上的问题的求知者。

“在下自认为对于设计虽有心得,但是也只是略懂一二,能够有所指教甚好,如若没法解答,还望海涵。”云杉公子对于张恒也是好奇的,毕竟刚刚那件汉服其实是有不同寻常之处的,但是张恒也就是选择了那件汉服,并没有参加其他汉服的竞拍。

所以在云杉心里,张恒一定是看出了点什么,至于跟自己看到的东西一不一样那就不清楚了。

“说来赶巧,我也是误打误撞来参加了这次汉服展,但没想到能够看到云杉公子的佳作,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经过你手的汉服明显在若有若无之中,蕴含一丝意境,且不知这种意境之感如何创作。”张恒一字一句的说道。

“哦?想不到这误打误撞之下,你居然能够看到汉服之中的意境。”云杉原以为张恒会问一些圈子的一些奇闻异事,不曾想这样直接。

“是,寻常汉服所感受的浮在表面。所谓衣着体表之色,但你经手的服装,尽显山水之意,并有孤寂之感。”张恒确实是能够感受到来自汉服的那种不一样。

“这!”云杉更是有些震惊,汉服圈的人大多数只能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眼前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够看出自己作衣的意境,“难不成,这是知音难觅!”

云杉明显突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他看来,很多人喜欢汉服都是钟爱背后的文化,或者在意汉服的材质,色彩,款式。但是很少有人会从他所制作的汉服中体会到意境。自古以来,便有高山流水的典故。

“意境?”林芸对这个词有些陌生,只听说山水墨画有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但是是一种玄乎其神的感觉。

“你们说的是那间山色空蒙吧,我也能感受到孤独之感。”周倩笃定的说道。

“什么意境?我说张公子,你不会是来忽悠人的吧。”王玉燕看到张恒好像说了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想提醒一下云杉公子,是不是被人忽悠了。

“什么?你也能感受到?”云杉根本没有把王玉燕的话放在心上,在他看来,正所谓知音难觅,到了他这个层次的人,最大的孤独和精神上的空虚感也是如此产生。

“是,但是这个东西在我们武当山上,则是气感,识感。唯有痴于某件事物,能够在一笔一划之间将情绪包含在所使用的之物中。例如书画大家,行艺术之人才能感知一二。”周倩自幼武当山上修行,自然对于周围的感知要异于常人。

“想不到,居然这位姑娘也可以感受得到。”云杉公子不由的多看了周倩几眼,不管怎么说,云杉设计的汉服已经臻入化境,进入到服饰的下一个境界了已经。

“既然二位与我有缘,我且将其中的神奇之处在这里说道一二。往日平常的汉服设计过程当中,大多数工匠都会具备材质,形体上的契合,并以鸟兽花草为主题进行设计,但是在这之中缺少了神韵,换句话来说是人所能感知的那一部分。而万物皆有灵,如果在设计之时不将主题内的事物进行深入研究,很难具备灵动。”

“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画具备神韵的原因,而倾向于山水为主题的内容是由眼入心,只有这样才能够真切感悟到自然中能够结合的万物气息。”云杉公子缓缓的把自己的一些设计心得体会说了出来。

“云杉公子说的跟我们武当提倡人与自然和谐一体有异曲同工之处诶!”周倩也不由感叹起来,在武当山上往往需要练习吐纳,就是在万物之间将人体与自然产生共鸣,同时依靠冥想达到一个精神共鸣。

“臭张恒,你们在说什么,说的明明都是一样的语言,结合在一起我怎么什么都听不懂了!”林芸在一旁带着疑惑的问道。

“这个啊,哈哈哈,等你再大点就知道啦!”张恒也不知道怎么跟林芸去解释其中的奥妙,只是笑了笑摸摸林芸的头。

“别摸了,别摸了,你不跟我说,我找周倩姐姐!”林芸把目光投向了周倩。

“这件事情我还真的解释不清楚,可能你确实需要长大了才知道吧。”周倩也是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张恒向云杉表示感谢,正准备作揖。却被云杉双手一抬扶了起来。

“好机会!”张恒心里一下子就响起了这个声音,已经跟云杉公子有了肢体接触,接下来就可以开始签到了,那么就有机会得到设计方面的内容了!

“恭喜寄主,签到成功”

“以下三个技能中可以选择其一进行签到。”

想不到云杉公子身上居然有三个技能,这是张恒没想到的,原以为云杉这样专研汉服的人,身上技能最突出的应该就是设计汉服了。

“凌云运气决(入门级)、汉服设计制作(专家级)、太乙炼金术(入门级)。”

什么?张恒的震惊不是语言可以表达出来的,一个云杉公子身上居然有两个类似江湖术士的功法?难道是修仙。

张恒觉得好像触及到知识的盲区了,不过这次任务的目的就是汉服设计制作!

“恭喜宿主获得汉服设计制作(专家级)!”

第一百三十二章云恒cp电光火石之间,张恒已经完成了对于云杉公子身上技能的签到。但是这下看来得跟云杉公子接触几天了,不然自己没办法弄清楚另外两个技能的作用。太乙炼金术!如果自己掌握了所谓的炼金术,到时候啥也不用干,凭借自己的炼金这两个字,就能够拿到最后的冠军吧!

“张恒,张公子?”云杉公子的声音把张恒从神游的状态中拉了出来。

“昂昂,云杉公子。不知有没有什么兴趣能够看看在下的作品,或者做个鉴赏?”张恒此刻已经将云杉身上的技能获取到了,现在也是有了底气。按照之前周倩和智海和尚身上的签到经验来说,自己现在的技能应该是完全有底气做出不亚于刚刚的汉服。

“哦?”云杉也是来了兴趣,要知道眼前这个男生,虽然看起来年龄比自己小了点,但是不得不说还是对上了自己的胃口,更是能够从设计的物品中感受到玄乎其玄的意境。如果不是自己资质还不够动摇汉服圈的老泰山们,心生收徒之意也是正常。

“不知道张公子有什么样的作品,还真是让人有些期待。鉴赏谈不上,倒是可以一起品鉴一下。”云杉公子也是想知道这个小伙子能够做出什么样的作品。

“主要是这次来的有些匆忙,如果可以的话,明天我就会带着作品前来,不知道云杉公子有没有时间赐教。”张恒心里已经盘算好了,这样到手的肥羊不能就这样让他跑了,这样一来二去就有足够的时间把几个技能都签到到手,说不定还能签到个大杀器!

姜心梅听到张恒的话忙扯了扯张恒的衣服,要知道现在自己人手里什么都没有呢,这个张恒怎么就开始吹起来了呢?到时候没有东西给对方鉴赏,岂不是要坏了这来之不易的好印象。

“刚刚好,曹云县有几个汉服的工匠,需要我亲自去拜访,我会在这里多待几天。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打这个电话。”云杉公子也是一改往常的那种生人勿近的形象,跟张恒在一起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往届的鉴赏会,大家也都是有参加的,还从来没看过云杉公子对哪个人这么上心。

“这小子,是走了狗屎运吧!还是祖坟冒青烟了,居然能让云杉公子这样对他。”王玉燕此刻在人群里,气得咬牙切齿。

“没事没事,这不是后面他还会找云杉公子,到时候我们收拾他就行了!”林老板在一旁虽然诧异,但是计策已经给张恒准备好了,就等张恒上钩了。

说起来这次鉴赏会,林老板也算是沾了张恒的光,自己家的汉服总算是不亏的卖出去了。但是林老板也觉得如果是被云杉公子看上的汉服远远不止这个价,要不是张恒从中捣乱,指不定这次前三甲都有他青雨铺的一席之地,那才是真正在汉服圈里,平步青云一飞冲天!

“好,我也不急于这一时,就让他再蹦跶蹦跶,到时候我希望能看到他跪地求饶!”如果有人注意王玉燕,就会发现这对眼睛中透露出的那种愤怒。

说来也怪不了别人,无非是自己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顺带把自己的招牌也差点搭进去。

“诶对了,我这手头上正好有那么一件霓裳羽衣,是鹊杏斋的作品,被我提前收了过来。不知道云杉公子有空帮忙看看吗?”张恒心想这次竞拍会上,有好几件汉服设计上出彩是出彩,还不如这件一万八淘来的霓裳羽衣。

“霓裳羽衣?之前鹊杏斋拿来鉴赏过,听说这次也是要上竞拍会的,我刚刚也在奇怪,为什么没看到那件汉服。没想到原来在张公子这里啊。”云杉有些恍然大悟,前段时间筹备的时候各位店家上报,他就已经知道这件汉服了,本想这次竞拍会再好好看看。

没想到就这一转眼的功夫,居然是张恒得到了。

“我也没什么,就是机缘巧合得到了,所以还想你能给看看这汉服的独到之处。”张恒倒不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云杉身上的那种出淤泥而不染的纯粹感,给张恒带来了很高的共鸣认同。再加上对方也体现出翩翩有礼的君子之风。

自然而然在无形之中,云杉身上的魅力就凸显出来了,让每个人都有一种相处很舒服,愿意与之靠近的感觉。这玩意也不是技能,如果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就是人格魅力,这种人格魅力跟张恒自带的又有些不太一样。

“不过我答应归答应,能否告诉在下为何当时看中了那件青雨铺的汉服?”云杉也没有忘了自己为什么跟张恒说了那么多,因为他最好奇的是张恒是不是志同道合之人。

“这个,如果我说的天花乱坠反而落了俗套,其实就是一种感觉。”张恒觉得这个时候不去绕那些弯弯道道,直接坦白点就好了,更何况对方也是汉服圈子里的大拿,自己刚掌握这些内容,去忽悠可能还不够融会贯通。

“感觉?”云杉这时候也有点困惑了。

“对,是一种感觉,而且我也不遮掩什么,那件汉服上有你设计的汉服之外的感觉。甚至在某一方面还要远超你所制作的汉服!”张恒这话一出,把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我敲!我恒哥就是牛!”

“大河弯弯向东流,就是这么牛?!在别人的场子打别人的脸?”

“我滴神啊,这要是中门对狙了吗?”

“和气一片的样子下,怎么突然灵魂一击,难道这是失传已久的捧杀?”

“心疼我的小云云,张恒哥哥别欺负我家小云云。”

“发糖,发糖,我要磕CP,云恒CP,有谁站!”

云杉不愧是汉服圈里的顶流,就这么一会,在张恒的直播间,云杉的人气已经不低于张恒了。有句话在饭圈怎么说,叫颜值即正义,三观跟着五官走。现在这个时代,如果是一个帅哥,一个靓女走在路上没有什么好稀奇的,但是如果两个帅哥走在一起,有说有笑,那大多数女生就要姨母笑了。

不过也就是简单调侃一下,毕竟云杉也没有什么出格的事情。这样的男生确实是很容易收到女生的青睐。

第一百三十三章阴阳鱼

“哦?”云杉的语气好像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其实本身自己也不是很确定这件事情,只是能够感觉到那件汉服的价值远远在五位数之上,出于对汉服的热爱,这样一件作品不能那么轻易的被埋没。但是张恒好像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青雨铺?这件汉服好像是青雨铺的林老板家出的吧?”云杉此刻也想弄清楚这件作品究竟在哪些方面有些不同。

“在!”林老板其实相对于其他汉服圈的人来说跟云纺阁的交情没那么深,自然而然是没有想到会被云杉公子点名。

“不知林老板这件汉服有什么过人之处?”这个时候去找制作人来问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其实这件汉服也是林老板请人所作,而且对于汉服也就停留在形表之中,自然而然是不清楚这里面的门道,“这物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都是大家抬举了。”

“不对,这衣服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张恒清楚哪怕是有意境的汉服也不至于让自己的第六感有一股子强烈的冲动,一定是在上面有独到之处。

“话说,张恒,你不是已经买了下来,只需要将物件展开,仔细看看应该能看出点什么吧!”姜心梅在一旁提醒道。

云杉眼睛一亮,刚刚其实也是在远距离进行观察,有些不一样,这样就可以看到实物。“正好,张公子,不如一起品鉴一番。”云杉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将张恒放在了自己同等的位置上,其实两人见面聊得也不过数语。

这一操作再一次让周围人有些瞠目结舌,要知道,云杉公子是圈子里新一辈里的代表人物,无论是从专业的角度还是从声望上来看,隐隐已经盖过了原本圈子里的一些老人。而如今居然对一个圈外的小子这样客气,大家当然是不能理解的。

云杉公子的这一番举动,让张恒对他的评价又不由的高看了一些,傲而不骄,有功而不自负。单单这样的胸襟和态度就已经值得结交一番。如果自己的第六感能够有所帮助,张恒也乐于举手之劳的。

“那就幸不辱命,可以让人把物品带到后台来。”张恒感兴趣的说着。

得到了现任主人的允许,云杉便让服务人员将刚刚从拍卖品中拿下来的青云白鹤入云长衣拿了过来。

“嗯哼~”张恒淡淡的哼了一下。很显然当长衣放在托物盘进入房间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出现了。

“难道张公子又有什么感触了吗?”云杉其实有些不解了,毕竟衣服现在还盖着防尘布,无论是款式还是图案都还没能看清,张恒的异举还是引起了注意。

“没有,就是遇到自己亲自拍下的物品有些激动。”张恒当然不可能说自己又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就算说了在场也不会有人相信的。

云杉伸手向前请示,张恒也就迈步走向了托物盘,将托物盘上的红布给揭开。

单件长衣,全衣体长约九汉尺(汉朝一尺约22-24厘米),通体一抹淡青色,着色采用的是扎染,但是绣工上的青鹤入云却是栩栩如生。

“这远观还好,实物放在我眼前,就论这刺绣就不亚于我们云纺阁的技术了。林老板店铺可以啊!能够制作这等精品,完全可以申请汉服一类店铺的资格了!”云杉更像是一个沉醉于汉服设计中的痴儿,赤子之心毫无动摇。

看来外人说这云杉是个浸染在汉服的奇才也确实没有夸大。

“张兄,不知可观察出什么?”云杉知道这件汉服的价值远远可能大于张恒十万元拿下来的价值,不过也没什么在意,毕竟汉服的价值不是云杉所关注的事情。

首节 上一节 60/107下一节 尾节 目录